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9)

作者:老膑逊
Heaven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人气: 270
【字号】    
   标签: tags: ,

第七章 狼入江南

狼入江南扩地盘,人员经费难着落,

只要政权能到手,什么坏事都可干。

绑票抢劫烧杀戮,贩种鸦片害民族,

船队百人遭活埋,栽赃陷害高手段。

1938年5月,遭破坏被取缔,已停止活动多年的共产党省委又重建和恢复活动,并在县区建立起工作委员会,还计划在基层建立支部,他们的干部就是从江北偷渡过长江的陈坚、钱明、丽珍等500多人的南下干部。肖泽、陈坚、钱明和丽珍被派到金泽县南湖区,肖泽任区委副书记兼武工队长,而陈坚任军事股长,钱明任民运股长,丽珍任妇女主任。

几天后从苏北带来的经费已经用完,现在每人每天二角钱的饭菜金都没有,因此县区所有共产党干部的吃饭成了问题。后来县工委陈白斌书记在南湖区秘密召开会议,号召各单位自力更生,用自己手上的枪解决吃饭和经费问题。

他说现在是兵荒马乱鱼目混珠时期,国民党、忠救军、保家队、游击队、日伪军等五花八门,他们四处抢劫,我们何不效仿他们,只要我们伪装成他们的模样去打杀烧抢和绑票,民众是不会知道是我们新四军共产党人干的。这样做毁的是国民党、忠救军、游击队、日伪军的声誉,得益的却是我们共产党,真是一举二得。这任务艰巨重大,要绝对秘密地进行,所以我交由区武工队长肖泽去进行。

肖泽一听十分高兴,他想这是我的老本行,是给我一个大显神通的机会,是天赐我向上爬的良机。但武工队只有贵发和阿五二人,于是他又招收四名湖匪金根、阿七、兴根和阿宝。

他先把武工队化妆成国民党的散兵游勇式的游击队,在主要交通河道上设立收费卡子,用武力强迫过往船只交抗日费,每天收获不小。

后来肖泽的胃口越来越大,嫌卡子上收到的钱太少不过瘾,于是他要另开门路,他把贵发、阿七留在卡子上收费,自已则和阿五、金根、兴根、阿宝做抢劫货船财物的勾当。

一天他在白水荡遇到二只装满稻谷的船经过,肖泽指挥他的武工队,强迫船主把船开进一条小河浜,命船上二对夫妻和二个不到三周岁的男孩上岸,对他们说道:“我们是游击队,弟兄们抗日需要吃饭,这二船稻谷就算你们作为对抗日将士的奉献,船暂扣留在这里,过三天来取。”

但船主潘福壮、潘福生兄弟俩死活不肯,说道:“船上的稻谷是乡亲们托我们运到城里米行销售,是他们辛苦了一年的成果,全家要靠这个生活一年之用。你们抢走,乡下的农民今后去吃西北风。粮食不给,要命一条。”又说你们要抢,我们就拼,他俩高高举起撑篙。

肖泽见状机灵一动,说道二位大哥别发火,我们到前面去商量商量,潘福壮说任你们到哪里去,我们都不怕。肖泽等把二家子人骗到一个大坟圈里,不由分说拔出手枪对他们连续开了六抢,统统打死,连二个不满三周岁的男孩也不放过。

又有一天晚上,阿七向肖泽报告:塘河见到一条轮船拖着八只货船,里面装满棉纱等物,要在这里经过驶向上海,这可是个大买卖,但恐怕我们人手不够,抢不下来。

肖泽当即从裤腰里拔出手抢,说道我们有这个,就能以一当百,人再多都将成为我们枪下之鬼。

他说干就干,立即命令全体队员出动,还叫每人带一把铁锹到双堆尖去守侯。为何要带铁锹,大家不解其意。

在双堆尖等候不久,随着隆隆轮船的机器声响,船到了眼前。肖泽指挥队员用枪逼着轮船驶进一条小河浜停机靠岸,并命令40多名船员上岸,上岸后就被一个个捆绑起来,押到在一旁的一个大坟上。

