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压垮中共医疗系统 其他重症者求医无门

人气 4913

【大纪元2020年02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吴馨综合报导)中共应对中共肺炎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已进入胶着状态,卫生系统全面瘫痪。虽然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目前无药可医,但大陆几乎所有医疗资源都在武汉肺炎上,那些身患其它疾病的人,即使可被医治,也被拒之门外。

《华盛顿邮报》和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的记者,近日通过电话采访了多名武汉居民,以听取第一手资料。由于中共病毒疫情失控,很多医院都被病毒所淹没,很多其他病患求治无门,痛苦不堪,患者家属对医院关闭其它治疗部门表示困惑,专家也对“政策失衡”表示遗憾。

缺医护 缺床位 其他病患无人管

聂明涛(音译:Nie Mingtao)身患晚期肺癌,病魔让他无法进食,也无法入睡。2月9日他来到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希望继续接受化疗。但是,一名医生出来向他道歉,并表示,为了收治中共病毒患者,医院正在清空癌症病房。

在疫情震中的湖北省,医院已经被中共肺炎病患所淹没,缺乏医护人员,也缺乏床位,几乎无法治疗其他疾病患者。除湖北医院外,从西南的重庆到北部的北京,各地医院都在应对中共病毒。这些医院选择关闭专科治疗部门,并拒绝接纳需要手术、肾脏透析、糖尿病药物治疗及需要帮助的其他各种疾病患者。

根据联合国二月下旬的一项调查,三分之一的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表示,他们有可能用尽抗逆转录病毒药物,而且许多人不知道如何获得下一次药物补充。

聂明涛28岁的儿子发出这样的质问:“这是不对的,没感染中共病毒的生命就不值得挽救了吗?”

另据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报导,由于医护人员稀少,一名已经瘫痪的武汉糖尿病患者的导管,已经连续数周无法更换。

一名患有急性白血病20岁女孩的父母描述了他们如何被困在武汉市,自1月23日起武汉封城后,他们无法将孩子转移到有条件的医院接受治疗。

武汉市居民王兵(音译:Wang Bing)的62岁母亲张秀河(音译:Zhang Xiuhe)在1月份完成了针对一种白血病的最后一轮化疗,直到上周才发现她还患有其它癌症。医生告诉王先生,他的母亲现在需要输血,但现在没有医院可以进行输血。

王兵说:“这里的医院没有病床,也没有办法治疗,因为没有医生,也没有药品。”

在疫情震中的湖北省,医院已经被中共肺炎病患所淹没,缺乏医护人员,也缺乏床位,几乎无法治疗其它疾病患者。(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病人被迫做出牺牲 家属困惑

中共政府一再要求民众作出牺牲和宽容,中共领导层把对抗中共肺炎称为是一场“人民战争”,官方媒体则称对抗病毒的努力为“战疫”。在与《华盛顿邮报》的电话交谈中,有家属对“被迫牺牲”表达了困惑。

湖北西部的一个家庭快要崩溃了,他们正在为一周大的婴儿寻求帮助,该婴儿患有血液疾病,被医院拒绝治疗。

内蒙古一名男子在北京租了一间公寓,几周以来,他每天去医院询问医生是否会帮他父亲做肿瘤手术。

北京的另一名肾功能衰竭妇女在几条城市紧急热线中请求帮助,但得到的回答都是没有提供透析服务的设施。

“我并不是说中共肺炎患者和其他所有人之间应该有相等的重视,但是为什么不为非发烧患者留出更多的医院呢?”聂文杰说。

中共国家卫生委员会中共病毒专家小组成员、北京大学的刘教授(Gordon Liu)在接受《华盛顿邮报》采访时说,抗病毒政策“失去了平衡”。

他说:“为避免1%的感染机会,我们是否选择了99%的机会让这中共病毒么多人承受痛苦?要创造一种比病毒本身造成人员伤亡更多的局面,这将是所有人最大的遗憾。”

网络求助热门 跨省医治障碍重重

陈选义(音译:Chen Xuanyi)是在澳大利亚的一名研究生,她是一个由30人组成的网络志愿者团队成员,该团队试图游说医院接受寻求医疗救助的人。她说,她已经编制了一份清单,列出了全国175名被拒门外的病人,但她表示,不知道使用互联网寻求帮助的人无计其数。

