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不可摧》影评:一部关于坚忍与宽恕的电影

文/英文大纪元记者马克•杰克逊(MARK JACKSON)翻译/叶文慧

人气 274

片名:《坚不可摧》(Unbroken,台译《永不屈服》)
导演:安洁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
演员:杰克•奥康奈尔(Jack O’Connell)、芬恩‧维特罗克(Finn Wittrock)、杰•寇特尼(Jai Courtney)、盖瑞特•荷德伦(Garrett Hedlund)、多姆纳尔•格里森(Domhnall Gleeson)、石原崇雅(Takamasa Ishihara,Miyavi)
分级:PG-13
片长:2小时又17分钟
上映日:2014年12月25日
评分:3星(最高5星)

乘坐橡皮艇迷失在大海中,没有食物,尝试着吃海鸥,吃下去不舒服(马上又吐出来),所以就生吃小鲨鱼。必须随时保持警戒,大鲨鱼随时会跳进橡皮艇逮着你。海上时不时有暴风雨,只能喝雨水。就这样漂流了47天。之后被敌军俘虏,很长,很长时间被囚禁,被打得全身瘀青。

有人说通过吃苦可以还业债。安洁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执导的电影《坚不可摧》(Unbroken,真实故事),主角路易•詹帕瑞尼(Louie Zamperini)承受的痛苦足以偿还他自己所有的业力,还可以替他的家人、亲戚以及家乡加利福尼亚州托伦斯(Torrance, Calif.)全镇居民偿还业力。

《坚不可摧》全片充满痛苦的经历,没有一刻缓解。既然这样,那么还清业债后得到什么呢?就詹帕瑞尼的情况来说,他的心彻底转变了,生出了慈悲心,更能宽恕别人。

安洁莉娜•裘莉从她执导的第一部电影《爱在血泪交织时》(In the Land of Blood and Honey),已经证明她是个应该受到重视的导演。纵使《坚不可摧》叙事的方式不怎么吸引人,但仍然可以预见裘莉即将蜕变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制片人。

我们随着影片登上美军B-24轰炸机,当时大约是1944年,正在轰炸日本各岛,而詹帕瑞尼是投弹员。随着持续不断的轰炸、低空扫射,一片混乱的机舱和枪炮塔前后晃来晃去;忽然画面一闪,回到詹帕瑞尼年少的时候,当时他是个爱偷东西、抽烟、打架的少年罪犯。

他的哥哥彼得(约翰•迪里欧- John D’Leo饰演)发现路易的敏捷度,于是协助他进行跑步训练。当年路易游手好闲,躲在露天看台下偷窥女生裙下,被逮着时,就是因为他跑的快,得以幸免于被惩戒。

跑步是路易一生中最美好的事情,他终于在1936年代表美国参加奥林匹克田径赛。当时路易与奥运传奇杰西•欧文斯(Jesse Owens)住同一寝室,还与希特勒握了手,他记忆中,希特勒是个危险的小丑。

杰克•奥康奈尔(Jack O’Connell)在《坚不可摧》片中饰演奥运田径选手暨二次大战英雄—路易(路易斯•詹帕瑞尼)。(Universal Pictures)

回到二次大战现场:数周后,路易与同机组员驾驶绰号“青蜂侠”(The Green Hornet)的B24轰炸机去救援被击落的飞行员。“青蜂侠”已经脆弱不堪,在太平洋上空解体,最后紧急迫降于海上。

之后故事便发展到类似电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Life of Pi)一个可怜人的海上漂流情节。这部分剧情相当长,如前所述,3个幸存者,无止境的漂流,生吃鱼肉,老远看到飞机的踪影便发射照明弹,皮肤被晒得如干煎酥脆的培根,以及围绕在四周的鲨鱼群。

漂流47天后,痛苦有增无减,因为剩下的2名幸存者(其中一位当然是路易)被日本驱逐舰俘虏。终于回到陆地,他们被关进又小又窄的竹造单间牢房,每天面对污泥、秽物,痢疾传染,极少的口粮,很大的蜘蛛,无人可说话,门外总是传来有人被处刑的哀叫声。

走入画面的是日本陆军下士渡边(Watanabe,日本摇滚明星石原崇雅- Miyavi饰演),他有点娘娘腔,是个虐待狂,看到路易第一眼就马上讨厌他,直接棒打路易,以儆效尤。

