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采访】北京爆发疫情 实情被掩盖

人气 26692

【大纪元2020年02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易如、方净采访报导)“这病毒太可怕了。这东西看又看不见,它的隐藏期很长,在没有发作之前就有传染性。”北京市民陈先生(化名)说,武汉病毒犹如看不见的敌人,已流入北京,“病毒是前所未有。因为我们不晓得敌人在哪。看见以后,我们也消灭不了。”

武汉肺炎疫情扩散快速,北京包括西城区政府在内多处传出已爆发群聚性感染。有消息指称北京已将疫情处置提升至武汉级别。北京昌平的陈先生22日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情况确实很严重,现在大家都很紧张,“那个胡同口都装了门,路上就设了关卡,严防死守。”

陈先生也提到,疫情爆发的根本原因是人祸,他指出中共国家疾控中心当初蓄意隐瞒是罪魁祸首,“惹这么大的麻烦啊,这都是当初国家疾控中心敷衍了事,说‘可防可控 不会人传人’,麻痹了武汉的人民,这罪行不是工作疏忽,这简直是罪恶。”

“没有办法,我们(只能)尽量防备,但是一旦到了失控的地步,我估计没有人能逃脱,包括那些歌功颂德的,他们也难逃一死。”他气愤地说。

北京严控难防疫情 复工人潮让防疫临重大考验

陈先生指出,北京目前已将防范等级提到最高,“像我们小区出去,在路上就设了关卡,你要有出入证,要体温检测,人车、自行车都是严格控制,这方面做得是非常严格。”

“现在最严重的是西城区、东城区,现在中关村也有不少了,有个别医院,(据)说是友谊医院,有一名孕妇隐瞒自己的病情,使得这个医院被感染了。”“现在好一点的就是怀柔,北边,我在北边昌平,最近的(案例)有20公里。所以我们现在只是行动不自由。”

“但是我们也是不敢出去,出去回来也是要消毒,出去要戴口罩。”陈先生说大家都尽量减少出去次数,“北京北方有个好处,买的菜存放的时间可以长一点,居民目前来说,没有抢购,大量囤积也没有发生,只有少量的储粮。”

但在北京市区则已风声鹤唳,他说,“市区特别是发生病例的,那可是如临大敌。现在已经到了最严厉的手段了,不可能再严了,再严就没办法活了,北京现在是做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了。”但他也强调,“重大的考验还在后面。”

“肯定顶不住大批的返京复工的人,如果这些人到北京来那是灭顶之灾,那就是不可控了,如果再来一批人,一天几千万人的流动量,那扛不住的啊。”“这么大的人口量,这么大的流动量,你怎么能控制得了啊。”

“没有办法,因为我们现在打了半天,那个敌人在哪不清楚,这个仗没法打啊。敌人在哪?谁是?谁是要去防控的人,找不着,认不出来,在他面前都不晓得,等到你认出来时,他已经活动到很多地方啦。”他说。

病毒无药可治 政府严控下死亡人数永远是谜

陈先生也提到,病毒行踪不但无法掌控,而且无药可治,“我们现在实际上是安慰疗法,各种医生,用各种药方在那里尝试,不断地试,用这种办法来解决的。”

他批政府无能,还拒绝外援,“美国的瑞德西韦,疗效怎么样,我们不知道,没有任何消息,不让你知道。美国要派专家来,不要,美国要帮助调查,不让进。”

“我们现在就是苦苦地等着,病人也是苦苦地等着。大多数病人都是靠着自身的免疫力,免疫力扛不住的,也就是眼睁睁地死了。”他说,“你想,湖北医院的院长都死了,他能不抢救吗?可见现在基本上病了就靠你自己,没有特效药。”

至于北京目前有多少人染疫死亡,他表示,政府不说,百姓也不知道,“听说有死人,我们都是看政府公告,政府公告说真相我们就知道真相,说假话我们就不知道真相。”

他强调,中共这个政权是永远不会跟百姓讲真话的,“(中共)一贯如此,我们也听到很多的消息,不然我们全蒙在鼓里,还是有很多人传递了很多国内国外的消息,但我们只是听说没法验证。”

民怒指中共疾控中心蓄意隐瞒疫情

武汉疫情失控蔓延,陈先生认为是中共国家疾控中心当初刻意隐瞒造成的,“要不是他们这样忽悠老百姓,那病情能到那么大吗?”

他怒指疾控中心,“你们干这行的,花那么多钱,建立了国家疾控信息网路,你号称10个小时就可以从地方传到中央,你400个小时过了你还在说假话,你这是失误吗?养你们这帮混蛋干什么的啊?”

“对内一套,对外一套。”他说,“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2月3日外交记者会上说,自1月3日起,30次向美国报告疫情和治理办法,中国人民怎么不知道啊,你对内怎么一点疫情都不透露?”“对国外30次通报,对国内连说真话都捉去训诫,你们是对中国人民负责,还是对美国人民负责啊?高官厚禄,干了什么?”

“医生之间互相交流一下疫情,你居然把他们抓去训诫,这8个医生都是业界的翘楚,你一个警察有什么资格训斥他们啊?为的是掩蔽真相。”他说,老百姓只能躲在家里,被蒙骗而一无所知,“这些人犯下的罪行是不可饶恕的。”

他接着说,“灾情还没结束,就开始歌功颂德了,我说,无论你们(地如何)把老百姓人民蒙蔽起来,你们不会觉得(自己)尸位素餐吗?不觉得无地自容吗?罪是你们犯的,你还出来当英雄?这什么东西?”

