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末任书记(5)

作者:伍指
(Getty Images)
  人气: 386
【字号】    
   标签: tags: ,

五、江埋下灭共种子

江泽民一上台,就开始开展对自己的造神运动,企图像毛泽东一样搞绝对领导。那全国人民疯狂一样崇拜毛的场景,在年轻时,让江泽民艳羡不已,如今,自已有独裁大权的条件,能让全国人民膜拜了。因此,他企图否定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提出“市场经济也有姓资姓社的斗争”、“警惕资产阶级颜色革命”。1991年,苏联共产党由于专制压迫苏联人民而解体,江泽民如天塌般恐惧,大喊:“改革胆子太大、步子太快,坚决打击资产阶级复辟念头,把反对社会主义原则的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

邓小平看出了江泽民企图否定自己的“改革开放”,要回到毛的穷时代大搞个人崇拜和独裁主义,那被穷怕了的中国人可能会奋起造反,共产党就会跨台,因此,后悔自己冒失的钦点,冒着耄耋老龄健康问题南巡深圳讲话:“市场经济这面大旗不能倒,现在我的话中央没有人听,谁反对改革开放谁下台,谁否定中央既定方针就换谁。”同时邓小平托人捎信给赵紫阳:“只要你肯承认在六四时对学生的态度是错的、镇压学生是对的,就让你回来继续当总书记。”

江泽民听到吓得半死,哭着去找邓朴方:“我坚决拥护老爷子的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必要时资本家都可以入党。”

邓朴方说:“老头子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只要真心向他认个错就是了,这个好办,我替你转告。”

江泽民从邓朴方家出来,还是不放心,又去找薄一波。薄一波说:“你作为总书记,身边没有人给你出谋划策是不对的,我有个儿子,叫薄熙来,社会主义政治觉悟高、能力强,你要提拔有用的人才啊。”

江泽民说:“贵公子的能力人皆夸谈,我早有耳闻,我看当个总理都没有问题。”

薄一波笑了:“老邓那边我会去说的,你坐牢位置就是了。”

江泽民这才放心。

由于去找赵紫阳谈话回来的人对邓小平说赵紫阳不承认自己的错,因此邓小平久久不说话,心里想:“赵上台,我百年后他平反了六四,我邓家死无葬身之地啊。”因此,他放弃了让赵出山的念头。

由于江的表现时好时坏,邓小平几次想换掉他几次又作罢。邓也曾找朱容基,想让他代替江。但朱说他只懂经济,不懂管理,不愿当总书记。又想到了胡锦滔,这人曾在西藏用武力解决了藏独力量,认为只有他果断心狠能与江作对,但是胡太年轻。后来自己也老了,精力和体力都跟不上,毛病也出来了,经常要躺去医院,折腾不起,邓只好作罢,便想了个办法:指定江只任一届,下一届由胡锦滔继任。

这个消息被当时的人大主任乔石和政协主席李瑞环透露到国际媒体上了,一下子国内外都知道了,事情做实了。

因此,江恨死了乔石和李瑞环,更恨邓小平断了自己的后路,但他最恨的还是胡锦滔,抢了自己未来。

邓躺在医院的日子越来越多,医生说他得的帕森病基本没治了,也活不了多久了。多年媳妇熬成婆,江听到后兴奋极了:“终于没有人指手划脚干政了。”江迅速在全国搜寻能为他站台的人,提拔军中力量和省部级以上干部。当时提拔薄熙来任大连市长和辽宁省长就是报答薄一波的恩情,同时也看中了薄熙来的心狠手辣;当时王沪宁从大学里被提拔到江身边作为宣传军师,就是因为江看中了王沪宁提出的“人性本恶”论,这很符合江的价值观。于是,通过王的建议,江一会儿提出“依法治国”,一会儿提出“依德治国”,一会儿说“讲诚信”,一会儿恐吓对台动武,一会儿在全国搞“三讲”运动。他每天派人打听邓的健康,希望邓早死,他好“放开手脚做大事”。后来听汇报说:“邓的医疗队力量不够,还要找专家扩充。”江就动了脑子,想办法怎么样早点弄死邓。便叫自己的心腹、生活医生加入进去。那个医生正是曾庆红推荐的,他对江和曾的需求跟心思了如指掌。江对自己的医生说:“人每天活受罪,是早死好还是躺着被机器延命好?”

生活医生心领神会说:“那还不如早去,早去早解脱。”

江又说:“那怎么样才能让人神不知鬼不觉、慢慢地死去,特别是身体有多种毛病综合并发的人?”

