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中意医护感染中共肺炎的原因很不同

颜丹

人气 908

【大纪元2020年03月22日讯】最近,在中共国的官媒上最常见的,恐怕要数意大利当下的疫情了。除了国民整体感染中共肺炎(武汉肺炎)的新增、确诊、死亡人数之外,意大利及其重灾区医护人员的感染情况也成了中共官媒报导的焦点。

几日前,大陆有官媒援引意大利《晚邮报》的消息称,“截至3月19日,意大利已有至少14名医生殉职”;“意大利医护感染人数已达2629名,占总感染数的8.3%”;“意大利外科和牙医国家协会主席Anelli表示,现在许多医生仍然缺乏足够的保护措施”。

看到意大利在3月19日这天所发布的医护感染情况,大陆这家官媒就像被打了鸡血似的,抢先在意大利的本国媒体报导之前,赶紧对其重灾区贝加莫的一位被确诊感染了武汉肺炎的医生进行了独家专访。

其实,中共国如此高调的关心不见得对人家有帮助。因为该医生已在Facebook(脸书)上发布了寻求国际援助的视频。要知道,脸书是面向世界的。除了中共国和北朝鲜,其它国家的民众都有机会看到这个视频。

中共官媒或许是因为担心中国人看不到,才特意转述了他在视频中说的话——“我们的工作人员、医生和护士夜以继日工作,以应对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疫情局面”;因此“我们急需医生和护士,还有呼吸机和个人保护装置……可以的话请帮助我们”。

此外,中共官媒恐怕还想让中国人听到该医生在接受采访时所说的话,即“我们医院一共有大约750名医务人员,大约10%的人已经感染了,包括医院的最高管理层,这些是有症状的,我们不知道无症状的感染者有多少”。总之,中共官媒很想让中国老百姓知道,如今意大利的医护处境堪忧。

然而,即便如此,也无法与整个中国、尤其是重灾区湖北、武汉医护的惨烈境况相较。因为相比意大利,中共国医护人员感染、死亡的特征和原因都极为不同。

不久前,上述这家官媒就曾发布过《数读武汉医护感染|我们该如何更好地保护白衣天使》一文。里面有统计显示,“湖北省已有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感染”。其中,“三甲医院医护感染情况最为严重”;尤其是“李文亮医生所在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医护感染人数最多,各院区加在一起已超过200人”;“呼吸科和急诊科是重灾区”。

这篇文章还指出,尽管“全球都出现了防疫物资紧缺的情况”,但中国的重灾区湖北却收到了“外界捐赠的口罩和防护服”。只不过,“在(第)一次分配中,约46.7%的医用口罩分配给了各区指挥部,30.1%分配给了各区卫健局及其他单位”,而“方舱医院和其他医院加起来(才)收到了23.2%”。此外,“50%以上的医用防护服则分给了各区卫健局,仅有11.6%的分给了除方舱外的医院”。

也就是说,中共国重灾区的物资短缺与捐赠物资的分配不公有关。要问捐赠的防护物资是否发到了医生手中,“发哨子”的艾芬医生最有发言权。因为她来自中国武汉肺炎重灾区中的重灾区——武汉市中心医院。

她在接受采访时提到,“早期的时候,物资不够,有时候分给急诊科的防护服质量非常差”。像中国这样,把劣质的防护物资发给平时都会沦为“重灾区”的急诊科,在很多国家都是做不到的。如艾芬医生所说,“在很多国家的医疗体系中,急诊专业都是非常受重视的”。

就拿“公共医疗水平在全世界排前列”、“急救更是医学强项”的意大利来说,此次爆发中共肺炎时,就没有出现“呼吸科和急诊科是重灾区”的奇怪现象。从该国外科和牙医国家协会在官网上发布的14名殉职医生的资料来看,甚至无一人来自呼吸科和急诊科。

