【珍言真语】桑普:不排除中共放毒活体试验

人气 10130

【大纪元2020年02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梁珍、叶依帆香港报导)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从爆发到扩散波及全球,有很多科学家和政府在不断追溯其源头,发现有四种可能,首先被认为是因“自然”而产生的瘟疫已经被科学家否定,接下来的三种可能无一不指向中共。香港律师、法学博士及时事评论员桑普在接受《珍言真语》节目专访时表示,中共病毒的源头有一种可能是中共在故意放毒用人做活体试验,原因在于所有因患中共肺炎后治愈的人士无一人出来证实自己痊愈的过程,他们的去向成了谜团。

中共病毒的首位死亡案例被称之为“零号”病人,到底这位“零号”病人是否是P4实验室的黄燕玲?黄燕玲为何在接触过从P3实验室搬到P4实验室的病毒后即刻暴毙?桑普对此进行分析表示,黄燕玲并非因感染中共肺炎而亡,因为中共肺炎有其潜伏期,桑普提出大胆假定,黄燕玲是在吸入了多重剧毒病毒后暴毙的,因此而言,从毛泽东时代即开始进行秘密生化武器研制的重镇武汉,有人在玩火,将多种病毒进行拼凑。

桑普还表示,对于军事实力远不敌美国分毫的中共,研制生化武器是他们认为可能战胜西方国家的唯一武器。不过,桑普表示,从当前中共肺炎事件,很多中国人已经看清中共邪恶本质,桑普认为,国人觉醒之时,正是中共倒台之际。

一种可能 中共故意放毒用做活体试验

梁珍:最近美国要求追查中共的病毒源头,最新发展到底如何?

桑普:有几个新的突破。在2月16日美国的福克斯新闻(Fox News)访谈中,美国共和党籍参议员科顿(Tom Cotton),他也是美国参议院委员会的一个军事委员会的成员,他说得很清楚,虽然他没办法确证源头是怎么来的,但他提出了四个(可能),基本上穷尽了所有的可能。

第一个,是所谓自然而然而产生。就好像你所听闻的,蝙蝠咬人、(人们到)华南海鲜市场吃野味、或者是说屋顶上面有蝙蝠等这些例子,这是第一种可能;第二种可能,就是病毒外泄,就是他在做一些病毒研究时外泄了病毒,是不慎外泄;第三和第四种可能,就是我们很关注的,(中共)制造生化武器;第四种可能就是说根本是中国共产党故意去放这种毒,用真的活人去做这个实验。

武汉肺炎康复后病人去向成谜团

不过我先补充一句话,在谈这四种可能性之前,就是大家要关注一下,康复了、治愈了的病人,他们去了哪里呢?有没有记者访问过任何康复了的病人呢?不要忘记,康复了的病人,他们血液里的血清是有抗体的。这个抗体,可能维持半年,可能维持一年,可能维持三年,据何柏良教授说,可能是以年计。这种抗体,如果将它大规模地抽取,是不是可以造成一种新的疫苗呢?这样,会不会那些(康复的)人现时是处于被监禁状态,不断地被人抽取血清呢?大家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所以我想这件事大家都要去注意。

好了,回到这四个可能性,这四种可能性我们暂时没办法从科学上去排除其中一个,但我觉得有更多的证据去证明,起码二、三、四的可能极大。即不慎泄漏,或者是生化武器,或者是故意去制造生化灾难。为什么要这么说呢?你去看一看,有两个消息,大家要注意的,一个是在南开大学,有生物科学院、数学院的教授,联同其它高校,有一篇论文在1月27日已经刊登了出来。是2019的冠状病毒,关于它的S蛋白,可以被蛋白酶改造设位的问题。换言之,它可以通过萨斯(SARS)、艾滋病(AIDS)、埃博拉这三种病毒做一个人工合成而组成。现在的WARS(中共肺炎病毒),这种病毒它基本上可以有十四个碱基,碱就是酸碱值那个碱,碱基,去插入细胞里面,导致病菌很容易透过细胞融合的方式,大幅度地传播。所以你看到这个肺炎远远比一般的流感,它那个传染率是更高的。而这个是其一。