船员们知道遇上了土匪,但他们按惯例,认为强盗抢了钱财是不杀人的,所以没有任何精神准备。眨那间这些船工被肖泽一伙都推进已塌陷的防空洞坑里,此时他们才觉醒,发出救命的呼喊,但双堆尖远离村庄,又是深更半夜,而在这兵荒马乱地痞流氓土匪到处肆虐的时期,就是听见,谁敢出来对付这群人面兽心的强盗?结果雨点般的泥土从头顶飞落下来,这时泥坑里哭的、喊的、骂的声音响彻云霄,不多时没有声音了。

肖泽抢劫船队屡屡得手,总共被他活埋近200名船工,但他在抢劫第五条船队时遇到了问题。有个叫顾阿发的船工因为活埋时埋得不深,半夜后他苏醒过来,慢慢地爬出泥坑,然后爬到看守李家大坟李坤全老汉处敲门求救。

李老汉还以为是被活埋的鬼魂,可把他吓坏了,他说道:“冤有头债有主,你不该来找我,快走开。”后来听清不是鬼,他是这里许村许贵宝的外甥顾阿发,是来求他去通知舅舅许贵宝把他抬回去的。李老汉怕土匪报复所以不肯,但顾阿发苦苦哀求说道:“你救人一命如造七级浮屠,你修善积德来生必有好报。”

于是李老汉连夜赶到许村通知许贵宝,许贵宝得信立即赶来把外甥驮了回去。顾阿发获救后在舅舅家养伤,伤好些后立即到日本宪兵队报告。

日军闻讯后加强治安,每天派出汽艇巡逻检查,以后世人才知道,杀人放火抢劫活埋船工的,原来是经过改头换面伪装成土匪游击队的共产党武工队。

由于肖泽多方位的抢劫敛财,获得巨大财富,他把抢劫来的钱财上交给县省工委,以获得领导识赏,因此他的武工队在全省名声大振,与此同时他也拿抢来的钱经常大吃大喝。

一天他和同伙在船上喝酒,酒兴之余,老湖匪金根对肖泽说:“肖泽司令,过去我们做强盗的是按照老祖宗传下的规矩办事,也遵守一定的道德底线,可是现在我们做的,抢了人家的钱财,还把人家杀死,特别还把工人统统活埋,不知道你们遵照的是哪家规矩?”

肖泽说:“你们是强盗,遵照水火邦规矩,我们是共产党,要遵照毛泽东的规矩。如果我们不狠不杀,他们怎肯把财富拿出来,像抢船队这样的大买卖如果不斩草除根,有人走漏消息,我们就会人头落地,若是我死还不如让他们先死。”

由于船队屡遭抢劫,货物被抢,人员被杀,因此货主们再也不敢水路运输而改走岸路运输了。而且日军当局也加强水上治安力量,打击土匪抢劫活动,因此肖泽在水上行抢的生意难做了,所以他又改行,指挥他的武工队到家在农村的工商界老板的家里或茧行丝厂去行抢。

经过侦察,肖泽得知在杨青有一名上海橡胶厂老板华永成回家,肖泽就连夜窜进他的家里,逼着交钱。华老板一言未发就从衣袋里和皮包中将带来家里的20石米钱全部交给肖泽。肖泽对华永成说:“大老板,我抗日游击队冒死打击日寇,保卫你们的生命财产,你拿出这一点点钱,照这样我弟兄每天只能吃西北风了,看来你是不想活了。”

华永成说:“你们也都看到我身边只带着这点钱,已全部交给你们了,家里还有多少,都由我大老婆宝仙保管。”于是肖泽等就去逼他的大老婆,但大老婆爱钱如命,死活不肯拿出来,她说我先生每月只给我一点吃用生活费,家里并无积蓄。

