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末任书记(8)

作者:伍指
(Getty Images)
  人气: 542
【字号】    
   标签: tags: ,

八、上海闯关

上海是国际性大都市,位于长江入海口,南来北上西进东出的船只犹如江海巨鲨,铁路如蛛网四通八达,跨长江大桥,飞虹般沟通了南北中国大陆。每天,成千上万的国际国内商业大鳄,通过海陆空进出上海。上海每年向国家交的税款名列前茅。

习进平被调往上海,其实主要是当时中共总书记胡锦滔的安排。由于陈良宇被抓,江泽民执意要调薄熙来进中南海主政,遭到中南海退休共党大佬们的一致反对,主要原因是江泽民2004年全权退休,大佬们很反感它恋权干政。李瑞环就说:“放手让年轻人干嘛,要相信年轻人,他们能做得更好。”2007年十七大上,胡锦滔以辞职相逼,江泽民才妥协。后来胡联合了温家宝、吴仪等人把薄赶到了重庆。但是,同意了江的要求,设立九名政治局常委,各人管一摊,有大事要请示他并征得他点头,同时让周永康调任中央任政法委书记,成为第九名常委。

周永康是谁?就是在四川把一些法轮功学员关在大山中废弃的军用防空洞内进行器官活摘,把狼狗、蛇等动物与他们关在一起,并对他们进行医学试验的省委书记。他因为迫害法轮功特别凶狠而引起江的注意,同时,江听说周与薄在北京酒店调戏服务员,酒店董事长就把服务员送到周的房间,周把董事长赶出房门,看着白嫩水灵的女服务员,把人家按倒在床,一激动,把人家的一个乳头咬了下来。江早听说了周有“百鸡王”的绰号,周的淫乱好色让江心花怒放,他知道这样的人听话、好操控,就看中了周永康。

但是作为条件,胡要求把习调到上海任书记。因为胡锦滔和温家宝的提携之人是胡耀邦,他们俩人称胡耀邦为恩师,而胡耀邦和习仲勋是多年知己,胡温的升任,也有习仲勋的功劳,因此,胡温为报恩,决定升任习进平。

江想到,上海是自己苦心经营的地方,有很多自己人,习到上海,正好利于自己监视,于是爽快答应了。其实上海作为江的地盘,市委市政府确有江派很多核心人物。习进平被调到上海,其实正陷入了江的圈套。江觉得又能在习面前显功,一箭双雕。习也知道上海是不好惹的地方,不愿去。江说:“不要怕人生地不熟,我都给你安排好了,经济上有韩正帮你,社会治稳方面有政法委和公安局的吴志明帮你,党政上有党委及副书记班子帮你,军队上我也替你想了,有问题你问他们就是了。”

习进平一到上海,第二天,就收到市委九名常委、市政府五名副市长、市人大主任和四名副主任,以及市委、市政五十八个部门的“表决心”、“表拥护”的信函:在习进平新书记正确、坚强领导下做好各自工作;坚决拥护党中央的决定,以习进平同志为首的市委新班子……紧接着,来自各区、局、县的一百五十多封恭贺信又送到习进平书记的办公室,前呼后拥地称习进平为“上海腾飞的带领人”、“华东发展的设计师”……

市委市政府还给习进平安排了一幢800多平米的英式三层独立花园洋房,带超大泳池、健身娱乐棋牌房、前后景观庭院,习进平一看住这别墅,就是政治局委员也只能住300平米,自己只是个中央委员,他暗暗吃惊,住进去就被人抓违规的辫子。他想起算命高僧的话:“别人给你好处你别要。”他紧绷的神经更抽紧了,匆匆看了一下,转身就走,只说了一句话:“留给老同志作为疗养院,或者留给解放军伤病员,合适些。”

捧人、溜须、跪侍……这总不犯法、总受人喜欢的吧。一招不行,上海市委市政府又想出了一招。按规定,党政领导一律乘用国产轿车。因为上海帮靠着江泽民撑腰,胆大,所以他们没有一人执行。他们也从市政府外办调拨一辆奔驰(平治)400型轿车、一辆凌志轿车,作为习进平的专车,让他也别“洁身自好”。

