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肺炎攻进中南海?高层传秘订出逃计划

人气 12545

【大纪元2020年02月26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继习近平前天承认,中共遇到了篡政以来“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之后,中共极权政府昨天(2月24日)正式宣布了一个重大决定,推迟召开两会。举国大疫之下,中共认怂了,多方消息传闻,中共病毒(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简称武汉肺炎)已经攻入了中南海,一名中共正部级官员正在隔离治疗。

美国情报界注意到,新冠肺炎的快速蔓延,使北京内部的担忧越来越明显了。雅虎新闻网引述三位美国情报界消息人士的说法,中共高层正在制定应急计划,准备在“前所未有的危机中”逃离中国,或到海外庇护所避难。

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当前的现状,看看疫情有多严重,中国经济受到什么样的重创和北京的两难。看看是不是病毒长了眼睛。

中共推迟两会

一向严控政治日程的中共极权政府,昨天宣布,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延后举行今年的两会。美国之音表示,新冠肺炎疫情是习近平执政以来遇到的最大的政治挑战之一。北京当局推迟两会,是采取的一个“自保”措施。

而路透社认为,推迟两会的决定,显示出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对这次抗疫行动的重视程度。文章引述伦敦东方与非洲研究学院中国研究所主任曾锐生(Steve Tsang)的说法,疫情的爆发动摇了习近平的地位。他只有采取果断推迟两会的措施,才能把损失降到最小,“重新掌控局势”。

曾锐生表示,人大并没有实权,所以没有理由要在中共控制人们出行、禁止大型集会的时候召开这两个会议。“推迟两会刻意减少有人利用会议的机会发表过激言论的风险”。

其实中共推迟两会,早在人们的预料之中。毕竟这场瘟疫,按照中共官方通报的数字,已经造成了2500多人死亡,7万7千多人感染病毒。

据中共官媒表示,参加两会的3000多名代表中,1/3是中共省市官员。而这些中共官员,其实最怕死。就像当年SARS攻入北京,江泽民带着家小逃到上海,并要求上海市政府“严防死守”一样。

但是这次新冠肺炎在中国大陆全覆盖,已经攻陷了所有的省份,哪里也不安全。不过,美国情报界已经注意到,中共高层有意向订逃离计划,很可能要逃到国外。

病毒攻入中南海,高层密订逃离计划

雅虎国家安全与调查记者珍娜·麦克劳林(Jenna Mclaughlin)表示,因为中共官员有限制冠状病毒传播信息的嫌疑,美国情报机构一直在帮助政府层面收集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冠状病毒传播信息。

一位前美国情报官员告诉她,美国情报人员最重要的追踪话题之一,就是中共领导层的“运作连续性”计划。“运作连续性”,指的是政府在核战争或者自然灾害等前所未有的危机中维持基本职能的能力。

消息人士说,这个追踪话题,在中国可能涉及到中共高层领导人离开中国,或者寻求海外庇护所的安全举动,“类似美国的世界末日掩护所”。

看过电影《2012》的朋友应该会有一点概念性理解,中共的海外庇护所,很可能就是类似那个“方舟”的东西,用来逃避灾难的设施。

说白了就是,中共高层要躲藏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向一线的人员发号施令,让他们“严防死守”、“顶住”。这个安全的地方,很可能是设置在国外。

有人说病毒没长眼睛,因为它夺走了许许多多人的生命,不分男女老幼。其实从另一个角度来说,病毒是长了眼睛的。因为它一路长驱直入,直奔中南海,甚至有消息说病毒已经攻入了中共权力核心。

最近两天人们都在疯传一件事,中共国务院参事室党组书记兼主任王仲伟被确诊感染了新冠肺炎,目前正在隔离治疗中。

网名“沈根林”的账户23日推文说,他的前老板王仲伟被确认感染新冠病毒。海外博讯网也表示王仲伟染病,并且说他是中共官员中第一个被公开确诊染病的正部级官员。如果这个消息属实,那么就证明病毒已经攻陷了中南海。

上周北京西城区区长孙硕承认,西城区政府部门出现了确诊病例,并有69人被隔离。北京人都知道,西城区是中共的权力核心区,包括中南海、国务院、中纪委、中央书记处等等中央单位就有120家。所以西城区也是中共权贵们居住生活的地方。

