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埃利斯:更致命疫病是中国共产党

人气 1133

【大纪元2020年03月17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

柯蒂斯‧埃利斯:我认为,世界必须面对的更致命的疫病是中国共产党本身。它缺乏透明度,惯于保密。官僚和官员们都想掩盖自己的罪行。他们害怕报告坏消息因为他们不想引起皇帝(一样的党魁)的不快。这就是导致这次疫情爆发的原因,这就是最初导致疫情失控的原因。我们已经看到,中国共产党的专制统治风格的影响正在蔓延。它远远超出了中国的国界。

杨杰凯:中国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共病毒)的爆发如何影响全球供应链?对将制造业外包到中国的相关决策和风险有何影响?并且,新冠肺炎疫情会影响中美贸易第一阶段协议的执行吗?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在本集节目中,我们请来的嘉宾是柯蒂斯‧埃利斯(Curtis Ellis),“美国优先政策”的政策主任,他也是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2016年总统竞选团队的资深政策顾问。柯蒂斯‧埃利斯,很高兴你又来到我们的节目。

*******************

柯蒂斯‧埃利斯:再次参加这个节目太棒了,杨。

杨杰凯:柯蒂斯,你最近写的几篇评论引起了我的注意。你知道,现在每个人都在谈论冠状病毒,也就是最近被命名的新型冠状病毒。但是,你是从经济、社会被打乱和贸易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这当然是你的专长之一。请谈谈你看到的情况。

疫情改变全球供应链的运作

柯蒂斯‧埃利斯:我所看到的和想知道的是,冠状病毒将会造成什么影响,它将会对我们当前的全球供应链系统和我所说的全球主义或企业全球化有什么影响。哈佛商学院一直秉承这样的治理理念,那就是每个公司都应尽可能地把生产线拉得越远越好。所以我们有跨国公司,这些公司从A国获取资源,与B国的资源进行整合后,把它们放到C国组装起来,然后运到D国的市场。

这实际上在美国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是一个相当新的发展。以往是在美国境内完成制造,他们从明尼苏达州获取资源,然后与宾夕法尼亚州的煤炭结合,在匹兹堡制造出钢铁,也许运送到布法罗或底特律制造汽车,然后在美国销售并将汽车出口到世界其它地方。

然后下一步其它国家会说,如果你想销售美国汽车到欧洲,比如福特汽车,那么,汽车必须在欧洲制造。因此,他们在欧洲制造汽车并在欧洲销售;在日本制造汽车,然后在日本销售;在中国制造汽车并在中国销售,产品制造接近消费者这很合理。

但是正如我所说,现在这已经转变为全球供应链,即你将其和及时库存管理的物流安排结合起来,在那里公司不再保留装满库存的巨型仓库,无论是原材料库存,次级组件库存,还是成品库存。

所有的材料都及时运送到工厂,在那里的生产过程中被使用,然后及时运到生产或装配过程的下一步。所以将持有成本保持在最低水平。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是,由于新冠疫情,中国的工厂关闭从而导致供应链中断,人们因为隔离而无法工作,或者他们被勒令待在家里。我们现在看到韩国的汽车工厂关闭,因为它们无法获得中国制造的汽车零部件。

苹果计算机不仅关闭了其在中国的所有门店——中国市场占全球零售额的15%,而且因为无法在中国的工厂找到劳动力组装iPhone,他们已经将全球iPhone的出货量削减了10%。

苹果还有其它一些产品本来应该在今年晚些时候上线并在世界范围内销售。由于无法供货,这些供应商的交货日期已经推迟,因为它们的所有供应链现在都完全依赖或很大程度上依赖中国。但在中国,生产已经中断。

我的问题是这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很多行业的全球供应链?会改变吗?我希望它能改变管理咨询的商学院类型的思维方式,并且质疑这种全球供应链的运作、庞大后勤管理、超级结构,回到分散化的、而不是以中国为中心的单一来源的供应商。让我们拥有分散的供应链,让我们再次使生产更接近消费者,这样美国就可以生产出更多在美国消费的产品。这对其它国家来说也是一样。

杨杰凯:武汉和中国等地方的情况明显变得越来越糟糕了。你说这就像是一个机会,让我们看到这些链条是如何运作的,以及与之相关的风险。

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中国)的风险

柯蒂斯‧埃利斯: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听到一句老话:不要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像苹果这样的公司和许多其它公司把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个篮子就是中国。不仅如此,当我们正在多元化我们的供应链时,他们却想卖掉它,这可真是奇怪的选择。

