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妇人 (三)

作者: Louisa May Alcott(露易莎·梅·艾考特) 译者: 刘珮芳

《Little Women》插图。(公有领域)

  人气: 133
【字号】    
   标签: tags: , , ,

续前文

她们走下楼,心里有些胆怯,因为她们其实不常参加舞会,虽说眼前这个小聚会并非特别隆重的场合,对她们来说却是大事一件。嘉地纳太太是位有些年纪的贵妇,她亲切地欢迎姊妹两,并指派六个女儿中最年长的招呼她们。

玛格认识了莎莉,并且很快就熟稔起来,不过,乔就不一样了。她对认识女孩儿没多大兴趣,也不太喜欢和她们凑在一起聊八卦,她只是直挺挺地站着,时刻注意让自己的背紧贴墙上,不自在的模样就像一匹小公马闯入花园一般。屋子另一边有一群男孩子,正在兴高采烈地讨论溜冰,乔很想过去加入他们,因为溜冰是她的人生乐趣之一。

她朝玛格打暗号,表达自己极想参与男孩话题的渴望,可是得到的回应只有挑得老高的眉毛,浓重的警告意味让她不敢轻举妄动。没有人过来跟乔搭话,渐渐地大伙儿都找到各自的舞伴转移阵地去了,只剩她一个人形单影只。她也不敢随意乱逛,因为害怕被人看到衣服后面的焦痕,只好哀怨地杵在原地,盯着人群来去直到舞会开始。

玛格立刻就被人邀走了,她的舞步轻盈流畅,然而没有人知道,她绽放笑容的脸庞底下,那双过紧的高跟鞋究竟有多么令她疼痛难当。乔一眼望见有个满头红发的年轻人朝她所在的角落走来,她担心是来邀她跳舞的,便往身后的窗帘躲去,打算在那儿悠哉地观赏人群就好。

然而她的运气太糟了,另一位羞怯的来宾已经先她一步选中这个避难所,乔一闪身到窗帘后方,就发现自己正好和“劳伦斯男孩”面对面。

“噢……噢,我不知道这里有人!”

乔结巴地开口,一踏进来便打算退出。

那男孩虽然吓一跳,却只是笑了笑,愉快地回答:

“别在意我,你喜欢的话就留下来。”

“我没打扰你吧?”

“并没有。我之所以在这儿是因为我没有认识那么多人,而且在一开始会觉得有些奇怪……你懂的。”

“我懂。拜托别走开,除非你不想待在这。”

那男孩于是坐回原位,低头看向自己的鞋子,直到乔率先打开话题。她想尽量表现得有礼又轻松:

“我想我很荣幸地与你见过面了,你住在我家附近,是吗?”

“住你家隔壁啊。”

男孩抬起头,直接笑出声,因为乔拘谨的态度太有趣了,和上一次交谈简直大相径庭。他可没忘记自己把捡到的猫送还给对方时,两人隔着篱笆聊起板球的样子。

这让乔完全放松下来,她也跟着笑了,展现出她最自然的样子,开心地说:

“我们很高兴收到你送的圣诞节礼物,那天过得真的很开心。”

“那是爷爷送的。”

“可是,是你要他送的,不是吗?是吧?”

“您的猫还好吗?玛楚小姐?”

男孩问道,想要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些,一双黑眼珠却闪动着好玩的光采。

“好得很,谢谢您问候,劳伦斯先生。不过,别叫我玛楚小姐,叫我乔。”

年轻女士如此回应。

“别叫我劳伦斯先生,叫我劳瑞。”

“劳瑞.劳伦斯?好怪的名字。”

“其实我的名字是提奥朵尔,可是我不喜欢,有些朋友会因为这样叫我朵拉,我干脆让他们叫我劳瑞。”

“我也讨厌我的名字,好像我很多愁善感一样,真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叫我乔,而不是乔瑟芬。你是怎么让男生不再叫你朵拉的?”

“揍他们就对了。”

“我可不能揍玛楚姑妈,我想我只能忍了。”

乔无奈地叹口气。

“乔小姐,你不喜欢跳舞吗?”

劳瑞问,脸上表情仿佛在说他认为这个名字很合适。

“我很喜欢啊,如果空间够大,而且每个人都很活泼的话。但是这种场合我一定会出错,可能踩了别人的脚趾或犯了其它禁忌,所以我还是安分一点,让玛格去跳舞就好。你呢?你不跳吗?”