病毒在权贵密集的地方肆虐,能说病毒没长眼睛吗?所以这也让中共的权贵们忧心忡忡,想找个安全的地方避难。但是如今全国都没有“好地方”、哪里都不安全。

这种情况下,中共官员有可能到国外避难。也反映出大疫之下三种尴尬的现状:疫情难控制下的混乱管理、经济困境和复不复工的两难。

现状之一:疫情严重  管治混乱

病毒攻入中共权力核心区,直接反映出两个问题,一个是疫情的确非常严重,另一个是管理上非常混乱。

疫情严重

22日,我们在节目中提到,病毒也感染了武汉社会福利院的老人们。据内部的一名医护人员透露,12名老人染病后,有11位老人不幸离世。昨天(24日)又有进一步消息传出。

网络视频显示,在武汉江岸区西马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所属的养老院门口,停着多辆救护车。据知情人陈小姐向自由亚洲透露,这家养老院的120多名老人都感染了病毒,“被接到医院”。

记者想进行求证,但这家服务中心的电话一直无法接通。

当地另一家养老院负责人任女士表示,确实有几家养老院出现疫情。但整个武汉市养老院的情况她并不清楚。

武汉江南区丹南社区养老院的联络人夏侯女士在回应电话查询时,没有直接说西马街养老院的情况,只是说那家养老院的所有老人和工作人员正在做核酸检查。

而距离华南海鲜市场几百米远的武汉社会福利院,从12月至今,已经有19名老人死亡。大陆财新传媒昨天报导,死亡的19名老人,只有一人是确诊死于新冠肺炎。另有6人死于肺部感染,但没有进行新冠病毒排查。

报导称,武汉民政局养老院对老人的死因鉴定,是从本月中才开始的。而且因为物资缺乏,导致护理工作人员也被感染了。

与社会甚少接触的社会福利院都出现大面积的感染,足见疫情的严重程度。

从武汉市民政局官网上,看不到养老院、儿童福利院的染病情况。但可以看到,民政局曾因为医疗物资缺乏,导致看护人员和福利院的老人与孩子们受到了疫情威胁。

医疗物资被转卖

医疗物资缺乏,这是一个普遍现象。突如其来的瘟疫之下,人们大量购买囤积防护用品,有可能导致一时医疗物资紧缺的状况。但是多方消息显示,世界各国都在向中国捐赠医疗物资,很多海外的华人也纷纷向国内捐赠物资。那些物资去哪了呢?

美国早就捐赠了17.8万吨医疗物资的事,我们已经说过几次了,今天来说加拿大。

加拿大华裔社区正在进行大型的筹款、支持中国抗疫的活动,22日募集了超过40万加元,23日加拿大亚太商会也发起赈灾行动,用拍卖、晚宴等形式,呼吁各界慷慨解囊。

在筹款赈灾现场,人们都愿意向国人奉献一片爱心。不过也有民众表达了忧虑,就是之前各界捐赠的口罩都没有如实发放给武汉第一线医护人员,甚至爆出转卖的恶劣行径,询问加拿大红十字会如何保证爱心善款到需要的人手上。

中共只允许通过红十字会接受海外物资,但中共红十字会一次次爆出丑闻,使它的信誉在民众心中彻底破产了。所以人们担心,自己捐出的物资,可能到不了有需求的人手里,中途就被中共给扣下私吞了。这种担心,并不是个别现象,而是大面积的存在。

加拿大时事评论员陈艾瑞告诉自由亚洲,中共红十字会并不隶属红十字国际委员,而是由中共政府领导管辖。中共政府在把持着捐赠的管道,一切都要红十字会来运作。这种官官相护、监管不透明,更容易产生弊端。海外华人社区爱行善本来很好,可惜在中共官僚腐败的体系下都被糟蹋了。

这个视频是我在前几天收到的,是一位一线医生到仓库去领取防护服的视频。当她看到防护服的那一刻,她哭了。仓库保管员告诉她,仓库里面的防护服都是“标准的,无菌的”。保管员说知道哪些东西是一线医务人员急需的。

【原声视频】:

女:谢谢,谢谢。

男:别激动,别激动,别激动。别激动,别哭,别哭。这是标准的,无菌的。

女:对对对。

男:我们采购都是有标准的,因为我们搞这么久,都懂了,哪些东西是你们急需的。

采购人员很清楚一线医务人员急需什么,所以采购的医疗物品都是符合标准的。但是之前有多方的消息都在说,一线的医护人员没有标准的防护服等物资。这也是医护人员大量被传染的一个主要原因。

一线医护人员拿不到标准的防护服,是不是都被中共红十字会给私用和倒卖了呢?