他们从美国分散出去,但是却集中在中国。我通过收看《美国思想领袖》了解到,我们药物中90%的成分来自中国。

这是一个绝妙的讽刺或可怕的讽刺。现在,我们发生健康紧急情况,如果美国发生疫情,我们需要治疗的药物,至少可以减轻症状的药,但我们不知道治疗这种疾病的药来自中国。关于新冠病毒更重要的一点是,口罩、防护服等大部分都是中国制造的。

全世界的口罩供应是在中国制造的。中国现在宣布了这些物品为战略资源。因此,如果世界上某个国家爆发了跟中国一样规模的疫情并需要口罩,那么他们很可能将无法得到,因为中国是制造口罩的唯一产地。

现在,我相信如果你去哈佛商学院,提交一个案例研究或商业计划,并且说我的商业计划中只有一个供应商,我在这里规划的事务将完全依赖于一个供应商的生存、寿命和竞争能力。我感觉教授们会说,这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主意,回去重新再写一个。

但这正是我们目前的处境。在很多行业中,我们都看到了集中化,不仅是垄断中的所有权集中化,而且是行业中的所有权集中化,我们看到了制造业集中在一个国家,即中国,这的确是非常危险的处境。

早在20世纪30年代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总统对生产战列舰、坦克、机枪所需的战略性产业的集中化感到担忧。这些产业都集中在匹兹堡周围,因为那里产煤、产钢,是机械加工的地方。

在军事对抗中保卫我们国家的所有重工业都集中在一个人的手中,他认为这是一个危险的情况。

目前,所有用于保护我们国家免遭医疗或健康紧急情况的资源都集中在一个国家——中国,而那里不是个好地方。我当然希望这次疫情能很快解决,没有重大伤亡,所有人能康复;但同时,我希望我们国家的领导人、政治领导人和行业领袖们能汲取教训,依赖一个拥有我们这么多的生产能力的国家是不好的,而且我们的许多行业都依赖共产中国作为其商品来源以及他们的财政来源。

杨杰凯:甚至美国的大众日益意识到,中国没考虑美国或坦率地说自由世界的最佳利益。

中共对西方民主价值观怀有敌意

柯蒂斯‧埃利斯:对的。这个国家(中共),毫不夸张地说,他们对西方民主的价值观怀有敌意,他们是西方民主的死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层通过他们的宣传机构已经非常清楚地表明,他们把自上而下的专制的技术监控系统、全民社会信用评分看成优于西方民主的制度,是一个世界其它国家应该效仿的制度。

现在,用他们自己的话说,他们把自己定位为西方民主国家的死敌。因此,对于西方工业民主国家来说,使自己依赖于这样的国家是绝对愚蠢的,绝对愚蠢。

我想说,我们从新冠疫情爆发中学到的另一件事是如何看待经济问题,例如生产资料、投资和资本回报率。世界经济或任何经济生产的顺利运行,都建立在一个基础之上,而这个基础基于纯粹的经济标准之外,是建立在良好治理、公开的信息和信息可靠性的基础之上。

很多经济学学说谈及人类的理性和市场需要信息的获取。我想说的是,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新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生产的平稳运转和经济的平稳运转需要信息公开,因为信息公开性明显不足导致疫情爆发,导致供应链和生产的中断。

因此,当行业大师、行业领导和华尔街全球精英们考虑将在哪儿投资资本,在哪建厂,在哪儿拿公司的未来冒险时,他们需要考虑国家管治的问题,这些国家的管治情况如何?他们的信息公开吗?出了问题时,我们能指望他们说实话吗?或者他们害怕(因说实话)被关进监狱吗?他们不会报告坏消息,因为领导可能不喜欢听,因为这将直接影响到股票价值。

杨杰凯:我在你的一篇文章中注意到,你曾说过,商业领袖们喜欢确定性。当然,他们喜欢确定性。

柯蒂斯‧埃利斯:谁不喜欢确定性呢?这是我们为什么结婚的理由。

与中共体制打交道带来许多不确定性

杨杰凯:与中共这种体制打交道会带来许多不确定性,这对你我都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在一段时间内肯定不是显而易见的。这是怎么回事儿?