其实,艾芬医生也说过,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倒下的人,急诊科和呼吸科的倒是没有那么重的,因为我们有防护意识”。而这家医院的“医护感染人数最多”,也是因为外围科室伤亡惨重,并且与“没有信息透明化有关”。

毕竟,呵斥艾芬的领导说了,“如果因为信息泄露引发恐慌,要追责”。于是,当艾芬医生只是在医院内部提醒有“SARS冠状病毒”时,就“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包括李文亮在内的另8位医生,也只是因为在医生圈“吹哨”,就遭到了警方的训诫。

医生们都难以防范近在咫尺的病毒,又“如何更好地保护”自己呢?相反,要想保护医护,就得让病毒在第一时间被曝光,疫情在第一时间被公开才行。但罔顾人命的领导们却因为害怕“引发恐慌”,就让病毒活在了暗处,让医护们都置身在明显的危殆之中。这些医护只能肉搏看不见、且无处不在的病毒,还不伤亡惨重?

此外,相比意大利殉职的医生基本都超过了60岁高龄,甚至很多都不是战“疫”的医生,此时在中共国被夺去生命的一线医生大部分都身强力壮、且处在正当年。就连最早发现病毒的医生,似乎也很难躲开可致死病毒的疯狂袭击。

如果说,在医生内部掩盖疫情,可直接造成医护感染、死亡;那么在全国范围内瞒报疫情,亦可加速导致医护的感染、死亡。有文章披露,为了防止“医疗资源挤兑”,德国“从一开始就打发所有轻症和无症状患者回家隔离,即使那时医院里也许还有床位,他们也不立即收治轻症患者”;这样做“就是为了把病床空出来,留着应对后面会出现的大量重症患者”。

相比之下,中共国根本就没人管了。尤其是湖北、武汉,更是“付出了血的代价”;“成千上万的人在医院候诊室连夜排队十几个小时,还是轮不上床位,形势一度几乎失控”。意大利的疫情如此惨烈,也跟“医疗资源挤兑”脱不了干系,但归根结底,都是从中国学去的。

更令人感到悲哀的是,尽管都死于武汉肺炎,但中共国的医护却不像意大利的医护那样,能得到最起码的尊重。直到今天,中共官方还没有发布所有因中共肺炎死亡的医生姓名和资料,以至于无法让公众有机会认识、了解他们。实际上,连官方对医护死亡人数的统计都很值得怀疑。

最近,不是有人打着崔永元的旗号,要在墙内进行“死亡人员名单统计”吗?而从另一份在网上流传的“因公殉职”人员名单上也看到,在329名死者中,249人的死因是“过劳病逝”。在这些人中,就有医生和护士。不少人怀疑,他们极有可能是死于中共肺炎。

也就是说,中共国的医护们就算死于因人祸而导致的恶疫,也不能公开真正的死因。如今,能在中共国轰轰烈烈殉职的医生恐怕就只有李文亮一个了。相比他的去世,更令人无法忘记的,是他因为说实话而被训诫的遭遇。甚至到今天,都没有任何人来为他的冤死负责、道歉。

中共让自己国家的医生用生命来战“疫”、来保护他人,却让他们至死都毫无尊严。如此悲情的医生,在意大利又会有几个呢?抄中共作业的意大利,恐怕也断然不敢像中共这样,让自己的医生活的如此憋屈、连死了都无尊严。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武汉医生崩溃视频流出“你们做了什么啊”
报导李文亮造谣获表彰 新华社女记者被起底
武汉中心医院吹哨人遭打压 民间吁追责呼声大
袁斌:如果李文亮还活着 中共会调查其冤案吗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美议员:全方位强化对台关系
【新闻看点】拜登家再曝涉重罪 川普胜选率大增
【拍案惊奇】五中前习换将 共和党提灭共目标
【远见快评】亨特电脑门新一轮风暴 谷歌被起诉
【珍言真语】港龙停飞 前空姐追忆香港价值
【一线采访视频版】民众厦门举横幅要中共下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