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缘笔记:青龙之境

作者:尘埃
青龙之境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与温暖,使人们的心渐渐敞开,放下防备,互相帮助,有着真心的信任。(Fotolia)
  人气: 196
【字号】    
   标签: tags: , , ,

青龙之境,像是一块瑰宝,人心纯善,真心相待,就像罗浮宫珍藏的艺术品能带领人走回正统艺术的道路般,当红䝙祸乱人间,青龙之境的人们,也就像有医疗能力一般,能够或多或少,或深或浅的医疗被红䝙伤害的人们,帮助人们走回正道之门。

青龙保存了悠远文明的最后一支血脉,使青龙之民不会质变,在红䝙侵蚀威胁的黑暗中,青龙之境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与温暖,使人们的心渐渐敞开,放下防备,互相帮助,有着真心的信任。青龙之民总是怕别人过得不好,总想让他人好一些,这对被红䝙伤害过的人,简直不可思议,无法置信。

这哪有可能是真的。

而几经相处,几经打量,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么温暖的地方,于是,那受伤的心房也愿意慢慢的、真心的与人对待,试着也学习为他人着想,不带一点虚妄,不带一丝目地。一年半载,那想像中的彼此伤害没有发生,胆突的心放下了害怕,逐渐溶入了这相亲与互助的环境,在这被理解的境地中,心的伤口在不知不觉中合上,都忘了红䝙当年,是怎么残酷的对待,可怖的记忆在此慢慢淡去,遗忘在山风吹过草绿,林荫满谷的青龙之境,再回来已是能,站在他人立场着想,容易理解他人的人。

因为青龙之境的神奇,红䝙是害怕的,它控制了许多地方使大地变得黑暗,世界变得阴沈,青龙之境的存在对它而言,彷如芒刺在背。红䝙之邪,使得刚开始不知它邪的人慢慢沾染了邪气,心生斗狠,渐渐无法摆脱它的控制,遗忘了良心与道德,当世界正负失衡,负的因素大过正的因素时,它便蚕食鲸吞了大地;红䝙之恶,使它控制的人们,总是用各种手段批斗别人,每个人生活得惶惶不可终日,觉得自己不好,又不知如何才能变好,从而害怕他人说自己不好,深深受伤的心脆弱而敏感,在他人无意的举动中觉得自己的感情被严重伤害,只能把所有人往下拉,反复批判,让所有人都去除道德与良知,沆瀣一气的人们就不用面对自己不好的事实,外表戴上强悍的面具以掩盖脆弱,逃避了隐藏于内心最深处的觉得自己不好的羞愧。

而这,都是红䝙所希所望,人们愈是这样,愈能被它制约,在看似无尽的黑暗中,它狞笑着。

而青龙之境,抑制且拆解了人心中的黑暗,为此,青龙得到了创世主的眷顾,一直帮助从天而来的众神们。红䝙派了多少它控制的民想要瓦解青龙之境的温暖,对青龙之民而言,这也是一种考验,是变还是不,变的是谁,是将红䝙来人变好,还是被拉下去,端看青龙之民的耐力、坚毅与智慧。

红䝙啊,红䝙,它为什么一定要将人们变坏呢?因为它依靠人心中的邪念与恨而存在,但是,一群好勇斗狠,恣意伤人,包括自己人,互斗且互相残杀,到最后,依旧什么都不剩,大地变得极度荒芜,包括它自己,也都不复存在。

最后,红䝙来人与红䝙之民认识到了这点,许多人离开了红䝙,重归天神的怀抱,踏上寻回良知与正道的旅程,而青龙之境留存的文化,依旧做为辅助性质,或多或少,帮助离开红䝙的人们,在他们心中那块文化沙漠中,注入一股清泉,清泉成了绿洲,生长出真心相待,让人们放下心防的果实。@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湖面再也听不到小天鹅凄凉的嘎嘎哭喊,小天鹅也不再悲伤,眼神慢慢慢有了生气。它多了新朋友,而且一次五只,都关心它。
  • 走过严寒的肆虐,湖中死去的鱼儿以袋计,而春来了,在高堤旁,惊喜地发现小小的涟漪不停的出现,是鱼苗!为数众多的鱼苗,在春神的眷顾下长成于湖中,展现了生生不息的生机!
  • 从草原往左看,还有那一片黄花,偶见蜜蜂采蜜,而另一座木质凉亭立在哪儿,提供了另一个人们体悟与聆听自然诗篇与乐章的歇脚处。
  • 我们一起出生在无垠的宇宙中,一起游戏、玩耍,在漫长数不尽的岁月里一同成长,如同同一个体生命上的不同细胞,像是同一身体的左手右手般存在。
  • 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常见一些做小生意的人,处在社会的各个角落,他们或许没有很高的学历,却生命力强韧;他们多数有一些好手艺,做吃的、做一些手工艺品,以服务人群顺便换取生活所需。有人曾说,我们上上代的人,大部分靠的是手艺;我们上一代的人,靠的是文书,而到了我们这一代,好像……什么都不会。
  • 这其实是位好客人,一次跟云订了20个摆饰。云在一个大节日开始时遇到他,因逢节日开始,云想请客人直接去炼土厂和前辈订做,客人觉得麻烦,要从云这里订。因订做数量多,客人也杀价,云便也接受了杀价,认为有赚就好,就当帮客人多服务一下。
  • 话说,在某个朝代、某个皇宫中,有个清秀美丽的大宫女,她很得皇后信任,皇后待她很好,让她掌管宫中很多事情。她虽非国色天香(如果是这样就不会只是宫女了),却也深深迷倒了掌管宫庭仓库的大总管。
  • 这是一个日渐国际化的时代,人间由处处是乡村,在几十年间转变为处处是城市。一个女学生生长于这样的转变中,因父亲的关系,她是少数能从乡村至远洋留学的人,在那个稍早的年代中,在西方学习了一门古典学科。数年后,成为一名女教授。女教授有一位十分爱护她的先生,众所周知,在她被排挤、被中伤、被妒嫉时,总能默默地在身后支持她,她在国际间小有名气。
  • 约莫七八年前,接触到拨弦乐器,清丽的声音,让我慢慢往弦数更多的乐器寻去,最后停在了竖琴。我在网路搜寻一切关于竖琴的资料,聆听着竖琴演奏,如诗般温柔,如梦般温润细腻,脑子中一直有个画面,一个穿着长裙的气质美女,演奏着好听的竖琴曲。
  • “国家”也希望境内百姓都是善良的,善良的百姓慧眼清明,会扶持善良的执政者与官员们,政令善良利益百姓,“国家”会活得比较长久,如果选到不善的执政者与官员们,那“国家”就头大了,因为不善的执政与官员,就像一个个毒瘤,侵蚀着它、腐蚀着它,预告它的死亡,“国家”可不想死啊!如果“国家”没有清除这些毒瘤的能力,那它不就死了吗?它不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