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将军系列故事之一

1776年 东河上的那场白雾

作者:宋闱闱
在大陆军所有的撤退中,无论身处怎样危险的境地,华盛顿将军永远是最后离开的那个人。图为大陆军撤离长岛。(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129
【字号】    
   标签: tags: , ,

纽约,一个振奋人心的地理名词,一个世界性的座标,一个具有灵魂的都市。我想和朋友们一起,溯流而上,追溯时光最初时的纽约往事,美国历史。我们今天追溯的是,1776年,独立革命时期的东河。

当年跟随华盛顿将军独立战争的这些士兵,多数是没有受过任何军事训练的民兵,他们曾经是农夫、磨坊主、铁匠、鞋匠、教师等等,追随着摆脱英王暴政、独立建国的这一伟大宗旨,他们带着自家打猎用的猎枪,加入了华盛顿将军的麾下。这样的一只临时集结的军队,没有统一的军装,没有军饷,同时也缺乏战斗技能。

1776年6月,曼哈顿华尔街头,大陆军的士兵们在炎炎烈日下操练,看得见不远处的海面上,英国军队的船只络绎不绝,陆续靠港。大兵压境,四面围城。当时,大英帝国的君主乔治三世,被北美殖民地的人民激怒了,他派出了近五万英军,在出身高贵的豪将军的带领下,来收拾北美殖民地的这群反贼来了。而华盛顿将军带领的这群完全没有经过军事训练的民兵,直到打完这场独立战争,也从来没有过五万人马。

五万人的军队是一个什么概念呢?当时北美大陆最繁华的城市是费城,这个城市的市民大约三万人,所以你想想,眼睁睁地看着五万人,尤其是装备精良、浩然有序的五万英军在海岸线登陆,配戴着刺刀的来福长枪一望无际,是怎样一种惊心动魄的景象?怎样的一种巨大的恐惧?尤其是英国皇家海军,那是世界上战斗力最强大的一只军队。而海岸线漫长的北美殖民地,直到打完这场战争,独立建国了,都还没有建立一只海军。你就设身处地想想吧,那是怎样的一种巨大悬殊?

纽约是天然的深水港,船只在沿海处都可以靠岸,由于没有海军在海上的抵御,华盛顿将军不得不在英军所有可能会登陆的地方——长岛、布鲁克林高地和曼哈顿,都布上部队,这样很快就将军队分散了。而英国海军登陆的确是四面八方,络绎不绝,以至于当时曼哈顿街头有人惊恐叫道:天哪!是不是全伦敦的人都乘船来打我们了?

在接下来的八月,英军和美军正面交锋的长岛战役,以美军的惨重败退而告终,若非一场从天而降的大雨,美军的伤亡会更加惨烈。当时华盛顿将军带领的部队在布鲁克林高地,他担心的最糟糕的情况,也是豪将军最可能做的:四面八方的英军合围起来,形成一个包围圈,将美国军一网打尽,就地歼灭。

笔者近日读过一本书,是一位美国独立战争亲历者本杰明·塔尔梅奇(Benjamin Tallmadge)的回忆录。前两年AMC曾经制作过一部播出时间历时四年的大剧《逆转奇兵》(Turn: Washington’s spies),这部剧也是我极喜欢的,在那部剧里,我重温了独立战争与华盛顿将军所度过的那段峥嵘岁月。大剧的主角是谁呢? 就是这位英俊有为的本杰明·塔尔梅奇。他出生于纽约长岛一个宁静的海边小村,父亲是当地教堂的牧师,本杰明毕业于耶鲁大学法学院,22岁时加入大陆军。

在本杰明·塔尔梅奇的回忆录里,完整地记录了发生在1776年8月29日夜晚,发生在东河上的撤退。

夜幕降临,晚上十点钟,华盛顿发出命令,大陆军出发,撤离布鲁克林高地,渡过东河退到河对岸的纽约市。东河河面宽度为一英里,舰队运输着士兵、马匹、枪支弹药,军纪涣散的士兵们却静默无声登船渡河,出奇的安静和服从命令,连咳嗽声都没有。有9500名士兵需要撤离,需要等到木船再次返回载人,往返之下,天渐渐就亮了。而留在河岸边还有大队的人马辎重,其中包括22岁的本杰明,这意味着,天光之下,河边的大陆军就会赫然暴露在英军的视野范围之内,置身于枪炮射程以内。

太阳升起,同时东河的河面上飘来一阵浓雾,白色的大雾迅即将河面遮盖得严严实实。本杰明形容说,白雾如此稠厚,以至于六英尺之外他什么都看不见。东河上的船只凭着经验继续往返航行,载走剩下的人马。白雾笼罩之下,过河了的本杰明玩心甚重,他担心起自己最心爱的马,就纠集了几个猪队友,返回去找那匹战马。

