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地毯式搜查”武汉隔离招数绝

人气 17701

【大纪元2020年02月08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就在前一期节目,我们还在说,2月4日,有人因为传说武汉要被“军管”,又被公安找去喝茶,说这是谣言。这个谣言大概就是说:武汉各连锁酒店会被政府征用,如果10号疫情没好转,中共军队就会进入武汉全面接管。这个“谣言”中,最掷地有声的一个词,就是“封户”,饭菜由军队统一配给。

我们外界听起来有一点夸张,但是中共“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国务院副总理孙春兰,近日到访武汉的时候,强调武汉要进入“战时状态”,会让人感到,即便武汉不是马上军管,其封禁力度也要进一步加强。

中共要对武汉地毯式排查 隔离所有可能病例

孙春兰提到,要大举加强对武汉的封锁,医务工作者都要行动起来,挨家挨户上门测体温。这样做的目的,按孙春兰的话说,是要抓好“源头防控,强化网格化管理,不落一户,不漏一人”。这就是要地毯式搜查,把可能的病毒携带者,也就是这个“源头”,都找到。

那么,什么样的人能被视为“源头”呢。现在当局有一个说法,就是“四类人员”,孙春兰说要举全武汉市之力入户上门排查这“四类人员”。

这“四类人员”包括:

确诊患者
疑似患者
无法排除感染可能的发热患者
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

对应这四类呢,有三种针对性措施:

对确诊的人,必须实行集中收治
对疑似患者,必须实行集中隔离
对无法排除感染的人和密切接触者两类,必须进行集中隔离观察

孙春兰说呢,要在第一时间把这“四类人员”,送往隔离点和定点医疗机构。其中,隔离点就包括被改造成临时隔离点的会议中心和其它建筑物内。

武汉的临时隔离点,很多是那种“方舱医院”,大的空间里,摆很多床,但是床与床之间,人与人之间,却谈不上什么隔离,只是把人送进隔离点,跟外界隔开了。

有武汉人拍摄到近日武汉一个大的方舱医院的内景,显示拍摄的时候,里面人满为患,也缺少人流的管控,过道上人来人往,过道一边就是患者临时居住的一趟趟床位,显得十分拥挤。

孙春兰还去了一趟在武汉“洪山体育馆”的方舱医院,其实就是隔离点啦。当时她说了这么一句话:“必要时,任何需要治疗的人应被集中并强制隔离。”

什么是“必要时”呢,那一定是瘟疫依旧得不到有效控制的时候,当局可能就采取,把所有可能携带病毒的人,全都找来隔离,“强制”,那就是说你不愿意也不行,一定要给你抓去隔离。

孙春兰在武汉的时候,经常反复强调“必须从源头切断”,告诉当地官员“你们要盯紧、不能漏”。

孙春兰上面的表态透露出两个隐含的重点:第一,武汉的瘟疫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第二,地毯式排查和强制隔离,势必造成一些人道上的问题。

首先,强制隔离,有的人不愿去被隔离,那当局要以什么样的强制手段把人带走呢?大陆的行政说执法部门,并没有养成尊重公民个人权利的行事习惯;

第二,被强制带去隔离后,患者是真的得到隔离治疗,还是在大型隔离点待着等死。如果没有足够的物资,进入隔离点又不能出去,扣押在里面,那就像很多网友说的,跟集中营也没有大的区别了;

第三,这些人被强制隔离,他们会不会有老人或小孩在家,没有人照顾,那么是否要安排志愿者给这些人提供帮助等等。

完善的社会治理体系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平时被忽视,或者打压下去的制度问题和治理问题,遇到这种突发的灾害,就会暴露无遗。

面对瘟疫 医疗物资为何紧缺

就像《南方周末》上周报导的,面对瘟疫,全国有至少160家医院因为物资不足,向社会求援,究其原因,其中一点就是,没有按需落实医疗物资的储备。

《南方周末》还引述2017年台湾的一篇《国际间医疗相关物资储备制度研析》的论文,里面提到:当年美国的疾控中心储备物资,就已经达到价值70亿美元,实现全美配送的时间是12到48小时不等,储备物品有九百多种,包括抗生素、化学解毒剂、抗毒素、个人防护装备等,由6个秘密仓库进行保存。同时,对物品进行及时更新,快到期的,就流通进市场,然后仓库里再补充进新的物资。

对于中国大陆,《南方周末》查到一个数据,就是2013年,大陆的医药储备是12亿人民币,中央有5.5亿,各省市一共6.5亿,区县的储备相对滞后。

同时,还有一个问题。目前已经建立的地方储备,很多是SARS时期或是甲型流感防控时期,紧急购买的一些物资,部分物资无法满足当前的应急需求,同时也是一种浪费。

文章进一步揭露,这些物资多是由疾控机构储备,但缺乏资金保障,也没有足够生产能力形式的储备。

比如,1月26日,武汉市发出需求清单,每天医用防护服是10万套,等于一个月就要300万套。但大陆达到标准的相关企业只有约40家,分布在14个省,每天合计可以生产3万套。也就是说,这40家企业开足马力,每月也只够武汉一个城市,防护服需求的不到三分之一。

