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石正丽称还有新冠2.0 引关注

人气 4226

【大纪元2020年03月12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最近“声名鹊起”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研究所新发传染病研究中心主任石正丽,3月9日第一次在瘟疫爆发后,面向公众演说,参与了一场名为“2020科学抗疫”的网络直播。在直播中,石正丽信誓旦旦地说,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绝非人造,声称在蝙蝠提取的中共病毒中,发现了与新病毒一样的PRRA位点。这是大陆《南方都市报》的报导,报导中说,人们此前怀疑,这个新冠病毒基因序列PRRA的位点,跟SARS病毒相比,存在差异,有“人为插入”的痕迹。

多项研究表明,中共病毒中存在独有的基因片段PRRA,PRRA代表着四个氨基酸残基,这种变异,可以成为Furin蛋白酶切的位点,是此前所有SARS类冠状病毒不具备的特征,可以增强中共病毒的传播能力。这就引起很多人的质疑,这种变异,是人工插入的行为。

但是,石正丽在3月9日就是说,从蝙蝠身上的中共病毒中,已经发现了类似的有争议的基因位点,在蝙蝠种群里就有,所以不是人造的。但报导中没有提到石正丽是否拿出具体的证据:是什么时候、在什么蝙蝠身上,找到了跟中共病毒一致的基因位点。

没关系,我们帮她查,她所指的内容,可能就是第二天3月10日,大陆《财新》所做的一篇报导,说一份主要由中国专家组成的研究团队所撰写的新论文显示,他们在2019年5月到10月间,从云南采集的227只蝙蝠中获得了302合格样本,其中有一组马来菊头蝠的粪便中,有一款中共病毒的基因组序列,名为RmYN02,它存在与中共病毒类似的位点特征。最后,这个论文的结论是:来自蝙蝠的中共病毒基因骨架,与蝙蝠或其它野生动物的进一步重组事件,就是让它获得S蛋白,RBD和多碱基剪切位点。

给人感觉这篇论文,就是要说明中共病毒的疑似插入的“基因位点特征”,不是人为的,是自然的。

那么,中共病毒是不是就来自于RmYN02的这个蝙蝠中共病毒呢?写论文的专家自己也不太相信是这么回事。专家说:RmYN02与新冠病毒,关系并不是很密切,甚至跟之前的冠状病毒相比,关联性相比都更低。换句话说,只是它的位点特征,与新冠病毒类似。就是之前人们普遍质疑的,这种在自然界很难出现的基因位点,其实在自然界是存在的。

石正丽前一天说,这篇报导第二天就精准填补了石正丽所需要的“证据”。但是这篇论文呢,只是发表在论文预印本网站上,还没有得到同行的审核。

但就像刚才说的,这篇论文并没有说,中共病毒来自于RmYN02,那中共肺炎病毒的来源在哪里呢?

同样是石正丽,在同一场直播中告诉大家,来源,你们已经找不到了,因为,她认为的,作为采集野生动物样本关键环节的“华南海鲜市场”,已经关闭了,她承认这造成了中共病毒溯源的环节缺失。

但是石大姐给出一个建议,就是,你们可以去大自然中去找嘛,比如自然宿主“蝙蝠”的主要栖息地云南,去找“蛛丝马迹”。

那么根据以上石正丽的辟谣,我们联想到了以下几点内容:

第一,证明存在要证据,证明不存在也要证据。以上说在自然界找到类似基因位点特征病毒的论文,还只是发表在预印本网站,没有经过同行审核,就算审核通过,那最多也只能证明,自然界中存在类似的基因位点情况。你不能反过来说,这种在中共病毒上体现出来的罕见的基因位点特征,就一定也是自然形成的。但是石正丽是信誓旦旦当成一个重大证据来说,有违科学家的严谨。还有一种情况,介于人工重组与非人工重组之间的,就是携带病毒的动物之间的互动,发生于实验室,那这算人工,还是自然呢?

