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何俊仁:港府抓名人 威吓港人

人气 1702

【大纪元2020年03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叶伊帆、梁珍香港报导)2月28日,香港壹传媒创办人、《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及前支联会主席李卓人等泛民主派资深人物,被依参与“反送中”831集会游行活动为由,突遭警方逮捕。民主党前主席何俊仁律师接受大纪元《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港府在“831”事件半年之后,抓捕两位国际知名人士,目的是引起巨大媒体效应以威吓市民。林郑月娥有仇必报,愿为中央背负任何恶名,继续作恶到底。而中共在大陆及香港的管制失效,不仅中国经济面临严峻挑战,极左势力趁机作乱,是中共面临的又一危机。

记者:2月28日黎智英、杨森和李卓人被捕,也传您被捕?

何俊仁:我后来才知道,那天一早就有很多人打电话给我。后来我问了,才知道警方有一个逮捕的行动,就传闻其中一个会逮捕我,我都不知道。

记者:脸书上次说,原来本来想逮捕你,结果一查,你邻居有一个96岁的婆婆染了中共肺炎病,所以警察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就不来。

何俊仁:哗,警察这么多装备,好像太空人,原来这样都害怕?真是不可想像。回头看这次的逮捕,是跟8月31日的游行有关。他主要想针对的对象是黎智英,当然,现在听到了,(当天和黎智英一起游行的)李卓人和杨森都一起被逮捕。

知名人士被捕 使用较轻罪名 目的是威吓市民

记者:这次他们三个被捕,成为国际新闻的关注点,很多的新闻机构,报导了,美国参议院都有发声,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包括黎智英被捕,你觉得主要的原因是什么?

何俊仁:港府抓他们这三个人,尤其黎智英、李卓人是国际知名的人物,所以他应该预计得到,一定会有很大的国际的震动。而最奇怪的是,逮捕他们相关的罪行,相对来说是比较轻的罪行,就是参与一个没有警方批准的集会。大家都知道,当天几万人在那里,每一个人都可以用这个罪名来抓的。如果用这个罪名去抓黎智英,抓李卓人或者抓我,是可以很多次的游行,都可以向我们发一张告票的,因为从7月一路到11月、12月,有多次的游行都是没有批准的。

所以政府这次拘捕,我想第一,试一试水温,看看国际反应是怎样;第二就是,吓其他的参与的群众,就是说,半年后都可以抓你的,我们那么多的录像、照相,所以他要选人来抓,是可以随时选中任何一个人。我想,是想威胁威吓一些普通的市民,这个是一个非常卑劣的手法。

林郑有仇必报 背负中央恶名作恶到底

记者:所以很多次分析说,这次黎智英被捕,可能跟他在《苹果日报》有关林郑那篇报导有关系的,你怎么看的?

何俊仁:林郑这个人,一定是有仇必报的,这个人,是一个心胸很狭窄的人。而且她现在很清楚了,把心一横,她不会想赢到香港人对她的敬重,或者爱戴、信任,她已经不考虑这些了,知道香港人不会信她,她现在就把心一横,会做到最尽,将自己整个人交给中央,成为共产党一个棋子、工具,她什么都会做到最尽,甚至是会背上一切的恶名,最坏的事情,她做了,都会说是她的,是她负责的,跟中央无关。一切的东西,都全交出来,奉献给中央,奉献给中共,反正都是坏人,就坏到底,最要紧的是能做得到,出了这口气,哪些人针对过她,哪些人反对过她,她就一齐(算账),把心一横去到尽头,将来退休之后怎样,下回分解,可能有个别墅给她,秦岭给她一个别墅。

一件事,她现在是这么做的,她是这样一个人,她不理香港的福祉,她反正信共产党,她会不择手段去做到这些,所以这个才是开始。你告黎智英,一条这样的罪,她会满意吗?参加没有批准的集会,是罚几百块钱的。

那天很奇怪的,一早是全部是重案组,早上6点多7点钟去敲门,来吓家里人,好在黎智英、杨森、李卓人的孩子都长大了,如果不是,吓到家里的人,是不是?

记者:那些保安都跟我们说,措手不及,完全都没有想到这么多人去到黎智英家里。

何俊仁:你为什么要那么多人,早上去抓人呢?差在没有上手扣,差在还留一点点(余地),第二件事,要搜屋,问他为什么要搜屋,他说因为我要拿你的衣服,证明你就是那天穿了那些衣服游行。接着,收人家的电话,为什么要拿他的电话?没有需要的。以我所知,他收了手机,是不是合法我都不知道,但是,就不可以开机的。

记者:即你有权是拒绝给他密码的,是不是?