“偶尔。你知道,我在国外住了好几年,所以还不太清楚这里的规矩是什么。”

“国外!”乔叫道:“噢,快说给我听!我最喜欢听人分享旅游经验了!”

劳瑞似乎不知该从何说起,好在乔的一连串提问很快就让他侃侃而谈。

他讲起在瑞士维威(注:瑞士西部的一个城市)就学的情形,当地男生从来不戴帽子,他们在湖上有一队船艇,一到假日就远足去,跟着老师们遍览瑞士的湖光山色。

“我也好想去那里看看啊!”

乔感叹道:“你去过巴黎吗?”

“我们去年冬天就待在那儿。”

“你会说法语吗?”

“我们在维威时不准说其它语言。”

“快说两句来听听!我会读,可是不会说。”

“Quel nom a cetter jeune demoiselle en les pantoulles jolis?”

“你讲得真好听!我想想……你是说‘那个穿着美丽舞鞋的年轻淑女是谁?’对吗?”

“Oui, mademoiselle.(答对了,小姐。)”

“那是我姊姊玛格丽特,你本来就知道的!你觉得她漂亮吗?”

“是啊,她让我想起德国的女生,看起来很清新又文静,而且跳起舞来一派淑女风范。”

听到这个男生对姊姊的赞美,乔感到与有荣焉,决定之后要将这句赞美复述给玛格。两人就这么偷看人群品头论足,恣意谈天,直至彼此觉得已经是老友了一样。劳瑞的羞涩早已烟消云散,因为乔男孩子气的举止让他觉得很有趣,相处起来轻松愉快,乔也重回自己真正开心的模样,

因为她忘了衣服的问题,也没有人会冲她抬眉毛了。她对这个“劳伦斯男孩”的好感更胜以往,仔细打量他好几次,这样才能在回家后,把这个人的样貌详述给妹妹听,因为她们没有亲兄弟,堂表兄弟也没几个,男孩子对她们而言几乎是未知生物。

“黑色卷发、肤色略深、眼睛又大又黑亮、鼻子很挺、牙齿也好看……手和脚满小的,个子比我高,人又有礼貌,是一个让人相处起来很愉快的男孩子……不知道他几岁?”

乔的问题悬在舌尖上,几乎就要开口问了,所幸她悬崖勒马,尝试以生涩的技巧旁敲侧击。

“我猜,你不久就要念大学了吧?我看过你读书读到快挂点的样子……喔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很、努力、用功……”

乔的脸上一热,对自己脱口而出“挂点”这种词感到极度难为情。

劳瑞微笑着,一点也没被惊吓到,耸耸肩回答:

“再一、两年吧,我十七岁才要去念大学。”

“你才十五岁?”乔问道,看着眼前的高个儿,她还以为他十七岁了呢!

“下个月十六。”

“真希望我也能去念大学!你看起来好像不怎么想去。”

“我恨死了。不过就是一堆麻烦外加胡搞瞎闹而已,我也不喜欢同学的作风,在这个国家啦。”

“那,你喜欢什么?”

“住在意大利,用自己的方式开心过日子。”

乔非常想问什么是他自己的方式,不过劳瑞的两道浓黑眉毛皱紧在一起,很是吓人,让她不敢往下问。她于是用脚打拍子,趁势换个话题:

“这波卡舞曲真好听,你何不去跳一下舞呢?”

“你也一起的话。”

他回道,充满绅士风度地微微躬身。

“我不能跳,我告诉过玛格我不会下场跳,因为……”

乔话说一半就停了,一脸不知该往下说还是该大笑。

“因为?”

“你不会说出去?”

“绝对不会!”

“呃,好吧,我有个喜欢站在火炉前的坏习惯,我有好几件裙子就是这样被我烧焦的,包括这一件。虽然仔细补过了,还是看得见焦痕,玛格说我只要直挺挺地坐着不动,就不会有人去注意。你想大笑的话请便,这种事真的很好笑,我知道。”

然而,劳瑞并没有笑。他只是看着地上好一会,随后换上一张让乔甚感困惑的表情,神态温和地说:

“没关系,我想到办法了。外面有个长廊,我们可以在那里跳舞,动作多夸张都没关系,没有人会看见我们的。一起来吧?”