第二,石正丽还是努力把这个中共病毒的来源,引向“野生动物”说,而且,还是把“华南海鲜市场”当成重要源头。但是在1月27日,也是大陆科学家,在《科学》杂志上发表论文,宣称他们找到的41个新冠病毒感染者中,有13个,都跟华南海鲜市场无关,美国乔治城大学专家Daniel Lucey就说:13个无关联,比例已经很高了。《柳叶刀》还刊登过一份圣地牙哥专家Kristian Anderson的论文,他研究的推断之一是,病毒是后来才被带进市场的,而且他认为依据他掌握的数据,这是合理的。后来,北京首都医科大学肺病专家、《柳叶刀》论文通讯作者曹斌,在写给Science Insider的电邮中说:现在看来,很明显,华南海鲜市场并不是该病毒的唯一来源,但说实话,现在还不知道病毒是从哪里来的。以上事实说明,石正丽的同行们,已经证实,华南海鲜市场并非病毒的唯一来源,甚至很可能是后来才传进去的,所以再拿海鲜市场和野生动物生搬硬套,有点牵强。更何况大陆专家曹斌也说了:他们还不知道病毒是从哪里来的。

第三,石正丽不相信中共病毒是美国人造的基因武器。所以,持类似观点的人,可以歇一歇了,就包括1月26日大陆军事网站“西陆网”的文章,说病毒是人工合成,是美国人的阴谋,后来2月初也是把文章删了。现在是这个逻辑,您要相信石正丽,病毒绝非人造,那么同样的,它不会是任何国家的人造的;您要是不信石正丽,说这个病毒有可能是人工合成,这个天窗开得可够大,因为很多人根本不会想是美国干的,而是太平洋彼岸的,另一个地方。也因此,石正丽才要努力要说明,这是自然的。

石正丽3月9日晚上,特意在瘟疫爆发后第一次公开面向公众,宣称病毒绝非人造;还有3月10日,很可能是呼应石正丽的宣言,财新刊出报导,引据一份未经同行审核的论文,说新冠病毒的基因位点特征,在自然界中找到了类似的产物。这两件事发生的时间点,也非常耐人寻味,因为它刚好发生在伊朗前总统内贾德,给联合国发的一封信,之后。

内贾德3月9日下午发了一篇推文,写道:全世界都知道,中共病毒是由实验室产生的,是由世界大国生物战争的战备仓库制造,并且对人类构成的威胁,要比针对人类的其它武器,更具破坏性。

内贾德的推文同时附载了一篇文章的截图,是他写给联合国的一封信,要求世界卫生组织,立即查明制造和散播病毒的实验室,及滋长生物战的其它机构。内贾德并没有直接说,是哪个国家,但是很多人把议论的焦点,对准了石正丽所在的中共病毒研究所,武汉也正是本次瘟疫爆发的起始点。

以上,我为了叙述方便,因为牵扯不同的冠状病毒,所以还是在使用“新型冠状病毒”这样一种叫法,便于大家理解。但是在之后,我会视情况,使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或是中共肺炎,这样的称呼,也是为了便于大家理解上的方便,并不带有所谓地域歧视的问题,我非常尊重武汉的朋友,这样叫的其他原因,我在之前的节目中,也有谈到过。但是今天还出现一个新的原因,就是同样在石正丽3月9日的直播中,她提到,她的团队发现,跟蝙蝠密切接触的人群中,检测到了SARS冠状病毒的“抗体”,显示人类有被感染的痕迹,只是被免疫系统清除,她说SARS冠状病毒是感染性很强,发生跨族群感染仍将是“大概率事件”,下一次新型冠状病毒仍有可能出现,应该提前做好预防。首先我们说这个名词,她又是用了一个“新型冠状病毒”的词来形容下一次可能出现的冠状病毒,绕口令的感觉油然而生,这给人们的描述,带来很大不便,不好说清,难道要叫“新新型冠状病毒”吗,所以中共病毒或中共肺炎,还是比较直接的叫法,也避免有责任人想因此甩锅。其实2003年“非典”的叫法就不正常,就是SARS,“非典型肺炎”这是一个很不正式的用法,今年又出来一个“新型冠状病毒”,叫轻叫重,其实背后要逃避的是责任。我们接下来会详细说。

