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桩华人离婚案引出的各种欺诈

人气: 143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3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卑诗省最高法院最近的一项判决,爆出一名华人从结婚、创业到离婚的系列故事里充满了欺骗。

按卑诗省最高法院今年2月7日的判决文件,列治文居民江军成(Jun Cheng John Jiang,译音)从打工族变成一名成功商人。但是,为他的商业发展带来资金的妻子,发现丈夫隐瞒婚姻历史后提出离婚。

该离婚官司在分家产时,不仅涉及这对夫妻,还有岳父、家婆,错综复杂,更惊人的是,江军成被发现,除了隐瞒婚姻史外,还骗税局,骗抵押房贷……,在法庭上,还试图骗法官。

曾是三代同堂

法院文件显示,江军成的父亲在2003年通过申请难民成为加拿大永久居民,然后担保一家人移民加拿大。

2004年6月,江军成与他的第一任妻子Xiao Ying Wu(Jessie,后称杰西)结婚,后来搬到温哥华住。他的父母和妹妹Jun Shan Jiang(Grace,后称格蕾丝)也在温哥华。

杰西生下儿子哈里森(Harrison)后,一家三口搬去爷爷奶奶的家住,那是位于温哥华Fleming Street的一处出租住所。江军成、杰西和哈里森共用一个房间,格蕾丝有自己的房间。

按法庭文件,该家庭除了格蕾丝当时是学生外,其他人都是靠打工挣钱的。江军成开车送货,每月收入在1,000到2,000元之间;杰西教钢琴,她在作证时说,她当时收入很少,家里的钱非常紧张。

娶富家女后开始创业

王建国(Jian Guo Wang,音译)于2002年移民加拿大,在温哥华落户。他在中国拥有企业,也是一个精明的投资者,移民加拿大是为女儿王依茗(Yi Meng Sharon Wang,译音)能获得良好教育。

王依茗在加拿大高中毕业后,先在安省的西安大略大学读经济,后来转到温哥华的西蒙弗雷泽大学完成学业。她和江军成在2010年相识,当时江正在开送食物的货车,但表示有志于开办自己的食品服务公司。

2012年10月12日,他们俩结婚并入住一栋位于West 20 Avenue、价值210万元的房子。该房子是王依茗的父亲出资购买的。

2011年2月11日,江军成创建云生国际贸易公司(Wingsum International Trading Inc. 简称WIT ),经营肉类加工和分销企业,主要服务对象是亚洲餐馆。江军成是该公司的独资老板。

截至2013年7月,王建国共向江军成借出了228,130元,支持他创业。该公司发展迅速,截至2018年2月的财政年度,其销售额从几百万元增加到超过2,400万元。

江军成曾成为列治文商会年轻企业家奖的提名人。他也喜欢投资地产,江家和王家先后合作投资了3处物业,一处在温哥华,两处在列治文。

从2013年至2015年间,江军成与他人合资创立了另外3家公司,一家是货仓出租公司,两家是肉类加工公司。

隐瞒婚史致婚姻破裂

江军成和王依茗在一起后,于2011年7月购买了他们结婚居住的物业,但江军成一直没向王家透露他之前有过婚姻。2011年10月,江向王和她的父母承认,他曾结过婚。

王建国和妻子听完江军成的哭诉及道歉后,问江是否与前妻有孩子。王建国称,江军成非常肯定地说,他与前妻没有孩子。

江军成否认王建国的说辞。江在作证时说,他已向王依茗说了他与前妻有一个儿子,是王依茗向她自己的父母隐瞒了这一件事。

按法庭公布的文件,江的这一说辞没有与王依茗对证。这两家的成员在法庭作证时都有不同的说辞,包括江军成的母亲(后称江母),她开始的证词,也是说江之前没有孩子。

王依茗的证词是,她是在作证宣誓前几个星期,才发现江军成在以前的婚姻中生了一个孩子。并称她发现此事后,江母给她发了一条短信道歉,说她之前对江有孩子一事保密,是不希望他们俩人的婚姻破裂。

法庭文件称,在审讯中,江母确认了王依茗在此事上的证据是真实的。

隐瞒收入至少270万元

王依茗和江军成有一个孩子后不久,在2015年9月开始分居,离婚官司中如何分家产的部分错综复杂,争了好几年。

为了争取孩子的抚养费,王依茗披露了江军成的很多逃税秘密,最突出的一件是,江声称他的年收入是6万元,但王认为江的年收入超过100万元。这除了为孩子挣得更多抚养费外,还披露了江的逃税行为。

虽然江销毁了很多相关证据,但在法庭对质中,江最终承认,他通过打印没有公司信息的发票,瞒报收入。

法官麦克尤恩(McEwan J.)在判决文件写道:“毋庸置疑,从2013年到至少2015年,该公司(WIT)运行了一个非法的未报现金收入骗局,即销售人员收取现金,江收到这些钱后,没向税局报告。”

根据法务审计师提交的证据,WIT未报现金收入为270万元。但王依茗的证词称,“这只是所有消失现金中的冰山一角”。

法官接受审计师的估计,WIT在2018年的销售总额约为2,400万元,应该用年收入160万元来计算江军成应付的儿童抚养费。

该离婚官司开打1年后,2016年11月25日,法官麦克尤恩以江军成向法院做伪证,判其6个月徒刑,其中1个月立即执行,另5个月是缓刑。

未能瞒过法庭

争家产过程中,也是各有各的说辞。比如位于West 20 Avenue的物业价值210万,江军成列举了他的各种财产及收入,包括他当时在银行里存了85万元现金,用来买该物业。但王建国声称,那85万元是他给的钱。

法官最后不相信江军成的证词。法官麦克尤恩写道:“江联合他的母亲和妹妹,共同误导法庭。他不断撒谎,因为藐视法庭他曾被判监,在庭审期间,他被数次特别命令停止撒谎和藐视法庭,并说实话。”

对于那栋Sunnymede房子(现价值224万元),法庭经过仔细分析,确定江军成实际投入了多少钱后,决定出售那房子,收益的87%给王建国,其余的给江军成和他母亲。

法官麦克尤恩称,此案的证据有很多说不清的地方,使法庭很多时候只能推测。被告(江军成)和他的母亲、妹妹及父亲(某种程度上)应对此负责,“他们不仅对他(江军成)的家庭成员进行了旷日持久的欺诈,而且骗税导致了公害”。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