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封村封路封社区 大陆民众人心惶惶 度日如年

武汉肺炎疫情迅速蔓延,致80多座城市被迫封闭,对经济造成重创。图为示意图。 (Getty Images)

人气: 373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20年02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伊铃多伦多报导)“一辈子从未经历过今年这样的事,这哪是过什么年?简直就是过难;度日如年啊!”远在中国大陆的谢女士对记者说。

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爆发以来,迅速蔓延全国各地。为了防止病原扩散,地方政府各自为政,纷纷效仿。封村、封路、封社区,要求居民留在家中,禁止过年期间走亲访友。不仅生活不便,加上对疫情发展不可预测,许多人感到惶惶不安,度日如年。

家住湖南衡阳市城南区的谢女士是当地一家医院的妇产科医生,还差20天就退休。

衡阳市蒸湘区的魏女士说:“从来没有经历这样的年节。过年这段时间,大家都待在家里,不敢出门,整个街道冷清清。”(魏女士提供)

谢女士说:“过年前几天就开始封闭在家中。原以为初七上班可以解禁了,然后又宣布假期延到初九,初九到了,又要延到十五,一延再延。这2天衡阳的发病人数又增加了几例,看来情况没有那么乐观。”

谢女士的女儿、女婿在长沙上班,2个小孩留在她家,大的4岁多,小的才1岁多。谢女士和先生两人根本管不了2个小孩,只好把亲家母也叫来帮忙。“每天起床做着重复的事情:煮三餐饭,哄2个小孩吃饭、睡觉。”

谢女士还要叮嘱家里其他人要勤洗手等卫生习惯。但有的人不在乎,认为没关系,无所谓。为此一家人争执不休。

“成天闷在家里,大人都烦透了,小孩更烦,哭个不停,反过来又影响大人,大家心情都糟透了。”谢女士说。

谢女士说,虽然准备的过年食品能对付几天,但担心疫情不缓解,必须上街买食品。虽然当地禁止社区之间来往,但是只是口头说,门口没有人把守。“靠自己自觉。谁知道出门会遇到什么人?万一感染怎么办?怕不怕死啊?”谢女士说。

衡阳市蒸湘区的魏女士说:“最近几天,附近的超市开始有些人购物,但远远比不上以前的人多。” (魏女士提供)

还过20天谢女士就要退休了,现在医院突然叫她回去上班。“这个情况我怎么敢去上班?”谢女士感到压力很大。

谢女士说,“说不恐慌是假的,我们知道目前还没药可治(武汉肺炎)。”不过她的先生不紧张,认为“没事,无所谓。”

谢女士说:“医务工作者最辛苦,大年初一、初二就上班。不是在医院,就是到人流多的车站、码头给人测体温。”她的一位同学已经参加救援医疗队,正准备出发援助前线医院。
这几天,谢女士从网上看到新闻,了解到武汉的患者得不到及时治疗,感到痛心:“武汉人太可怜了,他们患病得不到治疗,求救无门。希望老天爷快点制止这场瘟疫,救救武汉人吧。”

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年节

衡阳市蒸湘区的魏女士说:“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年节。过年这段时间,大家都待在家里,不敢出门,整个衡阳市街道冷清清,很远才看到2、3个人。最近几天,附近的超市开始有些人购物,但远远比不上以前的人多。”

衡阳县樟木乡的祝女士说:“从来没有过过今年这样的年。往年这个时候是最热闹的时候,今年特别冷清,没有人上门拜年,邻居亲戚也只是进门打个招呼就赶紧离去。每天就是一台电视为伴。”

当地政府要求村村隔离。所有的路口都有人值班,外村的人不让进来,本村的人不让出去。祝女士的儿子是村长,疫情发生后,天天从早晚都是在路口值班。

祝女士说,白天马路上静悄悄,既没有人,也没有车通行。儿子、媳妇家在城区,只有到了晚上才偷偷开车进城,天亮之前赶回来。

祝女士所在的村紧邻衡山县。她说,本村有一家人的儿子、媳妇在武汉打工,目前还没有症状,自行在家隔离。但是距离她家3里路远的衡山县天水亭村,有100多个在武汉打工回乡的人,当地医务人员上门测体温。与她家相距不远的元江村最近发生一例,已经送医院治疗。

家住多伦多士嘉区的茱莉去年回湖南探亲,她庆幸自己赶在11月20日回来:“再晚一点,可能就被困在老家,回不来了。”

茱莉的家乡在湖南茶陵县。她的弟弟在县交警大队工作。武汉疫情爆发以后,她弟弟天天穿防护衣在路上执勤。

茱莉以前在中国是一名护士。她说:“这次武汉肺炎疫情发生后,过去的那些同事、朋友很紧张,医院领导要求他们随时待命,随叫随到,接到通知5分钟之内赶到医院。”

武汉城内民众恐慌

多伦多居民付先生的姐姐、姐夫一家住在武汉江岸区。武汉封城以后,付先生很紧张,担心姐姐姐夫困在城内,出门都困难,又担心他们被病毒感染。于是打电话告诉注意安全,也把在海外了解到信息告诉他们。

付先生说:“可能是长期信息闭锁,他们根本不相信。说:“我们很好啊,物价没涨多少啊。我们相信政府,相信党。你们在海外被骗了。”

武汉封城已经10多天了。付先生说:“最近几天打电话给他们,情况已经发生变化了,明显的感觉到他们很恐慌,问这问那:怎么办啊?物价也涨了很多,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啊?什么时候结束啊。”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