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243) 降天罪-首丘之思3

作者:云简

举头望月思故乡。(pixabay)

  人气: 224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九章 首丘之思(3)

山野之中,梦境之人,三两相聚,有人欣喜,有人哭诉。

“想不到中原如此之大,一年时间,吾等也未找到亲人。”

“可有知晓谁人找到了么?”

“听闻佟氏一族,也只找到外孙……”

“当年梦主派兵士、刺客来至中原,说是执行秘密任务,然则吾等却是盼人不归,家庭破碎。”

“也便休要哀伤,说不定无有找到,反倒也是好事,总是让人还有个念想。”

“哪有这等道理,终究是要落叶归根。有道是:鸟飞返故乡,狐死必守丘。”

“说得好。”一人朗声道,众人寻声看去,只见一个蓬头垢面之人,靠树而立。一人道:“怎地没有见过你,好像不是随吾等一行人来的。”

那人轻咳两声,道:“吾不像尔等,有亲人来寻。昨日看到通道大开,遂往此而来。”

“你莫非是……”

“三十年前,背井离乡的兵士……”那人道,众人闻之,纷纷围将上去,一通套问,也无所获,各自哀伤。忽地,寒光一闪,林中竖起寒刀无数。“不好,是寒刀门。”那人心下一凛。

树林后方,王五皱眉道:“门主,真要杀么?”

寒无期叹息一声,道:“做戏要做全……右丞已下死令,如若怠慢,日前一切隐忍牺牲,便全然东流了……”

“唉……”王五亦叹了口气,终下狠心,道:“杀!”令旗已下,寒刀门人举刀杀向梦境之人,可怜一众百姓,正自哀伤间,死期降临。几个稍懂拳脚者,奋起反抗,保护国民。大多平民百姓,茫然无措,只得等死。忽地,剑光一闪,化出雷池:“众人速往山顶通道而退!”出手之人,正是那蓬头兵士。

“梦境之中,还有此等高手。”寒无期拔刀而战。对招几个回合,各自赞叹,寒无期道:“阁下剑术非凡,何妨留在中原,共商大计?”

那人冷锋划开,道:“挡吾归乡者,斩!”便在此时,梁诤接应已至,那人连招缭乱,待寒无期拆解完毕,其人早已无踪。

王五勒马,道:“门主,无恙乎?”

“无事。”寒无期,环视四周,梦境残躯,寒刀伤病,忽地心头一痛,嘴角溢朱:“吾等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只盼增进官阶,面见玄沙国主,能可一举得胜……”起手拭干朱红,道:“梦境之人,寒刀兄弟,安息、安息吧……总有一日,吾会为尔等报仇!”

王五狠狠抹下眼睛,道:“门主,咱们这许多年,被人骂作走狗,然则……玄主虽然败了,又来一个祸王,咱们啥时候才能胜利?

寒无期眼泛晶莹,出神道:“快了……”错马而过,拍拍王五肩膀,道:“玄主失势,夜洋必反,到时吾便能顶替其位,成为王之臂膀……到时,咳咳……”

“门主保重。”王五担心不已,无奈摇首。

****************************

众人跟随梁诤,逃至一处僻静。

梁诤骋目四望,捻指算来,心道:“此处聚集百姓,不足五分之二。现下距离约定日期,还有数日,恐怕还有众多百姓未及赶来。”思量片刻,道:“各位乡民,暂且在此等待,还有百姓未至,待吾引兵前往救援……”此言一出,百姓皆不同意,想来方才一番惊险,幸有其人保命,现下无论如何,也不肯放其而去。

僵持之际,一个兵士,上前一步,道:“大人,末将刘栋,愿只身前往。”梁诤心下感佩:“将军自告奋勇,实乃军中壮士。”刘栋道:“为王上分忧,末将死而后已。”

“好、好……”梁诤连叹数声,道:“予尔一百兵马,即刻前往。”刘栋道:“不必,人多不得调度,且易被发现。末将只须一人助阵,定可完成。”

梁诤执其手于大军之前,道:“但请将军挑选。”

刘栋微一拱手,转头走至百姓人堆里,指着地上一人,道:“便是他。”梁诤见其蓬头垢面,心下犹疑,刘栋道:“此人能于千军之中,取上将首级,此次重任,非其莫属。”

