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快评】围绕武汉P4实验室的疑云

人气 22118

【大纪元2020年02月03日讯】横河:大家好,我是横河,今天跟大家谈一谈在武汉肺炎发展的过程当中,中国一个特殊的部门,这就是武汉病毒所下面所属的P4实验室。这几天对P4实验室的关注在国际上越来越高;大家都在关注,那么P4实验室究竟在这一次武汉肺炎当中起了什么作用呢?就跟大家今天聊一聊这件事情。

首先看一下武汉官方,就是武汉卫健委或者是市政府也好,在疫情一开始的时候做了一些什么事情?首先我们看一下,最早的时候武汉官方公布的第一个病人是12月8日,但实际上,后来知道至少在12月1日的时候已经出现了第一个病人;那么这个第一个病人和几天以后,出现的另外三个病人加在一起四个病人,最初的四个病人只有一个是和海鲜市场有关系的,其他三个都没有,包括第一个,跟海鲜市场没有关系,这是第一个消息。这是后来被中国大陆的论文证实了的。

再一个呢,就是从12月份中旬开始就已经发生了人传人,这是第二个消息。第三个是后来中国大陆的学者发表了三篇论文,这三篇论文有两篇发表在《柳叶刀》(The Lancet)杂志上,还有一篇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上,都是国外的、英文的、非常好的杂志。就是顶尖杂志上面,分析了当时早期的一些流行病的一些特点,其中第一篇论文是用了最早的41个病例,这41个病例当中有13个病人没有到过海鲜市场。

第二篇是后来发表的99个病例,这99个病例当中也有50个人没有到过海鲜市场。第三篇文章分析了425个病例,这425个病例当中在今(2020)年1月1日之前的病例里面,有45%的人也没有去过海鲜市场的经历。这就说明什么呢?说明相当部分的病例跟海鲜市场是没有关系的,包括最开始。然而武汉卫健委在11日,就是1月11日的时候,发布的消息却刻意地隐瞒了这些事实;这时候他们(武汉卫健委)是知道的,因为这里举的所有的跟海鲜市场没有关系的,都是11日之前的事情。

他们在明知道这个事情跟海鲜市场没有关系的情况下,为什么用各种方式试图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引到海鲜市场去?如果说隐瞒人和人之间的传递、传播的消息是为了维稳的话还情有可原;但是为什么要隐瞒最早的几例和海鲜市场没有关系的?因为按照流行病的原则就是说,你能查到的、最早的这个病例叫做病例“零”,就是病人“零”,“零”号病人,这是最重要的,为什么要刻意隐瞒?这隐瞒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把别人的目标引到他们需要隐瞒的真实目标上去,这个真实目标现在很多人就把它指向可能是武汉病毒所的P4实验室,这是一个比较强烈的、质疑的点。

指向P4实验室的一些线索和证据

然后我们再看一下,就是指向P4实验室的一些线索和证据。第一个就是P4实验所本身表现有点不寻常,这个武汉病毒所和它的P4实验室在研究病毒这方面应该是全国最强的,因为P4实验室是属于中国科学院的,是中国唯一的一个P4实验室,所谓P4指的是Protection,就是生物保护的级别第4级,实际上更多的人用的是叫做BSL4,就是Biosafety level,就是生物安全水平或者生物安全级别是四级。

加拿大有一个、中国有一个、美国多一些,也就是说它的实力是最强的;然而从武汉肺炎开始发生的时候,它就一直没有声音,这个就非常奇怪。所有的研究包括抗病毒的、抗疾病的、第一线的和后面写文章的、做研究的几乎没有从武汉病毒所出来的人;一直到最近几天才出来了非常奇怪的成果,说是找到了三种药物可能是有效的,抗病毒的药物可能有效,还是在细胞水平上的,还有一个是找到了测试抗体,病人身上抗体的检验试剂盒。作为武汉病毒所这么高级别的一个研究病毒的中心,居然出了这么普通的成果还要大肆吹嘘,那就说明很成问题,这是武汉病毒所的表现非常不正常,当然,为什么这么不正常?我们现在还没有很充足的证据。