陈选义和同事们给寻求帮助的人打电话,评估他们的病情,然后将病得最严重的人与附近仍然可以接受他们的几家医院联系起来。她表示,患者经常需要透析、手术或紧急补充药物,但许多人被拒绝,因为医院不想冒险接纳患者,或进行可能会使他们受到感染的侵入性手术。

近日,湖南四川出现新冠肺炎“二次感染”患者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当局一直严控疫情报导,近日政法委越过中宣部发通知,要求推出“暖新闻”。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陈选义表示,这个志愿者团队已经为四十多名重症患者提供了帮助,但是有5人在家中等待治疗的过程中死亡。“我们与等待两天、三天、四天的人联系,他们的病情正在持续恶化,最后他们没有了选择余地。”她说。

随着时间的流逝,许多有病人或垂死病人的家属表示,他们面临着一系列障碍。安安是湖北西南两周大的婴儿,她的父亲和祖母说她患有血液病,需要医院的高度重视。但是,他们说,湖北省的大型医院都被中共病毒所感染,没有能力处理特殊的儿科病。当局提出要为他们发放离开湖北的特别旅行许可证,但邻近湖南的医院对接受湖北的病人持谨慎态度,因为他们被认为更可能携带这种病毒。

“她还能活一个星期?一个月?一天?” 安安的父亲王宏斌(Wang Hongbin)情绪低落,其祖母赵玉龙(Zhao Yulong)对着免提电话说。

其它城市谨慎接纳患者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报导,即使在疫情更易于控制的城市和省份中,非中共病毒病人求医仍然受阻,专注于中共病毒患者的医疗机构根本没有空间。令人更加担忧的是,接纳非中共病毒的患者可能会使这些病人面临被病毒感染的风险,特别是当他们的免疫系统已经受损时。

在上海,有33家主要医院宣布将停止提供肿瘤、心脏和肺外科等专科治疗。多数引用市政府所指示的主要原因:避免在医院病房内感染。

那些搬到上海的人也面临着障碍。湖北省一名姓王的女士和她患有宫颈癌的母亲一起搬到上海进行治疗。在终于让她母亲的手术排上手术时间表后,上海的医院告诉她,中共肺炎爆发期间不再允许外地人接受治疗,他们不得不无限期地推迟手术。

为防止拥挤,北京许多大医院还关闭了门诊,并开始要求大家提前几天预约。

对中共病毒的重视使王女士很不高兴,她恳求说:“他们至少应该首先治疗垂危病人。中共病毒只是一种疾病,人们不会得其他的病吗?”

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示意图。(Shutterstock)

“我们不得不乞求帮助”

俞洪伟(音译:Yu Hongwei)患有晚期肾癌,是1月25日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出院的患者之一,他当时正要接受手术,但他必须为中共病毒患者让路。他的妹妹俞洪艳(音译:Yu Hongyan)回忆说,医生前来道歉,并说这不是他们的决定。

回到家后,由于胰腺衰竭,俞洪伟的皮肤变黄,吃很少的东西也会呕吐,仅靠滴入营养维持生命。经过一周的在线请愿和志愿者团队为俞洪伟游说后,武汉一家规模较小的地方医院同意接纳他,一名外科医生于2月16日帮他做了手术。

一天后,如释重负的俞红艳告诉《华盛顿邮报》,在武汉医疗体系广泛崩溃后,救她哥哥的是志愿者、善良的医生,以及一家违反了规定的医院。

她说:“我们从未放弃。我们不得不在线寻求帮助,因为没有其它办法。”◇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应对新冠病毒来袭 八方面教你做好准备
黎智英等3人被捕 美议员:中共利用疫情打压
华盛顿州新识别2例中共肺炎病例 一高中暂停课
疫情周年世卫称从武汉查源头 网民炮轰
最热视频
【重播】内华达法院“选举欺诈”听证会
【远见快评】夺回美国避提中共?川普想做什么
【大陆新闻解毒】混球时报:讥李毅胡编挖暗坑
【薇羽看世间】爱国者在行动 华盛顿三个预言
【拍案惊奇】川普重磅讲话预警 周庭狱中谈遭遇
【新闻看点】政变4大显像 拜登背后中共黑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