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海外危险 中国更安全吗?

前凤凰网记者揭中共如何操纵疫情舆论

旅居加拿大的前凤凰网记者张真瑜表示,从疫情开始一直到现在,中共对舆论的一系列动作,并不是为当时的情况准备,而是做了长久的预案,为事件的进一步恶化做的整体预案。(张真瑜提供)
人气: 758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20年03月24日讯】(大纪元记者伊铃多伦多报导)正当中共肺炎持续蔓延全球之际,大陆官方却宣称疫情“清零”。与此同时,中共媒体不断刊登海外多个国家疫情告急的各类文宣,并向海外华人频频挥舞橄榄枝:国外危险,中国更安全,导致许多留学生、华人移民不惜买高额机票回中国。

这种诡异的新闻到底是怎么产生的?旅居加拿大的前凤凰网记者张真瑜表示,从疫情开始一直到现在,中共对舆论的一系列动作,并不是为当时的情况准备,而是做了长久的预案,为事件的进一步恶化做的整体预案。

张真瑜最近从大陆获得的内部信息,进一步证实他的推测和分析。

300人记者团的秘密

中共肺炎(武汉肺炎)开始时,中共就向疫区派出一个300人的记者团。这些记者到底做了什么?

张真瑜从大陆多方获得内部信息称:记者团有严格的规定及纪律约束。首先强调:不能报导任何负面新闻。报导原则遵循两社一报(新华社、中新社和人民日报)的评论员文章或通稿。

由于信息提供人士处于安全考虑,不方便提供文件,只有口述内容。具体内容综合如下:

第一,这次去武汉报导的300人记者团,国内重要的媒体都有派人参加。以某报社为例,人员选择直接让地方站的人去,而不是让要闻部的人去,也就是不让很专业的人去。他们对外称记者团,对内自称宣传队。他们的任务只负责宣传,不是为了去报导。

第二,中宣部下达禁令,团队成员必须对自己的身份严格保密;不能私自脱团,不能擅自进行违规性报导。报导规定,以维稳的那一套为主。疫情以新华社、中新社及《人民日报》的口径统一报导,且发稿之前要做好审核。

第三,对报导行踪严格保密,不能向其它媒体透露;特别严防外媒渗透,严防所有信息通向外媒;任何国内媒体,尤其是这300人记者团,不能透露任何消息给国外媒体;包括香港媒体,不管是否亲共,都不能透露。

网管办下发禁令,大致内容如下

第一,淡化武汉疫情的焦点,以正面报导为主,不能有任何负面新闻,突出武汉复工,即武汉正常化。

第二,疫情必须是零增长,不能给社会带来恐慌。

第三,增加国外的报导,来替换国内的疫情报导。如意大利、加拿大、美国这些灾区疫情蔓延的报导。也就是转移视线,把报导引向海外,彰显海外没做好,中国做的特别好,以凸显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

第四,实施预警:一旦有相关的评论、文章、视频,立刻删除,并作为报备,加强战斗值班。

第五,除了军队媒体和少数媒体可以离开之外,300人记者团成员必须等疫情结束,即武汉城市解封之后,才能回到原单位。

张真瑜透露,消息提供人士特别强调,这次特别严厉,大家很小心。去武汉之前,记者团成员已得到警告:如果有谁违反规定,出了问题直接提升到国家安全层面,由国安负责。到时找麻烦的人就不是警察,而直接是国安。记者团成员自身也明白,他们的手机很可能被监视,他们什么都不能说,也不敢说,连家人都不能多说。

记者团记者形同人质

张真瑜说,组成300人记者团,就是把人集中起来,这是中共宣传机构常用的手法,每当国内有某重大事件发生,中宣部会组织把人员集中起来,名义上是去某某地方采风,其实是去旅游。主要是为了方便控制和管理。

比如,中宣部从某家媒体抽调一个人,那其他人就不能再去,这家媒体的报导就受到限制。另一方面,组成记者团,其实就是盯梢,以软硬兼施的方式,让记者顺着他们预先的安排来走。尽管日程安排挺满,但采访的内容都是事先规定好的。