肖泽骂道:“臭婊子!老子不给点颜色,你是不肯拿出来的。”他叫阿七、金根在马桶里点燃蜡烛,又命兴根、阿宝将宝仙压在马桶上烧屁股,一瞬间宝仙的裤子烧着,一股烧焦布和阴毛味熏得满屋都是。她大叫救命,痛得要站起来,但被兴根、阿宝压着站不起来。以后又用提提压压的办法烧她的屁股,把宝仙痛得死去活来。这时她再也不贪财了,她叫阿七、金根撬开房里墙壁的一块砖头,从中取出30根金条和一批土地产权单据。肖泽收好黄金,然后把土地产权证廉价卖给当地农民后,得胜回队。

秦明清、明诚兄弟俩每年清明前后都要到祖坟上坟扫墓,由于抗战影响,今年五月份才回家。兄弟俩由阿林陪同前往南湖山的父母及祖父母等墓地,在坟亲邹阿庆的带领下,在祖宗坟前的石条案桌上摆满菜肴点心水果。点好香烛,磕头三次,化好纸钱,然后给了坟亲一叠钞票的小钱,正要动身回家,突然来了五六个自称是游击队的大汉,把他们请到山脚下村边的一个祠堂里。

一个腰间插着二支手枪的头头开口道,我们是抗日游击队,因为短缺经费,所以要向大老板借钱给众弟兄发饷买粮吃饭。明清问要多少?那人开口道,500石米钱。明清、明诚听了吓了一跳。

明清说如今生意清淡,这么大的数位,店铺家产全部卖光也凑不起来,是否让我拿出200石米钱,这样我到上海向众朋友借也许能办到,现在我身上只带着10石米的钱,下年上坟我准把200石米钱带给你们。

那人说我可答应你只交200石的钱,但限你们五天内把钱如数送来,如钱不能送到,我们就要撕票。你们不要作任何梦想,反正这里是我们的天下,我们什么也不怕,现在要你们押一个人在这里作人质。

明清想,碰到强盗,人在他们手中,性命要紧,只要人活着,钱是可以赚回来的。于是他对明诚说还是你待在这里,我和阿林回去筹款,待凑足了钱,再让阿林送来,这样你们就可以一同回家。

明清带着阿林匆忙离开匪窝来到上海,他把自已钱庄里可动用的钱和向朋友借到的钱,一共只筹到150石钱款,还缺50石钱,于是明清叫阿林回家卖田卖鱼池把钱凑齐后迅速送南湖山去。

谁知在日寇入侵、盗匪肆虐、民不聊生之时,民众手里哪里还有钱买田产,阿林为了救父亲性命,只好半送半卖地卖掉十余亩田,但已耽误盗匪规定的一天期限。阿林拿了钱正在准备动身的时候,突然坟亲邹阿庆跑来报信说,你父亲被强盗烧死丢进南湖里,快收尸去吧。

事情的经过是那天下午明清、阿林走后,明诚被关进祠堂的厢房。他一进门,里面还关着二个人,一个是小镇上一家杂货店老板徐民生,三天后因交不出2,000元赎金被丢进河里活活淹死。

还有一个是街镇上有名的医生羊群鸣,医术很高,妙手回春,对穷的人他免费诊治,所以生意兴隆门庭若市。肖泽看中他有钱把他绑来,明诚和他住到第四天,因为羊群鸣交不出一万元的赎金,被活活打死。

明诚见此情景焦急万分,到第五天还不见阿林拿钱来赎,知道自已凶多吉少。晚上8:30突然祠堂里灯火通明,以肖泽为首的强盗又要撕票杀人示众了。

明诚被五花大绑押到大厅,肖泽开口道,别怪我们无情,只怪你的家人背信弃义不送赎金。这时明诚把心一横,大骂你们这帮子强盗,以抗日为由,不到前线去杀日寇,却躲在后方,专门打家劫舍、杀人放火、坑害百姓,你们的良心都到哪里去了?你们杀了我,我做了鬼到地府也要向你们索命,讨还血债。

