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错】中共极左派发难内情揭秘

石山

人气 7817

【大纪元2020年03月25日讯】《有冇搞错》。3月25日。

越南黎明岛将军的最后战斗

两天前,有一位越南人在美国去世了,他是一个南越的将军,名字叫做黎明岛。我们大部分人,可能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个人物,但很多很多在美国的越南人,尤其是七十年代之后逃到美国的原南越的越南人,听到他的死讯,流了眼泪。

黎明岛,是原南越军队第18步兵师的少将师长。1975年4月,他的第18师在西贡东部的春禄战役中,与军力比他们多好几倍的北越共军进行了殊死搏斗,坚守了近3个星期,终因寡不敌众,而在4月20日撤出春禄。西贡,也就是现在的胡志明市,5月份陷落,南越共和国灭亡。

黎明岛后来被越共俘虏,在劳改营中关押了17年。1994年去了美国,在美国一家玛莎百货中工作,后来升到部门经理。前几天,他在维珍尼亚州去世。

我知道为什么在美国的越南人感到悲哀。1975年,美国军队已经全部撤走,所有人都知道南越败局已定。南越军队缺乏弹药,士气低落。在美国,一位当年的南越将军曾告诉我,因为美国减少了援助,他们军中的大炮,每个只有三发炮弹,南越的直升机,最后只能用柴油装在油桶里面去轰炸。

但黎明岛坚守了近3个星期。这3个星期的时间,美国人撤走了,南越政府官员撤走了,大批老百姓撤走了,连老挝帮助美军的几万苗族人,也撤走了。在那个时候,时间意味着生命。

武汉方方:最后封城日记

我们回到中国,武汉。

武汉作家方方,昨天发表了她最后一篇“封城日记”。这是她武汉封城记录的第60篇,武汉1月23日夜里开始封城,到现在有63天。

这篇日记写了不少。我觉得有几个内容,可能需要拿出来说一下,也值得和大家讨论讨论。

在方方最后的这篇日记中,她提到有人传话,要求她“去参与武汉市民联署,证明你不是一条美狗”。方方写道,她觉得这个联署“低幼和恶俗到令人啼笑皆非的地步”。她说,听说发起联署信的人是博士,真不知这书是怎么读过来的。有点好奇此人的本科学历是不是也在北大,或者,有没有读过本科?否则“品位都不至于低至如此”。

不过,方方在日记中透露,听说官方已找署名者谈话了,这项行动被制止。

什么联署信?就是武汉有人要向美国索赔,因为武汉疫情的这个病毒,是由美军带到武汉传播的。

这个事有点意思。中国是以官方的名义去指责美国的,不仅是一种,像驻美国的崔大使说的,是“疯狂的谣言”。崔大使的同事赵立坚白纸黑字写出来了,中国驻法国大使馆的外交官,也白纸黑字的这么说的。但中国官方究竟是底气不足,否则为什么要采取官方维稳行动,去制止民间的对美索赔?

武汉作家方方在这篇日记中还说,虽然这是她“封城日记”的最后一篇,但她仍然会在微博上表达观点。敦促追责的事,也不会放弃。她说:“作为被封在家两个多月的武汉市民,作为亲历亲见了武汉悲惨时日的见证人,我们有责任有义务为那些枉死者讨公道。是谁的错误谁的责任,就将由谁自己承担起来。”“如果我们放弃追责,如果我们将这一段日子遗忘,如果有一天我们连常凯的绝望都不记得了,那么,我想说:武汉人,你们背负的不仅仅是灾难,你们还将背负耻辱。”“我就是一个字一个字写,也要把他们写上历史的耻辱柱。”

他们是谁?

方方在日记中还说,她要特别感谢那些天天围攻她的极左分子,“没有他们的激励,或许早就不写了。”“他们此番对我的攻击,几乎拼出了全部家底。集结了他们所有的队伍,差不多每个人都写了文章。但是读者们看到的是他们混乱的逻辑,畸形的思想,扭曲的观点,低劣的文字以及下等的人品。”大家才能看清楚,“原来这些极左大V是这样的!”

这些极左分子又是谁呢?