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看确实是有些证据的,就是中国疾控中心。据了解中国疾控中心到达武汉的时候,很快地就把武汉病毒所的权力给接管了,就是说从提供的标本,就是病人的标本到分离病毒到纯化病毒,到进行基因序列测定,最后发表基因测定,都是中国疾控中心做的,而不是病毒所做的。从技术上来说,病毒所应该是很轻而易举地就能这样做,中国疾控中心就是中国的CDC,它为什么要把这个接管过来?为什么不让武汉病毒所做?或者是为什么不让武汉病毒所加入它们这个队伍?这个是很奇怪的。是不是说中国疾控中心知道一些我们外面的人不知道的事情?因为从道理上来说这是不太合情合理的事情,这是从P4实验室一些表现值得怀疑的地方。

现在就越来越多的证据,这证据是什么呢?是科学证据。就是从基因分析方面来看跟武汉病毒所有没有什么关系?这个就是属于比较硬的证据,如果刚才我们说它的表现不正常,CDC对它的态度,还可以算是质疑的话,基因的测定就是比较硬的证据了;这就是中国疾控中心发表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

在这个序列当中有几个疑点,就是有不同的科学家、专家、国外的进行分析,也有国内的,其实中国大陆也进行了分析。第一个就是它的包膜蛋白,这个病毒是一个RNA病毒,RNA病毒它是靠宿主来生产它需要的这些东西;就是RNA到病人身体里面去,它才能用病人细胞里面的东西来制造它所需要的蛋白,包括包膜蛋白。这个新型冠状病毒的包膜蛋白在美国国家卫生院有个数据中心,你可以去找跟它相似的、现在已有的,哪些病毒跟它是有同源性或者是有很高的重合性,找下来以后只有一个是跟新型冠状病毒完全一样的,就是这个包膜蛋白,哪一个呢?是“舟山菊头蝠”(Rhinolophus affinis),可能是头的形状比较特殊的,菊头蝠的包膜蛋白跟新型冠状病毒百分之百重合。这个就比较奇怪了,因为首先这个舟山菊头蝠的基因序列,是南京军区的一个研究所提交上去的。也就是说是军队的研究部门提交的,这是第一个奇怪的地方,也就是说它不是一个普通的民间的研究机构。第二是它的同源性竟达到100%,虽然说病毒的包膜蛋白,就是这个新型冠状病毒的包膜蛋白相对来说比其它的地方要稳定一些,就是变异比较少。

但是要达到100%是不容易的,而和舟山菊头蝠的包膜蛋白,就是蝙蝠当中的冠状病毒它也有不同的品种;那么在不同品种的蝙蝠里面得到这个冠状病毒它是不一样的。这个舟山菊头蝠的自己的包膜蛋白和其它的蝙蝠身上提出来的冠状病毒的包膜蛋白的符合率,就是一致性,也只能达到98%,或者是97%。甚至和同一类的东西相比较都不能达到百分之百,都是蝙蝠当中提出来的冠状病毒,它差别还这么大。而在武汉发生的这个武汉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却和舟山菊头蝠的百分之百相符,所以这是第一个大疑点。当然有人认为它就是从那里改造过来的,这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同专家报告指向同样发现:新冠病毒有人工干预迹象

后来就有另外几个组的几个不同的科学团体,对这个基因进行了进一步的分析。那么分析的结果,有这么几个部门进行分析的,中国大陆有两个团队,一个是军事医学科学院的,还有一个是什么我现在不记得了;就是两个中国的专家团体发表了两篇文章。另外还有希腊的一个团队发表了一篇文章,现在最新的是一个印度的生物团队发表了一篇文章。就这些文章不是正式发表的,因为正式发表的话要经过同行审核。但是因为时间太紧了,所以他们发表在一个正在待审核的时候,就可以发表上去的一个预发表的网站上面,预发表的,但是这是正规的论文。

他们有这么几大发现,就综合起来有这么几大发现。第一个发现在中间有一段,“2019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的绝大部分的基因序列和蝙蝠的冠状病毒是很接近的,特别是和云南发现的叫做中华菊头蝠(Rhinolophus affinis)。它的序列是最接近的,大概只有12%的差异,但是在中间有一段,这段差异就非常非常大,是非常奇怪地插在里面,和其它所有的冠状病毒的都不相干。