生活医生:“对多种病的人,由于用药很复杂,只要多加某一种剂量,有时就可能会要了命,比如用点白砷,那就可以认定是病人并发症和药物的化学作用。”

“那老头每天要动用机器深入骨髓抽液,那得多痛啊。你去加入他们的医疗队。做事一定要小心。”

生活医生:“我知道,知道。”

江说:“我想尽快让你进入到政治局来,但是我现在没有提拔中央官的权啊,有人挡着,如果搬掉这块石头,下一届政治局开会你就参与进来。只是你做事不要让人知道。”

生活医生:“谢谢总书记提拔,小的一定不辜负总书记的知遇之恩。”

江泽民的生活医生后来经推荐和会诊研讨,参与了救治邓的队伍。就这样,江泽民的生活医生一次趁着所有医生都离台的机会,给邓挂药时,悄悄地把藏在大拇指甲里的白砷弹到邓的药汤里。过了一小段日子,邓的病情突然加重。

中央得到这一消息,很多人焦急万分,甚至筹备了邓后事处理小组。以江泽民为代表的一组要求将邓安葬于八宝山,以人大习仲勋退休老干部为代表的一组要求在天安门广场建邓纪念馆,像毛泽东一样剖尸灌药展尸。争论不下,两个建议托邓小平老婆交邓小平自己定夺。

邓小平在病床上大怒:“两个我都不要,我要火化,火化,一定要火化,而且骨灰也不能留,给我撒入大海。习仲勋是坏蛋,是叛徒,要我留尸,以便像毛一样被后人鞭尸!被他们后代抛尸解构鞭打!”

邓小平写了两封信,分别托家人交给退休军委副主席杨白冰和中央。信里有一句提到:“习仲勋不是自己人,是叛徒,是反动派、资产阶级潜藏在中央的代表、贪污分子,请中央查一查他的经济情况,早定论早处理。”

习仲勋由于在1989年反对镇压学生,1992年被邓小平逼得退休。而杨白冰兄弟俩是军委副主席,也是邓小平六十多年的朋友,在邓小平镇压学生时内心偏向习仲勋。1996年起,江泽民和曾庆红不断对生病的邓小平说杨白冰兄弟俩要平反六四、要当军委主席夺军权。邓小平不信,派人去外面打听。但是江和曾早安排了一些人在军队和中央里造谣说“杨白冰兄弟反六四”的话。邓小平听汇报后就解除了杨氏兄弟的军权。因此,杨氏兄弟现在收到邓的密信,早就没有权力做任何事了,便把信搁置一边。

江泽民看完信后交给曾庆红,曾庆红准备动用中纪委查习仲勋。江泽民拍桌子骂道:“笨蛋,凡是邓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要抓,我们以后抓邓家的人。”

这就是后来为什么邓家一些人和邓家的客人——刘晓庆被江泽民抓的原因。

习进平对中央镇压六四学生一事,私下不断表示反对,但公开场合他由于听从父亲的话,从不表态。这样他也就没有得罪北京任何帮派,也让江泽民对这个土不拉几的人放松了警惕。江为报复邓,就要把邓认为的叛徒先放一边,集中精力对付那些让自己不爽的人。父亲被迫从人大副主任位置上提早退休后,习进平也想提出辞职,但考虑到妻儿,他一直未行动。

邓小平终于被害死,江泽民喜出望外,直喊佛祖显灵,兴奋地出门,头都撞在门上。他先叫习到北京来工作,不料习提出辞职的想法。江不同意,同时也打消了叫习来北京的想法。

在邓小平追悼会上,江更是喜极而泣,在念稿子时,悲痛的语调怎么装也不像,念到曾庆红为他准备的稿子里的“从口袋拿毛巾擦泪”的注解时,差点读了出来,幸好,赶紧停下,拿毛巾擦泪。追悼会刚结束,江就想着怎么样对付胡锦滔。由于忌恨胡锦滔夺了他的未来,江千方百计处处为难胡,好让胡犯错,从而找到借口让胡下台。

因此,当时南使馆被炸,他叫胡锦滔向全国人民做电视讲话;因此,当时中原大洪水,江泽民叫胡锦滔冒着暴雨到河南湖北湖南等地沿长江视察。而江泽民听从曾庆红的秘计,躲在居所密室里向佛像祈祷胡翻车、被洪水冲走等遭遇天灾人祸。

也是胡的命大,每次都安然无事。后来,江又在中央会议上指责胡温经济调控失败致使全国经济下滑,要负全责,但被乔石和李瑞环等人顶了回去。江又一次次想着害胡,也是老天保佑,在中央老领导的保护下,胡一次次化险为夷。

江对中央包括军委很多人不听他的话非常恼火。他的狗头军师曾庆红给他出了个主意:“学毛泽东的炮打司令部,来一场全国性的政治运动,分出敌我,打倒异己。”

江说:“怎么搞?”