同时,上海市委从第二军医大学调来教授级内科专家,配备给习进平。按规定,政治局委员、副总理一级的官员,才能配备保健医生,但非教授级。还规定,省部级官员是不能配备专职厨师的,上海市委竟然从锦江宾馆抽调一名特级厨师为习进平一个人服务,打算把他撑糊涂了。

习进平每次都能想起算命高僧的话:“别人给你好处你别要。”于是,这些好处统统被他拒绝了。

因为习进平开始经常要回浙江处理一些未办完的事,上海这边的人就为习准备了一趟专列,这相当于中央党魁的待遇,习进平心里格登一下子:岂不是在说我要夺江泽民的位置吗?要置我于死地!如果习坐了,就说明他有做党魁的野心,如果不坐,市委市政府也是讨好了习的心,算表忠心,一举两得。

习说:“这是违规的,我不能搞特例。”因此,习从来都是由秘书开小车回杭州。市委市政府一看软刀子不行,两名上海市委常委、三名副市长躺到医院撂挑子装死,市委、市政府属下有四十多名区局级干部威胁要“病退”。

习进平说:“那我来给你们治治病,你们都回家休息吧,市委再招公务员,重组班子。”

上海市委把这报告给了江泽民。江泽民骂道:“笨蛋哟,每天整这些没用的东西做什么?上海要加大迫害法轮功啊,这才是唯一试验的办法。我三个月后还要来的,弥补上次浙江之行的缺憾。”

市委市政府立即“病”好了,落实了江泽民的“口谕”。

习进平说:“我们按照中央的模式进行分工,这事由政法委全权负责,不用报市委。”

市委市政府就要求习进平给全市党高官训示演讲“反腐倡廉,崇尚科学,反对迷信”。

上海无官不贪,陈良宇留下一大摊财政漏洞,连养老金都没有了,老人都上街抗议过,叫他讲“反腐倡廉”,这不是恶心他?习就说:“不要搞形式,多到基层走走,了解真实情况。上海的经济问题很多,不要给中央惹麻烦,先把经济问题和菜蓝子工程解决了。”

习进平便一心一意抓经济。他甚至亲自打电话给阿里巴巴创办人:“您能来上海帮助我们发展吗?”

为拉近与民企的关系,习进平手下的官员把一些虚职分配给企业家,让一些人成为人们向往的地方人大代表,自认为自己是体制中人,以便效忠于党。习进平谨慎地支持在上海开展小规模的政治改革,在那里,当时基层正冒出民主实验的事例。

上海城郊有个小农村,那里的干部们允许村民选举产生一个三人的村务监督委员会,负责监督村领导,习进平注意到了这件事。他发出一些重要指示,帮助推广了这个不起眼的试点项目。这套制度赢得中央党校(培养有前途的中共干部)的赞许。后来,上海在安排了附加的控制机制的条件下,同意在个别基层采用这种做法。得到了当时国务院的中共大佬们的一些认同。

习进平还通过推动上海与内陆贫穷省份建立经济联系,使他的仕途也得到了重要提振。他率领富裕的沪商团队与西部省份的官员们见面,赢得其它省份领导的好感,直至他升至最高职位。

江泽民决定亲自到上海走一遭,直接看习进平签署镇压法轮功的命令。

习进平召集了上海五套班子,尤其是公安局局长和政法委书记,在市委办公室开会。上海市委办公室,两边挂着共产党用人的鲜血染红的党旗,象征暴力的斧头、镰刀,似乎时刻要砍杀人。中间,原来挂着的“科学发展观”被习换成了“三代表”。大家围成一圈,江泽民坐在上座,习进平坐在边上,习进平说:“热列欢迎江主席亲自到上海布置和指导工作!”江泽民说:“要把对法轮功的斗争上升到党的生死高度,这是我的政治交待,上海要拿出一套切实可行的模式,在全国做个表率。对法轮功炼功者的转化,要落实到县乡镇地方基层,对哪个地方抓捕指标不达标,就撤他的职。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往死里打,见到就可以开枪,警察不负责,一切由中央承担。对单位、居委会、村庄、邻居实行株连,哪个地方有炼功的,让那个地方依规处罚。进平书记,你说呢?”