那刚才提到,石正丽说,还可能出现下一次这样的病毒,这个重点内容是在于她的这个提醒本身。这一次都把世界吓坏了,还要准备下一次。其实言外之意她是想说,这种冠状病毒,会自然性的定期爆发,跟“人工”没关系。

可是,03年和这一次,已经两次严重的冠状病毒疫情,都出现在中国大陆呢。特别是,携带这种冠状病毒的蝙蝠,更多生活在比如云南等省份,但两次爆发都不是在蝙蝠的老家,都是在别的地方。如果说这两次都是意外,那下一次,还要重复这样的意外吗?所以不要谈什么下一次,最好这一次,就把问题的根本找到。

再补充一下,上面提到了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可能不是最早病毒出现的地方,也是后来才被病毒污染。我们也看到最近这两天得到广泛报导的,在整顿和内部拆卸华南市场的过程中,3月3日,发现有人往市场外搬东西,别人就问,才发现是一直住在里面的一家四口,一对夫妻带着一个孩子和一个老人,从市场封闭到当时,一共住了43天,四个人没有穿隔离服,但是3月10日的检测结果是,4个人都没有被感染。官方报导说,当时有人问他们为什么滞留在市场,他们拒绝回答。围绕这件事,会引发人们很多联想,我们能想到的,需要解答的问题包括:

第一,1月26日央视报导,大陆疾控中心第一次从华南市场的585分环境样本中,检测到33份含有中共病毒的核酸,那么,这4口人,是不是生活在这33分环境样本中,任何一个样本的附近,如果是,他们为什么没被感染;

第二,他们这么长时间,为什么没出去过,是自我封闭吗?我们知道,华南市场戒备森严,外面都有公安把守,这四口人,随便走到一个门口,就可以告知,自己生活在里面,但他们为什么没这么做,那外面的人在3月3日以前,就从来没发现过他们吗?

第三,他们这四口人,粮食和饮用水够用吗,这么长时间生活在里面,物资就真的很充足?是否有人给他们送饭送菜送物资。

以上至少3个疑点,公众需要得到更多的解释。

刚才我们提到,武汉肺炎也好,新冠病毒也好,大陆当局使用名称的依据,很多人认为,主要是想避免名字背后连带的责任。

在英国格拉斯哥大学从事中国研究的专家保罗·加德纳,3月6日在美国《国家利益》杂志发文说:中共的审查和宣传,已经让这个病毒,变成一个恶魔。加德纳表示,中共所做的,是让人们忘记对当局早前失误的愤怒。《华尔街日报》3月6日发表一篇文章,结合大量事实指证,中共肺炎人传人的情况,中国的医生们去年12月底就已经知道了,但是相关部门在1月份前期,迟迟未能将风险公之于众。目前,中共驳斥了外界的一切批评,还认为它们给世界其它国家争取了时间,但是实际情况是,《华尔街日报》说,当医生们掌握充分资料,要敲响警钟的时候,他们的努力,却遭到当局的阻碍。因为危机往往跟政治成绩挂钩,无论是地方还是中央层面。

就是直到现在,还有掩盖的事例。比如最近在大陆网上流传的文章《发哨子的人》,是具有大陆官方背景的《人物》杂志,3月10日在网上发布的。主角是一位叫“艾芬”的医生,她是李文亮的同事,透露李文亮被公安找去训诫所传播的文件,就是她12月30日拍摄的SARS病例单,后来被证明是中共肺炎。她说自己不是吹哨人,是“哨人”。艾芬自己也被医院纪委约谈,遭受了前所未有的、严厉的斥责,艾芬被指责是“专业人士造谣”。艾芬说她早早发现人传人的问题,例如有一个妈妈就是因为给儿子送饭后,被感染,但是由于当局隐瞒,前线医护也得不到及时保护,因此她身边的同事一个个倒下,她所在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确诊的医护人员已经有230多人,其中4名医生已经离世。艾芬在采访中,数次提到“后悔”这个词,她后悔当初被约谈后没有继续吹响哨声,早知道有今天,她说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是不是?

