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邝士山:可重用口罩面世 助人解困

人气 2740

【大纪元2020年02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叶伊帆、梁珍香港报导)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疫情迅速蔓延,首当其冲的香港至今未全面封关,政府又推诿采购口罩“并不成功”而不作为,引发全港口罩荒。成功研发可重复使用、更换纸巾滤芯、效果堪比外科口罩的“Hong Kong Mask”的“香港化学教父”前香港中文大学讲师邝士山博士(Dr. K Kwong),近日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并示范“HK MASK”特殊绑绳戴法,分享其发明低成本高效率可自制口罩的心意:不为钱财,只愿在疫情肆虐而物资缺乏的艰难时刻,能帮助到世上所有急需的人。

大陆把控口罩原材料资源

记者:你最近制造了Hong Kong Mask(口罩),跟我们讲一讲?

邝士山:其实,香港一路以来是没足够的资源去做口罩的,因为我们没有那些生产机器。大概在1月份,香港的市民开始发现口罩可能会不够,有商界的朋友开始研究制造口罩。去买一部机器,然后从外国买些原料,生产过程是在香港。就想用这办法去解决。这一考量是没错的,进行过程也十分顺利。但突然在1月底,那原材料的售价飊升得很快。

简单地说,口罩的结构有三层,三层口罩的第一层和第三层,称为不织布,实际上和尿布及卫生巾是差不多的,那些材料价格不是升了很多,都会上升但不多。最重要的是中间那一层,中间那一层英文叫做Melt-blown(熔喷布),熔喷布的纤维密度很高,但透气度也很高,这个东西的价格升得很厉害。2月初1公吨是5.8万人民币,现在的价格大概是20万。但你有20万并不保证你能买到1公吨,1公吨可以制造100万个口罩。因为国内不交货,你付了钱也做不了,因为大陆是把资源控制着。

空调过滤芯可成为口罩中间层的替换材料

邝士山:大概到了2月初我发觉这是不行的,就想在香港把它造出来,那时制造口罩的材料在全球的价格开始上涨,我就想在香港寻找代替品。我寻找到一间是做冷气机的过滤器的,中间的那一层,只需要把冷气机滤层的质量降低一点,就能用作制造口罩。

为什么要把质量降低,因为原来中间的那层的质量要求是很高级的,叫做HEPA(高效能空气过滤层)那是很贵的,在成本上是造不了口罩的平宜价格。当时跟他们商议,把过滤层的质量降低、厚度减少,把成本降至2块港币,那是2日7至8日左右,没料到9日左右口罩的表层和底层的材料也买不到。

呼吁香港人一起设计可拆换滤芯的口罩

邝士山:那怎办?回想过来那就自己来造吧。从前香港人的缝车衣服是很捧的,我就在2月9日于脸书上发了一信息,香港的市民可否与我一同设计口罩。

我也提出设计的规格,最重要第一条规格,它是能拆开的。那个滤器和气阀是要分开,过滤器是扔掉的,气阀是循环再用把它清洗消毒,这样在生产过程中这口罩缝车完后熨一下已消毒了,这样就解决了无污染的缝制的问题。

接着第二的要求,过滤层是要把脸遮挡住。口罩过滤层就是空调机的滤布,但一般不能固定紧贴在整个口罩的外面,那样空气经过这位置贴近这就能进去滤层了。

第三个要求是要绑得很贴紧。医护的3M N95口罩是绑得很贴紧,那我们能不能仿造出3M那样的效果。2日12日我说,用三个小时,我们一起造五六个口罩出来,不同的朋友说出你的构思,在这五六个之中挑几个做实验,然后挑一个容易缝纫的去做样板。很多人在短时间内去跟进改良,最后就是这个。

当时是2点钟做的,是集合了很多人的智慧,很多人在短时间内,三个小时就造了一个,但仍未打算怎样去改进绑绳的方式,这我研究了很久,怎样能绑得紧贴,能戴在脸上走上大街。不断地改善直到差不多到记者招待会之前一天,我才从十几个绑绳设计方案中做决定,这个是最牢固的方案。

