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同事:李文亮原计划是要被开除的

人气 8026

【大纪元2020年03月18日讯】“一月初的时候,李文亮医生刚刚被医院相关部门训诫完,原计划是要被医院开除,我们医院的一位部门主任劝我们说,不要跟领导对着干,不要戴口罩,不要乱说话,否则你们会像李文亮一样被开除……”

在武汉的这场惨烈的中共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中,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死亡惨重,近期不断有大陆媒体实地采访该医院,披露了大量内幕。其中包括一篇来自中共左派党媒“环球时报”的实地采访,但仍没有逃脱删文的下场。

这篇题为“武汉市中心医院医护人员吐真情:疫情是面照妖镜”的文章披露了哪些事实,导致被封杀或自我删文呢?

12月下旬病毒横行,1月大爆发

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和武汉市中心医院是距离华南海鲜市场最近的两家三甲医院。公开报导显示,去年12月27日,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就和院方,就已将四名病人病情异常的情况上报给了江汉区疾控中心。

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陶俊称,该院后湖院区于2019年12月28日、12月29日两天,共收治了4名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的疑似病人,上报给了江汉区疾控中心传防科,得到的回复是:该区也接到了其它地方的报告,送到市里查了各项病原都没有结果。

陶俊认为,武汉市中心医院12月中下旬的这些疑似病人都是中共病毒已经横行的迹象。

12月30日下午,一位患者的肺泡灌洗液高通量测序结果传回了武汉市中心医院,检测结果上表明患者高度疑似SARS,当天这个消息传遍了武汉市中心医院。

“当我知道检测结果时,我对自己说,17年前的那场劫难要回来了。”陶俊称。

到了一月份,医院接诊的可疑病人数量呈几何数级的增长。1月上旬,到医院看病的可疑病人数量突然翻了一倍。到了一月下旬,医院每天的门诊量是往常3~4倍。但院方却禁止上报。

据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田栩回忆, 一月初,医院突然叫停了对不明原因病人的病毒检测。院方接相关部门通知指示,当有发烧、咳嗽症状的病人来到医院,又查不清楚病因时,不允许给患者做肺泡灌洗,也不许拿相关样本向第三方送检做宏基因测序。

院方也不允许医生将病人按“不明原因肺炎上报”,甚至将病人诊断为“病毒性肺炎”都是不允许的,只能诊断为“肺部感染”,这样大量不明原因肺炎患者的真实情况根本无法上报。

到了一月下旬,医院每天的门诊量是往常3~4倍,院方再度要求,只能将收治住院的病人上报上去,门诊发现的疑似病人一律不报。

甚至院领导接连发布通知,不允许医生私下谈论疫情,不允许医生向外界透露人传人的事实⋯⋯

李文亮原计划是要开除的

据武汉市中心医院一位医生介绍,医院急诊科、呼吸科和ICU的医护平时都会佩戴医用口罩上班,但疫情发生以后,这三个科室的医护向院方请求必须要佩戴N95口罩,医院的领导经过考量,同意了这三个科室的请求,但同时又要求其他科室的医护都不允许佩戴口罩上班。

在得不到院方支持的情况下,许多医生自己掏钱去购买口罩,但是1月3日,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周会上,医院领导在开会的时候批评了几个戴口罩的科室主任。为后来武汉市中心医院大批医护人员感染埋下了祸根。

在疫情大爆发的那段时间,大批量的患者恐慌性地涌入医院各个科室,那些不允许佩戴口罩的科室,例如甲乳、泌外、心外、眼科、耳鼻喉、超声科就是在一月份倒下了大批医生。

该医院目前已经殉职的医生中,李文亮、梅仲明与朱和平是眼科医生,江学庆是甲乳外科医生。此外,中心医院副院长王萍、院伦理委员会刘励、胸外科副主任医师易凡、泌外科副主任胡卫峰都处于情况危急的状态。

“一月初的时候,李文亮医生刚刚被医院相关部门训诫完,原计划是要被医院开除,我们医院的一位部门主任劝我们说,不要跟领导对着干,不要戴口罩,不要乱说话,否则你们会像李文亮一样被开除。”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赵辰称。

