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规模毁灭事件中的悬案 明朝王恭厂大爆炸

文/许茹
史家认为,明朝灭亡始自熹宗,与熹宗善恶不分、重用奸佞、不修德政密切相关,而来自上天最为严厉的警告也没能将其唤醒。(fotolia)
  人气: 3095
【字号】    
   标签: tags: , ,

三百多年前的北京城,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一次离奇大爆炸,迄今人们对其成因仍众说纷纭,被列为人类史上成规模毁灭事件的两大悬案之一。

这场大爆炸发生在明朝天启六年(1626)五月三十日上午九时,地点是在北京城西南隅的王恭厂火药库附近区域。史载,当时京城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城东北方渐至城西南角,同时有一特大火球在空中滚动。巨响声中,天空丝状、潮状的无色乱云横飞,有大而黑的蘑菇、灵芝状云像柱子那样直竖于城西南角。刹那间天昏地暗,尘土、火光飞集,天崩地陷,万室平沉。东自阜成门,北到刑部街,长1500~2000米、宽6500米范围内的木材、石块、人体、禽尸像雨点那样从天空中降下。数万间屋、2万多人都被炸成粉状,瓦砾腾空而下,衣物远飞至昌平,死者皆裸体。正在紫禁城内施工的匠师们,也从高大的脚手架上被震了下来,2000人跌成“肉袋”。为皇帝出宫准备的仪仗队中的大象因受惊从象房中奔逃而出,满街乱窜,践踏百姓,死者无数。

忽有声如吼,从城东北方渐至城西南角,同时有一特大火球在空中滚动。示意图。(fotolia)

另据《天变邸抄》记载,大爆炸发生之时,熹宗正在乾清宫用早膳,突然大殿震动,皇帝扔下饭碗,起身直奔交泰殿。速度之快,惊慌的内侍们一时未来得及跟上,只有一个贴身侍从扶着他。但行到建极殿时,有木槛、鸳瓦自空中坠下,这个太监脑顶被砸裂,一命呜呼。喘息未定的熹宗,一人跑入交泰殿,躲到大殿的一张桌子下。此时,乾清宫大殿严重损坏,一派狼藉,御座御案都翻倒在地。侍奉皇帝进早膳的太监皆被砸死,无人存活。不满周岁的皇太子朱慈炅也在宫中受惊而死。

不仅皇宫受到波及,京城的官员们也不无伤亡。金日升的《颂天胪笔》中记载:当时,掌握大权的魏忠贤正跟其同党在宫中密谋,地面忽然震动,屋脊上的吻兽蓦地飞落,把魏身边的两个宦官当场砸死,魏也吓出一身冷汗。还有工部侍郎薛凤翔等人的轿子在街上被打坏;工部尚书董可威折断了胳膊,更倒楣的是他因灾难而被罢职,由薛凤翔继任;御史何枢廷、潘云翼在家中被震死,全家被埋入土中等等。

此外,剧烈爆炸后,有人向官府报告说,许多红细丝衣等都飘至西山,大半挂在树梢上;昌平教场中,衣物、器皿、首饰、银钱也散落一地。于是,户部张凤逵派长班前去验对,果如其言。在丰润等县治,树上也挂满了衣服,还有的人莫名其妙不知为何突然出现在别人家中,“更有失手足头目于里外得之者”。

后人估算,此次威力约为1至2万吨当量的三硝基甲苯,相当于广岛原爆。据称,这次灾难的导火索是王恭厂贮备量约千吨的火药,但爆炸后出现的异象,如“所伤男妇俱赤体,寸丝不挂”,迄今仍令人费解。

而在灾祸发生后,人们才回想起在其发生前的一年时间里出现了许多前兆。灾变的前两年天旱,前一年又继续干旱天气;灾变前一个月,鬼车鸟停留在京城的观象台处,昼夜哀叫;灾变前十四天,冷害,霜情严重,五月份竟然“白露着树如垂棉,日中不散”;灾变前八天,午后,天空的东北角上有云气似旗,又似关刀,先是白色,后变红紫;灾变前五天,五月初一,山东济南知府去城隍庙行香,刚到庙门,知府和随从忽然都莫名昏迷过去;灾变前四天,有人看到前门角楼上有火光,青色萤火,大如车轮;灾变前三天,东北方出现红赤的云气;灾变前两天,空中出现黑色云气;灾变前四小时,地安门守门的内侍忽然听到音乐之声,一番粗乐过去,又是一番细乐,如此三叠,大家惊怪,发现声音出自后宰门(地安门)火神庙。

种种被人们忽视的前兆,或许在告诉当时的人们,这场原因不明、现象奇特、灾祸巨大,被视为“古今未有之变”的大爆炸,应是上天对国家政治腐败、宦官专权、皇帝善恶不分的严重警告。

在灾祸发生后,人们才回想起在其发生前的一年时间里出现了许多前兆。示意图。(fotolia)

当时明朝的皇帝是熹宗。在熹宗继位之初,东林党人大受重用,分据首辅和吏、兵、礼、都察院等部院长官,势盛一时。但其后他重用宦官魏忠贤。魏忠贤,原来是一个无赖,吃喝嫖赌倾家荡产后,进京做了太监。他勾结熹宗的乳母容氏,升任总督东厂太监,并最终成了皇帝的代言人,以“九千岁”自居。而熹宗对魏忠贤百般容让,在诏旨中与他平起平坐。