除此之外,还有四川省一家医院,缺少N95口罩,但可以通过四川省经信委控制的国药应急物资仓库划拨,不过一个问题是要“层层审批”,流程较复杂。

同时呢,《南方周末》的记者还遇到了一个在大陆常见的情况,记者给中央一级的管理医疗物资供应的部门打电话,结果负责新闻采访联系人的电话,根本打不通。

还有一个情况,是一位加拿大的观众跟我分享的。她的父亲在大陆一间国企工作,她的父亲说,领导们是不缺N95口罩的。这也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情况,就是在大陆,特权阶层,总是有各种保障。

同时,这位观众也提到,从加拿大向国内寄送口罩,有一批还没到货,是因为瘟疫原因,大陆那边负责运送的快递公司,还没有上班,所以至少要等到2月10日,才能知道能不能继续送。她跟我说,她最怕这些口罩被充公,或者落到“红十字会”的手上。“红十字会”本来是救死扶伤的机构,但在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瘟疫中,“红十字会”又曝出了腐败黑幕,比如,扣留物资,没有及时发送给一线的医护人员,让这个本来是应该救死扶伤的机构,公信力大打折扣。

简单小结一下。因为上面我们讲到,武汉要进行地毯式搜查,然后对确定或可疑的病毒携带者,都要强制隔离,那做到这一点,起码要让被隔离者有充分的物资保障,才不至于造成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那综合刚才我们所讲的,当前武汉等城市,遇到的物资不足的背后原因包括:平时物资储备不足,生产供应不上,行政审批效率低,沟通渠道不畅,特权垄断物资,企事业单位腐败等等这些问题,让瘟疫控制难度,雪上加霜。

三大瘟疫并行 警惕食物供应

而除了以上人为因素造成的医疗物资的短缺,瘟疫带来的对食物供应的影响也不容小觑。以肉类为例。

现在除了新型冠状病毒,还有另外两场瘟疫在大陆流行。

一个是2018年8月爆发的非洲猪瘟,到现在也没有彻底平息。大陆猪肉供应短缺,价格飙升。而路透社2月6日报导,非洲猪瘟叠加现在的新型冠状病毒,让原本已经短缺的猪肉供应更加恶化,因为新型冠状病毒瘟疫,严重影响了肉类的运输,封城举措也减缓了港口的卸货进度。

另一个是禽流感。就在前几天的2月1日,湖南爆发禽流感,4500只肉鸡死亡,1.8万只家禽被扑杀。而人类一旦感染禽流感,世卫说,死亡率可能高达60%。叠加的问题是,同样的,新型冠状病毒瘟疫,令饲料供应也被阻断。

最近一段视频显示,大陆一家养殖场的3万只鸭子,就被活活饿死。

非洲猪瘟和禽流感,与新型冠状病毒并行,在互相加重对社会正常运转的影响。

而除了肉食行业,电子产品等多个跟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也受到影响。比如,美国苹果公司和星巴克咖啡在中国的分店,已经有几百家被迫关闭。

提到以上这些问题是想说,除了医疗资源不充足,还要考虑到生活物资的供应,这些都是为避免出现人道灾难,所必须考虑到的问题。特别是食物供应。

封闭社区越来越多 封锁居民门口招数“狠”

在当前全国上下许多地方封城封路封小区的情况下,保证各方面的供应就更加重要。而且,实行封闭管理的地方,一直在增加。

2月6日,天津成为第一个宣布封闭式管理的直辖市,全市居民社区采取封闭式管理,24小时严格管制人员和车辆的进出,禁止居民聚集。当天,江西全省发布通知,所有小区实施封闭式管理。

除了江西外,目前,还有辽宁、安徽、广东三省,也都实施全省的居民小区全面封闭式管理。类似的还有其它众多的城市,在居民小区的封闭管理之列。

我们看到一段视频,在远离湖北省的黑龙江,也有部分地区对小区实施严格的出入管制,比如哈尔滨。甚至有的小区把门焊死。

男声:完了,把门洞都焊死了,不能出屋了,下一个就是我家了。

这里呢,封门的具体原因并不清楚。但按照经验,有的地方如果某一个单元里面出现确诊病例,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但是这种做法,是否人道,还有待讨论。

也有照片显示,在黑龙江的小区,门口被贴封条,还被用铁条钉死。门口旁挂了一个牌子,写着:此单元有确诊病例,禁止出行。

关于黑龙江,还有人发出几段最新视频,在哈尔滨有一个小区,小区外围布满警察,录像的人说这个小区已经被全面封锁,另一个人从楼上拍摄,也拍到了这个画面。同时,在小区内侧的住户,还拍到了大量警察走进小区,拍摄的人说是这个小区被全面封锁。应该是与肺炎疫情有关,但是我们没有掌握确切信息。

在此也重复一次,大家给我们发信,不要发网上重复的消息,请发您自己掌握的有关实情,而且尽量写好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最好再附上几句简介,让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有一张照片,或者是视频,我们没办法确认,不好报导。重复一下,我们的邮箱是xwpajq@gmail.com,请您一定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再发送有关信息,安全第一!不然就不要发。

李文亮走了 像李文亮的全国还有谁?