柯蒂斯‧埃利斯:人类自我欺骗的能力是无限的。这是150年前英国的科布登(Richard Cobden)骑士提出的理论,他们认为,国家之间进行贸易,就不会彼此发生战争。如果我们有开放的自由贸易,那将意味着没有军队、没有帝国和冲突。狮子会和羊羔躺在一起,猫和狗可以,你知道,结婚或什么的?

这被证明是错的,是假象。正如你所知,杨,与中国做生意的全部假设是,随着他们变得更加繁荣,他们将变得更加自由,变得更加像美国,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们会类似斯堪的纳维亚(瑞典、挪威、丹麦、冰岛这些北欧国家的泛称)国家。

但事实显然并非如此。我认为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答案,这是一个不同的世界。你知道,现在的人跟几百年前不一样了。我们现在知道得多了。而贸易理论的基本前提是由(英国政治经济学家)大卫‧李嘉图(David Ricardo)于1817年提出的。它是基于税收和政治经济的原则。

他有一章是关于贸易理论的,对外贸易,那就是“对比优势”的理论。他举的例子是英国和葡萄牙。英国更擅长生产纺织品,当然,这是因为他们垄断了这项技术;而葡萄牙更擅长生产葡萄酒。

因此,与其葡萄牙尝试生产纺织品和葡萄酒,不如专注于生产葡萄酒,并与英国进行贸易以获取纺织品,而不是英国种植葡萄园并尝试生产葡萄酒。在伦敦的阴雨天气中,他们应该奴役工厂中的工人,制造世界上所有的纺织品,并将其用于其它所有贸易。这一切都很好,这已经被用来证明这种全球范围内的国家分工是合理的。

但是在那一章,那本书里,被忽略的是,大卫‧李嘉图有一个警告,一个巨大的警告,它被忽略了。他说,资本不会流动。资本将留在其出生国。警告说,资本的主人非常不愿意把他们的资本转移到一个新法律下的陌生政府,一个他们无法控制资本的国家。

杨杰凯:听起来耳熟?

为何把资本放到一个法治不稳定的国家

柯蒂斯‧埃利斯:是的。一个负责任的资本所有者将非常不愿意在另一个不受其直接控制的国家投资。这实际上是由一个陌生的政府和新法律所左右。他们走得更远。他说,基本上,这是一件好事。他说,我真的很讨厌看到它被侵蚀,我希望你们的出生国能保持这种亲和力。而资本,资本的所有者应该满足于在自己的国家投资赚取少一点的利润,而不是通过在国外投资寻求更大的利润。

因此,希望新冠病毒展示出大卫‧李嘉图的智慧,向人民、资本的所有者展示,将你们的资本委托给一个施行新法律的陌生政府,以共产中国为例,一个没有法律的非常陌生的政府,其实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杨杰凯:是,没有法治。

柯蒂斯‧埃利斯:没有法治,相当不稳定的法治。法律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法律。

杨杰凯:柯蒂斯,(中共惯于)“花言巧语”,这是一种好听的说法。你在最近的一些文章中还谈到了贸易协议第一阶段的奇怪时机,实际上与冠状病毒有关系。我认为这是一个有趣的发现。

柯蒂斯‧埃利斯:我们现在看到的中国,共产中国援引了不可抗力条款。这是大多数合同中插入的标准条款,如果发生天灾、地震,不可预见的情况,该合同将无效,你无法使我遵守该合同。中国对一些能源供应商和液化天然气供应商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说我们没有人在港口卸货,因此,现在宣布合同无效。

法国能源供应商否认了这些要求。在美中贸易协议第一阶段中也有类似的条款。在协议第七章第7.6条中,明确规定2000亿美元之后,中国将在未来两年内向美国购买价值2000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在下一章中,有条款规定,在发生自然灾害或其它双方无法控制的不可预见的事件时,双方应就履行本协议进行协商。中共在其宣传机构中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让我们很难遵守这些购买要求,我们希望美国能理解这点。

杨杰凯:听起来挺合理。

美中1月15日签协议 中方应知晓疫情传播

柯蒂斯‧埃利斯:是挺合理,当然。我对此并无异议。这可以理解。你需要记住,发现第一个染上新冠肺炎的患者大概是在12月1日,中共当局知道武汉的传染情况。到了12月中旬,这是不争的事实,他们于12月31日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了这一情况。