乔道了声谢便欣然前往,但是当她看见舞伴手上那双珍珠白色的精致手套,不禁想道,要是自己也有称头的手套就好了。

长廊里空无一人,他们尽兴地跳了支波卡舞,劳瑞的舞跳得很好,还给乔教了德式舞步,这种舞步又是回旋又是跳跃,乔因此高兴得很。音乐停止的当下,他们坐到阶梯上喘口气,当玛格来找妹妹时,劳瑞正好说到在海德堡举办的一个学生庆典。玛格向乔打手势,乔只好不太情愿地跟随她走进一旁的房间,玛格一进去就往沙发上坐,一手紧紧握住脚,脸色一片惨白。

“我扭伤脚踝了,那双蠢高跟鞋害我拐到脚,痛死了……我根本没办法站,等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家……”

她说,在沙发上痛苦地挪动身子。

“我就知道那双蠢鞋子会害你脚痛!很抱歉,可是,我也不知道除了叫马车还能怎么办,或是你就留在这里过夜了?”

乔一边回应姊姊,一边揉揉她那可怜的脚踝。

“我不能叫马车,根本负担不起。况且大部分人都是坐自家马车来的,马厩离这里又远,没办法派人去,我是坐不到马车了。”

“我去。”

“不行,你别想!现在已经过九点了,外面黑得跟什么一样?在这儿过夜也不行,莎莉已经邀请好几个女生留下来陪她,房间住不下了。我休息到汉娜来就好,之后我就自己尽力吧。”

“我去问劳瑞,他会答应的。”

一想到这个好点子,乔明显地松了口气。

“噢天,拜托不要!千万别让任何人知道。帮我把平底鞋拿来,然后把这一双和我们其它东西放到一起。我没办法再跳舞了,晚餐一结束就注意看汉娜来了没,她一到马上叫我。”

“大家都去吃晚餐了,我在这里陪你,我宁愿陪你。”

“不行,亲爱的,你快跟大家一起去,然后帮我带杯咖啡,我累到走不动了。”

于是玛格把鞋子小心藏好,身体斜靠在沙发上,乔则丝毫不顾形象地往餐室奔去,途中经过一个放瓷器的小厅,打开一扇门后发现竟是嘉地纳老先生用餐的私人空间。她火速冲回大餐厅,到桌前倒了杯咖啡,然而下一秒她就把咖啡洒出来,这下子,她的礼服正面就跟背面一样惨烈了。

“啊……真是!我怎么这么笨手笨脚的!”

乔叫道,抓起玛格的手套来抹裙䙓。

“我可以帮你吗?”

一个友善的声音问。劳瑞一下出现在乔身旁,一手拿着斟满的咖啡,一手拿着一碟冰品。

“我只是想给玛格带点吃的,她累坏了,然后刚才有人撞到我,然后我就变成现在这样了,真是太精彩了。”

乔答道,阴郁的眼光扫过泼了污渍的衣裙,落在变成咖啡色的手套上。

“太惨了!我正想把手上的东西给人,我可以拿去给你姊姊吗?”

“啊,真谢谢你!我带你去找她。不过咖啡还是你拿好了,要是我拿肯定又出事。”

因此乔在前方领路,劳瑞则像经验丰富的护花使者,拉过一张小茶几来,又给乔准备第二份咖啡和冰品,他的态度亲切、斯文有礼,就连对礼仪吹毛求疵的玛格都说他是一个“好男孩”。

他们在接下来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吃着糖果饼干,讨论夹在里头的签诗。两、三个经过的年轻人加入他们,于是他们玩起“拍七”,游戏进行到一半,汉娜刚好也到了。玛格忘记她的脚正伤着,立刻站起后痛得大叫一声,被迫扑向前抓紧了乔。

(注:拍七(Buzz),破冰游戏,基本玩法是多人围坐一圈报数,喊到七或七的倍数时,改以拍手或蜜蜂的嗡嗡声代替,失误的人接受少许惩罚。)

“嘘!什么都别说!”

玛格低声吩咐,接着扬起音量:

“没事!我扭了一下脚,就这样!”

这才一跛一跛地走上楼收拾随身物品。汉娜责备着,玛格哭了,乔完全不知该拿这种情况怎么办,最后决定由自己全权处理。她迅速溜下楼找到一个仆人,问他能否给她弄来一辆马车。然而,这名侍者只是刚好受雇在今天来工作,对这附近并不熟悉,乔只能继续四下张望,希望能找到人帮忙。劳瑞刚好听到她的话,便主动提议搭乘他祖父的马车,他说,那本来就是专程派来接他的。

“现在还这么早!你不会想走了吧?”