1625年,魏忠贤借辽东经略熊廷弼和巡抚王化贞失陷广宁事,诬陷熊廷弼曾贿赂东林党人杨涟、左光斗等祈求减罪,大兴冤狱,不仅处决了熊廷弼,还将杨、左等人杖毙狱中。一时间,东林党人被逮杀殆尽。魏忠贤总揽内外大权,残害忠良,使明后期的政治更加黑暗腐败。

不仅如此,彼时农民的赋税也越来越重。从1618年起,明政府为了应付北方崛起的女真族,借口向辽东用兵,开始按亩加派“辽饷”。经过前后三次增额,至1620年,每亩加派银增至九厘,一年得银五百二十万两,相当于全国总赋额的三分之一以上。天启年间(1621年~1627年),又有关税、盐课的加派及杂项的增收,三项共加额银239万余两。一些农民只得卖屋、卖田、卖牛,甚至典妻鬻子,弄得家破人亡。

而就在魏忠贤残害忠良的第二年,大爆炸就在北京城出现,诚所谓有因必有果。大臣们遂纷纷上书,要求熹宗皇帝匡正时弊,熹宗不得不下了一道罪己诏,表示要痛加省醒,告诫大小臣工“务要竭虑洗心办事,痛加反省”,希望借此能使大明江山长治久安,万事消弭,且下旨发府库万两黄金赈灾。

示意图。(fotolia)

然而,熹宗并没有真正接受上天的警告,摒弃容氏、魏忠贤等奸佞,重修德政,反而继续重用他们。在灾变发生的第二年七月,熹宗在容氏、魏忠贤等人的陪同下,到西苑游船戏耍。不料一阵狂风将小船掀翻,熹宗落入水中,差点被淹死。虽被人救起,但经过这次惊吓,却落下了病根,多方医治无效,身体每况愈下。尚书霍维华进献了一种“仙药”,名叫灵露饮,说服后能立竿见影、健身长寿。熹宗依言饮用,果然清甜可口,便日日服用。饮用一个月后,竟得了臌胀病,逐渐浑身水肿,卧床不起。

八月,熹宗召见大臣,封魏忠贤的侄子魏良栋为东安侯。预感到自己来日不多的熹宗将帝位传给了五弟信王朱由检,即明朝的最后一个皇帝崇祯帝。不久,熹宗驾崩,葬在德陵。

史家认为,明朝灭亡始自熹宗,与熹宗善恶不分、重用奸佞、不修德政密切相关,而来自上天最为严厉的警告也没能将其唤醒。反观当下中共治下的中国,奸佞当道,政治腐败不堪,德政更是无影无踪。这些年来,来自上天的警告层出不穷,直至今日蔓延全球的武汉肺炎。如果这样的警告还唤不醒沉睡的政府高层和世人,结局又将如何呢?@*#◇

参考资料:

明末史学家计六奇《明季北略》
《明官史》
《天变邸抄》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湖北等地出现成群成群的乌鸦。图为湖北汉川。(视频截图)
    武汉肺炎疫情迅速扩展之际,湖北多地、河南,甚至包括天津都出现成群乌鸦满天飞的异象。另外,北京网民在海淀区蓟门桥下发现密密麻麻的大蚊子。网民表示,这是不祥的预兆。另有网民认为乌鸦是闻到了尸体的味道要吃腐肉。
  • 武汉肺炎爆发期间,有网民拍摄视频显示湖北宜昌上空有成群结队的乌鸦低空盘旋,北京蓟门桥洞下有黑压压的大蚊子嗡嗡聚集。更有人观察到近期中国大陆从东北到海南沿线城市上空都笼罩着一层朦朦的阴霾。
  • 明朝万历年间旱灾比较多,同时瘟疫大作。万历八年(1580年),大同境内十户有九户“中招”,死亡率非常高,传染者接踵而亡。潞安地区患病者脖子肿大,此病传染性极强,没有人敢探望患者,患者死了也没有人敢收尸凭吊。
  • 古今中外的很多大瘟疫所造成的惨烈后果,让人不寒而栗。然而,在这些大瘟疫中,仍有一些“幸运儿”平安走过。
  • 如果你看不清当下,就读读历史,因为历史上都曾经发生;如果你读不懂历史,请看看当下,因为历史正在重演。
  • 时大金朝已风雨飘摇,强悍的蒙古大军铁蹄奔腾,金朝的疆土日益缩减,并且,在与南宋的战事中,金朝屡战不胜,进退失据。国内朝纲松弛,官员们徇私舞弊、碌碌无为,各级官吏鱼肉百姓,盗匪猖獗,义军迭起。完全是一副王朝末路的乱象。
  • 纷繁乱象中,神的安排从未偏离,神掌管着一切,巨细无遗地查看着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对每个人是否公义的检验,在自救无效的当下,离神太远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归正对神的敬畏?我们是不是要真心忏悔:我们享乐纵欲的生活,是否早已背离神为我们做的安排?“政治正确”与道德相对主义是否让我们丧失了原则与道义?我们的文化艺术是否越来越不辨善恶美丑,越来越堕落变异?我们的商业贸易里有多少伤天害理、不可告人的秘密?在与伦理道德不符的科学领域里,我们是否扮演过反神的角色?我们是否迷信神灵,却从不遵守戒律?
  • 这里要说一说一次诡异的蝗灾,发生在唐朝末年,蝗虫大量袭击淮南扬州,还出现不寻常的行动,就是攻击画像吃画中人头。《旧唐书》、《新唐书》都记载了这件蝗灾。到底是怎么回事?
  • 从前文的推解中,吾人警悟到在《推背图》中的第56象是预言中共肺炎的一象。本文将寻绎其中隐喻的得救之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