中国于1月15日与美国签署协议。我的观点是,当中方签署协议时,他们已经知道新型冠状病毒的问题。有人可能会说他们不知道疫情的全部情况。但是我们也很不了解中国,但我们确实知道他们知晓疫情。在这种情况下,你不能说新冠疫情是不可预见的事,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了。所以我只是列出事实。

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人想说,这是不可预见的,你在签署协议时就知道这事儿。你已经知道了。你已经告诉世界卫生组织了,武汉爆发疫情。他们这时已经把揭发疫情的医生抓起来了。他们启动了安全、通讯和信息执行的动作,以阻止有关病毒的消息传播,如果不能阻止病毒本身传播的话。

杨杰凯:你是指他们在签署协议的时候是不诚实的,还是他们期望不遵守?

柯蒂斯‧埃利斯:我只是想说,我们必须记住这一点。让我们全方位记住。他们在签署这项协议时难道没有想履行协议的意思吗?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在协议里面有这个条款吗?我没这么说。我不知道。我只是在提问题。我们必须意识到这一点。我认为,第一阶段的贸易协定规模很小,只是一小部分。

情况是全世界的生产和世界经济受到广泛的影响,并且在许多方面都将受到广泛的影响,就算没有直接受到病毒的冲击,从哲理上讲也有。澳门的赌场关闭了,永利度假村(Wynn resorts)、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Las Vegas Sands resorts),以及一些总部设在美国的大型博彩公司,他们与拉斯维加斯有联系,他们实际上在澳门很赚钱,但现在它们的股票遭受打击。这些公司,比如道达尔(Total),这些能源公司不能在中国销售他们的产品,因为没有人把货物从船上卸下。

他们无法卸货。巴西的大豆、智利的铜也是如此。任何数量的大宗商品,钢铁产量都在下降,因为工厂不接收。再次强调,这是及时制物流库存管理。没有人在生产钢铁的同时还要储存多年。如果几个月后不打算用,就不要生产。

杨杰凯:没有储存以备不时之需。

柯蒂斯‧埃利斯:的确如此。这对中国贸易协议的影响就是,中方在协议中说,如果我们今年不买,明年会买。如果我们在六个月内不购买,就是为什么它是两年的协议。他们可以在第23个月进行价值2000亿美元的全部收购,仍能完成交易。现在,他们说现在不作交易,但将会在接近更晚的时候交易。他们从来没有说过他们不遵守协议。我并不是说他们这样做过。但我认为这很有趣。有些事要记住。

疫情会持续多久?

杨杰凯:你是如何看待这个众所周知的事实的?节目中有很多嘉宾谈到疫情,正在变成全球大流行,至少朝这个方向发展,几乎可以肯定,情况将会变得更糟。特别是考虑到你所描述的供应链关系,股市会受到打击,经济会受到打击,当然,最重要的是人,世界各国的人民受到打击,但目前我们还没有真正看到这一点,至少在股票市场上。好奇吗?你觉得会怎样?你会怎么做?

柯蒂斯‧埃利斯:这只是个时间问题,关于持续多长时间的问题。如果销售减少15%,企业还可以承受。以苹果为例,其零售收入的15%来自中国。那么(销售减少)15%算下来是(疫情持续)多长时间?(到现在)它只持续了几个星期。它只持续了几个月。现在是二月,疫情始于一月,对吧?如果(疫情)到第一季度末结束……能撑多久,每个行业的每个公司是不一样的。中国汽车的销量已大幅下降。我认为是20%左右。

这将持续多长时间?如果病毒和疫情在4月份结束,并且每个人都恢复工作,供应链便恢复正常,商店开张,商业活动正常,那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的意思是,企业可以在有限的时间内吸收15%的损失。所以问题是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我们都希望尽快恢复正常,正如沃伦‧哈丁(Warren G Harding)在竞选总统时向美国人民保证的那样,我们都希望尽快恢复正常。

我们希望恢复正常。我也希望企业已经接受了,行业领导也接受了这样的教训:我们不能把一切都押在供应链集中在一个像中国那样法治不健全的国家,而且,除了种种可怕的人权做法之外,黑箱操作不透明,缺乏透明度。

但是现在,人们对这种病毒抱有一种希望,即希望病毒会逐渐消失,随着天气转暖而消失。我希望如此。我已经读过这些报导,当然,你必须查看一个事实,那就是新加坡有很多这种病例。

