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宁:替中共撇清罪责 美国病毒猎手确诊

人气 4126

【大纪元2020年03月26日讯】3月24日,被誉为“病毒猎手”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传染病学专家利普金教授(Walter Ian Lipkin)被确诊感染中共病毒。报导显示,利普金目前有发烧、咳嗽及低烧等轻症现象。

利普金教授之所以被称为“病毒猎手”,原因就在于他在过去30年中,参与了从西尼罗病毒到SARS的世界上所有重大疫情的防控工作,他曾发现和鉴定了800多个与人类、野生动物或家养动物疾病相关的病毒。

利普金与中共的关系,应该始于2003年。当年SARS爆发,他受邀前往北京。在北京,利普金与时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陈竺等,制定了抗击SARS的策略,他还向中共当局赠送一万份检测试剂。

SARS之后,利普金协助中共建立了上海巴斯德研究所、广州生物医药研究所等疾病研究机构。2013年5月,他再次来到北京与中国疾控中心病毒所签约组建了病源发现联合实验室,其投资全部来自中共。基于利普金的“巨大贡献”,2016年1月,他作为7位外籍科学家之一,获得2015年中共政府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

虽然不清楚利普金在协助中共这么多年来是否存在利益交换,但从其在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并祸乱全球后,替中共公开站台,为其撇清罪责看,双方间的关系绝不简单,因为中共在统战海外人士方面是很有手段的。

不知是否是巧合,也是在24日,但是在上个月,利普金在哥伦比亚大学接受了中共媒体人杨澜的专访。而在1月28日到2月4日,利普金曾来中国与政府高级官员和专家见面。期间,他还与老朋友钟南山曾在机场就疫情相关情况进行面谈,而一再替中共站台的钟南山就是“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发源在中国”言论的抛出者。不去疫区,而与中共官员和专家见面,能得出怎样的结论就不难猜测了。

果不其然,利普金在采访中指出,他和其他几位知名的科学家都证明了武汉病毒是来自大自然而非实验室人工制造的产物。他的原话是:“让我说得再明白一点,新冠病毒来自大自然。没有任何证据说明它是在实验室里被人为制造出来并意外泄露的。”这样的说辞与中共完全一致,其利用自己的名声为中共站台、撇清中共有意祸害世界的用意明显。

不过,他在采访中承认华南海鲜市场是二次传播,实质否定了中共最初欺瞒世界的说辞。这大概是因为中共也发现这个说辞已经站不住脚了。1月27日《科学》杂志援引的国际著名期刊《柳叶刀》上的一篇论文,就对此提出质疑。根据论文统计的41例病人中,有14例证实与海鲜市场无关联,比例超过1/3,而且海鲜市场没有人卖蝙蝠,也未发现蝙蝠的踪迹。不仅如此,1月29日《柳叶刀》再发论文分析了武汉金银潭医院99例确诊病例,其中有50例无海鲜市场接触史;而《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也有论文显示:22日前确诊的全部425个病例中,1月1日前发病者有45%无海鲜市场接触史。

至于利普金所言的三点论据并无法完全支持其“病毒是来自大自然而非实验室人工制造”的结论,相反,他对于中共病毒为何和此前中共军方在中国浙江舟山蝙蝠身上发现的一种冠状病毒整体相似度高达88%,且中共病毒和舟山病毒表现出来有关E蛋白的完美一致性的研究结果,避而不谈。

同样,对于其同行美国James Lyons-Weiler博士在IPAK网站上发表的一篇题为《关于武汉冠状病毒的源头》的文章得出的结论,亦没有进行有理有据的反驳。该结论是: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合中的一个新序列是在实验室被合成出来的。合成的动机可能是为了制造生化武器病毒,也可能是为了制造抗SARS的疫苗,但是因为实验室管理不当,病毒被泄漏出来了。

从目前中共将病毒来源甩锅给美国的新一波操作看,利普金为中共站台取得的效果有限。但其长期为恶行累累的中共助力、站台,却极不光彩。有人说,瘟疫无情,病毒有眼。最近不少评论与分析指出,中共病毒是针对中共而来,与中共走得近的国家和个人受影响最严重。感染上了中共病毒的利普金,不知是否会清醒意识到今日之祸,乃是亲近中共招来的。因此当务之急,是远离中共。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加国总理夫人确诊感染中共肺炎 总理隔离
替中共组织站台 芬兰华裔女市议员遭罢免
【最新疫情3.25】英年轻外交官染疫去世
华盛顿邮报: 现在是疏远中共的时候了
最热视频
【直播】4.6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确诊逾13万
【纪元播报】杨宁:替中共撇罪 美国病毒猎手确诊
【纪元播报】中共隐瞒疫情 英要清算或解约华为
【现场音频】援鄂医疗队:武汉比之前更危险
【珍言真语】吴明德:汇丰不派息 英防备通缩
【有冇搞错】美国遭遇珍珠港时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