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5新法上路 婚礼化妆师抱怨多

人气 15

【大纪元2020年02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徐绣惠帕萨迪纳报导)今年一月加州AB5新法案开始实施,引起越来越多自由业者的抱怨。与帕萨迪纳(Pasadena)婚庆公司合作多年的M女士说:“我们这些化妆师之前都不知道,公司一月初才告诉我们要开始填表格,非常麻烦。”

2019年9月加州州长纽森(Gavin Newsom)签署AB5法案,限制独立承包商(Independent Contractor)的资格认定,冲击了许多独立工作者。去年12月17日,数百名加州自由撰稿人将加州政府告上法庭,争取继续以“独立合同工”工作的机会。共乘车服务Uber和Postmates快递等企业也各自提起诉讼,认为AB5法案侵犯了个人的宪法权利,对技术平台存在不公平的歧视。

M女士的职业是婚礼化妆师,工作性质与朝九晚五的一般工作很不一样。她表示,倘若接了早上举办的婚礼案,往往清晨四、五点就要出门,“新娘的妆容比较复杂,常需要画一两个小时,还得配合发型师工作。”除了帮新娘化妆,M女士有时也会“加码”服务,替新人的亲友们化妆,她表示大部分华人婚礼的“婆婆”都会盛装打扮,有时妆发比新娘还复杂,花费时间更长。

AB5新法实施前,M女士与婚庆公司是合作模式,她可自由安排工作时间,预约确定后再接洽婚礼活动。她说:“婚庆业本来就有淡旺季,五、六月很忙,一个月里可能就有好几十场婚礼,但是淡季的时候,一个月可能就是接一两场。”

AB5法律上路后,M女士必须记录自己工作出门的时间,然后几点开始帮助新人化妆,还得记录几点结束工作,何时返家。M女士说:“简直就是疯狂,谁会去记那些时间啊?如果当时没填,根本就忘了。”对于AB5新法配套产生的新规,几乎所有的婚礼化妆师、发型师都很反对,M女士认为过去按件计酬、工作时间弹性的优势都因AB5的实施而消失,M女士与同业都无可奈何,但也只能配合。

对Uber与卡车司机的影响

受AB5新法冲击的还有Uber、Lyft等电召共乘车的司机。据《洛杉矶时报》报导,该法也开始对Uber司机与乘客产生影响,Uber公司在加州附近的城市展开实验。新措施之一是,让司机能调整Uber预设的价格收费,但这项测试也让驾驶担忧,司机会因相互竞争导致收入下降;Uber测试中的另一个功能是让驾驶员在接受订单前,预知乘车的目的地,使司机们能够避开低收入地区。

Uber公司的新措施意在规避AB5对其司机的限制,想证明其服务属于技术平台而非运输提供商,如此其司机就不算是合法雇员。但劳工专家、加州大学黑斯廷斯分校法学院教授Veena Dubal对此表示怀疑。

在南加当了四年多Uber驾驶的小张说:“其实我不是很清楚这些制度调整,有时间我就开,前阵子比较忙就没开。”对于Uber公司的新测试,他暂时没有感受到明显的薪资变化。

由加州卡车协会提出针对AB5新法将其司机由独立承包商转为正式雇员的诉讼,经圣地亚哥法院已在日前作出临时裁决:不准许强制执行该法案。1月16日,美国圣地亚哥的加州地方法院法官罗杰‧贝尼特斯(Roger Benitez)发出初步禁令,禁止对与卡车业者及其合作者执行AB5法规。◇

责任编辑:方平

 

 

【本文内容归大纪元所有,任何单位及个人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使用。】

相关新闻
州议员提案限制公司雇合同工
加州新法视Uber司机为正式员工
加州通过标志性法案 合同工须转正
加州新法视Uber司机为“雇员” 明年开始
最热视频
那一场雪天围炉
【新闻看点】病毒有眼睛:巴西为何突然爆发
【纪元播报】内幕:上海帮白手套的命运(下)
【纪元播报】美芯片出口新规 为何将重击华为?
【珍言真语】吴明德:美三招制裁 人民币或破10
【直播】龙飞船上太空 宇航员进驻太空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