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梦(10)

作者:老膑逊
Heaven
几十年的事实已证明,在中共统治下,追求所谓共产主义的天堂,原来是一场恶梦。(制图:大纪元)
  人气: 152
【字号】    
   标签: tags: ,

第二天晚上肖泽指挥大家到东庵村抢茧行和丝厂。阿贵、大并为报知遇之恩,十分积极,他带领大家到一家资金雄厚的茧行,这家茧行收购的茧子可供应全县一半的缫丝厂缫丝,所以当局特派去伪军为他保安,肖泽为抢到更多现金所以冒风险行抢。

阿贵、大并因经常来茧行敲竹竿是熟门熟路,大并先潜到河对过,弄了一只小船把大家渡过河去,阿贵翻墙后把后门打开。肖泽命阿七、金根把守后门,监视和阻击伪军,他和阿贵、大并、兴根、阿宝绕过烘茧子的工人,直冲账房间。

这时老板唐政冬和账房蒋森宝正在结账,肖泽二话未说,冰冷的手抢顶住老板的后脑,说道要活,快把钱全部拿出来,不识相叫你脑袋开花见阎王。

唐老板哪见过这种场面,一听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了,他抖抖擞擞地说我的现金都在这里,于是几个强盗七手八脚一共装了三大麻袋从后门渡河逃走。

前面负责保卫的伪军和工人竟一无所知,第二天茧行贴出告示停止收茧,这次抢劫肖泽很满意,认为阿贵、大并聪敏有本事。

过了几天肖泽命阿贵、大并带领大家去抢一家有50多人的小丝厂。他们先隐蔽在桑树田,待12时后工厂工人放工回家,他们六人就窜进厂门。

在门口遇到一个烧老虎灶带看门的工人沈德昌,兴根对他说我们是忠救军,今晚到你厂找你老板借钱。沈德昌说老板不住厂里,住在后面家里。兴根说你领我们去抓他,定会给你好处。沈德昌说我为老板做事,这事不能做,要去自已去。

兴根听了大怒,骂道帮着老板,你是工人阶级败类,随手抽了他几记耳光,打得沈德昌直冒金星,耳朵隆隆作响。这时他想起几年前的事,说道要是我没有认错的话,你不是在浙西借打土豪之名杀了不少无辜百姓,政府追捕你时逃出来的周兴根吗,大家是同乡何必这样凶狠。兴根听了吓了一跳,他随手扣动扳机,这听乓的一声,沈德昌倒在血泊之中一命呜呼。

于是他们到厂部账房间翻箱倒柜,但一无所获。后来又到绞丝间,见有许多成品丝,他们就把丝全部抢走,然后到市场销售换到大量钞票。

事后阿贵对兴根说那个工人是你的同乡,他也没有反抗,你为何将他打死?兴根说你懂得什么,他知道我的历史,如给别人知道,后患无穷,这叫斩草除根。

他们俩的这席话在一旁的肖泽听了很有感触,他想日后我也要学习兴根斩草除根的办法,把我过去历史的知情者一网打尽。

在肖泽领导指挥下的武工队,从设河卡、抢船队活埋人、绑票杀人、抢劫茧行丝厂等,干了许多罪恶活动,弄得全县人心惶惶,他们分不清到底这是共产党新四军忠救军还是土匪游击队干的,因此很多乡村自愿组织联防队、保家队、自卫团等武装。后来伪装成忠救军游击队的肖泽已很难行抢,因此他把抢劫的重点转移到沦陷区各村镇很兴旺的赌场上。

那时几乎所有镇都有几个村庄开有赌场,到了晚上热闹非凡,而赌场的老板都与地痞流氓伪军游击队土匪勾结作靠山。每天下午5时以后,赌场老板就要搭台(几张八仙桌叠加一起)斋神烧纸钱,然后向四面八方高喊开局了……

这天肖泽带领大家窜到河西头村的赌场,他命兴根守大门,阿贵守后门,他和其他队员化妆成赌客参加赌博,以观察周围动静。这些匪徒的眼睛个个都注视着肖泽的动手命令,过12时肖泽突然把帽子脱下,摇动搧风。