但是,这篇文章发出后约2个小时,就在大陆被全网删除。被认为是红二代的叶大鹰在对此微博发文说:删帖是法西斯行为,是白色恐布!这些网管的人就不想想,一个连医生讲真话都要冒生命危险的体制,一个只允许歌功颂德的社会,有什么幸福指数可言呢?

可见,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当局的言论高压继续下去,无异于在开启民智,造就更多的敢言力量。我们看到,在大陆网络,人们以各种花样,在传播《人物》的这篇专访,与网络管制斗智斗勇。

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中共肺炎在世界上的扩撒情况。截至3月11日晚间,中共肺炎已经扩散到全球至少108个国家。这一天,世界卫生组织第一次宣布,将中共肺炎的爆发定为“大流行病”,这种定义,说明中共肺炎已经成为透过社区传播进行扩散的全球性的流行病。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过去两周,中国以外的确诊病例,增加了13倍,受影响国家也增加到3倍。在这之前的3月4日,德国卫生部长,已经把中共肺炎瘟疫,称作是“全球大流行”。世卫总是对瘟疫的严重情况,表态迟缓,也引起很多人的批评,甚至认为世卫跟中共眉来眼去。

在加拿大担任护理系教授的专家邱丽莲直接说,谭德塞被中共收买,当年他要去选世卫总干事的时候,他自己国家衣索比亚的人都反对,因为他在自己的国家也是隐瞒过霍乱的疫情,而且邱丽莲提到,谭德塞在上台之后去过中国大陆,当局马上给了他2千万美元,美国给世卫的捐款是定向的,比如要花在某个项目上,而中共给的捐款,是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世卫的助理总干事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2月24日在北京的讲话,也引起风波。他当时率领世卫的专家组到中国大陆考察,称赞大陆的抗疫表现,唯一讲的美国一句好话,就是美国药瑞德西韦是当时唯一有效的药物,这句话还被中方翻译略去。当被记者问到,会不会按规定,去过武汉的人自我隔离14天,这位世卫助理总干事却说,他没去过武汉的任何“脏区”,肮脏的脏。这句话引起哗然。这有两点争议,一是他可能没有去抗疫的第一线去考察,存在失职;第二,他这种用词很不礼貌,会让人觉得对当地第一线的人,有一种侮辱感,什么叫“脏区”呢?

不管怎么说,现在世卫姗姗来迟的宣布,说中共肺炎世界大流行,也反映了现在疫情的严重性。

在另一个国际机构世界贸易组织在瑞士日内瓦的总部,也有一名员工证实感染,因为世贸组织暂停一切会议,至少到3月20日。

除了中国大陆外,截至目前公开的数据,还是意大利确诊最多,达到12,462例。意大利的严重情况,引来了一个人并不意外的“得意评论”,就是大陆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法广》发表一篇文章,指出胡锡进终于“等到一个拿中国与欧美一比高下的机会了”,他不去想惨重的经济后果、人道代价,而且,疫情远远没有根除,但是他说什么呢,他在3月10日的一篇长推文里,提到三个没想到:第一个没想到的是SARS的场景在武汉重演,第二个没想到,中国大陆把瘟疫治住,第三个没想到,瘟疫以如此烈度使西方国家一一中招、陷落。字里行间,毫无正常人的谦卑、敬畏和恻隐。很快有人反驳胡锡进,结合起来,也可以变成三个意外:第一个意外是,官员又在初期贻误战机;第二个意外是,再次瞒报;第三个意外是,瘟疫还没结束,就开始吹奏赞歌。

意大利之后的是伊朗,现在是9,000例确诊,实际可能更多。3月11日,伊朗媒体证实,伊朗的第一副总统贾汗吉里(Eshaq Jahangiri)被确诊,这是目前,不止伊朗,在全球,也是已知的,被感染的最高级别官员。此前,伊朗还有另外一名排位稍稍靠后的女性副总统埃布特卡(Masoumeh Ebtekar)在2月27日确诊,确诊前一天埃布特卡参加了伊朗高层的内阁会议,伊朗总统鲁哈尼也在场。现在伊朗高官接连确诊,令伊朗陷入另一种政治危机。