用纸巾做口罩?似乎可行性高

(邝士山讲解示范口罩戴法及绑绳方法,详见视频)

邝士山:解释一下为何这样绑。首先这袋的原理是很简单,这个袋能够打开,整个是可以清洗的,干了后再用。这个袋有两个孔,这两个孔很重要,方便放进去的滤纸固定到边上。我现在手上这个滤纸其实是一般的纸巾,厨房纸效果会好些,如果纸巾就要两张,厨房纸一张就可以了,放进去之后,确定滤纸的角露出两端,就保证里头的滤纸位置是固定了,盖着整个面罩的空间。

你不要小看我放了一张纸巾,其实这张纸巾是有功效的。戴的时候要留意,这条绳子通过一管道是可以拉动的,V字型、戴在头上,戴着之后紧贴面部,按一下,挂在耳朵上。你留意一下我的声音,戴对了的话我的声音就会越来越奇怪。(记者:听不了声音)现在已经很严实,你看到我现在说话,嘴在动,听不清楚,但还未达到手术口罩的标准,不能够达到医护人员那些N95,怎样可以达到N95规格呢?拉这条绳子,拉的过程中就会越绑越紧。

记者:整个面形看都是布的,感觉很好。

邝士山:它其实是包着整个面的啦,我现在拉紧的情况与平时的口罩很不同,一般口罩会发现鼻子会有水蒸气的,这个看不到喷出来的水蒸气,已经没有在鼻子这里漏气。V字这个位置,其实是这条线不同,这条线是一条很漂亮的铜的成分,这个就是我们设计师定的V字型,这个是很重要的原因,一会儿再说,我们这个设计是一个手术口罩提升版本,比平时在商店买到的口罩好很多。

记者:可能会成为一种时髦。

邝士山:对啦,我的构想就是这样的,这个就是关于我们另一部分关于这个口罩的未来的发展。

记者:有没有些国际品牌找你商谈?

邝士山:这口罩设计好,我心中已经计划,希望时装公司来找我,我要将它变成一个时髦。我的记者招待会是21日,记者会之前其实我们还没有收到滤纸,但我有放纸巾进去的念头。甚至公关公司都不知道我做什么的,只知道我做了个可以替代的,可更换滤纸的东西,绑绳子方法也不知道。大概2月14日,就有一个好消息了:就是港大刚刚做了一个研究,发现用纸巾做口罩滤纸是可以的,不过他绳子绑那方面不是很好。那个消息再更加巩固我的设计。

HK口罩属于所有人 乐与世界分享研发成果

记者:当时其实你都是已经预计?

邝士山:我已经想好了,但我想要有人支援,自己一个人讲没有用的。港大这个消息刚好支援我们的记者招待会。

跟我合作的人很认真,设计的时候加了些元素,可以在上边画图画。我在一个口罩上面画上一个超人与怪兽搭着肩头,我是有意义的:我不管是不是敌人,我们都可以一起做口罩。这就是我当时的构想。

21日记者会,那一天早上我们全拿了数据,是纸巾与厨房纸与我估计的结果一样,过滤效能非常高。

而且口罩绑着之后可以变成这么帅。我预测口罩的热潮过去的话,没有人会买这些口罩的,除了日本。因为日本有很多人在春天的时候戴口罩,因为花粉热。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要打入日本,就要求外型很帅。所以我们的口罩原本的设计是,除了这些效果之外,在疫情过去之后,这就变成一种潮流时髦。我们就是要日本人参考我们的设计,向日本推广。这么多年以来香港没有做过,我要做到这件事情。所以我请了两个日本翻译,一个做计划A,一个做计划B,英文都有两个(版本),普通话也有。简单的来说我们就是有一个翻译的团队,也还有一批做口语的团队,那口语就给南亚裔缝纫车衣的人,他就知道怎么做。整个计划就不是为了赚钱,我是想将这件事情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们可以自己做。