此时大家都会意,金根首先站上长凳高举手榴弹喊道:“谁不识相,手榴弹一响,都叫你们完蛋。”这时肖泽、阿贵、兴根等人都拔出手枪,对准大家齐喊不准动,并命令赌徒举起手离开赌桌子,面朝墙站立在那里。

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把所有在场的赌徒都吓呆了,金根、大并收缴桌面上的现钞,阿七、兴根、阿宝挨个搜身,动作迅速,不一会把赌徒们口袋里的钱都掏空,一共装了二米袋。肖泽等人大摇大摆走出大门,向田间小路走去。

此时赌场里有个叫根祥的,兵痞出身的赌棍,他今天赢到的钱,加家里带来的钱都被这伙强盗抢走了,心里万分恼怒。后来他看出后面那人拿的手榴弹是假的,他大喊一声手榴弹枪械是假的,快跟我去捉强盗。

大家跟着根祥冲出大门去捉强盗,肖泽一看形势不好,连打几抢拼命逃走。金根人胖,逃田埂小路,高一脚低一脚逃得慢,手上又没有手枪吓退众人,心一慌在跨缺口时没小心跌了一跤,眨眼间,就有好几个人踩在他的身上。

金根大叫爷爷饶命,我不是土匪,是武工队。有个叫祥琪的赌徒拾来一块歩石,说道:“管你是武工队还是土匪,都得送去见阎王。”他当头一击,金根脑浆四溢。

由于肖泽是强盗同类,后来他伪造事实,说金根是收捐时被阶级敌人杀害,上报后被评为烈士。

共产党为了生存扩地扩武夺政权,做强盗抢劫绑票杀人放火样样都干,后来它的这些秘密丑事逐渐被民众知道,影响极坏,所以它就改用新招。在陕北南泥湾伪装成自力更生丰衣足食的大生产运动,其实是在大量种植罂粟,坑害国家民族和人民,而被毛吹嘘得神乎其神的张思德,就是在烧炼鸦片窑坍塌时压死的。

共产党炼了很多鸦片后,通过秘密管道运往沦陷区国统区,和共产党的各个根据地销售,毒害中国人民。为此共产党还成立专门的机构,任弼时、陈云任专员,他们说只要运出一点点黑土,就能换到大量金钱和买回一大车一大车的必需品。这把中共的头头们乐得嘴都合不上了,他们说我们有了这个黑色金子,今后就不会再愁没有钱打天下了。

不久金泽县分来了黑土,县里就把销售任务分派到各区,肖泽接到任务后,把任务交给过去常在赌场茶室鸦片馆鬼混的阿贵、大并。他们二人接到任务后,分头到各鸦片馆强行销售,规定每爿鸦片馆每月必须销售一斤鸦片。如若不应,掏出手枪威胁说,这是二八点的货物,看样子你们活腻了,所以阿贵、大并每月总是超额完成,多次受到嘉奖。肖泽因为敛财有功,所以被提升为南湖区工委书记。

自从陈坚、钱明、丽珍过江后一直在南湖区工作,他们以教师身份作掩护,潜伏在湖湾乡的一所小学里。先在乡公所所在地吴塘村以帮助农民识字为名开办夜校,动员小学生家长来听课,后来逐渐扩大把周围的青年农民也拉进夜校,名义上是学文化,但讲的内容是宣传共产党如何坚决抗日,向农民灌输谁养活谁,要翻身解放过幸福生活,必须跟共产党闹革命等内容。

待农民上钩,时间成熟,他们就开始组织农民会、青年会、妇女会和抗日会,还吸收青年入党参军,并且建立联乡秘密党支部和情报网,接着煽动民众抗税抗捐抗壮丁,向地主减租减息等活动。

而阿林自父亲被绑匪杀害,办完丧事后,急着想参加部队,为父亲报仇。伯父和母亲苦苦劝他,你是秦家二房合一子,要延续秦家香火。伯父问:“你知道杀害你父亲的凶手是些什么人?”阿林答湖匪。

