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瘟疫:十大标志性事件

人气 7425

【大纪元2020年03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王剑宇综合报导)从去年12月初武汉出现首宗中共肺炎病例,到如今祸延海外约百个国家和地区,并正在迅速扩大。但中共仍在继续欺骗国民和世界,欲将丧事摇身变“伟业”。笔写的谎言掩盖不了血写的事实。本文特梳理中共肺炎这4个月来的十大标志性事件。

一、从“可防可控”到“人传人”

2019年12月初出现首宗病例。然而直到12月31日,有人在网上发布武汉市卫健委关于“不明肺炎”的通报后,各界对此才略有所知。2020年1月20日中共才承认“可以人传人”。1月23日武汉封城。

2019年12月31日,中共卫健委首批高级别专家组到武汉后,确定了确诊病例的三大标准: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要有发热症状;要做全基因组测序。“太苛刻”的标准让很多早期感染者未能得到诊治、隔离,错失了防控的黄金时期。

2020年1月2日,中共海军工程大学(位于武汉硚口区)警通勤务连就下发了“严控外来人员进校的通知”。该通知显示,中共海军2019年就知晓武汉“不明肺炎”疫情,并出台“2019”298号防控文件,而且中部战区总医院也已知情。

然而,1月11日,中共官媒《人民日报》报导说,中共国家医疗专家组专家、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医师王广发称,目前来看该病毒的“致病性较弱”,病患病情和整体疫情处于“可控状态”。

1月18日,在武汉市政府已掌握十多名医护感染的消息,明知新冠肺炎人传人的情况下,武汉市百步亭社区仍举行了四万多个家庭参加的“第二十届万家宴”(后来百步亭成重灾区)。

1月20日晚间,中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在记者会上亲口证实,根据目前的资料,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是肯定可以人传人。

可以确认,中共中央,包括湖北和武汉当局,最迟2019年12月就了解了疫情,但直到1月20日中共领导人才开始公开发话,1月26日才成立防疫领导小组,至少隐瞒、拖延疫情一个月多天,致使疫情迅速失控,并扩散到全国、全世界,失去了防控的机会。

二、8名医生“吹哨”遭警方“处理”

据武汉市公安局官方微博1月1日通报,“8名违法人员”因“在网络传播关于此次疫情的不实信息”,被武汉市公安局传唤。中共央视翌日亦报导此事,指他们是“散播谣言者”。后又有消息称8人都是医生。

此次瘟疫中,吹哨人被中共当作造谣者处理,比比皆是。2月6日,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表示,从1月22日至1月28日,短短6天之内,中共当局至少抓捕了325名中国公民。这些公民或是在自己的朋友圈、或是在微信群、或是在网络上说了一两句真话,或是播放了一些视频,便受到训诫、拘留、罚款、强制隔离,甚至逮捕、被失踪的惩罚。

中共对民间记者更不手软,已有陈秋实、方斌、李泽华等人“被失踪”。2月4日,许章润教授《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在网络热传,许随后被软禁。2月15日,对习近平处理疫情危机提出了批评的政治活动家许志永逃亡数月后广州被捕。

三、武汉封城、多地“战时状态”死亡惨重

1月23日,超过1000万人口的武汉宣布“封城”,持续至今,并还升级到封路、封小区。但是,1月10日开始的返乡潮已使500万武汉人在没有任何防疫措施的情况下,走入全国、走入世界。而且,从突然宣布封城到具体实施的几个小时内,又有约30万人逃离武汉。

武汉封城几小时后,黄冈市、鄂州市等周边城市也实施了限行措施,最终湖北省内共影响约5700万人。其中,十堰市张湾区、孝感市云梦县、荆州市洪湖市等还实施战时管制。

令人愤怒的是,在实施封城这种极端措施的同时,中共却并没有建立相应的紧急医疗体系和生活物资供应体系。广大民众无法确诊就医,死伤惨重。大纪元通过暗访殡仪馆获知,每天的实际火化量是平时的4~5倍,殡葬员工劳累崩溃,运尸袋告急,防护物资告急,多地派“殡葬服务队”。官方数字大量造假。

此外,武汉千万人口还遭遇着巨大的民生灾难,而从政府到民间,无数的人在发国难财。例如,中共默许和纵容居委会、城管趁机敛财(他们是封城的主要执行力量)。社区封闭,居委会垄断蔬菜供应,网曝一个居委会一天竟可赚10万元。

封城期间,民生惟艰,各种惨剧层出不穷。例如,2月24日,湖北十堰,一位70岁的老人被发现家中身亡多日,家中还有一个6岁的孙子,独自守着爷爷的尸体,靠吃饼干才没有饿死。孩子说:爷爷不让出门,说外边有病毒。