纸巾滤芯口罩有N95的70%功效 成本却相当低

邝士山:所以我的重点就是一个,可分体的口罩加入一些纸巾状的物体。我们所做的数据就可以显示出(口罩)很好的,怎么个好法呢?一般来说N95当N90的比例来说呢,那张纸巾呢,如果用的是厨房的纸巾,那只有70,厨房的纸巾已经达到70,如果用两张我们擦手上汗的这种纸巾呢,这种纸巾两张才是70多,当然如果你用两张厨房的纸巾可不可以呢?那就呼吸不了了,这种擦手的纸巾那三张勉强还可以呼吸到,一般是用两张的就可以,两张已经达到N70多了。不要忘记这个成本是真正的口罩的几分之一,扔掉纸巾也好过扔掉这些塑胶的过滤层。

记者:所以其实你这次香港口罩的设计想帮助全世界的人,有没有其它国家的人找你?

邝士山:还没有,没有这么多人留意,还有大部分人他没有见过这个东西的时候,他不会觉得这个很特别。更换过滤层的口罩各个国家都有,但是我搞(设计)出来之后很开心,这个过滤层的公司说,他说想买一批(这样的口罩)。那其它地方包括香港的一些很大的机构,都立刻询问我可以买5000个;接着有(买)4万个。我说目前还支持不了这么多的口罩。还有那,他们找错了对象,我说我不是卖的,我说我是设计的,还有我是做完这个设计之后的爸爸,其它的我不理的。

不为钱财 口罩能多救一条命就开心

记者:你有没有申请到专利?

邝士山:专利申请,其实我自己没有去做,我叫我的设计师登记他的名字,他帮我做的(设计),反正我不会收钱的。我的意思是说,我觉得我不需要钱的原因是,因为我做人都很简单的,我吃的东西也很便宜的,我搭的车就是巴士,基本上我不太用钱的人,你给很多钱我都没有用的。我宁愿将这件事情救多一个人的命,都开心一些!

记者:邝博士,你觉得这次疫情,口罩的需求量有多大?

邝士山:有两个极端的,有些科学家说这个武汉肺炎会变成全球的疾病,预计会有1亿5000万人是受害者,不是死,是被感染。

记者:有人说香港都可能有几百万人被感染?

邝士山:对,有150万人(被感染),好像是梁教授说的。那就很惨,我们的口罩哪有这么多呢,所以我的DIY口罩,你自己在家里去车都可以做出来的。由于这个方法很容易做,所以有一些记者朋友不懂得怎么用缝纫机去车东西的,用那个针线来制作(口罩),一个记者做了一个实验,用了三个小时才把我的口罩缝出来,根据我们网络上免费被别人下载的那个纸板,这是用人的手一针一针去(把它做出来的),要三个小时,如果你会用缝纫机车的话,10到20分钟可以车出来一个(口罩)。

最希望将概念传给世界 有需求者可以DIY

记者:你会不会去卖这个车缝的口罩?

邝士山:会有的,现在有一批人买了(这个口罩),但是现在我们最重要的是,不是做这件事情;因为现在我们最想的是,将这个概念传到全世界的人那里去。因为那我们自己制作这样子的口罩的话,还不够他们在自己国家里制作这个口罩快的,说我给你一个样板,然后你跟着来做这个口罩是很快的;我想我们这样做会比卖口罩给他们更有意义。

记者:还可以解决哄抬口罩价格的问题。

邝士山:还有你可以将贵的口罩留给医生和护士,比如我们平时上街你戴一张纸巾的口罩,够用的了,你上街用完之后你扔了那张纸巾,口罩洗干净还可以再用。

记者:为什么你有那么多构想,是不是发明了很多东西?