韩国确诊人数排在第四位,情况稍有控制,截至目前是7,755例确诊。

之后就是西班牙,爬升速度很快,已经达到2,277例。西班牙最近仍在举行很多,甚至有上百万人参与的公众聚集活动,有可能是造成疫情迅速蔓延的一个原因,目前,西班牙当局已经把所有感染者,从原本的“隔离”阶段,上升到“加强隔离”。

接下来是德国1,908例,法国1,784例。路透社报导,德国总理默克尔甚至做出一个大胆的预测,说全球将有60%到70%的人会被感染,因为目前没有针对性的治疗方法。

另外,德法两国的近邻英国,确诊病例相对低一些,但也达到456例。其资深保守党议员、卫生部次长多里斯(Nadine Dorries),3月10日确诊,曾在3月5日参加了应该首相约翰逊的在场的活动,但是现在约翰逊是否接受检测,英国首相府并未评论。目前,英国已经有至少456例确诊,8例死亡。

那么,确诊人数紧随德、法之后的是日本的1,277例。日本的东京奥运会,如果需要推迟,日本东京奥运组织委员会理事高桥治之此前认为,可能会因为瘟疫的原因,推迟1-2年比较符合现实,但是最新消息是,东奥组委会说还在按原计划准备,没有商议要延期。目前日本的确诊案例数目,相对前一阶段,得到了一些控制。而且对国民提供防疫补助,例如3月初日本全国性停课,日本计划给学童放学后的照顾费用,对确诊患者有“疾病津贴”,离职、失业的民众,可以申请最高每月20万日圆的零利息贷款,对企业也提出纾困措施。

顺便说一下,台湾也有类似措施,对居家隔离检疫,及其照顾他们的人,每天发1,000元新台币的补偿金,14天就是1.4万元,追溯到1月15日开始实行。就是现在台湾瘟疫得到控制,目前确诊48例,这类人群人数相对来讲没那么多。

美国目前的确诊数字也超过1,000例,达到1,190例,逼近日本的确诊数字。其中死亡病例是37例。美国的华盛顿州仍是确诊最多的,达到300例以上,其次是纽约州,有200多例确诊,加州100多例确诊。其中,纽约州疫情最严重的是纽约市以北的新罗谢尔市(New Rochelle),当地已经建立收容区,派出国民警卫队协助物资配送和消毒。所谓“收容区”,就是在当地一间被认为是爆发中心的犹太教堂为原点,划出1.6公里的半径,在这个半径以内,关闭学校、教堂等公众集会场所,但别的设施照常营业,居民可以自由出行。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西(Anthony Fauci)表示,瘟疫得到控制前,人们可能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样自由流动,确诊案例可能还会上升。

对于美国在危机时刻的动员能力,一位美国华裔医生在海外阿波罗网站刊文介绍。他打了个比方,说中国大陆官方的宣传,似乎把美国描绘成了索马里,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他说从1941年日军偷袭珍珠港到1945年,在这4到5年的时间里,美国建造和下水了151艘航母,这个数字非常惊人!而且那是上个世纪的事。目前,美国有4家药厂在研制4种不同的疫苗,最早的Moderna会在3月18日进行临床测试,4家一起做,就是为了避免单一厂商失误。同时,美国已经开始针对中共病毒,进行大规模测试盒的制造,每10天1批,每批100万套,这些测试盒,用的是最先进的“病毒复制法”,而不是核酸检测,3月7日开始,所有国家实验室可以检测,再一周,是所有公立大学医院,再过一周,是所有综合医院,再下一周,也就是3月底以前,就连CVS这样大街小巷可见的连锁药店,都可以进行检测。而且已经规定,有保险,检测时只付挂号费就行,别的当局要求是保险公司负责。而且一旦扩散规模要是大的话,川普(特朗普)和美国国会将启动“国家战争法”,会划拨85亿美元用于防疫,病毒检测和治疗将会免费,而且会有足够的人力资源跟进。