何俊仁:是,现在没有给密码,但是他开机是应该再去法庭那里拿批准的。但是你知道,他们有办法会看到你的那些东西,他有什么做不出来,这帮人有很高的技术,拿了手机就全拿到你的东西,我相信,起码我有这样的理由去怀疑。

记者:一样的道理,你回到大陆他查你手机。

何俊仁:老实说,我们讲程序的公义。你用这样的手法针对一个市民是很不对的,不过我们没有什么怕的,就算我把手机解锁给他们看也没有什么,我没有任何担心的被看到。

记者:你已经做了“祸港四人帮”很久了。

何俊仁:哈哈哈哈,那就所以。不过我很不满意这种手法,所以上到法庭也会针对的,我们的律师团队会对此提出质疑的和挑战的。

港府停摆 落实中共“维稳”意志

记者:你觉的他们这样打压香港人会不会起到效果呢?

何俊仁:如果他们想争取人心来理性化他们的政策,那做法完全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想争取社会和解,要用正面的做法,正道的做法,光明正义的做法,从着公义、公正、公平的做法。现在整个社会的不满都是对警察的暴力不满,(港府应该)从建立事实的真相,以真相来作为基础,看看这对错,谁来承担责任,会不会有赦免有特赦,那是另外一个问题,对警察都可以有考虑,还有做错事就是要承认,这是最正确的做法,就算全世界的政府犯下的错误,他们会转型,把政权转型正义。

但这个政府不是这样的,这个政府是包庇警察,让他们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在香港,靠这样来压住香港来管治下去。林郑也对外面讲,她什么都没有,现在就只有三万警察。

记者:还加薪水加装备。

何俊仁:对啊,而警察的所作所为,市民出来投诉是没有用的,那个警监会有什么用?还有这个警察投诉科,还要被警察在那边愚弄你,你看看林卓庭,这么多的摄像机拍着他被人打,竟然说不用被追究,一个也捉不到。现在的警察是多么的乱来,所以现在的人不去警察投诉科投诉是完全明白的。

在现在的情况之下,他们是不会用一个正义的方法、正道的方法去解决问题。反过来他们是用什么方法呢?就是用邪恶的方法,就是用暴力威吓,完全是用大陆的统治方式。所以年轻人讲得对,完全是正在大陆化、赤化,很可悲,使得我们很痛心,这么多年来都没有这样的,在去年的5月前、6月前,香港人对于警察的评价是相当不错的。

何俊仁:你说有没有警暴,肯定有。现在是系统性的,政策上纵容他们这样做,而且还包庇、抬高他们,还告诉你他们在法律之上,那香港人还怎么会相信这个政府,而且这个政府经常说谎,做错事也不承认,违背民意做事,导致整个政府官员没有管制的意志,没有一个积极想带头做好工作的形象,没有此心了,个个官员都只是罢着自己的职位就行了,结果个个官员的分数都是负值,林郑就更不用说了,六成分数只得0分;郑若骅就不用说了,不知道她怎么可以做律政司司长,这么多案子这么离谱,这么多人上庭,没证据,很多人要撤销,撤销不过来,为什么?当时抓人是有数量的,想震慑抗争者。怎么可以这样做?完全在破坏法制。

现在政府停摆,议会不工作,停摆就是政府不提供报告,区议会要开会,不提供秘书服务,连会议室都锁上,就这么差。现在除了拨款,立法会也不开正常的会议,很多部门应该正常做的事,都不去做,这个社会会怎样?他们个个有公款,无所谓。现在搞得连法庭开不了庭,据我所知,书记处都是公务员。

整个政府,一句话概括就是“维稳”,管制落实中央的意志,实际上就是打压,逐步逐步有针对性的打压,现在就是这样。

中共管制失控自乱阵脚 极左趁机作乱

记者:现在疫情还很厉害的时候,大家应该团结去抗疫才对,但看到何君尧提出23条立法,民主派被秋后算账,青关会在混淆视听,你怎么看中共在香港利用疫情去打压异己,它们的手法是什么?