说到这,就要讲一下。在瘟疫造成的物理空间隔离之外,当局也非常重视信息的“隔离”。

除了我们已知的公民记者陈秋实,2月6日突然失联,他的好朋友透露,陈秋实很可能被当局抓走强制隔离。陈秋实在武汉封城期间,向外界传递了很多自己拍摄的画面,有一些内容与官方想表达的意图不一样。比如他在最近一次video里揭示说,武汉的方舱医院,很像战地医院,不适合传染病人居住等等。有的朋友质疑“强制隔离”的说法,因为目前,普通民众被强制隔离,可是他可能还具有对外通讯的手段。而很显然,陈秋实自从2月6日晚失联后,手机一直打不通,这不是隔离,说拘禁倒是更恰当。

然而,像陈秋实、刚刚过世的李文亮医生、还有我们常提到的武汉人方斌,除了他们之外,还有其他一些敢于公开传递真实资讯的人,也遇到了麻烦。《自由亚洲》报导。

1月22日,河北高阳县胡姓男子,拍摄了当地卫生院发现疑似新病毒患者的视频,发到微信群,被拘留10天。

也是在22日,安岳县人肖某,因为在QQ上说:最新新型病毒有点凶,川渝两地都发现了病例,各位做好防护措施哈;还说当地卫生院隐瞒消息。公安跟卫生院沟通认为消息不实,就处置了肖某。

1月25日,四川德格县一个藏民,在网上说,当地有13个人被一名汉人传染,大家一定注意。结果也被公安拘留处罚。

2月3日在云南文山市,当地两家医院的5名医务人员,因为所谓偷拍和散布疫情防控信息,被公安拘留10天。

此外,广西隆林县韦姓女子,只因在微博上说了一句:百色才一个吗?为啥我听我妈说,隆林这里都有两个了。这句话被公安定为谣言,女子遭到训诫。

还有照片拍到,湖北钟祥,也有一名男子因为发表有关疫情的言论,被公安拘留5天。

他们,很多是像李文亮一样,只是为了提醒身边人的安全,就被公安找到成了维稳对象。

其实,对于一般谣言,只要有一个正当的声明回应、去辟谣就好了,根本不需要行政手段的介入。就像我之前举的例子,奥巴马还是美国总统的时候,当时只是富商的川普(特朗普),就说奥巴马不是美国本土生的,那不是本土生的奥巴马当总统失去合法性。川普当时用推特不断发信息说这件事,后来白宫怎么做的啊,就是发声明回应,奥巴马在演说的时候回应一下,解释一下,就完了。更不会有人因为提醒身边的人,注意健康、远离传染病,受到警察的干预,本身监控私人聊天,就是有争议的行为。

病毒患者转阴后又复发?求知情人核实

节目最后,有一个消息,跟观众请教。希望有这方面专业背景,或掌握了相关消息的观众,帮忙核实。

有人说,现在这种新型冠状病毒,有的在ICU重症监护的患者,检查由阳性转为阴性之后,被转到普通病房,然后突然又加重复发,再进ICU。也就是说,有的人即使检查痊愈了,之后发现还没好,病情又变重。还不是已经确认的,个别痊愈患者,可能有再次被感染的可能,但这个情况还不是。而是体内原有的病毒,没有除掉,它在欺骗人体内的免疫系统,让它不产生抗体,但是细胞表面的抗原转阴,可是其实,病毒的RNA并没有重组变异。但是,免疫系统放松警惕之后,病毒又开始兴风作浪。这个是一位专业人士发出来的信息,但是我还没有查到相关报导。所以请教我们观众中的高人,看这种情况是不是存在。

那今天就先说到这里。我们会继续关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问题。

好,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在订阅时,不要忘了在订阅按钮旁边,点击小铃铛图案,及时收到我们上传视频的通知。也欢迎您成为我们的会员。好,感谢收看,下期节目,再见!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拍案惊奇】中共肺炎疫情 连带三大并发症
【拍案惊奇】新病毒发现者文章揭示什么?
【拍案惊奇】武汉重症者或被军管 有另种病毒?
【拍案惊奇】方斌爆武汉三实情 美治病有良药
最热视频
【现场视频】武汉楚河汉街已人来人往
【珍言真语】蔡陈葆心:世局难测 持有现金为上
【思想领袖】美政府应在大学保障言论自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