中心医院医生张婷称,李文亮和梅仲明两位医生都是在一月上旬不允许戴口罩的情况下被一位82岁青光眼患者感染,但院方在明知二人已被感染的情况下,并没有及时安排他们转入传染科住院,反而让他们住进了眼科自己的病房,而且也没有给眼科的医生提供任何防护措施,但眼科医生还是按要求照常上班。

防护物资被院方阻挡

除了被要求摘下的口罩,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生还因为医院相关部门的执意拒收,失去了募集而来的防护服。整个一月,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都为防护服而同医院领导和相关部门做着各种抗争。

“当科室主任因为戴着口罩开会而被医院领导训斥之后,我们急诊科的一些医生只能偷偷进行自我保护了,我记得当时我们将自己私下准备的防护服或是隔离衣穿在白大褂里面,所幸领导也不会临床巡视,我们就这样‘蒙混过关’了,” 田栩称。

后来,随着疫情的发展,在防护物资紧缺的日子里,雨衣,垃圾袋都曾扮演过防护服的角色。

然而最让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们寒心的是,一面是院方无法为一线医护提供充足的防护物资,一面院方又拒收一线医生自己去公开募集而来的防护物资,许多捐赠的防护物资,刚到医院就被院方给拒收了。

“一位同事拉来了一批德国商会捐赠的防护物资,院领导以这批物资不符合红十字会要求为由拒收。”田栩称。

直接恶果就是大批量的医护被感染,据公开报导显示,武汉中心医院有200多名医护人员被感染,居武汉市各大医院前列。

对人道救助基金也从中作梗

院方不仅为了面子拒收防护物资,还包括红十字基金会为一线医务工作者提供的一项人道救助基金,包括确诊感染和因公殉职的一线医务工作者。然而这样一项抚恤抗疫医务工作者的公益活动,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却也受到百般阻挠。

按照官方给出的申请资助流程,填报申请书后需经就职医院盖章确认情况属实,才可向基金办公室提出救助申请。

大批被感染的医护人员开始向中国红基会申请救助,结果却被卡在了武汉市中心医院一纸公章上,许多符合申请标准的被感染医护人员,在各项证明材料齐全的情况下,医院却迟迟不愿为他们盖章确认情况属实。

红基会官网公示结果显示,直到2月7日,殉职的眼科医生李文亮才出现在第十一批受助名单中。

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李哲说,“我是在2月初的时候被感染,2月中旬我就申请了红基会的救助,但是医院那时已经拒绝给我的申请书盖章了,因为我们医院有大批被感染的医护人员在申请这项救助,院方看到这种局面就给我们做工作说,这么多医护申请救助,传出去后被外界知道中心医院被感染的职工太多,影响声誉。”

后来,事情捅到红十字会后,院方迫于外部压力,2月下旬才同意给核酸检测为阳性的感染医护人员盖章。

中国红基会官网公示结果统计,截止3月14日有231位武汉市中心医院感染医护人员领取到了中国红基会的救助,但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生表示,这也不是武汉市中心医院感染医护人员的全部。

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刘洁说:“疫情带给我们无限的伤痛,也带给我们无尽的思考,我有时会想,这场疫情也许是件好事,它让那些一身官僚主义,形式主义风气的人暴露出来了,我必须要说,疫情是面照妖镜”。

目前,文章已经被删除。据称是环球时报主动删文。#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不让说不让戴口罩 武汉中心医院隐瞒疫情内幕
【新闻看点】发哨人引爆舆情 习访武汉 官宣破产
曝中共掩盖疫情真相 中国网民创意十足
方华:在中国,良知开始彰显他的力量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拜登及其儿子在“勾兑”?
【思想领袖】参议员柯顿:中共对美不宣而战
【重播】川普提名巴雷特为最高法院大法官
【重播】川普宾州“让美国再次伟大”集会演讲
【新闻看点】疫情严峻 WHO:死亡或超二百万
【拍案惊奇】李克强上头版夹缝 中芯国际被制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