今天还收到一位广东网友发来的爆料图片。他在网络上买的口罩,厂家竟然是湖北的。口罩软包装上贴着的标签显示,生产厂家是“湖北维康防护用品有限公司”,生产日期是“2020/02/01”。而在封箱的标签上,清楚地显示着打印日期是“2020年2月24日”。

大家可以想想,目前湖北到处都缺少口罩,有的因为没有口罩不敢出门;有的没戴口罩出门,就被警察抓走;这一类的视频,网络上到处都是。

湖北是全国的疫情重灾区,怎么可能会有企业开工生产呢?如果没有企业生产,那么广东收到的这些口罩是来自湖北的哪里呢?

再来看这个视频,更清晰地显示出湖北口罩被倒卖到广西的过程。【广西网友】

还有这个湖北女子在网上“炫富”,她的老公是当官的,社区把物资给送到了家里,口罩用不完,粮油吃不完。

我相信,我所披露的这些,连冰山一角都算不上。但是可以反映出中共红十字会被滥用的黑幕,也折射着地方管理上的混乱。

“习家军”难控局面?

昨天(24日),武汉人经历了一次情绪上的大起大落。当局早晨宣布有限度地解封武汉,滞留在武汉的外地人可以“分批有序”地出城。这个消息让很多人喜出望外,终于可以逃离了。

可是刚刚过去3个半小时,当局发布新的命令,前面的解封通告无效。新的通告称 ,对相关人员进行了批评,要求“树立全国一盘棋的思想”,严控病毒“输出”。

武汉解封,这是一个相当重大的决定。习近平说“武汉胜则湖北胜,湖北胜则全国胜”,可以看出,当局对武汉的疫情防控看作是重中之重。怎么可能在疫情没有控制的情况下解封呢?

那么是谁“假传圣旨”、先斩后奏呢?新任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湖北省委书记应勇都不太可能,这两人可以说是“临危受命”。在紧急关头,习派这两人镇守武汉和湖北,显然是对他们比较放心的。特别是应勇,外界一致认为是习近平的嫡系。

而被习委任到湖北督战防疫的中共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也不太可能。习特派他到湖北,就是代表习本人在场。这么重要的职位,北京不可能安排信不过的人。

那么这样说来,能宣布武汉解封的只有当地官员。

异议人士王爱忠表示,重大问题上出现分歧,一种可能是反映出空降的“习家军”还没有与原来的地方官员顺利磨合。另一种可能是当地的物资短缺问题加剧,所以有人先斩后奏,作出局部解封,试图减轻地方资源紧张的问题。

前天,《湖北日报》报导,湖北省委组织部报请省委同意,“提拔重用”4名基层干部,“激励更多党员干部”,并希望更多党员干部在战疫中“冲锋陷阵、拼搏奉献”。

这个消息一方面说明,在这场瘟疫中,中共的党员干部并没有“冲锋陷阵”。另一方面则在反映着,地方官员可能在试图扩展自己的势力,试图与空降的“习家军”分庭抗礼。

中国有句话,强龙难压地头蛇。这个事件,或许就在反映着“习家军”目前的尴尬,对当前的局面不能真正驾驭。

好的,以上就是今天的节目部分。在会员区,您还可以看到封城给中国经济带来的危机、北京的赌博和中共有没有钱等完整内容,欢迎您加入新闻看点会员观看。再会。

大纪元《新闻看点》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看点】疫情发展3可能 北京怪异4动作
【新闻看点】武汉6个一律 北京等地异象纷呈
【新闻看点】武汉市长“失踪”官场酿更大风暴
【新闻看点】疫情严峻3方甩锅 川普为习说好话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疫情未完 安徽黄山万人扎堆爬山
【现场视频】武汉楚河汉街已人来人往
【珍言真语】蔡陈葆心:世局难测 持有现金为上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