就是跟其它的各种的冠状病毒那个序列都不相关,所以这一段就研究得比较多。那么研究出来发现有这么几个问题,第一问题是中国的团队发现的,中国团队发现是哪一部分呢?就是这个编码的主要的部分是叫做“刺突蛋白”(spike protein)。就是在细胞这个包膜上面长出来的一个一个像刺一样的东西,有人把它叫做刺突蛋白,或者叫“棘突蛋白”,英文叫spikes。

就这个蛋白是和人体的受体相结合的,结合了以后才能感染人体,如果不结合的话,就不能感染人体。而这个结合是和它空间的三维结构有关的,结果中国的团队发现在武汉的冠状病毒(2019-nCoV)里面,有和人体受体结合的五个位点当中,有四个和SARS病毒不一样。它(文章)说是换了,有人把它说成是换了,其实不是换了。因为换了的话,就说它来自SARS病毒,才能说换,现在你不知道是来自哪里,所以很难说是换。就是说和SARS病毒的那个完全不同有四个位点不同的。

那么奇怪的是这四个位点发生突变以后,或者是变化了以后,不影响它(2019-nCoV)和人体细胞的那个受体的结合。也就是说不影响它感染人体,虽然它不一样了,但是不影响它感染人体。那么这种一般科学家就分析,这是发生自然突变,造成这种现象的可能性非常非常小,几乎是零。就是很像是人工操作的,当然一般科学家在写论文的时候,比较小心谨慎,他不会这么说,这是一个。那么另外一个就是印度的团队,印度生物学研究团队也发现是在这段当中,有四个突变的,有四个基因点比较奇怪,这几个基因点组成了和人体受体结合的那几个位点。也就是说是“帮助这个病毒去感染人体细胞”的这几个点是很特殊的。

那么它(2019-nCoV)的特殊性是印度生物学研究团队提出来了,这四个点不像是冠状病毒来源的,而是来源于跟艾滋病毒的一个特定蛋白有关系,就是艾滋病毒的GP120这个有关。而GP120也是艾滋病毒感染人体所必须的那段,所以又跟艾滋病毒连上了。当然这些还需要进一步的证实,这只是印度生物学研究团队提出来的一个,从基因序列里面分析到的。当然它也可能跟别的吻合,因为在生物界当中,类似的结构在基因水平还是很多的,还是有一些的。但是印度生物学研究团队认为跟爱滋病的那个和人体结合的很接近。(补充说明:印度团队后来撤稿,预印网站解释是“作者打算根据科研界提出的评论进行修改,主要是技术方法和对结果的解释。”)

就是和人体细胞当中的CD4结合,这是一部分。就是说印度生物学研究团队的发现其实和中国团队的发现几乎是一样的;只是我还没有去核对,它们(2019-nCoV)在基因序列上是不是指的是同一个东西,这还不知道。都是不影响它(2019-nCoV)的三维结构和人体结合侵入人体的三维结构,这是很特殊的地方。那么中国还有一个团队发现,它(2019-nCoV)可能跟蛇有关,所以说认为可能是蝙蝠感染了蛇以后,在蛇身上发生了突变,然后再感染到人,有这种可能性,有人分析是这种可能性。

那么就讲到突变。突变有两种,一种是自然突变,还有一种是人工编辑。自然突变一般是一个一个位点的突变,它不会一下突变这么多,所以人们就怀疑这是不是跟人工有关。或者还有一种洗牌,就是不同的病毒在某一个动物体内洗牌了,就把两种不同的基因整合到一起去了,这个也是有可能的。

那么还有就是Scripps的研究所(TSRI,是世界著名的综合性医学研究及教育机构)有一个专家,他做了一个生物钟(进化钟)的测试。在不同的个体当中所发现的不同的基因序列,同样都是武汉冠状病毒(2019-nCoV),用这个序列去进行比较,那么有一种计算方法就叫生物钟计算方法。因为这几个都有微弱的差别,就根据这个差别来追溯它(2019-nCoV)的祖先。

他就发现这个武汉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所引发的是来自同一个祖先,而且在非常近的时候,就是在12月初,最早是在11月初,大概在这段时间之内出现了一个单独的,单一的共同祖先,是从这个传出去的。而不是说跑到好多不同的品种传出去,不是的,是一个共同祖先传出去以后,然后再发生分裂。那么这就更容易的指向一个动物当中的某一个病毒发生了突变,那一次性突变造成这个的结果非常小,所以也有人怀疑,可能是人工干预的结果。