“所谓的记者团,其实就是给每个记者脖子上套一根绳子:我让你叫,你就叫;我让你往哪去,你就往哪去。”张真瑜说,“吃住一起,行动一致。而且相互监视,其实就是一个囚徒困境。想让你报导什么就报导什么,想让你怎么报导就怎么报导。在报导之前主管部门发出的通稿,甚至连照片都得用他们筛过的。”

张真瑜说,在国内,媒体想要保护记者,如果报导超出中共的规定,作为记者检讨一下就行了,其余的事由媒体公司去解决。现在把记者集中起来,如果有记者写了出格的东西,处分起来很直接,原单位没办法给他/她开脱,连逃都逃脱不了。虽然不会直接送监狱,但会让当事人方方面面受到损害。

“在过去,我们一遇到类似这种情况就跑了。但是现在在武汉那种地方,想跑都跑不了。说白了,在这个团里,记者就成了人质。” 张真瑜说。

中共从头至尾操控疫情

武汉爆发中共病毒之后,开始是隐瞒,打压“吹哨人”李文亮。直到疫情失控,瞒不住了,中共又开始造假,然后强制封城。中共无论采取的手段及出发点,都深深地刺痛了老百姓的心。当时网络上已经有人表达愤怒,包括一些官方媒体人。尤其是公民记者陈秋实和方斌做实地采访报导,引起了中共的注意,于是就派出了300人的所谓专业记者团。

张真瑜说,中共派出记者团,绝不是表面这么简单,而是有背后的预案。主要目的有两个:一个是不遗余力地把造成瘟疫的责任推掉;另一个是利用这次瘟疫来为它歌功颂德。不管战胜瘟疫的是医务工作者,还是来自外国的援助,所有的功劳都是归结于“党”的正确领导。这是中共操控媒体的一种常用手段。

张真瑜说,中共有一个奇怪的处理新闻方案,一旦有大事发生,比如发生在武汉这种瘟疫,当地媒体基本上要禁声,这是他们维稳的一种极端化的表现。媒体的声音只有粉饰太平,没有真实的声音。

中共媒体制度是制、播分离的,记者只负责采写新闻,发不发由上面决定。主要是为了有突发事件时方便管制。张真瑜说,疫情当初,大陆媒体对火神山医院及其它新建的医院的报导,选题由政府定。当时《新京报》的报导稍有出格,即受到严厉警告。

“中共体制决定,它不是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这些人。所谓解决问题,就是控制舆情。”张真瑜说。

3月8日,中共国务院举行记者会,表彰新华社记者廖君,称她是“疫情防控一线的巾帼奋斗者”与“逆行而上的女记者”。疫情发生以来,她写了200篇报导,还写了90篇内参。

写文章是一个创作性的过程,不是一个流水线。 “写文章可以很快,可是要准备哪些材料,其实要花很长的时间。 可以想像,她背后到底有多少人在做这种没有营养的文章?” 张真瑜说, “中共几大喉舌媒体驻各地的分社,其实就是一个行政机关,这个时候是真正显示他们的价值的时候,为什么那个记者能得奖,而不能给陈秋实一个奖?”

忽悠海外华人回国 进一步甩锅

张真瑜分析,这次武汉瘟疫(中共肺炎)可以看出,中共首先粉饰太平,打压异见的声音,然后再把责任推给西方。然后又把手伸到国外,操控统战部及外交部做一些表面工作,给外国提供援助、进驻医疗队。其真正目的是占据话语权,不至于让全世界的舆论全方位的打压;同时,通过外媒来证实国内的宣传:我多么英明,我的牺牲如何之大。

张真瑜认为,中共最邪恶的在于,有计划地、不断地渲染美国、日本、意大利这些发达国家的灾情如何严重,如何不可控,给全世界华人造成谎言:其实国内已经控制好了。然后忽悠留学生、拿绿卡的移民返回中国。一旦疫情再度爆发,就推到这些回国人员的身上。其实这是它(中共)再次甩锅。#◇

责任编辑:岳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