武汉其实是中国极左派,或者我们可以称之为文革派的大本营之一。有一位曾经在中国极左派网站乌有之乡上写文章的作家,在美国对我说过一些他们的故事。2011年,这些文革左派曾经在武汉开会,要成立一个“真正共产党”,或者叫做“中国工人劳动党”。还准备去重庆召开成立大会。结果这个作家觉得危险,没有去,后来这帮人被公安部约谈制止了。

重庆,那个时候正是薄熙来的地盘。薄熙来当时正在唱红打黑,他要集聚力量,和习近平一较长短,争夺大位。

薄熙来后来的故事,我们就不多说了。但是这批文革左派没有受到追究,而且一直活跃。

2011年,被薄熙来收编的文革左派,武汉的一个秘密集会上,有人提出要搞第二次文革,而且直接提出了“杀人”的目标,他们的领袖说,最少要杀掉50万人。

2012年1月,也就是薄熙来倒台之前的2个月,这批文革左派在北京召开了一个动员大会,有几千人参加。文革左派的精神领袖、中央民族大学的教授张宏良,据说做了一个长篇演讲,被称为文革左派的政治报告。他说要做好斗争和牺牲的准备,和走资派和帝国主义斗争,会有牺牲。

在北京,天子脚下,这样一个大会。很难想像吗?

中共内部的极左派,不止是那些头面人物,也不止是那些失势的底层人物,在中共的宣传、理论、政策研究部门中,在各个著名大学的政治、哲学系的教研室中,也有大量的拥护者存在。比如前中宣部长王忍之,就曾经在武汉参加过他们的研讨会。也有一批太子党和红二代,以及中共军队中的高级军官。

2011年,这批人曾经在中国进行流动演讲,其中一个人的演讲标题是:“反美备战,除奸救党”。

这个标题够惊悚吧?这是中美贸易战之前的7年,两国还在,不敢说是蜜月期,起码是相安无事的时期内吧。

这批人,原先在体制内有些边缘化,但最近两年却越来越受重视。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和王沪宁有极大关系。王沪宁是中共内部所谓新权威主义的一个重要人物。主张要强化领导人的领袖权威,以强化对体制和社会的极端管制来进行所谓的社会改革。

这批人得势之后,会把中国带到什么方向?恐怕是不言而喻的。

方方日记中说,这些年来,极左尽管水平低劣,可他们就像新冠病毒一样,一点点传染我们的社会,尤其他们好在官员们的鞍前马后活动,以最快速度传染给众多官员。那些病毒的感染者,反过来,成为他们的庇护人,助力他们一天天坐大。大到嚣张无比的程度,大到有如黑社会的架构,整个网络,可任由他们呼风唤雨,随意凌辱意见不合者。

方方最后说:极左就是中国祸国殃民式的存在!放纵这种病毒感染全社会,改革必定失败,中国没有未来。

这里,我不太同意方方的观点。因为在我看来,中共就是病毒本身,它潜伏期可以超长,传染力超强,毒性则会根据情况随时进行突变。

方方这篇最后的封城日记,标题是: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

守住信念即是美好

我想回到黎明岛将军的事情。黎将军的仗已经打过了,他的战斗以失败告终,我不知道他那一场仗是不是“美好”,我估计他不太可能认为那是美好的,阵地没有守住,但他的信念守住了。所以,才有这么多人纪念他、怀念他。

我们所怀念的历史人物,其实大部分是这种人。岳飞、文天祥,都是这种人。守住信念,大概是方方所说的“美好”的原意吧。否则,这场中共病毒瘟疫死了这么多人,无论如何,我们都很难说是“美好”的。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在作战,我们守护的是信念和真相。这场仗已经打了很长时间了,是否打下去,是否能继续守护自己的信念,守护真相,决定我们未来是否会“美好”。

对很多香港人来说,这场战争,可能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有冇搞错】袁国勇卷入了什么政治?
【有冇搞错】无罪有错?李文亮案再掀舆论海啸
【有冇搞错】任志强被失踪 北京政局暗流诡谲
【有冇搞错】义和团2.0攻势 各国惊醒为时未晚
最热视频
【直播】4.6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13万
【纪元播报】杨宁:替中共撇罪 美国病毒猎手确诊
【纪元播报】中共隐瞒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约华为
【现场音频】援鄂医疗队:武汉比之前更危险
【珍言真语】吴明德:汇丰不派息 英防备通缩
【有冇搞错】美国遭遇珍珠港时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