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揭中国制造2025本质 学者:合法买与非法偷

交通大学科技法律学院特聘教授林志洁24日表示,中共企图透过“中国制造2025”从代工国家,转型为研发、制造的强国,使用的手法包括“合法地买”与“非法地偷”。 (陈柏州)

人气: 275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2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旻洲台湾台北报导)美国在台协会(AIT)24日首次与台湾的大学合作举办研讨会,与会的交通大学科技法律学院特聘教授林志洁表示,中共企图透过“中国制造2025”从代工国家,转型为研发、制造的强国,使用的手法包括“合法地买”与“非法地偷”,各国都已警觉与防堵,但台湾的法规至今却仍付之阙如。

AIT与交通大学科技法律学院、台湾科技法律学会24日共同举办研讨会,邀请前澳洲昆士兰州资安部部长伊恩沃克(Ian Walker)、AIT经济组副组长邵蔼帝(Arati Shroff)及日本森・滨田松本法律事务所合伙人东洋介(Yohsuke Higashi)律师,探讨外国投资审查、保护敏感技术与国家安全产业等议题,在法律规范与执行上的相关经验。

交大科法院表示,台湾遭境外势力严重渗透,除台湾的核心技术、IT产业以外,几乎生活、食衣住行育乐都有大量的中资投入,并使国家核心竞争力与重要技术流出,严重威胁台湾的国家安全。

中共企图透过“中国制造2025”从代工国家,转型为研发、制造的强国。图为示意图。
中共企图透过“中国制造2025”从代工国家,转型为研发、制造的强国。图为示意图。(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交大科法院说,台湾现行投资审虽采取事前审查制,也限定中资仅可投资许可事业,但实际上仍有许多陆资绕道来台、规避相关规定,而台湾的《贸易法》仅规范有形货物的输出入,却没有规范无形技术,无法有效保护国家安全与核心技术。

中共惯用技俩:买不到就偷

交通大学科技法律学院特聘教授林志洁24日表示,中共企图透过“中国制造2025”从代工国家,转型为研发、制造的强国,使用的手法包括“合法地买”与“非法地偷”。
交通大学科技法律学院特聘教授林志洁24日表示,中共企图透过“中国制造2025”从代工国家,转型为研发、制造的强国,使用的手法包括“合法地买”与“非法地偷”。(陈柏州/大纪元)

林志洁表示,过去世界各国对“中国崛起”都抱持审慎、乐观跟赞许的态度,希望这个经济体拥有实力后,可以带来民主演变,包括民主、法治与人权能够改善与落实。但不幸的是,实际情况却与期望背道而驰,现已成为世界不能不重视的议题。

她表示,“中国制造2025”是近年中共抛出的几项重要政策之一,目标是从一个代工国家,转型成为研发跟制造的强国。而研发的最重要关键,就是必须有大量的人才与技术,所以外界也在观察,中国究竟要如何在非常短的时间里达成这个目标?

她说,以她多年的分析,中共所用的方式不外乎两种,第一个手法是“合法地买”,由于中国大陆经济强大,所以会透过合作、并购、投资等方式,去取得各项领域的关键技术,以及包括土地、重金属、能源在内的重要稀少资源。

中共企图透过“中国制造2025”从代工国家,转型为研发、制造的强国。图为示意图。
中共企图透过“中国制造2025”从代工国家,转型为研发、制造的强国。图为示意图。(PIERRE VERDY/AFP via Getty Images)

她举例,2010年时,中国吉利控股集团以18亿美元并购沃尔沃(Volvo)汽车的全部股权;2018年时,中国电商龙头阿里巴巴收购东南亚电商Lazada等,都是明显案例。

不过林志洁表示,这样的做法仍会有所限制,因为不是所有国家或企业都愿意卖,所以中共的第二个手法则是透过“非法地偷”,派各式间谍去窃取他人的核心科技,这也衍生出中共的另一项延揽海外人才的“千人计划”。

中共企图透过“中国制造2025”从代工国家,转型为研发、制造的强国。图为示意图。
中共企图透过“中国制造2025”从代工国家,转型为研发、制造的强国。图为示意图。(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她说,由于台湾与中国地理位置相近,因此技术与人才也成了中共觊觎窃取的对象,当前各国已经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也都在进行防堵。

美日积极介入 保护技术人才

林志洁说,面对中共积极买与偷,台湾防范的密度与法规明显不够,为因应这项威胁,2008年时台湾曾经倡议要立“敏感科技保护法”,但因为法规定义等争执,让该法无疾而终,所以才造成2008年到2016年期间,台湾技术与人才大量且快速流失。

新政府上台后,虽然陆续修了《刑法》的外患罪章、《营业秘密法》、《情报工作法》与《反渗透法》,但仍然无法阻绝中共合法买与非法偷的问题,所以台湾必须借镜其他国家的经验,甚至还必须得做更多,因为毕竟其他国家没有被中共的飞弹瞄准。

她以美国为例,中资若要收购美国重要企业或敏感资讯等,美国政府可以以国安为由否决这项交易,例如2018年时,中资企业蚂蚁金服收购美国速汇金(MoneyGram),引发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担忧而遭否决。

她表示,各国对中资最大的疑虑,就是表面上看起来都是私人企业,但背后很可能都有中共的资金介入。而美国评判间谍的重要依据,就是背后有无政府势力的干预,即便偷的只是爆米花烹调技术等营业秘密,只要构成要件,就会被定义成为间谍。

此外,日本今年4月也可能会通过“外汇及外国贸易法”修法,除了外资对核能、电力、通信等日本安保领域相关企业的投资加强管制,还将现行外国投资者持有日本上市企业10%以上股票必须事先申报,大幅降至1%,以避免日本尖端技术和机密信息外流。

不修法补漏洞 难阻人才外流

反观台湾,林志洁以2011年争议很大的旺中集团并购中嘉案为例,如果真的收购成功,旺中集团就拥有12个频道和11个有线电视系统,很可能垄断台湾媒体产业,最后因为质疑旺中中资背影恐危害国家安全的声音过大,才让并购案得以告吹。

她表示,如果每次这类的并购案,都要大家上街抗议才能挡下来,这样的社会成本过大,而且还会造成社会对立,所以台湾对于中资与假外资的修法就是眼前的当务之急。

林志洁强调,学界非常认真的在教育台湾的下一代,但社会如果不能意识到当前法制上存在的漏洞,那就会像水桶里破了个洞,即便不断大量的灌水,人才与技术也会像水一样不断流走。 #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