在新加坡,目前温度是80华氏度(约35℃)。因此,看起来温暖的天气并不是治愈该病的灵丹妙药,但我们不知道。同样,还有许多未知的问题,因为流行病学家和专家没有自由的访问权限或没有被允许进入中国,也无法获取他们需要的信息。病毒的传染性如何?传染是人们在封闭空间里发生的吗?病毒流行是(只)在冬季发生吗?一名流行病学家可以告诉你有关流感病毒的信息,但我不是。

我不上电视充内行。昨晚我没有在假日酒店睡觉。但是,因为人们在冬季的密闭环境里所以导致了传染吗?这就是它传播的原因吗?还是温暖的环境,温度足以杀死病毒?这些是我们没有答案的问题。如果我们疾控中心的人员获准进入中国,并且可以开始问这些问题,那将很棒。

我想在此讨论的另一个问题,我感到这次疫情爆发需要吸取的另一个教训,我非常希望(因为吸取了)这一教训,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以最小的生命损失和对任何人的长期伤害,将感染最小化。我认为,世界必须面对的更具致命性的传染病是中共本身。它缺乏透明度。它惯于保密。

中共官员不敢报告坏消息 恶性影响传至世界

柯蒂斯‧埃利斯:(中共)官僚和官员希望掩盖自己的恶行,他们害怕报告坏消息,因为他们不想引起皇上(中共党魁)的不满。这就是导致这次疫情爆发的原因。这就是导致疫情一开始就失控的原因,而且我们已经看到,中共的影响力及其独裁的治理方式正在传染。就像病毒本身一样,它远远超出了中国的边界,冠状病毒也已经超越了中国的边界。现在我们看到中共的恶性影响正在蔓延至整个联合国。

最明显的例子是(联合国)不愿意批评中国将西部的维吾尔人关入集中营,大约有200万人。另一个例子是世界卫生组织发生的事情。有人批评世界卫生组织推迟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

人们想知道为什么。谭德塞博士(Dr. Tedros Ghebreyesus)在这次疫情爆发几周后才到北京,然后宣布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这是在全球范围内人类的大声呼吁之后。在那里,在发布声明的同时,还建议各国不要禁止往返中国的航班。

现在,这项反对旅行限制的建议已被广泛采纳,但当时我说被“明智地”忽略了。许多国家说,我们不能冒任何风险。所以你得想想,中共传染了世界卫生组织,传染了联合国,传染了全国篮球协会(NBA),这是否是件好事。

中共传染了许多依靠中国来赚钱的公司,因为很少有人知道世界卫生组织一直在世界各地化缘,要求成员国为其预算捐款,世卫组织有一个雄心勃勃的项目,旨在全球范围内推广全民医疗保健。

那是它的第一目标。我觉得它现在已经成为冠状病毒之后的第二个目标了,但是它没有足够的钱来维持它的基本运作。因此,它依赖外人的慷慨或最大成员国的捐赠。我没有指控任何人,但提出了问题。我的意思是,(世卫组织)已经遭到广泛的批评。

杨杰凯:令我感到震惊的是,世卫组织面对中国(中共)时处于一种困境,因为显然中国有14亿人口。而且,从卫生的角度来看,中国和世界其它地区的影响,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显然是巨大的。因此,您知道,中国共产党有很多附带条件。

柯蒂斯‧埃利斯:我会说,这不是附带条件,而是附带束缚。

国际机构被逼迎合中共 否则不让在中国做生意

杨杰凯:正是如此。我的意思是,我设身处地考虑某个面对这种现实的人的位置。这很困难,这将是极其困难的。

柯蒂斯‧埃利斯:是的,完全正确。这可以追溯到一个基本前提,即希望将中国带入国际大家庭,中共将开始遵守已经存在的准则。但是,相反,我们看到的是所有这些国际机构都开始迎合中共的文化。这非常令人不安。《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上有一篇关于对世贸组织的广泛批评的报导。

文章中有一段说,世贸组织从未像现在这样不得不应付像中国这样具有经济和政治影响力的国家。我在想,是的,那个被称为美利坚合众国的国家也从未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导致这些问题的是中国共产主义制度的不透明。我得承认。

杨杰凯:我一直在思考这件事,实际上是因为这种结构将台湾排除在外。我的意思是,按照世卫组织的官方说法,基本上中国应该负责台湾的世卫组织相关职能?因此,台湾依赖中国。

柯蒂斯‧埃利斯:这不搞笑吗?

