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二月

作者:沙山怀若

人气: 99
【字号】    
   标签: tags:

在睡梦中,忽然听见从楼梯口传来二月的叫声,伸手推了推身旁的妻:“二月在叫,去开个门。”妻子起身,呆坐半晌,才下床去。

不晓得哪时起,睡在楼下的二月,清晨五、六点会在楼梯口叫醒我们,我们以为它是尿急,便下楼开了铁门让它出去。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然后是习惯了,每天的清晨就会来楼梯口叫门,可是也不是每次都尿急,有时候开了铁门,它跑出去一下子又折回进了屋里,我看得火大,有种受欺骗的感觉。

告诉妻:“它可能只想出去透透气,以后就别理会它了。”

妻一副不以为然:“如果它真的憋尿,那是很难受的。”既然妻如此说,我们只好每天赶清早起来开门让它出去。

当初捡了二月来饲养的时候,我想将它教养成可以看守门户的家犬,像一般看家的狗那样,既可以当好伙伴,又可以守护家园。

可是要成为家犬的条件是胆子要大,还要有相当的敏觉性,结果二月非常怕生,胆量特小,这可能是先天遗传的特质,难以训练,妻一直质疑我的相狗能力,应该就是冲着这一点。

在店里养狗不像老家三合院方便,可以让狗儿自在的睡在埕上,警戒房门,像小黑那样趴着,越夜越清醒。小黑也是我捡回来饲养的,结果养成像獒犬那样的大狗,它从小在老家三合院的埕上守着,是只可以随时保持警戒的家犬。可是弱小的二月无法如此,况且也没有那样的环境,反而我们为了不让它受到外界的干扰,只好让它睡在屋内。

睡在屋内的二月,很容易熟悉环境,晚间总是安然入睡,睡得四脚朝天,不理会周遭声响,可说警觉心完全丧失,灵敏度迅速退化,无法保护房舍,出门时还得依赖主人的看护,没能成为家犬,却成了依赖性的宠物狗。

第一次豢养宠物狗,我是完全没这经验,倒是看到妻那样地溺爱二月,不是抱抱,就是摸摸,而二月也陶然地被抱着、摸着,没有一丝反抗,不像小黑那样独立的性格,甚至不想被碰一下下,我想养宠物狗就该是这样吧!

当陌生人从家门而过时,二月还是会狂吠着,上一个吠声未完,紧接着吠下一声,非常急促而失调,妻对我说:“你看二月还是有领域观念的。”

我指给她看:“你看它,越吠身体越倒退,显然是非常害怕。”

妻不以为然地回说:“当初也不晓得谁说很会相狗的!说二月到处走动,很有独立性格;说二月眼神灵活,非常机敏。”

然后不理会我,又去唤着二月:“二月,来,摸摸。”◇

责任编辑:王愉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