伯父说:“错了,根据我的经验,我看他们的打扮、口气、作案方法完全和当年我在苏区的共产党一样,我判断他们是伪装成土匪的共产党人,而这些人的背后有强大的组织做靠山,因此他们抢劫绑票杀人算得了什么,它今后的目的是要把国家社会和个人的一切财富实行公有后窃为己有。想当初国民党曾连续发动五次上百万军队的围剿,尚不能剿灭他们,难道你参加的部队就有力量和那些共产党土匪索命报仇?我看弄不好,仇未报反把自己小命搭上,你千万不要感情冲动造成大错。”

可惜阿林没有听进伯父的忠告,不久他找到潜回江南的陈坚、钱明、丽珍等人,并告诉他们父亲遇害经过,要求参加武工队。

陈坚劝他说:“你还是帮你伯父好好经商,成家立业,这个组织进不得,它没有一点人性,非常残酷无情,很多人都竖着进来,横着出去。我们参加进来,今后是被敌人杀死还是被自己人害死是个未知数,因此后悔莫及。”

但阿林坚持要参加,不肯离去,后来陈坚把他安排在军事股做通信联络工作,并对他说:“你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要是好,那就待下去,要是不好,你赶快逃走。假如上面追查,我自会应付。”

有一次陈坚在湖湾乡有个重要情报信件,叫阿林送到南湖区委书记肖泽手里,阿林找到肖泽潜伏地开源小学,把信当面交给他。但阿林见后吓了一跳,原来这个书记就是当年杀害自己父亲的凶手。

阿林回去后对陈坚说,我终于找到杀害我父亲的仇人了,陈坚问是谁?阿林说就是南湖区委书记肖泽。陈坚说共产党做过强盗的人很多,你不要认错人。阿林说这人烧成灰我也认得出来,陈坚说报仇一事等机会慢慢来,但绝对不能透露半点风声,不然仇未报反被他害死,你必须牢记。

肖泽从区武工队长提升到南湖区工委任书记,地位高了,待遇好了,他不再亲自带领大家行抢,他藏在开源小学,天天吃得好睡的香,他高兴极了。俗话说温饱思淫欲,因此兽性大发,他想起在江北一起学习的美女秦丽珍,现在还在他领导下的湖湾乡工作。他明知钱明是她的未婚夫,但他就是想吃这只天鹅肉。

肖泽每想起丽珍,如痴如醉,茶不思饭不进,整夜合不上眼,神志恍忽,他决心要用权力把丽珍抢到手。后来他把实情告诉提拔他的同类采花大盗县工委书记王业生,于是王业生立即把丽珍调到工委,任肖泽秘书和肖泽一起潜伏在开源小学,二人朝夕相见。

从此肖泽心花怒放,精神倍增,天天晚上陪她聊天,妄想待机施暴把她占有,形成生米煮成熟饭。他向丽珍天天送秋波和求爱的感情,谁知丽珍忠于和钱明的爱情,非常厌恶这个色鬼,对他的行为不屑一顾。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肖泽认为感情差不多了,再也不能等下去,于是他挑选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教师都回家去了,只剩下肖泽、丽珍二人。

深夜12时后丽珍抄完新华社电讯回房休息,在上床时,看见床上躺着一个人,把她吓了一跳,转身要走,但被肖泽一把拉住,说道:“我的丽妹妹,我在这里等你好久了。”丽珍说:“你身为书记怎做这等事,快把手放开,你不是不知道我从小就许配给钱明为妻。”

肖泽说你是个共产党员,你还不知道共产党是提倡性解放,可以互通有无,毛泽东趁李立三不在,也强奸了李立三的老婆,李维汉趁邓小平受惩,抢走邓小平的老婆,陶铸抢走蔡协民的老婆,过去苏区有苏区夫人,现在打游击有游击夫人,抗日有抗日夫人,大家交换交换,乐得开心开心,岂不美哉。你答应了我,我就提你为办公室主任,只要你肯嫁给我,今后将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你的未婚夫钱明,他是在我领导下的部下,今后我给他提拔就是了。”

随即把丽珍拖上床脱她裤子,丽珍大喊救命:“流氓在强奸。”肖泽说:“你声音喊得再响也没有人来救你,还是乖乖地顺从我。”这时丽珍实在无计可施,最后她在肖泽手臂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鲜血直流,但肖泽就是不松手,还无耻地说,打是喜欢咬是爱。

