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弦:从《一位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说开去

人气 560

【大纪元2020年03月25日讯】

(一)

前些天,一篇名为《一位高中生给”方方阿姨”的信》在大陆的朋友圈流传开来,文章作者自称是一位“高中生”,不断引用“百度”、“家长”、“政治老师”说过的话,抨击方方写日记揭露武汉疫情惨痛现实的行为。

“母亲告诉我,吃人饭,要说人话,端别人碗,要服人管。方方阿姨,您穿谁的衣,您端谁的碗?”

“疫情面前,如果西方国家对我们说三道四也就罢了,因为他们兽性未改……人不能和兽计较。”

如此“老练”的论断,偏颇的言辞,触目惊心。网友们大都不相信这是一个高中生的说辞,纷纷明言“要怼谁应该指名道姓,堂堂正正,不要借孩子的口”。很快,《替芳芳阿姨给一位高中生回信》、《几名高中生给另一位高中生的信》等网友们撰写的“回信”诞生。

“通过以上分析可知,你没有仔细阅读《方方日记》就得出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无稽之谈,又煞有介事的依次诘问、攻讦对方,讥讽那些比你高尚的多、也因此痛苦的更深的人们”——《几名高中生给另一位高中生的信》

“我想,你一定是个好学生。为什么呢?因为你的信里总是说,我们的老师怎么讲,我们的政治老师怎么讲,我妈妈怎么讲,百度上面怎么讲……什么都有标准答案,可惜,就是没有看到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如果你认为西方国家是兽类的话,那我很担心你学了英语,学了他们那么多数理化知识,会变得人性泯灭、只剩下兽性。人和兽的区别是什么?人有自己的灵魂,有自己的良心。”——《替方方阿姨给一位高中生的回信》

这位躲在“百度”、“家长”、“政治老师”的说辞背后畏畏缩缩的“高中生”,恐怕是试图通过抨击方方日记而摆脱罪责的别有用心者,最为失败的 “洗地”之一。

(二)

但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这场闹剧并非一个新鲜的故事。

1978年,一篇人民日报刊出的名为“揭穿一个政治骗局 ——《一个小学生的来信和日记摘抄》真相”的文章,震惊了大江南北。1973年12月《人民日报》转载了《一个小学生的来信和日记摘抄》,来信以反“师道尊严”为主题,以“难道还要我们毛泽东时代的青少年再做旧教育制度‘师道尊严’奴役下的奴隶吗?”这样一句上纲很高的话作结尾,并为配合文章编造了所谓的“日记摘抄”,在全国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这位“小学生”被捧为“革命小将”、“反潮流英雄”,成了“四人帮”政治迫害干部、破坏学校秩序的契机。

五年后,文革平息,《人民日报》再度发文,称“调查结果证明,所谓《一个小学生的来信和日记摘抄》,完全是适应‘四人帮’篡党夺权的反革命政治需要,蓄意编造出来的,是一个政治骗局……(查清来信真相)它再次说明欺骗是不能持久的,谎言是掩盖不住的,一桩桩,一件件,到头来都会水落石出。”

确实是水落石出了。直到一部分党人被另一部分打倒,真相才作为政治斗争胜利的附属品浮出水面。

这中间无数被冤枉,被迫害,被蒙蔽的人,像窗台上一层薄薄的灰,被大风轻而易举的席卷而去。

他们也有一个名字叫人民。
(三)

疫情中的维稳工作,高效、严密的令人心惊。从顶层的新闻控制、舆论管理(参见《脱罪》一文)到文章控评乃至雇佣“小粉红”散播下作的舆论,这个庞大社会的每张网络、每个阶层、每一类人,都被裹挟其中。

例如,那些在微博和聊天软件中张牙舞爪的“国外实况新闻”背后,很可能并非一颗拳拳爱国心,而是一张荒诞的“母版”。

图1:海外自媒体上搜索到大量雷同的谣言,是中共五毛统一行动,祸乱各国(推特截图拼图1)

图2:海外自媒体上搜索到大量雷同的谣言,是中共五毛统一行动,祸乱各国(推特截图拼图2)

图3:中共五毛、特务渗入各国内部造谣的母稿被曝光:统一口径、只需填空。

上一次大规模的调用这些整齐划一的维稳机器,还是在20年前。那时社交软件尚未普及,于是广播、电视、报纸甚至商场中的电视机样品,一切人们可以接触到的媒体都滚动起来,24小时循环播报天安门燃起的一把“伪火”,展开了对一群有信仰的善良人长达二十年的迫害,至今未止。“天安门自焚案”早已被证伪,层出不穷的诋毁法轮功的新闻也早已不攻自破,但迫害中逝去的无数无辜的生命,与无数被欺骗、蒙蔽、为虎作伥的普通人,再也无法挽回。