提出假设 中共肺炎由多重剧毒病毒组成

如果你说不信这篇论文,好,再讲一个例子给大家听,中国有个网红叫stone记。他在2月10日发表引述一些内部人士,就说这个问题是涉及到一个叫黄燕玲的人,是中国病毒研究所的一个研究员,他称之为零号病人。这个零号病人怎么来的呢?就是说,有一罐由四种不同病毒合成的东西,(它)不可以倾覆,不可以倾斜,要由武汉的P3实验室运去黄燕玲所在的P4实验室。运送的过程之中,工人曾经倾侧过,但工人没报导。去到实验室那里,黄燕玲已经穿好保护衣,也戴了猪嘴(防毒面具),但那个猪嘴因为用了太久,那个滤罩有问题,很快,她就在实验室遇到这些病毒后暴毙。但你想一想,这个武汉肺炎病毒应该是不会暴毙的,它有潜伏期,大概起码3天,最长可能14天、24天。她突然之间暴毙,显然这种毒和武汉肺炎病毒并不是同一种东西,所以我提出了一种假设,就是说这次的病毒并不止一种,是多种的。

武汉是生化武器重镇 有人在玩火 对不同病毒做拼凑

桑普:所以解释到为什么目前(据中共官方数据)7万4000个确诊,武汉和湖北占了6万1000例,差不多是八、九成的幅度那么高,而他们很多都是暴毙,你看(湖北导演常凯与父母及姐姐),17天之内,死了4个人,同一个家庭,这种肺炎致死率那么高,是很短时间之内死亡。武汉、湖北附近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正因为是这样,习近平最近下了军令状,湖北和武汉不但封城封市,还封户,不是三天出来一次,而是不让你出来,除非你有通行证,街道搜到你没有通行证的,马上抓到体育馆,集中地隔离,这一种正是它严防死守的主要原因,因为它(爆发很大疫情),这个是其一。

第二点,共产党有没有责任?邪恶的共产党当然有很大的责任,我们看到有很多,譬如中国新闻报刊都讲到,12月的时候,早已经发现了这种病毒的了,当时医院就压着所有医生、护士,不可以讲,不可以文字图片,只可以口传。接着1月初,或者12月末的时候,当时候,李文亮医生一说,艾芬医生想说,也都被压着,有好几个护士想说,也都被人打压,中国疾控中心有个叫高福的人,他希望有二级应急响应,当时是1月6日,但1月7日共产党中央开了个政治局会议,它就说,为了要应付一个农历新年的节日气氛不要破坏,不过分制造社会恐慌,不说这个。1月7日中南海的决定,正因为这个决定,导致了由1月初到1月的中旬,武汉市湖北省都开了两会,3689个代表,2369个代表,在不同的地方聚集,大家一起不戴口罩,大聚集,万人宴,什么都有,接着大爆发。这个时间如果有控制的话,疫情早已经得到一个缓解,甚至不会这么多人死,现在死亡人数,它公布的已经2000人,实际上多个零都不止。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会假设说,当时黄燕玲拿了这样东西之后,她暴毙,跟着接了她尸体的殡仪馆人员患了继发性青光眼,他就见李文亮医生,于是在求诊期间感染,两个都先后死亡,接着大幅度地爆发下去。这个零号病人的例子,如果属实的话,就证明有人在玩火,在玩着一些不同的病毒之间的拼凑。为什么要做这个拼凑,当然不是为医学目的。武汉从毛泽东时代、文革到现在,都是中国共产党制造生化武器的重镇,那么这个武汉病毒研究所,我会倾向相信刚才四个假设里面的第三个:制造生化武器。那么会不会共产党邪恶到,想用活体的人,真是平民百姓来做这个实验?我不能够排除这个可能。因为共产党的邪恶可以是很可怕的。但很多文明人士就是,留一线,起码第三个可能,生化武器,我想这个比较可能的推测。正因为这样的原因,习近平才讲生物安全法,如果是蝙蝠的话,生物安全法不是讲蝙蝠安全,是讲生物武器的安全。你看一看那条法律,它是在说一些生化武器,要等于纳入国家安全体系来处理,要保障生化武器不会在制造过程之中发生很大的危险。大家想一想,为什么2月14日开了这么重要的会议来讲这个问题呢?正是因为中国共产党知道这件事,是它自己实验室导致。而它却不断地说美国制造的生化武器,原来它知道真相,就是生化武器,不过它要做个假的一条尾巴,就说美国制造的。是中国自己制造的生化武器,这一点,是另一个确证。瑞德西韦这种药,是医埃博拉的,为什么这个医埃博拉的药,可以医现在武汉肺炎的呢?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根本那个菌,就是埃博拉病毒的变种,如果不是埃博拉病毒的变种,怎么可能医得到。