乔问道。劳瑞的话让她放下心来,不过她迟疑着是否该接受劳瑞的好意。

“我都很早走,真的!请让我送你们回家吧,完全顺路,你知道,而且听说现在下雨了。”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乔把玛格的不幸遭遇告诉劳瑞,在欣然接受他的好意后,乔赶紧上楼把玛格和汉娜带下来。汉娜就跟猫咪一样讨厌下雨,所以她乐得有马车可坐,一行人坐上豪华大马车离开,觉得这种体验既快活又优雅。劳瑞坐到驾驶旁边去,好让玛格在马车里抬高脚休息,也能让女孩们自在畅谈今晚的舞会。

“我玩得很愉快!你呢?”

乔问道,顺手拨松原本盘起的头发,让自己处得更舒服些。

“我也是——直到我扭伤脚。莎莉的朋友安妮·墨法特很喜欢我,她邀我和莎莉一起去她家住上一星期,莎莉在春天歌剧公演时会去,到时一定好玩得不得了,要是妈妈也答应让我去就太好了。”

玛格回应道,一思及此又打起精神。

“我看到你跟那个我逃掉的红头发男人跳舞,他人好吗?”

“噢,当然!他的头发是红褐色的,不是红的,而且他非常有礼貌,我跟他跳了一首雷多瓦舞曲,跳得很高兴。”

“他换舞步的时候,看起来像一只活蹦乱跳的蚱蜢!我跟劳瑞一直在笑……你们有听到我们的笑声吗?”

“没有,可是这样很没礼貌。你呢?整晚都躲在那儿吗?”

乔把今天晚上的冒险说给玛格听,说完同时也刚好到家。她们向劳瑞道了许多次谢,最后才道了晚安,蹑手蹑脚走进家门,希望不要打扰任何人。然而,门才打开一条缝,两颗戴睡帽的头立刻挤到眼前,带着困极了却又期待的声音喊道:

“告诉我们舞会的事!告诉我们舞会的事!”

在玛格所谓“失礼到极点”的惊呼声中,乔拿出从舞会上暗藏的糖果送给两个妹妹。而在听完整个晚上最惊险刺激的片段后,她们很快就安静下来了。

“说真的,我觉得我今天过得就像高贵的年轻淑女一样呢。参加完舞会坐豪华马车回家,一身晚礼服,身旁还有个女佣正在服侍我。”

玛格开口,正当乔用消炎药膏包扎完她的脚,打散她一头长发帮她梳理的时候。

“我觉得那些高贵的年轻淑女也许还没有我们快乐呢!虽然我们有人头发烧焦,只剩旧礼服可穿,手套也只能戴一只,而且还笨得去穿不合脚的高跟鞋,扭伤了脚踝呢。”

乔的说法让我十分认同呢。◇(节录完)

——节录自《小妇人》/ 好读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距离此刻不远的近未来,凯莉思和麦斯相遇了。90分钟——这是他们能够相处的最后时光……如果生命只剩下90分钟,你会如何陪伴身边的挚爱?
  • 在北国一家神秘的音乐盒店,有一种特制音乐盒,只要打开,就会召唤出每个人无心遗落的回忆。
  • “如果已经没人想写信,这世界还需要邮差吗?”莎拉问,她挫败的语气格外沉重,一字一句拉得很长。
  • 那一年的冬雪让我乐歪了。雪可以支撑我的体重,就像水一样,只是更冰冷,感觉更畅快。我会站在外头的雪地,闭上眼睛,舒服到我觉得自己可能睡着了。
  • 湖
    如果预知自己的死期,你会怎么过你的人生?
  • 继承神探天赋的古怪少女、向往谜团与冒险的孤独男孩,“福尔摩斯与华生”的家族盛名,是他们的光环、阴影、或是危机……?
  • 温柔婉约但向往富裕生活的玛格、才思敏捷却老是暴冲过头的乔、温顺恬淡却极度胆小怕生的贝丝、俏丽可人但时而骄纵傻气的艾美……这是专属于四位少女的故事,在相互扶持的青春旅路上,叙写她们战胜心中困顿,大步迎向自己梦想的姿态!
  • 时值美国南北战争期间,父亲远离家乡、身处前线,玛楚家中留下坚强的母亲,养育教导他们视若珍宝的四姊妹。书中歌咏善良、勇敢、希望,透过玛楚一家对爱与美德的身体力行,期许人与人的每次相遇都是最美好的瞬间。
  • 一段追寻智慧、真心(爱)、勇气与家的奇幻旅程……
  • 彼得和乔留下了两则传奇。一则是他们伟大的努力,以大胆、轻量的创新方法攀登高峰,第二也是更为持久的成就是他们写下并流传的书。从他的登山生涯开始到最终,彼得的写作天分显露无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