就在这紧要关头,正好陈坚从陈塘桥开会急着连夜赶回宿营地,在经过学校时,他听到学校里有人呼救,急速奔进学校。他踢开宿舍房门,见一个男人压在女人身上,女的正在挣扎打滚。陈坚冲上前去把一个如狼似虎施暴欲行强奸的人拎了起来,伸手打了二计耳光,骂道:“你这个臭流氓还称得上做教师。”

丽珍得救,结好裤腰带冲出校门,消失在黑夜之中。陈坚通过微弱的光线看到那个坏蛋像是肖泽,那位女的好像是丽珍。这时他为表妹在黑夜里逃奔而担忧,在这黑夜里她能到哪里去?如果她想不开寻短见怎么办,所以我一定要找到她,于是他急急忙忙在黑夜里寻找她。

顷刻肖泽清醒过来,他右臂被咬的部位在发痛,他恨这个汉子不该进来多管闲事,坏了我已经到手的好事。再一想,事发突然虽未看清,但这家伙声音很熟,好像是陈坚。这时他咬牙切齿自语自言地说,此仇不报我誓不为人,今后我非叫他死无葬身之地不可。

陈坚离开学校向前找去,他估计不会跑远,因为四周漆黑无路可走,但他找来找去不见表妹踪影。陈坚正站在桑树田旁思考时,突然从侧面传来微弱哭泣,陈坚顺着哭声在一棵老山杨树下找到丽珍。

丽珍见到亲人表哥,抱头痛哭,泣不成声,她哭着说想不到共产党原来是一群披着人皮的狼。陈坚说这都是我的不是,想当初没有张开眼睛,把你领到狼窝里来。于是他冒着风险把丽珍领到自已的工作地,后来丽珍数次找县工委王业生书记控告,但肖泽是王书记的红人,所以敷衍了事,不仅没有处分,反而提升为县工委副书记。待续@*

责任编辑:苏筱薏

点阅【天堂梦】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Heaven
    毛泽东感谢皇军和不要日本对侵华战争的赔偿,再次背叛中国人民利益,讨好日本。这充分证明毛泽东在抗战中,的确是勾结日寇、破坏国军和全国人民抗战、配合日军共同夹击国军的汉奸卖国贼。
  • Heaven
    中共方面为讨好日本,向日本提供国民党抗战能力与英美等国列强关系,英、美、国民党情报人员在香港、重庆及沦陷区活动情况。香港被日军占领后,岩井还专门派人把共产党情报人员安全地撤至内地,并帮助他们在上海参加日本的兴亚运动委员会,胁迫中国投降。
  • Heaven
    这明明苏俄在隔山观虎斗,其用意是要借日军的力量帮中共消灭国民党军队,借日军力量消耗英美盟军力量,待时机成熟,让中共下山抢胜利成果,苏联则趁机抢下东北,帮中共夺得国民党政权。
  • Heaven
    他们利用中国人民,特别是青年学生的反日爱国热情,和国民党政府标榜民主自由的空子,领导指挥潜伏在各地学校学生中的共产党人,要求国民党全面抗日的罢课游行示威活动。
  • Heaven
  • Heaven
    毛泽东窜进陕北,立脚未稳即大布杀机,随后更是大搞恐怖,诛灭异己。
  • Heaven
    大家都感到灰溜溜,他们对毛泽东的乱指挥、瞎折腾,使红军损失那么多兵员十分不满。朱德对张国焘说,过去中央红军兵强马壮,现在被折腾得剩下一付骨头了。
  • Heaven
    1982年邓小平对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布列津斯基,一语道破天机,他说18勇士抢夺泸定桥的故事是为宣传,为表现我军不怕死的战斗精神而编造出来的。
  • Heaven
    在毛泽东看来,马列提倡的用暴力推翻世界上一切资产阶级政府,剥夺地主资本家财产和农民土地,和中共那样的独裁残暴违背天理人性的主张,是最适合他向上爬,
  • Heaven
    回顾胜利的取得真是来之不易,这都是祖国人民的英雄儿女,用350多万国军的生命和鲜血与日寇拼杀的结果,所以我们和子孙后代应当永远记住纪念他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