以上是一名美国的华裔医生,简单举例,想说明美国在危机情况下的反应能力。一言以蔽之,就是想回应大陆的宣传,不要把美国看成索马里。

最近,网上还有一篇文章,被认为是中共对五毛和红色自媒体进行培训的文件。要点包括:

如果美国爆发大规模疫情,就煽动“美国政治体制不利于疫情防控,大力肯定中国的制度优越性”。

如果“美国死亡数较少”,就“强调死亡率”,如果死亡率也降低,就去“指出美国政府隐瞒数据,把中共肺炎死亡统计为流感死亡数”。

如果“两党在疫情上对立加剧”,就指“美国政治体制是狗咬狗”,反之如果两党合作抗疫,就指“两党制的虚伪性和欺骗性”。

如果“美国确诊数不多,死亡数不多,死亡率不高”,就强调“中国做出巨大牺牲,保护了世界”。

现在,大陆当局急于摆脱瘟疫的负面形象,而这种反美的套路,其实也算不上新鲜,大多民众应该都能分辨出来。

好,那么,3月11日,也传出另一个出现首例确诊的国家,土耳其。一名从欧洲回国的男性公民,在当地时间凌晨于土耳其国内确诊,这是土耳其境内的第一例。当局此前已经在10日告诉公民,不必要的话,就不要出国,而海外回国的民众,需要自行隔离14天。

按惯例,最后再来看一下中国大陆的情况。

我们知道武汉现在方舱医院都关闭了,11日开始,也要逐渐复工。但实际情况并不乐观。《美国之音》3月10日晚,收到武汉市民张毅的爆料,说带母亲去医院诊察心脏病,却发现医院要所有患者和陪护,先做排除中共肺炎的检测,而且急诊室人满为患,新病人根本不接待。张先生发现,一名患者,拿着一个化验单出来,结果是阳性。张毅说,这些人此前都是在家待着,没有任何症状,出来后检查其它病,才发现确诊了,而且每天都有这样的患者。

除了武汉,在上海、重庆的门栅外,也是大排长龙,在这个非常时期,这么多去问诊的民众,都是查什么毛病呢?

此前,在3月2日,也有录像显示,上海长海医院外,也是大排长队。

而且《希望之声》引述消息人士的话报导,3月8日开始,上海虹口足球场作为方舱医院,已经正式启用,提供消息的上海异议人士杜阳明怀疑,上海的疫情,还在发展。

台湾《民报》也在3月10日引述北京台商的消息,说北京瘟疫也在恶化,已经发生至少14件聚集爆发事件,只是消息被严格封锁。

与此同时,辽宁大连、丹东等地出现甲肝流行病,大连市疾控中心回应查询说,目前疾病属于“散发状态”,还不是“集中爆发”。但是3月7日,锦州一家医药公司的通知被曝光,告诉员工不要食用海鲜产品,在预防中共病毒的同时,也要预防甲肝。比较让人紧张的是,最近官方的宣传报告,又说辽宁甲肝“可防可控”。除了辽宁,山东蓬莱也在2月底通报多起甲肝病例,多数在发病前2-6周,都吃过贝壳类的海鲜产品。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息,可以给我们发邮件,我们的节目电邮是:xwpajq@gmail.com。有推特的朋友,也可以在推特上关注我,我的推特账号是@xwpajq。

最后,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在订阅的时候,不要忘了点击订阅按钮旁的小铃铛图案,在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新节目上传的通知。也欢迎您加入我们的会员。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下期再会!#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相关新闻
【拍案惊奇】习判两人死缓 直指背后大佬
【拍案惊奇】红二代警告习 贵阳紧急控制局势
【拍案惊奇】四川还会有巨震?赵立坚传出事了
【拍案惊奇】武汉封控区爆冲突 中共疫情暴政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人民币大跌 中共神话破灭
【马克时空】俄新兵见乌军秒投降 假公投能让普京圆梦吗?
【秦鹏直播】普京正式吞乌东 小李子“辱华”
【新闻看点】习近平强调“斗争”军方两大诡异
【财商天下】美元强势“任他强” 人民币能挺得住?
【未解之谜】神秘深海 外星人的另一个基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