“我们很清楚,当有人追到疾控中心的时候,追到高福的时候,高福是给疾控中心的有一个叫做保证书,保证不泄密,他报告的不是,说没有证据说明高福这个医疗疾控中心(派出的专家组)到武汉以后回来是报告的可防可控人不传人。”

他表示,整个过程层层疑点都显示政府当局的腐败和轻视人命,“当把这个情况报告到疾控中心以后,疾控中心立即向国务院汇报,国务院的人说上面不同意,请问上面是谁?他们的上面还能是谁?而后来又向美国通报疫情,外交部的发言人她为什么向国外要报告疫情?对国内说人不传人?你们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还有病毒从哪而来?零号病人没找着,也没有努力去找这个人,41例里面有13例是没有到过华南海鲜市场的,追根究柢这些事情也应该是同时进行,还没有把这些问题解决,就开始歌功颂德了。”他说。

政府压缩数字 掩盖真相 往基层推责任

陈先生还提到,“政府为了稳定人心想尽了办法,其中一条就是数字进行压缩,从我来看,政府的数字可信度不高,为什么?武汉社区的检验是画指标,你这个地方给你一个两个指标。”

“对于病情比较严重的,他只做一次测试,而其他的人却没有测试的机会,没有机会怎么能够把这个人头算进去呢?不就是巧妙地隐瞒了人数吗?而最后责任绝不在你这儿,你的责任是(算到)社区(头上),是你(社区)没有把人数报上来,而我没有错,你给的人家多少机会啊?”

由于政府规定病人要先经社区认定确诊才安排医疗,他强调,政府搞的这个权力下放实际是变相推责,让百姓和社区产生矛盾对立,“他所谓把权力下放到基层,你这个权力人家没办法行使,基层有什么办法呀?要有房子,还有医院,还有医生,还有专业人员,都没有,你下放给他们权力,你不是给权力,你是推责任。”

而最终可怜的是老百姓,“在武汉有一些人,因为轮不到检测,又只能关在屋里,而且只要有了一个(感染),家里全都被感染,一家六口,(有的)一家九口,除了一个小孩没感染以外,全都感染了,等待他们的是什么呀?”

“但是把这些人接到医院,又能怎么的?医院又没有这个能力,湖北的省委书记说我们准备很充分,很充足,你什么都没有,老百姓遇到这个事了,你说有什么办法,没办法。”

对于政府还对外宣传只有中国才有这个能力控制这个疫情,他讥斥:“胡说,国外做不到?国外能这样子说假话吗?能够警察出来训诫医生吗?”

“中共是一个一元化的(体制),只对领导负责,不对事实负责,也用不着对人民负责,这才是根本的问题。你(中共政府)现在调动千军万马去吩咐上前线,因为这些资源都掌握在你手上,这不是你的强大,这是你的霸道。”

中共体制下,“捂住你的嘴,堵住你的耳朵,让你什么都不知道”

对于网路上此时传出一些歌颂政府控制疫情和民众相互救助的感人故事,陈先生指出,“这些所谓老百姓,不见得就是我们老百姓,是他们(中共政府)雇的水军。还有,网上只许说这样的话,不许质疑,这才造成了一种形势,好像人民都在歌颂他们。”

他也提到在中共一贯的愚民政策下,确实有很多百姓被欺骗愚弄,“这些愚民都这样,萨斯(SARS)的时候是这样,60年过苦日子的时候也是这样,在这样一个体制下,他只能这样,可以肆无忌惮地去表扬,去歌功颂德,但谁也不敢追究责任。”

“因为从萨斯以来,从60年过苦日子以来,我们都是被蒙蔽的人,60年那么苦的时候,我那时候正在读书呢,学校领导做报告,说现在情势大好,国际情势大好,国内情势大好,省里情势大好,市里情势大好,学校情势大好。好吗?人都饿死了,他还在说好。”

他叹息:“但你除了这以外,你还能听到什么啊,饿死的人你能去看吗?你看得见吗?现在情况不又是一样吗?”

他表示目前疫情真相仍被掩盖,“我们只能在微信上看,我们和谁都没有办法说话。”“我们转发的东西也是政府的公告,我们只能说有两种不同的评价,至于信息来源,我们全靠的是微信里面传播的,有些信息是假的,有些是我们没办法接受的,看法也是分歧很大。”

即使知道真相,说真话也有危险,“我要说多了,我就有了危险。”他指出在这个体制下,“摀住你的嘴,堵住你的耳朵,让你什么都不知道,这种情况如果还要延续,还不改过来,将来的危险就在不远处。”

责任编辑:刘毅#

相关新闻
【独家】武汉黄陂区内部文件泄抗疫秘密
哈利波特作者自曝:曾出现中共肺炎所有症状
【直播】4·6美国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35万人
组图:武汉人通过自己的方式追悼疫亡者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美政府应在大学保障言论自由
【直播回放】4.6疫情追踪:欧洲疫情现缓和迹象
【直播】4.6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13万
【纪元播报】杨宁:替中共撇罪 美国病毒猎手确诊
【纪元播报】中共隐瞒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约华为
【珍言真语】吴明德:汇丰不派息 英防备通缩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