本杰明返航时,这只上万人的部队已经撤离完了,而他再次看见了整夜在河边指挥撤退行动的华盛顿将军和他的马,登上了最后一只不再返航的渡船离开。

据美国建国史料记载,在大陆军所有的撤退中,无论身处怎样危险的境地,华盛顿将军永远是最后离开的那个人。而在战场上,在互相开火的战场第一线,身骑白马的华盛顿将军,总是矗立在最前线。本杰明在回忆录里写道,他亲身经历的这场白雾笼罩的奇迹,是华盛顿将军从神那里得到一个承诺,是神给了这只势单力薄的军队,一个无言的承诺。

而华盛顿将军在1776年8月31日写给国会的报告中说,策划完成这次撤退行动,他48个小时不曾合眼。9500名大陆军士兵,全部安全撤退。

那场从天而降的大雾,挽救大陆军于灭顶之灾之中。一如华盛顿将军本人所言——这是上天赐予的神迹。这场神秘的、从天而降的大雾,象征着华盛顿将军领导美国人民摆脱暴政的这场独立战争,是正义之师行正义之举。而天意,也就是独立宣言的作者托马斯·杰弗逊在宣言里开篇即提到的Creator——创世主,神的意旨所在吧。◇

点阅【华盛顿将军系列】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李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儿时的乔治·华盛顿,就显示了他天性的慈悲心肠,身处在复杂关系中,周到地维护着这一大家的家庭成员之间的亲密联系。
  • 美国总统就职典礼
    美国总统就职典礼是国际社会近期关注的焦点之一。这次的就职典礼有重兵把守,而且因为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疫情而禁止民众到现场观礼,所以格外引起人们的关注。人们可能会好奇,在美国创建初期,总统就职典礼是什么样子?
  • 瘟疫
    有人说,历史总是不断重复;也有人说,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我们从近代的流行病爆发,似乎可以验证这样的说法。从1720年到2020年,每隔100年就有严重的疫情出现,这是偶然发生的吗?以下概述这几场瘟疫:
  • 《独立宣言》的作者托马斯·杰弗逊,作为人类历史上最智慧的,同时也是最不爱开口说话的那个人,他说出的话多是金句,他是这样表达对法国的情感的——我们美国人都有两个祖国,一个是美国,一个是法国!
  • 图为美国画家William Trego的油画《进军福吉谷》(The March to Valley Forge)。(公有领域)
    1777年的冬天,华盛顿率领部队来到费城附近的山谷——福吉谷(Valley Forge),以期让军队休养生息,渡过美国东部漫长的寒冬。后来的史书传记都说,这个冬天大陆军处境最为凄惨,日子最不好过。
  • 那段惊心动魄而又温暖人心的空中救援行动,已成为历史中的辉煌一笔,记录下全世界联手抵制共产主义独裁的智慧和勇气,始终闪耀着追求和平自由的人性光辉。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这,也是当今世界里,人们所需要的。
  • 这样的一封信,深深地温暖了将军的心。虽然将军沉静少言,自小就具备强大的自我约束能力,素来喜怒不形于色,然而,他也是肉身之人,出自于肉体凡胎,只要是人,就会有对于冷暖和伤痛的感知。在内外交困的锻造谷,他对内需要安抚无力举炊的军队,对外需要面对国会和同僚对他百般设限的刁难。
  • 华盛顿将军与拉法叶特侯爵在福吉谷。(公有领域)
    Valley Forge,在中文一直音译为福吉谷,也有直译为锻造谷,而这两个名字,都蕴含着深刻天意,十分写照现实。1777年冬天的福吉谷,是大陆军的锻造之地,淬火锤炼之地,是绝境中的华盛顿将军在白雪皑皑的森林深处,单膝下跪,独自对天哀鸣祷告的祈祷之地;而1778年初夏,走出锻造谷的大陆军,已然改头换面,焕然一新。当后世的人们回望这场历时八年的独立战争,会油然慨叹:锻造谷,的确是独立革命的聚福之地。
  • 华盛顿将军高贵的纯金一样闪亮的人品,在军队里拥有的绝对的感召力,也是国会的诸位议员们所畏惧看见的——他们既忙着赶走一定要对他们行使统治权的英王乔治三世,也提防着乔治·华盛顿成为北美大地上的新的君王。这样一种微妙心态下导致的制衡和对华盛顿将军的压制,在独立战争期间从来没有停止过。
  •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英国曾经计划以会爆炸的老鼠摧毁德国纳粹的工厂。这种看起来像007电影的点子最终并没有摧毁任何纳粹工厂,但却起到了耗用纳粹的资源与打击其心理的作用。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