那人抬眼之间,忽地明了,指着佟佳道:“这个娃娃方才说得好,鸟飞返故乡,狐死必守丘。三十年前,吾等早已为国尽忠,眼下除却归乡,别无他求。”说罢,连连摆手。

刘栋急道:“壮士可曾想过,谁人不想归乡?!他们跟随梦主,来至中原,难道不是为了了却家人心愿?便是收尸埋骨,也要回乡安葬。”听闻此语,那人抿唇不语,刘栋续道:“然则现下,亲人没有找到,就连他们自己……也要回不去了……”

那人牢骚道:“去就去,哪里废话!”说话之间,一手提剑,一跃而起。

梁诤赞叹道:“两位壮士,当真意气相倾……”话音未落,却叫那人打断:“莫夸,吾是看这草扎人,坐定不住,且走一遭,得救不得,也看他们造化。”

梁诤拱手送别,忽地,身后佟佳道:“吾也去!”立时被个妇人拉住:“小少爷,可别冲动。”那人冷笑一声,道:“黄毛小子,还是留下吧。”

佟佳拂下妇人之手,拱手道:“两位兵士叔叔,尚且不畏生死,何况吾佟氏子弟。”

妇人道:“小少爷,休得胡言,老太爷还等着您回去送终。”

佟佳道:“吾虽未见过爷爷,但听爹爹所言,也是英雄一样的人物。吾便是贪生怕死,回去也叫爷爷生气。”说话间,站到刘栋身旁,作揖及地,道:“婶娘保重。”那妇人俨然不舍,独自抹泪。

那人道:“那可说好,尔自告奋勇,生死无尤,若有不测,佟家也莫怪吾。”

“大叔忒也小看人。”佟佳不满道。

那人闻之,登时眼睛一瞪:“大叔?”踉跄半步,伤心若斯:“明明是大哥……”

刘栋道:“走吧。”

三人踏上救人之路,行至山腰,忽地劲风袭来,刀锋碰撞,擦出数点火花。

“谁人,报上名来。”那人持剑相向。前方之人,缓缓转身,一身布衣,蚕眉星目,眼神坚毅,自有剑者风范。

“姚以……”剑随音行,寒光如电,直取蓬头之人。值此一番,那人却十分怪异,既不出招,亦不逃避。刀兵碰撞,佟佳立时退后数步:“好深厚的内力。”摸摸胸口,似无不适,心下侥幸。

姚以收剑,道:“走。”

“去哪里?”佟佳道。

“救人。”姚以道,转身带路。

“这个怪人,什么来头?”佟佳不解。

刘栋道:“梦境杀手榜,首席剑客。”

“啊……”佟佳闻之一惊,心下后怕,刘栋又道:“想不到他流落中原许久,剑术亦未荒废。”佟佳皱皱眉头,道:“你又怎地知晓?”刘栋轻笑一声,颇显自豪,道:“因为,吾之排名,便是第三。”

“啊?”佟佳不可置信,道:“那你缘何从军?”

“此事说来话长……大敌当前,尔还是休要分心。”刘栋侧身而过。佟佳瞥见那蓬头之人,正自地上爬起,拍拍尘土,道:“首席、第三都到了,怎少得了吾?”

“啊?”佟佳打了个趣,道:“大叔你该不会是第二吧?”

“非也,非也……首席剑客,非吾莫数……”那人一扬头发,竟然齐齐寸落,心下一惊:“怎能?”

“无聊。”想来还是输了,佟佳不以为意,忽地看见那人面上黥刑刺字,立时一惊:“你是罪犯?”

“唉呀,见面就揭人短,姚以这该死的老毛病,二十年还不改。”那人吐了个槽,连忙拉下头发挡住。佟佳忽地拱手,道:“不管官兵罪犯,国难当前,都是梦境好儿郎。”

“还是你懂事。”那人拍拍佟佳肩膀,三人上路。行至约定地点,果然见到寒刀门人与玄沙士兵。刘栋道:“此地只有一条大路上山,吾等不必与玄沙硬碰,只需在此等候即可。”话音一落,姚以纵身一跃,已在树上。古树参天,枝繁叶茂,正好隐蔽,一则藏身,一则瞭望。那人吹了个口哨,亦一跃而上。转眼两人已在树上,佟佳心下痒痒,忽地背心被人一提,起掌一送,已在树上,旁边坐着刘栋。(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