肖泽及同伙们听了火冒三丈,肖泽对下属说,这家伙临死还要嘴硬,叫他不得好死。言毕四个家伙如狼似虎般的先用棍棒打,把他的牙齿全部打落,满身是血。但明诚还是骂不绝口,狗强盗、天理难容、不得好死……

肖泽说这人可恶,要叫他尝尝烧老牛的味道。他的一声令下,这帮刽子手立刻忙碌起来,他们先把明诚的衣服剥光,然后把烧红的铁链挟出。先烧明诚的屁股,再把铁链绕在他身上和颈项,听到兹兹的响声,同时冒着浓烟和散发出一股焦臭味,痛得他满地打滚,活活烧死。

这时祠堂门口聚集着许多看热闹的村里人,他们见到此情景,个个都吓坏了,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婆当场晕过去。肖泽随即命匪徒将明诚的尸体抛到南湖里,连夜撤离祠堂窜到盘龙乡、青龙乡、石门乡、南井乡一带去了。

他们在经过南井乡湖边时,遇到二个因赌输后家产都卖光,现在满身是债,吃饭也没着落的赌徒——陈阿贵和王大并,他们准备在这里跳湖自尽,正好遇上肖泽等匪徒经过。

肖泽问他们为什么这样晚还在湖边转来转去,二人便把准备跳湖寻死的实情告诉他。肖泽说小伙子不要死,你们乐意的话可参加我们共产党游击队,包你们有饭吃,弄好了还能升官发财。

他俩听说共产党三个字,心想我们寻找了多时的共产党总算在今天碰到了,还欢迎我们参加,真是老天爷把肥肉送到我们嘴里来了。从此我们可以和他们一起去共富人的财产,和共富人的老婆,那时财产老婆都有了,这好事何乐而不为。所以二人二话未说跟了就走,来到了一个秘密宿营地住下。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Heaven
    这明明苏俄在隔山观虎斗,其用意是要借日军的力量帮中共消灭国民党军队,借日军力量消耗英美盟军力量,待时机成熟,让中共下山抢胜利成果,苏联则趁机抢下东北,帮中共夺得国民党政权。
  • Heaven
    他们利用中国人民,特别是青年学生的反日爱国热情,和国民党政府标榜民主自由的空子,领导指挥潜伏在各地学校学生中的共产党人,要求国民党全面抗日的罢课游行示威活动。
  • Heaven
  • Heaven
    毛泽东窜进陕北,立脚未稳即大布杀机,随后更是大搞恐怖,诛灭异己。
  • Heaven
    大家都感到灰溜溜,他们对毛泽东的乱指挥、瞎折腾,使红军损失那么多兵员十分不满。朱德对张国焘说,过去中央红军兵强马壮,现在被折腾得剩下一付骨头了。
  • Heaven
    1982年邓小平对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布列津斯基,一语道破天机,他说18勇士抢夺泸定桥的故事是为宣传,为表现我军不怕死的战斗精神而编造出来的。
  • Heaven
    在毛泽东看来,马列提倡的用暴力推翻世界上一切资产阶级政府,剥夺地主资本家财产和农民土地,和中共那样的独裁残暴违背天理人性的主张,是最适合他向上爬,
  • Heaven
    回顾胜利的取得真是来之不易,这都是祖国人民的英雄儿女,用350多万国军的生命和鲜血与日寇拼杀的结果,所以我们和子孙后代应当永远记住纪念他们。
  • Heaven
    严炳荣听了说,你要报国,但投错了门,投到狼窝里去了,共产党善于花言巧语骗人上当,其实它是吃人的虎狼、杀人的魔鬼。
  • Heaven
    这正是共产党需要创造的全社会恐惧,达到见了它害怕、服服贴贴听它话,跟它走的目的。这次在共产党涉及的地区开展的整风杀人运动,大大小小领导为了讨好上级,显示成绩和功劳,所以捕风捉影,诬陷不愿为它服务的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