零号病人到底是谁?大胆假设源于对中共的了解

梁珍:如果这样的假设的话,是不是同加拿大那个华裔教授,将埃博拉病毒带去武汉P4实验室有关系呢?

桑普:没有错,这一点大家会循这条线去了解一下。但关键的地方就是,这是经过一个合成的程序,譬如刚刚讲的黄燕玲,你知不知道他们有多狡猾,问她以前的指导教授,就说啊,黄燕玲现在健在,不要说她死了,但是,大家一看另一个人的论文,发觉到,教授说2015年黄燕玲已经毕业,事实上她2016年还在学,这一点就已经对不上号,再加上,黄燕玲在这一个病毒研究所,它的官方网页,她的相片和履历不见了,只剩下名字在那里,为什么这样做?其他人不会这样的,是黄燕玲才这样。很多的追查,慢慢接近真相,而这个时候,共产党透过海外一些左翼的媒体,譬如BBC中文网,它说零号的人不是黄燕玲,而是一个七旬的老翁,没有接触过任何华南海鲜市场的,试图用一些假新闻去掩盖真相。但我觉得,我们会有怀疑,我们要求证,但我们科学精神要有一个大胆的假设,这个大胆的假设是建基于我们对中共的理解和我们的经验而得出的结果。我很兴幸美国很多贤达知道这一点,我很希望这件事引起香港甚至中国内地民众更多的关注和理解。

封城封市封湖 中共知道问题严重性

梁珍:为什么你会觉得病毒源头这么重要,现在世卫甚至将病毒名字都改了,世卫的专家去了大陆但不去武汉等城市,中国又在演什么戏?

桑普:中国正在演的戏就是(掩盖病毒)源头。病毒源头之所以这么重要是因为,找不到源头,是没有办法找到解药。找解药,首先要知道是什么毒,这个是中医望闻问切基本上的知识,这个第一。第二就是,如果找到源头,就是中国共产党辖下的机构所造成的,故意造成的,或者是它做生化武器期间,不慎造成都好,这个邪恶,没有人能够放过。

班农说得很清楚,一旦发现是人工合成的话,全世界都会针对中国(中共),这个惨烈情况比六四还严重,六四没有杀外国人,但这次已经有人死了,有外国人死亡,在法国、日本等其它国家,已连累到别人了。

以荷包蛋理论来比喻,就好像放一个荷包蛋到锅里面,中间有蛋黄,旁边有蛋白。我们看到香港、台湾、美国那些(地方)是蛋白的部分,是一种真正的武汉肺炎,但是蛋黄的部分还没有散开,一旦蛋黄散开,失控的话对全世界是多重病毒一起袭击。现在是一种病毒在袭击全球的人类,但你不要以为蛋黄很稳定,它相当脆弱,万一那个膜爆开的话,就会流向全世界,会失控的。

现在共产党严防死守的原因,就是这个原因,为什么要封省、封市、封户,长春围城版都没有这样,就是因为它知道这个相当严重,所以我希望大家保持身体健康,在中国大陆非必要,不要上街,这很重要。

军事实力不敌美分毫 中共唯一办法研制生化武器

梁珍:中共为什么要制造生化武器,他们的目的是想做什么?

