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英东是翼宿星君?努尔哈赤功臣的传说

文/洪熙

后金军攻打辽阳。(公有领域)

  人气: 123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努尔哈赤建立帝业的过程中,费英东鼎力相助,立下赫赫战功。凡是他临战,必是所向披靡。康熙皇帝评价他“功冠诸臣,为一代元勋”。在有些记载中,费英东可是翼宿星君。传奇的来历,为骁勇的战将蒙上了神秘色彩。

费英东(1562年-1620年),瓜尔佳氏,是苏完部首领索尔果之子。他骁勇善战,也精于骑射。二十五岁时,能拉开十多石的强弓。中国古时,用“石”衡量弓力。《荀子·议兵篇》说:魏国的精锐武卒可以“操十二石之弩”。“十二石弩”弓力,大约为三百六十公斤。也就说是,费英东拉开的大弓,约有五六百斤的力量。

万历十六年(1588年),费英东跟随其父率领部众归附努尔哈赤。费公秉性忠直,奖善惩恶。后来,皇太极曾晓谕群臣说:“费英东见人不善,必先自斥责而后劾之;见人之善,必先自奖劝而后举之:被劾者无怨言,被举者亦无骄色。”费公见到有人行为不法,必先亲自斥责指出对方的错误,然后上奏弹劾;见到有人为善,他必先亲自奖励劝勉,然后再向大汗推荐。所以被弹劾的人没有怨言,被推举的人也没有骄蛮之情。

如果费公看到推行的国事有缺憾,他会直言强谏,丝毫不会屈服。因其辅佐太祖处理政事,颇有助力,被授予一等大臣。努尔哈赤将孙女嫁给他,所以时人也称他为苏完额驸。他辅佐努尔哈赤成就帝业,可谓功勋最高。

费英东跟随努尔哈赤征伐诸国,前后共计三十多年。每次临战,必身先士卒。《清史稿》载,费公临战“战必胜,攻必克”,冲锋陷阵,所向披靡。

后金天命三年,努尔哈赤进攻明朝攻取抚顺时,明朝援军也正好赶到,火器竞发。费公战马受惊狂奔,旗兵见状,就想撤军。他驰马返回,喝令诸军进攻,再次大败明朝援军。努尔哈赤感叹道:“真是万人敌啊。”

天命四年,大明兵分四路大军,进攻努尔哈赤。其中一军驻扎在萨尔浒山巅。费英东率领本部旗兵进攻,大败明军。

天命四年秋天,在攻打叶赫时,明军从城上接连投石射火。费英东和诸将领都被击伤。努尔哈赤命他们撤退。费公说:“我的军队都到城下了,撤退干什么?”不久,太祖再次命他撤军,他说:“就快要攻克了,请勿怀疑。”结果,真的攻下了叶赫城。

明朝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努尔哈赤在赫图阿拉称汗,改元天命,定国号“金”,史称后金。在后金建立的过程中,费英东立下赫赫战功。天命元年,他与额亦都、扈尔汉、安费扬古、何和礼,同为后金开国的五大辅臣。

天命五年(1620年)三月费英东薨逝。据费英东的孙子哈达哈说,费英东病终之际,有位侍卫某君请假返回故里。回到兴京时,路上遇到大风霾。这名侍卫只得下马,伏在地上以避劲风。忽然他看见大风卷着一团炽烈的火焰,竟有数百小蛇附风而行。再一看,看见一条巨蟒径如大瓮。

虽然他身为侍卫武官,有胆有识,但可没见过那么大的巨蟒,不禁吓得胆战心惊。这时,他听到巨蟒呼喊道:“喂,你不就是侍卫某某吗?我是费英东的英魂。我原本是天上的翼宿星官,降生凡世辅佐人君。如今就要返回本垣了。你回去后,禀奏聪睿贝勒(指努尔哈赤),让他不要悲恸,勿要缅怀我。”说罢,英魂便离开了。大风也随即停止了。侍卫回去后,获悉费公已经薨逝二天了。

翼火蛇,星宿名,是南方朱雀七宿的第六宿,位于朱雀的翅膀,因而取名“翼”。五行中,南方属火。《史记‧天官书》认为翼宿主远客,《晋书‧天文志》则认为翼宿是天上的乐府,是演奏仙乐,仙子舞蹈唱歌的地方。

