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医生揭中共有两套新冠肺炎确诊标准

人气 14567

【大纪元2020年02月22日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又称武汉肺炎)爆发至今,中共当局刻意隐瞒疫情真相,但有不少一线医护不断披露实情。多位武汉医生透露,疫情爆发初期,中共官方有两套诊断标准来确诊,导致很多感染者未纳入统计数字。有医生上报病例太多还遭到批评。

据报导,在武汉肺炎从最初发现病例、蔓延、大爆发的前后过程中,湖北省、武汉市主政官员、中共卫健委、疾控中心、中央,都存在太多疏漏和失职,以至于造成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

2019年12月31日,中共卫健委就派出第一批专家组到武汉调研,这些专家几乎都经历过2003年的萨斯(SARS)疫情。之后,中共官方宣称,新型冠状病毒“可防可控”,“不会人传人”。

直至今年1月20日,中共官方才承认武汉肺炎“会人传人”。1月23日早上10点,武汉进行封城。随后中共官方公布的确诊数据直线上升。

据《中国青年报》一篇题为《新冠肺炎诊断标准之变:武汉初期标准苛刻 医生上报病例被批报太多》的报导,武汉市一家三甲医院的急诊科主任刘越(化名)说,元旦假期后,医院开了一次会,与会者是科室主任。院领导向他们口头传达了一个“不明原因病毒性肺炎”的“上报标准”。

刘越清楚地记得,院领导拿的是一份“白色封皮的手册”。他的同事、该院重症医学科主任井坤(化名)也表示,自己在同一场合听到了“上报标准”。

另一家三甲医院急诊科主任李夏(化名)也证实,1月3日,所在医院召开了类似的会议。“院领导要求这个上报标准只能通过面授、电话,或者微信语音传达。”

这几位医生所说的“上报标准”,指的是武汉市卫健委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入排标准》。病例达不到这个《入排标准》,就不必上报。

但中共卫健委专家组成员表示,他们并未制定这样的《入排标准》。其成员提供的是一份绿色封皮的《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医疗救治工作手册》。

武汉医生刘越、井坤、李夏均表示,他们从未见过绿皮手册。他们都认为,白皮手册的《入排标准》过于“苛刻”,不利于早发现、早确诊。

1月3日的医院会议结束后,井坤的重症医学科马上开辟出10多张隔离病床,用来收治不明原因病毒的肺炎患者。据他回忆,从第一位患者入住开始,不到3天时间就已经满床。

“他们的临床表现太独特了,毫无疑问就是这个病。”井坤没有参照《入排标准》,把这十几例全部上报给了医务处和院感办,但这十几名病人没有一个被定义为“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例”,原因是没有一个病患完全符合《入排标准》。

“很多患者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也有发烧不到38℃的,有没有经过规范抗菌治疗的。”井坤说。

但他们症状太像了:大部分人都处在昏迷中,脖子上插着气管,有的人甚至上了ECMO(人工膜肺),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他们的相似点还体现在肺部CT影像是“白的,全是白的”。

据报导,华南海鲜市场附近的优抚医院,1月上旬发现医护人员和住院患者感染新冠肺炎,但因为患者没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不符合《入排标准》也没有上报。

井坤所在科室收治的病毒性肺炎患者,大部分都是从外院转来,还有些人发病后“已经在外面游荡了一个多星期”。他无视“标准”上报病例的事情上级很快有了回应,来自一位院领导的“严厉批评”,“嫌我们报太多”。

但井坤收治的这些病人,最后超过60%的检测结果都确诊为新冠肺炎。

李夏所在医院的两个院区在1月1日开辟了发热门诊。“我们发热门诊太小,已经挤满了,只能把发热病人往急诊引流。”李夏说。

到1月15日,一天就有261个发热病人涌进了医院的急诊。这些多到“没地方坐”的发热病人,很难被报送至武汉的疾控部门。“严格得不得了,根本没有一个符合(《入排标准》)的。”李夏说。

李夏也曾就《入排标准》向医院领导提出过疑问,尤其是“为什么又要求患者必须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但没有得到回应。

刘越也是被感染武汉肺炎的医生之一。他回忆自己唯一暴露的可能,是1月6日他们医院的病房住进一名武汉肺炎病人,当时他没有得到任何有关危险的提示。后来,他负责的16张病床,有一次被4个家庭占据,那时他才清楚地意识到“这个病,会人传人”。

“我见到的是个绿皮手册,那时出了核酸检测,所以我们就加了一项‘确诊病例’标准,其它部分没有变动。”专家组一位成员说。

目前,上述这篇报导已被删除。

近日,中共当局针对疫情不断宣传所谓的除湖北外连续多少天新增确诊病例数下降,以及累计治愈出院病例数破万等,但有一线医生在“丁香园”发文爆料,撕开了当局所说“疫情向好”的真相。

这篇题为《我在抗疫一线,我们在政治正确的前提下治病救人!》的文章披露,医生们在“政治正确”的前提下治病救人,“政治正确高于一切,高于患者的健康,高于大众的利益”。为了在出院率上撒谎,有的出院病患实际比新入院的患者还严重。

该一线医生表示,当初为了新冠肺炎患者的利益牺牲了普通患者的利益;现在为了完成新冠患者去库存的目标,牺牲在院新冠肺炎患者的健康。“我们已经走在运动式的救治之路上,我们在大跃进的方向上迈进。”

美国杂志《外交政策》2月20日发表《中共的官方数字到底有多可靠?》一文,质疑中共官方的数字近日持续下跌,可能是“中共在操弄数据”。

安达公司亚太区(Oanda Asia Pacific Pte)高级市场分析师杰弗里·哈雷(Jeffrey Halley)告诉彭博社,中共一再改变统计方法,将使人们无所适从,“对中共的数据失去了信心”。

责任编辑:许梦儿

相关新闻
疫情失控 媒体人披露中共官方禁报导内幕
诚念“九字真言”治愈疫病的神奇故事
中共专家指中共毒可长存 与先前说法矛盾
王友群:关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三个“谣言”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美政府应在大学保障言论自由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踪:欧洲疫情现缓和迹象
【直播】4.6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13万
【纪元播报】杨宁:替中共撇罪 美国病毒猎手确诊
【纪元播报】中共隐瞒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约华为
【珍言真语】吴明德:汇丰不派息 英防备通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