桑普:它制造生化武器的目的当然是想与美国一比高下,大家知道美国的军力远远超过世界所有国家的总和,中国即使加上俄罗斯的力量也比不上美国,美国21艘航空母舰,加上最新的福特号,是打不赢的。美国是用磁力弹射飞机,不用蒸汽,中国的辽宁号简直就是全世界最破铜烂铁的东西。没有航空母舰怎么办,中共就想化学武器最实际,因为射过去的话会杀人无数,它试图用这种方式,因为现在核武器基本上有国际公约制约着,唯一的突破就是秘密制造生化武器,这个情况下就很严重了,虽然国际是禁止制造生化武器,但制造生化武器能神不知鬼不觉,直接用细胞就可以做了,北韩就是用这种方式,金正恩去杀金正男也是用这个方式,所以中国不敢这样做才奇怪!对内用来镇压人民,很好的方式就是赖蝙蝠,说蝙蝠咬人,这个谎言讲了很久;对外可以对付外国,在外国制造恐慌以致瘫痪,这是最极端的状况。中共的邪恶,如果没有中共解体,使中国成为分权、独立、民主、自由的国家,我肯定这个邪恶是不会停止的。

维护权力 催眠和奴化 中共反人类本质无悬念

梁珍:大纪元社论有一系列文章,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说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是毁灭全人类,你觉得这次的事件是否是一个信号?

桑普:是的,共产党你看到,从它的意识形态到思想观念,一直到它的行为,根本上是反人类的,这毫无悬念。如果不是反人类的话,它怎么会将权力集中在一个地方,而且完全没有纠正错误的机制。而更可怕的是它可以催眠、奴化14亿人的绝大部分,去相信它的谎言、暴力。比如一家人已经被关禁闭,在家一起打麻将,被旁边的人举报,公安冲进来用大锤敲烂东西;街上如果看见你没戴口罩,就用文胸包着你的口,绑在树上批斗;看见你抬棺材没戴口罩,把棺材扔一边,插一个牌子在你后面,好像文革黑五类一样,游街示众。这种行为是中国文革式的武斗,是从来没有停止过,为什么?

其实共产党,无论是毛邓江胡习,不管是谁,他们是改不了一种叫做极权机制的基因,他们重视的不是真相、善良,他们最重视的是权力、权力、权力,这个权力他们要维护千秋万世。你看到他们所有的事都是把政治安全放在首位,就算1月20日习近平发表讲话之后,1月23日中宣部下了一个命令,说各个报社记者不能报导疫情真相,你叫记者不要报导真相还做什么记者,所以全部中国媒体都要宣扬一些“正能量”,最近有怀孕九个月的孕妇去做护士,小产10天的也可以去做护士,还有甘肃有一帮护士被剪光头发赴前线,想制造无数的小雷锋、小英雄给全国人民看。

但中国人受够了,所以看到一些武汉武大学生写应勇要下台,我希望不只是应勇下台,习近平也要下台,中共要倒台。除此之外,武汉有一个女士说香港、台湾、西藏独立她都支持,她觉得共产党太邪恶。中国人终于明白这个道理。我希望更多中国人用行动做一些像香港200万人八个月的和理非行动,希望中国人明白这一点,好好去做。

国人内心觉醒之时 中共崩溃灭亡之日

梁珍:所以见到大街小巷到处是“天灭中共”的口号之外呢,很多人也都提出“退党保平安”,大纪元退党平台现在都有三亿多人退出了共产党、少先队和共青团,你觉得在这个人祸的时候如何去自救,为什么要退党呢?

桑普:每一个共产党员,如果算上地下党,肯定超过1亿了,如此多的共产党员,他们要明白一个道理,当共产党一倒他们一定首当其冲。

共产党会不会很快倒台呢,我不敢讲,我不是耶稣基督、我不是老天爷,我真的不知道它几时倒,但大家要有这样的信念。为什么这样讲呢?要知道这个政党已经到了强弩之末。强弩之末看到它有三条柱子,三个基础,一个就是它的所谓的控制人民的那个力度,它的军警的监控力;另一个就是思想观念的冲击,也就是民族主义、小粉红之类的;第三就是经济,现在中国经济正在被美国削弱着,甚至被它自己的内因削弱着,会导致它溃烂。但是这个外因并不会导致它崩盘,溃而不崩这是外因,真正溃烂的动力永远来自于内部,而内部经过这次事件,很多的人虽然没有行动,但思想上已经焕然一新,他们明白了共产党不可以透过那些“高大全”的一些民族主义呼唤大家继续支持共产党。