曾说:“从政治上,胡有老人做后盾,我们没有理由,从信仰上做文章,那些老人都得了共产党的好处,说谁共产主义信仰出问题,老人们就没话好说。”

江侧过身子,对曾说:“我没听清楚,你说重一点、具体一点。”

曾看了下窗外,确保门外窗外没人,才凑近江的耳朵说:“这些老头子们最怕什么?不就是怕共党如苏共一样解体嘛,共党解体,他们的荣华富贵和权位都没了,因此,就从胡锦滔对共产主义的信仰上着手,不是就解决他吗?也从根子上解决这些老人。”曾庆红望了望门外,压低声音说:“我听说胡的老婆每个月去庙里拜佛,还去炼气功,不说胡的共产主义信仰出了问题,也得治他‘管家不严,身边人有过’的罪。”

见江泽民还没听懂,曾咽了一下口水:“现在,全国有信佛不信共产主义的普遍思潮,全国性有影响的大事,听说有个炼法轮功的,是修佛的,上次我听公安部罗干说全国有上亿人在炼,胡锦滔的老婆也在炼。”

江泽民说:“法轮功我知道,邓时代不是提倡全民健身运动嘛,现在中央里有好多人的家属都在炼,这事搞不好引火烧身。”

曾庆红说:“此一时彼一时,炼法轮功信佛,这与共产主义的无神论相对立,而且法轮功讲‘真、善、忍’,最好欺侮了,镇压他们绝不会反抗,那些老人们享着高官厚禄,也无话可说,谁反对,就依党规国法处置。都听法轮功的,谁来听你的啊、谁听共产党的啊?”

江泽民终于听懂了,喜色盈脸道:“法轮功可能有政治企图,夺我党权,那快拿个万无一失的方案出来。”#(待续)

点阅【末任书记】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偶然间,看到中国了一位武警自述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经过,很震撼。第二天无意中又看到了这篇证词的英文翻译报导,我把证人武警的录音下载下来听。我听到了他的痛苦和良心的折磨……
  • 1953年6月1日,北京海淀区红山口法场外的广场上,红旗飘飘,人来人往,“绞杀国民党反动派”、“反革命分子向人民谢罪”“无产阶级铁拳砸碎资产阶级”“富翁、地主都是坏分子”“穷人翻身得解放”……红标语、红横幅在树木间、跨街桥下、房子阳台上抖动。人们穿着灰色或黑色或土黄色的衣服,有的是长衫还戴着西瓜帽,被集中在一起,仰头观看最前面大平台上。
  • 美国悬疑作家孔茨(Dean Koontz)在1981年出版的一本惊悚小说中提到,中共在湖北武汉郊外的实验室里制造了一种被称为“武汉-400”(Wuhan-400)的病毒作为生化武器,传染力与致命性极高。这与目前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的爆发及外界对中共可能制造病毒的怀疑,似乎有惊人的相似。
  • 各位看官,天下万事、社会世情,从成长到成熟,再到衰弱至死亡,自循一定规律。东西方,人类有个共同的记忆,上一茬人类是被大洪水毁灭的。西方的诺亚方舟救人与东方的大禹治水,都是这个记忆的一部分。在西方,诺亚方舟救人之后,重新又有人类出现。
  • 毛泽东知道,知识分子对他搞文革是不满的,于是,毛泽东决定把知识分子下放到农村去变相隔离。当时定下的农村有北大荒、新疆建设兵团草原恳劳基地、陕西河北河南山西等一些偏远地方。习进平得知这一消息,很是高兴,他连续申请“主动响应党中央号召,去最偏远农村进行贫下中农再教育”。但是,因为他是“狗崽子”、“黑五类”,上面不批准,连接受变相劳教都受歧视。直到第三次,才同意他到习仲勋“曾经革命过”的陕北延川县梁家河插队。
  • 习到了正定后,无心于官职,倒是一边观察政事人情,一边寄托山水,根据齐妈妈的要求,建设自己的小家庭,为习家传宗接代。在中央军委工作期间,习进平认识了当时驻英国大使的女儿柯小明。 柯小明思想开放,喜欢西洋自由、民主的生活,经常和习进平谈华盛顿的三权分立。习进平觉得她很优雅,受过良好教育,知识渊博,性格直爽,很喜欢。
  • 江泽民迫不及待地开门见山说:“十七大来,我们这些老同志也有责任,说的多,做的少,迁都通州也好,迁都雄安也好,一带一路也好,中国制造也好,经济调控也好,朝鲜核武也好,台湾和美国选举也好,哪件事做成功了?现在冒出香港问题,怎么向社会交待?”
  • 江泽民令儿子江绵恒把江派的核心几个人物叫到曾庆红家里开会。决定趁习进平在301医院做体检时,让自己安排在那的医生给习打毒针。“这个已经落后了,现在有最新的科技——声波震脑,用声波器远远向他发射,这种微波人耳听不到,经年累月的,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破坏他的脑子的神经系统。”驻北京的一个武警头子说。
  • 首先,收拾阿三。因为习的打虎全是靠阿三打的。通过海外的特务及豢养的媒体,放消息说阿三有野心要取代习进平,想夺李克强手中的总理大印。与此同时,在大陆官媒上无休无止地赞美习进平。
  • “什么依法治国?”曾庆红把王沪宁叫到江泽民家里。“到底是党大还是法大?”“依法治国,那镇压法轮功怎么办?”“权在法律中的地位如何摆放?”曾庆红连珠炮地对江绵恒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