有报导称,武汉封城已达人类极限,居民集体失控惨叫,有视频网上流传,董事长乐团的贝斯手大钧不禁转发,并表示是“来自地狱的声音。”

四、地方、中央相互甩锅

1月27日,武汉市长周先旺接受央视专访时说:自己作为地方政府的领导人,获得信息,授权之后才能披露,在1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要求属地负责后,我们的工作就主动多了。周先旺的公开言论,被认为是“甩锅”给习近平。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同样公开将责任“甩锅”给中共领导人。2月12日,武汉官网《汉网》更是公开替周先旺开脱责任。次日,马国强和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双双被换。

中共党媒《求是》2月12日报导说,习近平1月7日已经对疫情提出了要求。评论认为,这暗示隐瞒疫情的责任是湖北和武汉政府,不是中央,这是“最高级别的甩锅”。

2月26日,陆媒《财新网》披露中共国家卫健委曾于1月3日发布文件,文件要求在疫情防控期间“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对外发布有关病原检测或实验活动结果等信息”,被认为是中共高层早已掌握武汉肺炎疫情及病毒来源,但下令封锁所有讯息外流的铁证。

五、从“李文亮之死”刷屏到《发哨子的人》

2月6日,被称为吹哨人的“李文亮”去世,网民的愤怒井喷,形成逾10亿点击量的“刷屏级事件”。评论认为,李文亮之死一举引爆自瘟疫爆发以来,社会上对中共累积已久的不满情绪。

人们在哀恸的同时,有网民在微博上发起了“我要言论自由”的话题,有286.1万阅读,9684条讨论。发起人表示,没有言论自由,今天的武汉就是明天的我们。“没有自由,人就没有尊严。”

一个月后,3月10日人民出版社旗下的《人物》杂志的一篇文章《发哨子的人》,报导了李文亮的同事艾芬医生从吹哨到被噤声,以及看到同事感染去世、感叹武汉民众悲惨命运的心路历程。

文章再次点燃中国公众对揭露疫情医师的同情以及中共掩盖真相的怒火。于是在当局秒删文章后,网民以各种方式不停转发,甲骨文、摩斯密码文、火星文、天书版等等纷纷出笼,让当局删不完,除不尽。评论称,这是中国互联网上“罕见的一次信息保卫战”,“民意坚韧的反弹,如水流汇聚一起”。

而在3月5日,中共副总理孙春兰视察武汉市社区,针对当局的作秀,很多业主愤怒大喊“假的,都是假的”,“老百姓吃的都是高价菜”,抗议声迅速传遍网络,戳破了中共对外宣传的遮羞布。

六、世卫组织被讽“党支部”,谭德塞被要求辞职

1月22日至23日,经过激烈辩论,世界卫生组织称,由于缺乏必要的数据支持和其后续对世界的影响力规模,宣布这场瘟疫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为时过早。然而,武汉却于1月23日被中共“封城”。

1月28日,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在北京会见习近平,称赞中共的疫情应对。2天之后,世卫终于宣布这场瘟疫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对于中国的防疫措施仍表示肯定,并不建议针对中国实施旅游或贸易禁令。事实上,这场瘟疫早已开始祸害世界了。

迟至3月11日,谭德塞才在日内瓦的记者会上表示,经评估,世卫组织认为这场瘟疫已构成全球大流行。为时已晚了。

谭德塞和WHO的这一系列反应,被指责讨好中共,他本人也陷入了公共危机漩涡。在公众请愿网站change.org上,已有超过40万人签名向联合国呼吁谭德塞辞职,理由是WHO应该保持政治中立,不应该仅相信中共提供的数据,且不应该“出于任何政治因素,将台湾排除在外。”

七、推迟召开“两会”与中国式复工

2月24日,中共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决定,推迟召开今年的人大会议,具体开会时间另行决定;同期,全国政协会议也被推迟。这是首次打破自1995年以来形成的“全国两会”于每年3月3日、5日召开的惯例,也是中共1949年建政以来会首次因公共卫生事件而延期。

“全国两会”推迟召开的原因之一是官员害怕病毒传播。之前,湖北黄石市原市长杨晓波因“重症肺炎”死亡,据称杨是在参加湖北省两会期间被传染,确诊两天后即去世,这是湖北省第二例因新型肺炎去世的厅级干部。湖北省2020年两会于1月11日至17日期间召开,官方报导显示,代表都没有戴口罩。此后,多地推迟两会召开。

中共虽推迟召开“全国两会,却一再要求“复工复产”,2月中旬即开始要求经济大省复工。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几乎都是应付性造假:地方政府不放人,农民工无法返工,而且企业复工不具备条件,比如没有防疫物资,物流没完全恢复,原材料进不来,产品也出不去。