江泽民把脸转向习进平。习进平下意识往后仰了仰,挪了一下椅子说:“江总书记高屋建瓴,政治战略和智慧值得我们晚辈学习,我们上海要树个典范,这是江总书记对我们的信任和期望,我们会后一定要好好总结江总书记训示,分工负责,向党中央、江总书记汇报。”

江泽民特别喜欢听别人叫他总书记,因为自己退休了,最担心很多人把自己晾在一边,现在习左一声右一声总书记,显然还是很敬畏自己的,和自己在位一样,看来习是听自己的,这也算是替自己被胡夺去权力出了点气,让他心里舒坦了很多。

会后,江泽民的外甥——上海公安局局长吴志明下达了各县镇抓捕和转化法轮功的人数指标。大量的法轮功学员没经过法院判刑直接被投入监狱,坐老虎凳、被灌辣椒水、开飞机、关水牢、用蛇或狗等动物咬……女法轮功学员还被剥光衣服投入关押偷抢犯、流氓强奸犯、贪污犯等犯人的男牢房,甚至逼她们穿艾滋病人的内裤,还将法轮功学员关到精神病院强迫给打神经药物针、吃慢性毒药,让人慢慢变疯子……男法轮功学员被吊打、逼着看六级黄片;剥光衣服拔阴毛并用细针扎阴部;割睾丸;男警察用内裤塞他们的嘴,甚至在一个大型企业里的众多炼功人被投入炼钢炉中被沸腾的钢水烫死……

江泽民为什么要升级对法轮功的迫害、如此仇恨法轮功呢?原因是1999年,江要镇压时,全世界法轮功学员给江泽民写了大量的信进行劝告,江不但不听,一意镇压。三年后,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加拿大、瑞士等四十多个国家以“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把江泽民告上了法庭,西班牙和阿根廷法庭判江泽民有罪,江泽民吓得魂不附体,愿意停止迫害,同时把同等数量的迫害炼功人的警察秘密枪毙,换取各国的免诉和拆诉。但法轮功学员认为,这等于是纵容江泽民及共产党以后继续对中国其他人搞政治运动和进行迫害,因此没答应,而且法轮功学员在世界各地铺开地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江泽民由嫉恨到恼羞成怒,由怒到变态的歇斯底里的恨,便把迫害演变成它个人情感的宣泄,不升级对法轮功学员的虐杀就不足以泄恨。

而这时世界上的人们,有理智能分清真假的少,自保、追欢逐乐、自私的多;静心思考生命与真理的少,被科技或现代思潮变异的人多;真正保存人本和传统理念的少,被现代思想变异的多……很多人对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或嗤之以鼻,或怒目斥责,或诬告陷害,认为他们在宣传搞政治,或认为他们是泄私愤,谁也不信现在社会还有好人、还有舍己救人的事。共产党规定,谁举报法轮功学员就可以升官、拿高额奖金,因此,对法轮功的迫害还是令人触目惊心,这也引起了世界各国政界和有良知人士的高度注意,很多国家开始以国家的名义公开表态反对中共的反人性的迫害。

吴志明还利用共产党各级组织在城乡公共场所到处建设体育锻炼场地和设施,以抚民心;要求所有企事业行政单位工作人员人人签字保证不练各种气功。同时,以工作、利益威逼所有公务员批斗法轮功。最后,搜集了大量要迫害的名单交给习进平,要求习签名。

习进平说:“江总在会议上明确说了要达到转化指标,上海怎么还有这么多人?这怎么在全国做表率?怎么向中央汇报?这不是在自打耳光吗?要动动脑筋,怎么样在书面上说明上海工作做得好、炼法轮功的人很少了。只有这样,让中央高兴,才能上升。”

习叫他的办公室主任会同公安局重起文件。(待续)