针对“P4实验室”的几个质疑

那下面我们就看一下这个人工干预究竟是怎么回事。就是这个“P4实验室”本身有什么疑问的地方,第一个疑问有人提出来是生物武器,那这个是以色列的一个前情报官员提出来的。我个人是不太相信这个阴谋论的,我也不认为这是可能性很大。他(以色列前情报官员)也没有指出这个实验室就是,他只是说这个实验室可能是中国军方和中国军方合作的四个地方实验室之一,他们也不是进行主导的。

虽然说没有第三方的证实,但是以色列这个情报机构的来源,肯定不是公开发表的文章当中可以找到的。他们(以色列前情报官员)有他们的消息来源,而这个假设,就是说武汉这个“P4实验室”有没有卷入生物武器的开发呢?这虽然是一个假设,但是在美国的情报界和病毒学界,这不是孤立的看法;还是有一定市场的,是有人认为有这个可能性的。当然我认为这次可能跟这个没有关系,但是会不会是在开发过程当中泄露出来的,就不是“投放”,而是“泄露”出来了,这个可能性有的。但是我觉得可能性最大的还是在做民用实验过程当中,不小心泄露出来的,这个可能性我个人觉得是更大。

因为这个实验室当时建造的时候,是法国原来提出来要建的,后来中国方面坚持要用中国的,就是中元公司IPPR(中元国际工程有限公司-实际上就是元机械工业部设计研究总院)嘛。中元公司其实原来就是建工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筑工程部)的一个研究室,要用中元公司来建,那这个是一个大型国企,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因为投资是1.2亿人民币,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有多少腐败?有多少能够达到真正“国际P4”标准的?这个就很值得怀疑了。

就是说豆腐渣工程,你想连航母都有豆腐渣工程,为什么“P4实验室”就没有呢?就是无意泄露的话,那可能就要从豆腐渣工程来看。

第二个就是中国的软件和硬件不配合。就“P4实验室”这个实验室可以采购所有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但是“P4实验室”的管理、人的观念、训练,这些方面是不是跟得上?我们知道在所有的硬件很强的中国的实验室也好,或者是单位也好,部门也好,它的软件相对来说都是比较落后的。

就是说它的管理或者是它的概念都是很落后的,这个会不会有泄露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那么还有一个,在实验过程当中,这个“P4实验室”它是拿动物做实验,比如说拿猴子。很多国际上的专家就怀疑,做疫苗的时候,做猴子的话会不会引起一个是动物处理的问题,就这个动物事后处理是不是严格安全,按照严格的规定做了。

还有一个就是在做实验的过程当中,会不会感染到人,而这个人不当心,出去又把这个病毒带出去了,而且还可能是人造的。就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因为现在有这么多基因的证据,来指向这个疑点,所以说这个可能性是不能够轻易放弃的。那么这是P4实验室本身存在的疑点。

那刚才已经讲了,“P4实验室”为什么在整个过程当中沉默,就是把这些东西都结合起来看的话,难怪在这几天国际上已经有越来越多,就包括一些国会议员在公开讲话的时候,都提到了武汉的,“P4实验室”,因为确实这件事情很可能跟海鲜市场没有什么关系,特别是Scripps的那个研究所的那个科学家,就他认为即使是海鲜市场的话,也是因为前面已经有了那个感染者,他把病毒带到了海鲜市场,在海鲜市场引起了爆发,但是海鲜市场不是源头,这点已经越来越多的人得到了共识。

我想先把这些内容都跟大家梳理一下,事态发展会很快地会有新的线索出现,最终真相总是要大白的。好,谢谢大家,再见。

新唐人《热点互动》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

相关新闻
【热点互动】蔡英文大胜 美中台关系走向如何
横河:伊朗放空炮 王立强被威胁 中共连失算
【热点互动】第一阶段协议改变中美贸易模式
专家:中共被迫与美签约 习近平最好不在场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拜登儿子通中俄 疑涉卖淫人口贩卖圈
【重播】川普:辩论前须验证拜登是否吃药
【直播预告】2020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思想领袖】参议员克鲁兹:推翻中共的战略
【大选观察】拿下必赢?看预测最准的摇摆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