费公去世后,努尔哈赤要去临丧。当时,诸位贝勒都认为天色已晚了,不便出行。太祖说:“我的股肱大臣,与我休戚与共,如今却先离我而去,我怎能不悲伤?”他亲自吊唁,哀声恸哭,一直到半夜时分才返回。同年九月,清太祖祭奠贝勒穆尔哈齐墓,来到郊外,亲临费英东之墓,躬身祭酒三次,垂泪哀恸。

清太宗皇太极即位后,追封他为直义公,配飨太庙[注]。他的长子察哈尼袭爵位,太宗赐予他二次免死的权利。顺治十六年,追论费英东为佐命第一功臣,晋世爵为第一等公。

康熙九年,清圣祖康熙皇帝御制碑文,勒石记录他的功勋伟绩。康熙皇帝御驾东巡,亲自祭拜费公之墓,评价费公:“功冠诸臣,为一代元勋。”

[注]:太庙是中国古代皇帝的宗庙,皇帝每年在此祭祀先祖。随着朝代的演变,皇后、宗室皇亲、功臣,经皇帝恩准,也可以被供奉在太庙,称为“配飨太庙”。

参考资料:
《国朝先正事略》一
《清史稿.费英东传》卷二百二十五
《清朝野史大观》(中册) 卷五@*#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世宗皇帝又曾对张廷玉说:“我做诸侯王时,与人一起行走,从来不用脚踩别人的头影,也从来不践踏蚂蚁小虫。”
  • 一统后金政权、奠下大清朝根基的清太祖努尔哈赤的祖父是东北长白山下建州左卫都指挥使。相传努尔哈赤下令建造神殿的时候,地底下挖出了“灭建州者叶赫”古碑,预言满清灭亡,而努尔哈赤的福晋,皇太极的生母和后来的慈禧太后都是出身于叶赫那拉氏…爱新觉罗和叶赫那拉氏族的纠葛历史恩怨和清帝国兴起坏灭的预言…
  • 在皇帝颁布天下的诏书中,最重要者是两种:即位之初的“登极恩诏”、宾天之际的“大行遗诏”,是皇帝的第一道和最后一道命令。
  • 这些预言中,准确预言了王朝更迭、国号、开国之君名讳、历朝发生的大事件,其准确程度令人瞠目结舌。
  • 有一天张方平到滁州琅琊寺礼佛,进入一所闲置的僧房。他偶然抬头张望,发现房梁上有一个经函。他命人取来梯子,攀至房梁,取下经函。函里装着半卷《楞伽经》。原来他前世曾是琅琊寺的僧人,那半卷经书就是他前世所抄写的,没有抄写完就去世了。
  • 唐朝裴行俭统帅三十万大军平定西域,宋朝韩琦为相十年,辅佐三朝帝王。他们均是身份显赫的朝廷大臣,面对毁坏无价珍宝的无名小吏,他们只是一笑了之。其宽宏大度的胸襟,令今人震撼。
  • 在宋朝之前,在大街上看到男子佩剑是一件很寻常的事情,而且佩剑者不仅仅限于武将。因为在时人看来,男子佩剑一方面是一种权力地位的象征,另一方面则显示威仪之风和阳刚之美。
  • 清朝人王尔鉴写过一首题为“巴蔓子墓”的诗:穹窿哉,蔓子墓,渝城颠,石封固。多少王侯将相陵寝穴樵儿,独此屹立两江虹势迥盘护。头断头不断,万古须眉宛然见。城许城还存,年年春草青墓门。君不见背弱主,降强主,断主之头献其土。又不见明奉君,暗通邻,求和割地荣其身。惜哉不识蔓子坟。
  • 安史之乱中,张巡挺身而出,率领仅有的数千名将士抵抗十三万叛军,展开了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睢阳血战。最后虽然由于众寡悬殊,粮尽援绝而失败,但却有力地遏止了叛军南下,保住了大唐半壁江山和江淮丰厚的财源,为大唐王朝反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和物质保障。唐朝大诗人韩愈,在评价这场历史上最惨烈的战役时,就说“无睢阳即无江淮,无睢阳即无大唐”,可见其重要性;而这悲壮的一幕,更使文天祥“骂贼张巡,爱君许远,留取声名万古香”的诗句流传千古。
  • 汉朝皇帝,请了一个大学问家班彪,整理汉代的历史。班彪有两个儿子,名叫班固、班超,一个女儿,名叫班昭,从小都跟父亲学习文学和历史。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