点阅【末任书记】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53年6月1日,北京海淀区红山口法场外的广场上,红旗飘飘,人来人往,“绞杀国民党反动派”、“反革命分子向人民谢罪”“无产阶级铁拳砸碎资产阶级”“富翁、地主都是坏分子”“穷人翻身得解放”……红标语、红横幅在树木间、跨街桥下、房子阳台上抖动。人们穿着灰色或黑色或土黄色的衣服,有的是长衫还戴着西瓜帽,被集中在一起,仰头观看最前面大平台上。
  • 毛泽东知道,知识分子对他搞文革是不满的,于是,毛泽东决定把知识分子下放到农村去变相隔离。当时定下的农村有北大荒、新疆建设兵团草原恳劳基地、陕西河北河南山西等一些偏远地方。习进平得知这一消息,很是高兴,他连续申请“主动响应党中央号召,去最偏远农村进行贫下中农再教育”。但是,因为他是“狗崽子”、“黑五类”,上面不批准,连接受变相劳教都受歧视。直到第三次,才同意他到习仲勋“曾经革命过”的陕北延川县梁家河插队。
  • 习到了正定后,无心于官职,倒是一边观察政事人情,一边寄托山水,根据齐妈妈的要求,建设自己的小家庭,为习家传宗接代。在中央军委工作期间,习进平认识了当时驻英国大使的女儿柯小明。 柯小明思想开放,喜欢西洋自由、民主的生活,经常和习进平谈华盛顿的三权分立。习进平觉得她很优雅,受过良好教育,知识渊博,性格直爽,很喜欢。
  • 江泽民一上台,就开始开展对自己的造神运动,企图像毛泽东一样搞绝对领导。那全国人民疯狂一样崇拜毛的场景,在年轻时,让江泽民艳羡不已,如今,自已有独裁大权的条件,能让全国人民膜拜了。因此,他企图否定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提出“市场经济也有姓资姓社的斗争”、“警惕资产阶级颜色革命”。1991年,苏联共产党由于专制压迫苏联人民而解体,江泽民如天塌般恐惧,大喊:“改革胆子太大、步子太快,坚决打击资产阶级复辟念头,把反对社会主义原则的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
  • 气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源,是人体修炼的现代说法。包括儒、释、道都可以说是人体修炼,因此,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共砸庙毁寺,那些被中共无神论的民政局和宗教局毁坏的场所,已变异了堕落了修炼的内涵,人对神佛的信仰被安排成以气功的形式保护下来。在文革的时候,毛泽东再怎么“反天反地反人”,也没有涉及气功。
  • 安康医院是中国司法部门直设的专门对犯人进行精神试验的医院,包括药物临床试验、人体精神控制、电波声波改变大脑思维、神经药物破坏试验等,全国各省都有,大量法轮功学员被当作精神病人在这儿作为科研试验品,很多健康的人出来都变成精神病患者。浙江安康医院设在浙江女子监狱与浙江莫干山女子劳教所之间的一个叫良渚的县城里,那地方是丘陵地带,林多树高,路曲地偏,医院用高墙和林木与外界隔开,外人很难知道那地方是个秘密研究人体精神的医院。
  • 江泽民迫不及待地开门见山说:“十七大来,我们这些老同志也有责任,说的多,做的少,迁都通州也好,迁都雄安也好,一带一路也好,中国制造也好,经济调控也好,朝鲜核武也好,台湾和美国选举也好,哪件事做成功了?现在冒出香港问题,怎么向社会交待?”
  • 江泽民令儿子江绵恒把江派的核心几个人物叫到曾庆红家里开会。决定趁习进平在301医院做体检时,让自己安排在那的医生给习打毒针。“这个已经落后了,现在有最新的科技——声波震脑,用声波器远远向他发射,这种微波人耳听不到,经年累月的,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破坏他的脑子的神经系统。”驻北京的一个武警头子说。
  • 首先,收拾阿三。因为习的打虎全是靠阿三打的。通过海外的特务及豢养的媒体,放消息说阿三有野心要取代习进平,想夺李克强手中的总理大印。与此同时,在大陆官媒上无休无止地赞美习进平。
  • “什么依法治国?”曾庆红把王沪宁叫到江泽民家里。“到底是党大还是法大?”“依法治国,那镇压法轮功怎么办?”“权在法律中的地位如何摆放?”曾庆红连珠炮地对江绵恒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