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谈“大疫之下的基本权利”多可悲

人气 340

【大纪元2020年02月25日讯】自新冠肺炎爆发已一月有余,在中国,除了以“政治第一”为己任的官员、医疗专家频频露面、发声之外,人们甚少听到来自民间的真实消息。尤其是在公共领域同样具有代表性和权威性的群体——知识分子也比任何时候都显得沉默、安静。

不久前,墙内一家媒体的网站上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标题——“北大教授沈岿:大疫之下善待每一个人的基本权利”。这位教授大概想要呼吁,在如今这个非常时期,请善待人民,不要剥夺他们的基本权利。这话虽然恳切、实在,但却少了最重要的成分——主语。他并未直言指出,到底是谁该善待人民、不该剥夺其权利。

这位教授在文章开篇艰涩的写道,“为了公众健康安全而采取的防控措施,还是需要以科学、理性为基础,不能盲目、无知地任意或过度侵犯公民的基本权利”。到底谁需要?谁不能?还是没有主语!

终于,在谈及“生存权”时,该教授指出,“政府也应尽力保证每个公民的基本生活所需”;在谈及“人格尊严”时,他又指出,“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政府以及我们每一个人都应该把人之为人的尊严放在首要位置”;在谈及“人身自由”时,他还指出,“凡《传染病防治法》未予明确规定的可以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形,任何国家机关和其他组织都不能擅自做主”;在论及“财产权”时,他又指出,“政府实施征用、征收必须遵循一个基本原则,即不得应急征用或征收任何单位和个人正在或即将用于疫情防控的、不可或缺的物资”。

不难看出,从该教授文章中拎出的这些关键句式的主语都直指“政府”。也就是说,在此次疫情爆发之时,中共上至中央、下至地方政府,都曾实施过“侵犯公民的基本权利”的违法行为,并且是“任意或过度”的,似乎就未把旨在保护公民权利的宪法放在眼里。

首先,“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话在中国流传、并上演了数千年。在中国古代,“天子犯法”决不是仅由一个士大夫写篇文章就能解决的。而现在的中共是数罪并犯,为何却只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知识分子出来列举几项《宪法》条款,就再也不见下文了?!难道中共官僚们没读过《宪法》?还需要一个教授来提醒?2018年习近平继任时,不是还“手抚宪法庄严宣誓”吗?

其次,什么叫“大疫之下”善待每一个人?《宪法》只规定了“大疫之下”的公民权利吗?沈教授悉数的这些权利,请问,在大疫来临之前,中国人又何曾拥有过?侵犯了几十年公民权利的中共为何会在公民遭受厄运时,仍然毫无顾忌、一以贯之;不就是因为中共的邪恶本质难改,又或者“不把人当人”的本性使然吗?

在谈到最重要的“生存权”时,连沈教授也发现了,“无数轻症、重症患者得不到及时隔离治疗,无数密切接触者被感染”;“他们的生存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但这种“极大的伤害”决不能仅仅归咎于“医疗资源的紧张”。况且,直到现在,一线的医疗资源仍然紧张、匮乏。由于政府管理、调度不力,已导致越来越多的医护人员染病、甚至死亡。我们是否要让政府给出交代,该如何保障医生的生存权?

沈教授还说,“新冠病毒疫情防控与基本权利保障的议题,绝不只限于以上这些,言论自由、知情权、劳动权等,也是需要认真探讨的”。既然是需要认真探讨的权利,为何沈教授却在文中一笔带过,甚至一句都不谈?

此外,中国老百姓要是连知情权都没有,请问沈教授又是如何得知,“在政府和各方的努力之下,……病毒感染者都已基本得到收治”、“患者生存危机和人道主义危机确实已有缓解”了呢?中国老百姓要是连言论自由都没有,沈教授又是如何得知,您所依据的“新闻报道”不是政府编造的谎言呢?政府若连公民的知情权都给剥夺了,其目的不就是为了瞒天过海、撒谎行骗吗?

一个政府骑在人民的头上作威作福了几十年,到如今灾难降临,却依然在用谎言与暴力防灾、治国。对于这种豺狼、禽兽般的政府,竟然还有“东郭先生”对其好言相劝,实在是莫大的悲哀和讽刺!难怪这位教授的发声会如此言不由衷、漏洞百出、前言不搭后语,因为他也是被无良政府剥夺了一切自由的中国P民之一。

能看到一隅真相的李文亮医生,只是因为在家族群里提了个醒,就受到了警察的训诫;那么这位一直扎在故纸堆里,不知民生为何物的教授仅在墙内发个文章,就能向政府谏诤成功?恐怕也只不过是帮中共完成了“小骂大帮忙”的政治任务之后,就继续回家当他的“犬儒”去罢了。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美通过香港人权法案 作家:最基本人权保护
美参院推出决议 纪念“吹哨人”李文亮
方毅:岂止李文亮?千百万被封杀的吹哨人——
李靖宇:极权政府容不下普通医师李文亮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蓬佩奥:需抗击中共疫情假消息
视频:“沉默坑害后代”大陆人实名告中共
【珍言真语】邝士山:疫情是警讯 地球正在养生
【罗厨寻味】 动感牛肉
【现场视频】湖北恩施庆功舞 丧事当喜事
【现场视频】宜昌劳务公司 雇人殴打讨薪民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