主要的酷刑方式:用竹棍暴打。另一种方式:有一次“飞鸟”(the Bird) (他们给渡边取的绰号)命令所有战俘排成一列,每个人都得用力殴打路易的脸。

(左-右) 《坚不可摧》片中“飞鸟”(石原贵雅- Miyavi饰演)折磨路易•詹帕瑞尼(杰克•奥康奈尔饰演)。(Universal Pictures)

才刚刚庆幸“飞鸟”终于接到升职令离开了,不久路易被转到其他营区,却变成人体运媒机器,长期陷入精疲力竭的状态,永远也无法摆脱煤矿的污秽。

原著描述路易的遭遇显然更加恶劣。尽管电影努力尝试,仍没能真实地传达如书中所描述的詹帕瑞尼内心承受的巨大痛苦。

无论如何,这部电影是一场无休止的痛苦之旅。很可能就在被轮番殴打脸部的时候人开始变得畏缩,躲在椅子底下不敢出来,转移视线,努力想着快乐的事情。

原本可以做到的

选角的问题虽然已经有很多人讨论过,但是让一个英国人来扮演意大利裔美国人似乎不是最佳选择。就算非要用英国籍演员,还有很多其他演员可以选择,包括汤姆•哈迪(Tom Hardy)、克里斯汀•贝尔(Christian Bale)和鲍勃•霍斯金(Bob Hoskins),这些演员比美国人演的还像美国人。

杰克•奥康奈尔为了扮演这个角色甚至染黑头发,但他不管是神情或体态明显缺少意大利人的特质。每当我们看到奥康奈尔,再联想到詹帕瑞尼的族裔特质,总是会产生一点冲击。纵使裘莉宣称,演员与电影的主人翁拥有类似的生命力与体型,但是当我们在影片中看到像电影《辛德勒名单》(Schindler’s List)那种对主人翁表示尊敬的画面,终于看到真实的詹帕瑞尼时,对照之下,更是对裘莉的选角判断感到困惑不解。

当然啦,奥康奈尔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电影明星,期望他将来能饰演更适合的角色得以轰动影坛。

一开始影片中出现的机枪内部画面过于平淡,欠缺戏剧张力。纵然有很多噪音和动作,但可以清楚察觉到,只有演员在说着台词,飞机是假的,远处小小的高射炮轰炸画面是电脑特效(CGI)。

《坚不可摧》片中同盟国战俘在日本的战俘营中被迫扛运煤矿。(Universal Pictures)

这部电影传递的第一个重要讯息是坚忍不拔:詹帕瑞尼的精神和身体遭受一连串疯狂的折磨,当一切痛苦超过人的忍耐极限时,原本“放弃”是最容易做到的事,但他并未放弃,还是继续忍耐。

影片中原本可以传达第二个更重要的讯息,就是见证人类能够忍受邪恶的程度,以及如何宽恕与放下仇恨,可惜导演并没有呈现这个转变过程。

所有的痛苦、恐惧和无望在詹帕瑞尼的灵魂中造成摧残人心的巨大仇恨。他多年来陷入想要勒死“飞鸟”的恶梦中,痛苦不堪。也就是说,詹帕瑞尼最后回到了美国,精神崩溃。他恶梦不断,有一晚醒来时发现自己正掐着妻子的脖子。后来妻子找到了信仰,也决定和路易继续维持婚姻,这给了路易力量去追寻信仰,然后所有恶梦便永远消失了。

然而我们并没有在影片中看到这个转变过程:影片从战俘被释放的画面跳到一个很暗的画面,上面出现几行字,大意是说路易能够宽恕对他施暴的人。

导演原本可以全面运用亚里斯多德的净化作用(cathartic experience,利用音乐与艺术来纯净心灵,抚平悲伤的方式),演出主角最后如何从悲惨遭遇转变为宽恕的过程,如此不仅能引发观众的怜悯之心,还能将此感受深植于观众心中。很可惜本片并未达到这个效果。

原文‘Unbroken:’ A Film About Forbearance and Forgiveness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追踪 Mark : Twitter: @FilmCriticEpoch

责任编辑:茉莉

相关新闻
《拉戈岛》影评:一部鼓舞人心的老电影
《隐形战线》影评:立陶宛抗俄游击队传奇
《1917》影评:高难度一镜到底 打造战争片!
《1917》影评:辉煌又惨淡的一战摩多任务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中共特工美国布局 郝海东大陆被封
【直播】6.6疫情追踪:韩国瑜下台 巴西退世卫?
挺身发声 袁弓夷:灭共救港是唯一目的
【珍言真语】袁弓夷:中共一日在港 后代没前途
【新闻看点】韩国瑜遭罢免 跨国反共联盟成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