杨杰凯:当然,由于(因此导致的)缺乏透明信息,或者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在结构上无法首先获得信息,这非常令人不安。

柯蒂斯‧埃利斯:这些不是医学上的考虑。当然,如果你只是出于医疗考虑做出选择,那么台湾将是允许(加入世卫组织)的。我们正在谈论全球公共健康。现在是时候把政治放在一边了,比如什么对人体有益。因此,中共利用其在国外的投资,并作为获取政治让步的杠杆。

中共在埃塞俄比亚投资了2亿美元建立会议中心,埃塞俄比亚是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的祖国,非洲疾病控制中心的总部。美国反对并告诉埃塞俄比亚,不要让中共建,因为总部会被窃听。

中共将获得一些地球上最致命的病原体,埃博拉病毒等。因为这种类型的研究将在这座大楼内进行。人们不能允许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因此,我们看到中国利用自己的影响力、一种恶性影响力迫使其它国家屈服。

它用在自己公民的社会信用评分系统,也将用于外国公司。它告诉这些公司,你最好按照共产党的要求去做,否则我们不让你做生意。因此,它正在向全世界输出其专制政府的风格。

共产党是更致命、更危险的传染病

因此,我认为共产党是更致命、更危险的传染病,我们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今年4月或5月无论新冠病毒会发生什么变化,当武汉天气变暖,中共5月份不会垮台。虽然我们总是希望它会垮台。

杨杰凯:新型冠状病毒显然给中国人民造成伤亡,也损害了中国共产党的合法性。而且,令我感到非常值得关注的是,存在潜在的一线希望,可以揭露共产党对世界构成的一些真实挑战,并有可能重新考虑这些关系如何影响所有人的福祉。这次采访对我来说就是这样。你认为该如何推进?你认为事态会如何发展?

柯蒂斯‧埃利斯:我认为这很好。它暴露了中共治理体系的真正本质及其带来的危险。我希望,因为我确定我们所有人都将为迅速减少这种疾病的爆发而努力,我希望人们能吸取教训,西方国家的领导人将吸取教训,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习近平总书记提着的篮子里是危险的。

极权主义、秘密、不透明、自我服务、自我交易系统,仅对一件事感兴趣,即保持自己的权力,并将使世界的经济和医疗状况,健康状况服从于此一个目标。我希望人们能看到的教训是,当你拥有这些日益复杂,相互依存的系统时,你正在为全球范围内的大规模问题奠定基础。网络安全专家总是说有一个“隔离网闸”(air gap,一种通过专用硬件使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网络在不连通的情况下,实现安全数据传输和资源共享的技术),不要将所有系统连接在一起,因为那样的话,它们都容易被计算机病毒感染。他们很脆弱,对吗?因此,人们想要一个断路器,一个网络断路器,想要一些能分隔开的东西。

我认为我们需要接受这一教训并将其应用于经济领域。我们需要有独立性。我们不能完全依赖唯一的来源,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俄罗斯,还是在什么地方。我们都想最大程度地拥有自己的独立性并为自己的福祉负责,这不意味着切断与他人的交往,或者不进行交易。

那不是我们在此谈论的。但是,我们没有理由把我们的健康、福祉、经济和人类福祉,以及我们的价值观置于一个公然敌对的政权的支配之下,这个政权的价值观与我们自己的价值观是对立的。

综上所述,我希望美国的工业界领袖和政治领导人能吸取教训,希望我们把重心放在美国,以便我们能够在相互依存的世界中保持独立。不要把我们所有的鸡蛋放在一个不透明、不公开、在许多方面与我们自己的价值观相对立的公然敌对政权的篮子里。

杨杰凯:柯蒂斯‧埃利斯,很荣幸再次与你交谈,谢谢。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香港抗议是“新冷战”前线
【思想领袖】谷歌脸书如何操纵大众观点
【思想领袖】美教育部长:如何修复教育系统
【思想领袖】梁家杰:170万选票震撼 北京错了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美制裁林郑 北京求和 五毛噤声
违背原著的查抄荣国府
【纪元播报】传任志强坚持自辩 全揽下涉案人刑责
【纪元播报】王赫:反制中共三绝招 川普或不战而胜
【重播】川普8·8发布会:签署4项救助令
【薇羽看世间】 制裁中港官员 推倒中共防火墙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