这精密的维稳机器,是中共豢养出的一条巨大的怪物,靠它滥杀,也靠它活命。

(四)

而我怜惜我的同胞。

许多老一辈的国人,由于年少时受到“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的教育,又曾长期置身于“社会主义天堂,资本主义地狱”的大环境,心里总有一道民族主义的伤口。时至今日,这伤口本应慢慢愈合,重新打量这个曾被歪曲、涂抹过的世界,但中共却用各种精心炮制的资本主义国家新闻、下作的诬陷、无底线的甩锅,不断地引诱、放大他们的民族主义的情绪,这个罪行累累的政党便悄无声息的躲藏在“一致对外”的旗号之下苟延残喘。

他们并不自私冷漠,只是误让真挚的爱国情,保护起一个满身血污的误国者。

还有被蔑称为“五毛”、“小粉红”的人们,也并非天生的恶者,却在中共的利诱下,为眼前的利益出卖自己的良知与灵魂。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政党,一个打着“一切为了人民”旗号的政党,竟教唆他的人民犯罪,放在任何一个自由国家,都是闻所未闻的丑事。

这样的事每天都在大陆上演。

(五)

中共的“维稳”正当性,本身就是一场骗局。

它立在台面上基本逻辑是:人民需要稳定才能安居乐业,因此我维护稳定。

但它还有自己的潜台词:一旦我的丑闻曝光,社会会动荡,而动荡的结果是我的倒台,所以我要维护稳定。

于是,从非典到汶川地震到新冠肺炎,它不断地为了后者维持稳定,再打起前者的旗号为之正名。但事实却是,它的维稳本身已经使人民难以安居乐业——尽管每一次都是少数人。他为“幸存的大多数”编织一出保护者的谎言,将少数人的枉死美化为正当的牺牲,然后趁此活命。

当少数人是旁人时,也许算是少数;但当少数人成了你我,那就是我们的全部。像网友在方方日记下的评论:“方老师,今天我不支持您,明天也许已没有人为我们说话。”

也许还会有人说,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的民情,不能简单的评价中共的政策好坏、制度优劣。话虽如此,但不论是怎样的制度,都不能压倒活生生的生命。民主也好,专制也罢,无论东方西方,任何一个健康的执政者,都不能靠着一部分人被封口,一部分人被蒙蔽,一部分人被利诱,一部分人审时度势,一部分人保持沉默而过活。

(六)

两日后,方方阿姨给那位“高中生”写了回信,名为《那时的我们,就像今天的你们》

“孩子,你说你16岁。我16岁时,是1971年。那时候,如果有人跟我说:“文化大革命是一场浩劫”,我一定会豁出去跟他争个头破血流,而且他就是说三天三夜道理也说服不了我。因为我从11岁起,接受的就是“文化大革命就是好”的教育,到我16岁时,这教育已经进行了五年。用三天三夜的道理来说服我,远远不够。同理,我也不可能解答你的疑惑。我就是说三年,写八本书,恐怕你也不会相信,因为你也有至少像我当年一样的五年。

但是我要告诉你,孩子,你的疑惑迟早会得到解答。而那个答案,是你自己给自己的。十年,或是二十年后,有一天,你会想起来,哦,我那时好幼稚好下作呀。因为那时的你,可能已是一个全新的你。当然,如果你走的是一帮极左人士指引的路,你或许就永远没有答案,并且终身挣扎在人生的深渊。”

又是草长莺飞的三月,时序一年一年的重复,像同样的历史一次一次地上演。

只是我们都不愿再有新的冤情和死亡。

责任编辑:任慧夫

相关新闻
闲人维杰:今日之中国才真正进入红卫兵时代
平源:中共在海外为“文革”招魂 结果注定失败
许成钢:文革——世界文明史独特的政治现象
李文亮走了 武汉当局封口、封号、抓人
最热视频
【直播】4.6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13万
【纪元播报】杨宁:替中共撇罪 美国病毒猎手确诊
【纪元播报】中共隐瞒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约华为
【现场音频】援鄂医疗队:武汉比之前更危险
【珍言真语】吴明德:汇丰不派息 英防备通缩
【有冇搞错】美国遭遇珍珠港时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