邝士山:其实我是很喜欢思考的,我从小到大就觉得如果没有一个目标去做事,发明出有效的东西出来的机会是零,就是要思考过的实验然后再去完成它,在脑海中已完成它。例如我这个口罩没有成形的时候,我脑子想这个东西是什么样子的,想完之后我根据我脑想到出来的结果而去实行是会很快。所以我就很喜欢发明东西,我喜欢用很普通的东西,做出一些别人觉得不可能的东西。

记者:可不可以举些例子呢?

邝士山:我小时候10岁左右,就发明了一个跟现在这个口罩类似的技术,这个口罩又要折又要扭的,我研究怎样穿绳子。另外我当时也发明了一个很难做到的灯笼,这个灯笼是风车来的,风车里面放蜡烛,提着风车灯笼走的时候,迎面的风会令风车团团转的,但是蜡烛是不会熄灭的,我很小的时候就做出来了,10岁左右做了出来。别人问在哪里买的,我说这个我自己做的。

记者:那你应该是物理博士而不是化学博士。

邝士山:其实我是想读物理的,后来读大学的时候成绩不好,读了化学。其实我样样事兴趣都很大的,就是很喜欢研究,例如照相,发明了照飞鸟的方法。鸟儿在天上飞的时候,很难(拍完整而清楚),但我发明的方法,我有几十个学生用了这个方法,可以照到鸟儿飞得很快都会照到很清楚的。我用两只眼的对焦方法:一只眼望住风景、一只眼望着外边,但是镜头外面有个刻度指摽指着鸟儿的位置,你跟着两只眼看,看着鸟儿跟着按快门,就照到英文叫做bird in flight马上照到的。我就很喜欢做这些事。

任何坏事都有可能变成好事

记者:所以其实我们人生来说可以将坏事变成好事的,就是很多就是智慧会出来的。

邝士山:其实每一个坏事背后一定有好事的,例如现在这个新冠病毒,令到我们个个人都很怕,但是香港有一件事是赚到了,未必人人都知道的,其实流感季节已经过去了,今年我们没有人死在流感,为什么啊?没有什么人有流感的。

记者:为什么啊?

邝士山:个个都戴口罩嘛,个个都酒精消毒,这样就没有问题啦。

预防小贴士 勤洗手勤消毒

记者:教教我们观众除了戴口罩防疫以外,还有什么一定要注意的事?

邝士山:最要紧,平时我们在街上千万不要做揉眼睛的动作,如果你真是要揉眼睛要用酒精消毒,喷雾或者消毒液,喷雾最好就买有甘油成分的润肤一点。通常眼睛是最容易感染病毒的位置,你戴了口罩也防护不了眼睛,那些飞沫都会飞到眼睛上,所以可以考虑戴一个平光眼镜,至少挡一挡飞沫。回家后尽可能洗手,用香皂、洗洁精、沐浴露什么都可以,总之是有碱性的东西洗手,因为那个病毒是很容易洗去的,那个外壳是溶解的。所以你就多些做这个动作,家里如果肮脏了就用香皂、水抹地,如果还害怕用漂白水1比99。但你不要用酒精那些,酒精不可以用来抹地,很危险,会着火的,如果整间屋都喷了酒精只要有少少火花就爆炸的,所以千万不要。个人健康就这样处理,尽量不要太过紧张,紧张到门也不出、活动也少、抵抗力也不好,保持一定的运动量,到空气流通的地方。

记者:多谢邝博士与我们分享,希望大家身体健康。我们下一次节目再见。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专访刘细良:中共病毒不及共产党的病毒
【珍言真语】吴明德:港府应提取储备救急
【珍言真语】梁家杰:疫症下香港沦失败城
【珍言真语】陈竟明:瘟疫时代 全民自救
最热视频
【纪元播报】内幕:中共女军医掩盖身份在美被捕
【纪元播报】习被指是中共灭亡“总加速师”
【一线采访视频版】孙春兰急赴大连的背后
【有冇搞错】北斗三号开通 中美军事仍差一代
【珍言真语】桑普:美封TikTok 或掀全面脱钩战
新唐人最新纪录片《大疫袭来》即将播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