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小汤山建隔离医院 北京医生:就是死人坑

人气 24513

【大纪元2020年02月05日讯】中共肺炎(俗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快速蔓延,武汉建造“火神山”、“雷神山”医院专门收治病患,却被外界质疑是集中营。有北京医院资深专家表示,当年的小汤山模式“死人坑”。而武汉居民说:“宁死在家也不去隔离点”。

武汉当局仿照17年前抗SARS的“小汤山模式”,8天建好可容纳千床的火神山医院,不过,医院3日正式启用后,其内部照片纷纷曝光,网民惊见该院的病房大门只能从外面打开,窗户还加装铁栏杆,简直就是进得去出不来的集中营。

旅美时事评论员秦鹏透露,火神山医院由1400名军人负责管理,实际上是让感染者自生自灭,如果实在救不过来,军人会服从上级安排协助重症病患提前解除痛苦。

他在推特上转发了网民对“小汤山模式”医院的质疑:

专家医生:发烧的“全都让他就地消失”

而一名北京某间医院的陈姓资深专家则表示,火神山医院草草建好后让1400人的军队先上来,这简直就是太明白太直接了,看来应该是和小汤山医院模式一模一样,那些发烧的“全都让他就地消失”,“说白了就是建医坑、活人坑、死人坑,完了烧,烧完了就完了”。

2003年SARS期间,中共为了收治SARS病患在北京小汤山建立医院,专门收治SARS病患,网上披露当年小汤山的可怕情景,指出医院根本没有有效的医疗设备,就是把病人集中在那里,让他们“自生自灭”。

火神山医院内部视频曝光:这不是病房啊,这是集中营啊。

武汉居民“宁死在家也不去隔离点”

《BBC》采访了一位武汉居民,是33岁的武汉市家庭主妇王雯珺(Wenjun Wang,音译),她述说了全家人挣扎求生的心碎故事。

王雯珺表示,自从疫情爆发后,舅舅就已经过世,父亲目前病况严重、正在发高烧,前一日体温达摄氏39.2度,不仅咳个不停,也有呼吸困难,目前同时服用中药和西药,靠着一台家用氧气机续命。由于试剂盒短缺、无法被认定确诊,因此没有医院愿意收治。

王雯珺说,她的母亲和舅母也都出现部分症状,电脑断层扫描显示肺部已受到感染,但两人每天仍徒步走到医院,希望替她的父亲弄到床位,只是一直无法如愿。现在,就连她的兄弟都在咳嗽,呼吸也有点困难。

根据当地政府政策,王雯珺的家人只能到市内隔离点。一家人一开始以为隔离点就是医院,结果却只是一间旅馆,没有医护人员、没有暖气,当晚甚至只供应冷餐;虽有部分简单和真正基本设施,却不具备治疗重症患者的医疗设备,最多只能容纳症状轻微或仍处於潜伏期的患者。

王雯珺表示,她的舅舅跟父亲一起进到隔离点。舅舅当时有着严重呼吸道症状,甚至开始失去意识,却始终没有等到医生前来为他诊治,舅舅、父亲只能待在隔离间等候,翌日早上6时30分,父亲去探视舅舅时,舅舅已经过世了。

至于新建的火神山医院,王雯珺表示,新医院是给已经在其他医院里的病患去的,近期将开始转移病患作业,但像她们家求助无门、连病床都没有的病人,根本无法进入新医院就诊。

她强调,若依据政府政策行事,她们现在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隔离点,但如果她们真的去了,“发生在舅舅身上的事情就会在父亲身上重演”,“所以,我们宁愿死在家里(So we’d rather die at home.)”。

王雯珺家中的悲剧并非单一个案;她表示,其朋友的父亲甚至被隔离点工作人员拒于门外,“就因为他发高烧”。资源有限,但疫情扩散程度甚钜,王雯珺忧心的表示,“我们真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她说,如果她知道武汉会封城,绝对会带全家人离开,因为留下来完全无法获得帮助,去到其它地方还可能有希望。也有人跟她一样,听从政府指示、留在武汉,她不知道当时的决定是否正确,但舅舅的死已经给出答案。#

责任编辑:心鉴

相关新闻
实拍:救护车“成群结队”驶入北京小汤山
武汉版“小汤山”医院比邻水源地 遭谴责
武汉将建第二“小汤山” 网民问医护够吗?
武汉“小汤山”工地起冲突 两派人马互殴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习近平许家印 公开回应传言
【晚间新闻】武汉爆大规模抗议 马斯克公布推特黑幕
【方菲时间】蔡霞:20大后中国往何处去?(下)
【全球新闻】白纸革命勇士被抓 最大黑客组织声援
【环球直击】骇客组织展开白纸行动 声援中国民众
【中国禁闻】白纸运动蔓延 官民展开监控与反监控博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