何俊仁:当它的管制失效的时候,肯定内部有些斗争,你知道习近平的施政方法是非常的高压,在政治上他所有的反贪都是有针对性的,所以有很多人对他不满,更甚的是他的管制是失效的,管制失效对经济是严重的挑战,在面对各种失误的情况下,加上贸易战、经济内部的结构及这次的瘟疫,基本会萧条。

这次处理疫情有很大的失误,世卫违背良心说他(中共)做的很好、很快,是从哪天开始算?从12月底就知道了,到1月20日这段时间(中共)做了什么,这么多医生拿到数据,还写了很高价值的医学文章刊登在《柳叶刀》杂志上,那些数据都是1月初拿到的,已经知道了,华春莹说通报美国30次,那有告诉国人吗?有没有告诉身在疫区的人,没有,还搞了一个万人宴4万人,怎么对得起武汉人?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的阵脚已经乱了,如果不复工,经济更加受挫,复工可能是高度危险,一旦爆发无法收拾,疫情可能会进到军队,可能进入中南海,很多高层的干部都会染上。

何俊仁:现在最惨、最凄凉、最令我伤心难过的是很多前线的医生教授,包括香港,香港政府怕成这样,关门不上班,前线的医护人员每天要面对病人,他们的风险要大多少倍,政府官员每天有薪水,还用这种面孔对医务人员。

现在这种局面下,无论大陆还是香港只会更加高压,习近平召开17万人的摄像会议,就是想告诉人们他不只是牢牢抓住控制权,他还有话语权,他说了算。事实是什么,怎么解释,是非对错他说了算。这种情况下,极左的力量就会出来,香港有极左力量,他们等待了很久的机会,这帮极左派就会出来乱打棍子,这个事会慢慢开始,会愈来愈紧张的时候,极左的力量会抬头,既会保护自己又会打击别人。

局势险恶 高度警觉 保护权益 坚守立场

记者:你觉得香港的局势会如何发展?

何俊仁:香港最要紧的是人民,第一、大家要高度警觉,知道局势的危险;第二、一定要坚定守着自己的立场,自己的岗位,保护自己的权益,对不公平要出声,每个人做到自己起码做的事,比如去投票,上次做得很好。将来有机会要发声、要出声的事要去做,(港府)恐吓,不批准游行,但是没有关系,我们一定要去做每一样事,这样香港始终不同于大陆,毕竟香港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社会。

当大陆的经济越差的时候,它越是不能够失去香港。因为香港有太多太多的投资在这里,亦是将来中国大陆面对更加严峻的经济下滑的时候,香港可能是给它一个可以喘息的地方,更加不要说许多的权贵投资这里和亲朋戚友在这里,所以香港这个地方它是要的。我相信它有动机要维护住一定的安全或者是稳定和最低限度的自由,国际金融中心可以运作,是因为有基本的秩序和自由、法治、法律制度的必要条件,所以我觉得(中共)不至于(在香港)搞个文化大革命上街武斗,然后派解放军下来。我相信这个机会是不大的,但也不可以完全排除,当它疯狂起来的时候。

中共留给香港相对自由 以维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何俊仁:香港不是新疆,中共在新疆可以关门打狗,关着百万人在集中营还可以说教育他们,这里非常开心,当一个大家庭。讲大话。它也可以说西藏没有被镇压。但在香港中共不可以关门打狗,香港是不可以一手遮天的,最紧要的一样东西是香港有许多许多国际社会在这里的参与,这里是国际社会的一部分。作为集资平台,人民币可以透过港币流通,可以透过香港吸收很多资讯,因为香港相对自由,不是大陆那一套。所以我相信目前中共很需要维持香港继续运作,成为一个国际都市金融中心,以一个最低的法制秩序和人民相对最基本的自由是不可以剥夺的。我依然相信目前的这个局面。

中共围住香港,让他生金蛋,经济运作,然后控制政府,给你一些相对的自由,给你法庭一个最低的运作,让你表现为一个金融中心作为一个必须的条件。但问题是香港人如果自己不站稳,可能连这少少的自由都没有了,因为他们就是把这一点自由都想剥夺,想要我们每个人服从、屈服、接受,甚至要说一些违心的话,这个我们是不会做的。在这个公民社会里,我们有多少空间,这会僵持着,无论在立法会内外都要僵持的,还有每次的打压在国际上和本地上都要付出极高的代价,这都是我们要去做的。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专访刘细良:中共肺炎是对中共致命一击
【珍言真语】梁家杰:疫症下香港沦失败城
【珍言真语】刘达文:中南海系统失灵
【珍言真语】钟剑华:防疫无能 港府再添民怨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袁弓夷:7.1港人抗争已挫败中共
流汗太多容易抽筋?中医3招缓解抽筋
【新闻看点】习近平“我将无我”?中共末路狂奔
【重播】独立日前夕 川普在总统山演讲
【拍案惊奇】酷吏进港掌国安 港现“维权律师”
【十字路口】反制中共党媒渗透 台湾下驱逐令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