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非肺炎患者被强制入院 与感染病人同住

人气 7988

【大纪元2020年02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安采访报导)武汉封城前,青山区居民张滋瑜女士江夏区老家探亲过年,因为发热被就地隔离。在多次检查并无中共肺炎症状的情况下,却被强制送到定点医院,和双肺感染的疑似新冠病人关在一起,亟需外界关注。

25日早上接通记者电话时,张女士正在江夏区中医院住院,这是一家收治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病人的定点医院。“我21日在这是(江夏中医院)进行了第二次排查,包括查血、胸部CT、核酸全部都是正常的。现在都25日了,还不安排第三次(排查),又不让我出院,并且同病房的都是双肺感染的病人。” 

据介绍,一个病房有4个人。肺部感染的病人每天有打针用药,但对于张女士,护士每天只测个体温,别的什么治疗都没有,因为没办法对症用药。一天只发一个口罩。

张女士从122日开始出现规律性低烧症状,每天早8点至晚10点半期间会出现低热37.1—37.5度,严重腰疼,有贫血,尿频尿急等症状,至今已持续三十多天仍没有确诊是什么疾病。

封城后,整个医院被指乱套了,重症也往医院跑,轻症也往医院跑,交叉感染。当时政府要求居家隔离,张女士就在家里喝普通感冒药,感康、阿莫西林、金叶败毒颗粒,没有效果。后来去镇里的卫生院,卫生院开了奥司他韦、莲花清瘟胶囊(用于治疗武汉肺炎的中药)给她,喝了半个月的药。但张女士跟中共肺炎的症状不相似,后来就不喝药了。

张女士说,“我到镇卫生院查血常规正常,做胸透跟中共肺炎玻璃状完全不沾边。直到2月17日到江夏人民医院查血、胸部CT完全正常,医生说,你烧了这么久,肺上没有任何感染,基本上排除不是肺炎。所以当时连核酸都没有做。”

2月17日,张女士在江夏人民医院查血、胸部CT完全正常。(微博图片)

但医生让她到酒店隔离,因为非新冠病人没办法收治入院,待在定点医院很危险。发热就只能去酒店隔离,别的没路可走。

张女士认为自己是其它病,因为导致长期低热的病太多了,比如结核、肾结石,不能再拖了。无奈她找村委会申请延一天隔离,准备到省人民医院去做核酸检测。

当天晚上,当地派出所、江夏疾控中心、江夏防疫指挥部电话全都打来了,让她去隔离,表示要强制执行。218日,张女士去湖北省人民医院做了核酸检测。

张女士担心家里人也被强制隔离,查完当天马上到酒店隔离。“家人老人、小孩都有,到目前为止家人没有任何症状。我已经发热一个月了,还拿我当无症状感染者对待。”她说。

19日核酸结果出来是阴性的,张女士给江夏防疫指挥部、区疾控、区卫生局打了电话,求助尽快安排第二次核酸检测,排除她不是中共肺炎患者。

没想到,在完成第一次核酸检测后,江夏区疫情防控部门还是把张女士当疑似肺炎患者送到了定点医院,当天晚上派120把她送到了江夏中医院。

“就让我待在这种环境下,20日晚上到现在。21日早上查血、验试纸、胸透,结果全部都是正常的。现在还把我当疑似,还要搞第三轮核酸,我有病等不起啊,到现在没有安排遥遥无期。”她解释说,“江夏区医疗条件有限,重症的、确诊了的轻症,都转到大医院和方舱去了。定点医院接的都是肺上有感染、核酸是阴性的病人,但是会有假阴性的情况存在。我现在就待在这群人中间。”

张女士申请要去酒店隔离,但是江夏疾控不同意。张女士说,他们现在什么状态?宁愿搞错、宁愿误诊,不可能放我出去的,现在就这样。哪怕就是被感染了,就是多一个人感染而已。他们就不想担那种风险。”

被强迫入院后,张女士跟医院申请换一个病人少一点的病房,不要让她一个面对三个疑似病人。但院方表示收治已经到极限了,床都满了。张女士要求跟两人间对调一个床位,跟症状轻的在一个病房,给医务科打电话,也没能解决。

强制病人入院  被指交叉感染

23日起,武汉市利用体育馆、展览馆等改建多所方舱医院。据新华网报导,2月14日,江夏方舱医院正式使用,是武汉市首个中医方舱医院。该院由来自五个省份20家中医院的209名医护人员组成,加上武汉市江夏区中医院支持。

张女士认为,目前武汉的收治能力已经很强了,疑似的、肺上有点感染的,都把人搞到定点医院来了,管你是不是中共肺炎。就是从一个极端到另外一个极端。

“当时的时候是医院收治不下,病人到处乱窜,管你轻症重症,恨不能让你死在家里;现在是医院能收了,管你什么问题,全都收到医院里面去,也不管你到底是不是肺炎,是不是存在交叉感染。”她说。

张女士是1月22日回江夏探亲的,23日封城,当时想市区感染得更严重,农村可能安全一些。乡下农村老家至少有粮食、有菜,不担心采购的问题。多方考虑了之后,才留在江夏农村的。

“封城后哪里也去不了,就变成了你在哪里就在哪里治病,就地隔离,不让你跨区,所以我就回不了青山区。村委会上报一遍又一遍,他(官员)不作为,不敢担责。宁愿死一个人没什么大不了,反正肺炎期间,就可以当你肺炎死了,他也无所谓啊,真的就这种情况。”

张女士表示,“我在江夏区求助无门,给武汉市卫健委反映,武汉市卫健委让我找区里解决,跟他们反映没有用,打武汉市长热线,直接把我的问题甩给区里,不了了之。武汉现在就是一个瘫痪的状态。”

张女士此次患病的亲身体会是,为不是肺炎,就是等死的状态。“从来都没有想到21世纪了,中国出现这个局面,草菅人命。”

本文发稿前,记者再次与张女士取得联系。得知张女士当天被安排了第三次肺部CT检查,结果没有任何异常。迫于舆论压力,江夏区同意张女士出院,但要去酒店隔离14天,理由是她跟肺部有感染的病人同住一个房间,是密切接触者。

张女士迫切希望能有检查其它疾病,获得治疗的机会。

“也就是说我还要再等14天。再等14天就49天了。”

责任编辑:李沐恩

相关新闻
田云:灾难对比 武汉疫情和切尔诺贝利事故
武汉解封3小时后又封城 中共防疫指挥混乱
武汉福利院近20老人死亡 多名医护染肺炎
华盛顿州居民为武汉抗疫捐献医用物品
最热视频
【直播回放】3.31纽约州每日疫情发布会
【拍案惊奇】中共欺诈术面面观 红二代染疫死亡
疫情下 经营14年的郑州“金博大”商城关门
【有冇搞错】没有信任的制度 很快崩溃
【珍言真语】吴明德:二次大萧条将发生在中国
【纪元播报】“中共病毒”祸及全球 引发反共潮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