所以地方开始弱化,甚至每个地方形成了每个地方的意识,这些表现我觉得只是还未到大爆发的时候。我希望快点,让中国的14亿人民能够快一些做到这点,因为我作为在香港生活的人,我都希望中国的人民能够快一点觉醒。大家能够看看有多少人多么勇敢,看看方斌、看看很多、很多有宗教信仰的人、有信念的人活在中国,无论相信法轮功也好,甚至我相信的基督宗教也好,他们都在中国,知道正在发生着什么事,希望将这样一种信念,我们的一些善念、我们称之为超验的价值能够传递给更多的人,使得他们能够明辨中国共产党的邪恶。

你的思想观念一变,这种变如果向好的方向发展的话,是不可逆转的。在这种情况之下,共产党就会倒台了。所以我想说,“崩”不是靠美国,“崩”要靠人民,人民觉醒的力量才是重要的,否则,没有了一个A共产党,还会有一个B共产党。

溃烂速度前所未有 邪恶中共定会倒台

梁珍:所以我们见到不但中国大陆的民众在觉醒,香港最近有一些蓝丝(亲共)香港人写了一封信说,当时他们在反送中运动中与“黑衣人”(抗争者)进行对抗,去堵路,他们很相信中共,但是没有想到他们的投资会失败,相信共产党结果是这样的遭遇,你如何看这样的事情呢?是否香港本地的人都应该反思,包括“爱”字头组织呢?

桑普:很多“爱”字头组织,青关会,甚至不只这两个了,还有很多的组织,都在不断地搞,现在又在网上搞KOL100(找出100位蓝丝打造成有正能量的网红),不断找一些他们自己人塑造一班舆论出来。我告诉你,人之将死他的挣扎力度是很大的,你不能轻视那种蛮力,因为他是奋死一搏。我们一定不要轻视共产党的邪恶与暴力,但也不可以放过对付它的一些机会。我们看到中国共产党的经济开始出现问题,这样的组织慢慢也都会成为泡影了。一个人将要灭亡的时候,上帝必先叫他疯狂,这个就看到他们的力量,从青关会到“爱”字头,那些针对法轮功也针对很多不同组织的那帮人,我们其实不需要害怕的,因为我们知道在最后,如果我们心存善念的人多,我们不怕,因为我们知道这个邪恶共产党是会倒台的。这个倒台时间不远,但是他们临死的挣扎力量很大,而我看到这几个月以来、尤其这一两年以来,中共的溃烂速度前所未有。国力也随着经济的失序出问题。

最近有一批冻肉去到港口,已经运了进去,也就是它的经济分配有问题,甚至有记者访问北京的市场,走了五六个市场才买到芦笋,芦笋是北京的家常菜,那你想一下现在有多难才能买到物资?物资分配有问题,会不会使得一个革命的暴乱出现呢?暂时没有,但是它已经开始害怕了,所以公安部长赵克志说,一定要防制过度执法,那同时也看到物资的供应,习近平也都三令五申表示一定要保证物资的供应。他说这句话是要安大家的心,但其实却保障不了。如果真的保障不了这个国家就陷入了某种程度上的混乱,关键是中国人如何看这件事?我讲过这个三脚凳,有只脚已经跛了,如果你的思想观念不要总是想着临死都要入党,临死都不想反抗,如果真的敢于反抗的话,中国的局面就很不一样了。#◇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萧若元:武汉疫情或令中共亡党
【珍言真语】专访刘细良:中共病毒不及共产党的病毒
【珍言真语】梁家杰:疫症下香港沦失败城
【珍言真语】桑普:疫情失控 中共五宗罪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美政府应在大学保障言论自由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踪:欧洲疫情现缓和迹象
【直播】4.6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13万
【纪元播报】杨宁:替中共撇罪 美国病毒猎手确诊
【纪元播报】中共隐瞒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约华为
【珍言真语】吴明德:汇丰不派息 英政府御通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