中共为复工还忽悠“零确诊”。有民众3月18日在社交媒体留言表示,“为了复工……每天几千感染忽然就没感染了”。

网民质疑,官方推迟两会,却鼓励复工?“高层说还没到拐点,却开始让老百姓逐渐复工,但是两会还要继续推迟,不矛盾吗?老百姓的命就是不值钱呗。”也有网民表示,什么时候中共决定开两会了,才说明疫情控制住了。

八、武汉民众被要求“感恩党” 世界被要求“感谢中国”

因为中共的瞒报、封堵,中国和世界遭遇全球性公共卫生危机。但是,中共不仅希望阻止外界的问责,还想利用这场瘟疫延命,“大宣传”和“大外宣”自然粉墨登场。例如,300记者被中宣部派驻武汉,湖北省宣传部组织1600人删贴、查人、发帖。

3月6日晚,在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视频调度会上,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部署:“要在全市广大市民中深入开展感恩教育,感恩总书记、感恩共产党,听党话、跟党走,形成强大正能量。”此言一出立即在网上激起民愤。尽管被迫删文,但王忠林的上述讲话其实一直是中共宣传的主题。

在武汉民众被要求“感恩共产党”的同时,世界也被要求“感谢中国”。例如3月4日,中共喉舌诸如新华社、人民网等等转发题为“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的文章。此类宣传,乃是中共正在发动着的全球宣传攻势,蓄意在海外灌输——源自武汉的全球致命流行病不是北京的错。其伪命题主要有三,一是病毒的起源不是中国,一是中共为世界赢得了时间窗口,一是中共体制的优越,将中共从祸害世界的病毒发源国变成抗疫第一国。

旅美学者何清涟3月1日发推文说:“中国疫情舆论控制分成四部曲:丧事当作喜事办、病毒来自美国的阴谋论(理论基础是钟南山那句病毒不是中国的)、我们又赢了(此时正在进行),第四部曲是‘中国拯救了世界’,还未上演,很快就会出现。”美国政治网站Axios指出,中共这一宣传术“对全世界以及中国来说,成败结果关系重大”。但是,可以肯定的说,中共改写这场瘟疫历史的企图必然是失败的。

九、《大纪元时报》特稿:“中共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

3月10日,《大纪元时报》刊发特稿“中共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特稿指出,“瘟疫虽无情,但并非无迹可循,尤其是中共肺炎在中国之外的扩散趋势,点出了病毒的风向和目标:它是冲着共产党而来的。”

特稿剖析了为什么中共的“亲密战友”伊朗疫情惨重,“一带一路”盟友意大利是疫情最严重的欧洲国家,中共的欧洲伙伴国疫情严峻,中国近邻疫情“亲疏”有别(日本、韩国疫情严重而香港、台湾成功抗疫)。

病毒仍在肆虐,警钟再次响起,出路何在?特稿最后明确:“远离中共,脱离中共,拒绝中共,作为个人、组织和国家,都可以因此而回避病毒侵害,选择美好未来。”

十、中共欲甩锅美国 川普称“中国(中共)病毒”

中共欲将武汉肺炎病毒来源甩给美国。中共外交部新发言人赵立坚,先于4日“坚决反对”称新冠病毒是“中国病毒”,12日更发推称“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引发中美外交升级。

13日,美国务院传召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就赵立坚的说法表示抗议,并且表示要“正式启动病毒溯源调查”。16日,蓬佩奥与中共政治局委员、主管外交的杨洁篪通话,表达“美国强烈反对”的立场,并警告北京勿散播虚假讯息和荒诞谣言。

16日晚间,川普(特朗普)在发推谈到武汉肺炎时,首次使用了“中国(中共)病毒”(Chinese Virus)的说法。17日,川普在白宫明确表示,“中国推出不实的消息,说我们的军队把这个(病毒)传给他们,这是不实的。我决定,无须争论,我只须按照它的来源称呼它。病毒是从中国传来的。”“我们的军队没有传给任何人。”

责任编辑:林诗远 #

相关新闻
中国式复工:一场中共忽悠老百姓的闹剧
颜丹:由意大利的中共肺炎死亡率想到的
港专家袁国勇突撤文 称无意卷入政治
美国两名国会议员中共肺炎检测呈阳性
最热视频
【珍言真语】简浩名:善恶有报 林郑命运由天定
【新唐人晚间新闻】嫌犯被释后性侵老妇 纽约保释法惹议
【重播】川普北卡集会演讲 数万人参加热情高涨
【薇羽看世间】美议员:全方位强化对台关系
【新闻看点】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胜选率大增
【拍案惊奇】五中前习换将 共和党提灭共目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