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多少人?汉口殡仪馆2天到货5千骨灰盒

人气 18556

【大纪元2020年03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凌云综合报导)自3月23日武汉开放各殡仪馆领取疫情期间去世人员骨灰以来,各大殡仪馆连日来都排起了长龙。财新网披露,仅汉口殡仪馆2天即到货了5,000个骨灰盒,几乎2倍于中共官方报导的武汉市死亡数字

据财新网报导,3月26日早上8点,家住汉正街的刘萍(化名)在社区工作人员陪同下,来到武汉市汉口殡仪馆,加入了一条长长的队伍。前一天下午,她接到通知,可以来此领取她去世父亲的骨灰。一直到下午2点,刘萍的号才被叫到。

刘萍领取完骨灰盒出门时,一辆大货车停到静雅厅西侧门口,车上装载的是汉口殡仪馆订购的骨灰盒。司机表示,他这一车一共装了二千五百多个骨灰盒,昨天已经来卸过一车。

殡仪馆十几位男性工作人员来到大货车上,把骨灰盒搬到静雅厅的侧厅存放,每500个一垛,目前一共有7垛。

(财新网截图)

这意味着汉口殡仪馆两天内即运送了5,000个骨灰盒。而这仅仅只是武汉一个殡仪馆的数据。目前不清楚5,000个骨灰盒是汉口殡仪馆几天的消耗量。

据悉,武汉目前共有汉口殡仪馆、武昌殡仪馆、青山殡仪馆、蔡甸殡仪馆、黄陂殡仪馆、新洲殡仪馆、江夏殡仪馆、回民殡仪馆等八家殡仪馆,其中前三个在中心城区。

在市区另一家殡仪馆——武昌殡仪馆,据今日头条上的消息,武昌殡仪馆3月23日开始发放骨灰盒,馆方称每天500个,争取清明节(4月4日)前发放完毕。

(今日头条截图)

这意味着,如果发放从3月23日持续到4月3日,每天500个共12天,武昌殡仪馆将大约发放6,000个。

而截止3月26日,武汉市官方公布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死亡人数只有2,531人。

管理殡葬事务的武汉民政局副局长孙家同曾说,武汉封城至3月10日的47天里武汉市内共火化21,703具尸体,意味着每天平均火化462人。这个数字是官方数据的8倍,但仍可能是低估了真实数字。

外界通过早前各大殡仪馆24小时连轴转,殡葬员工劳累崩溃、运尸袋告急、防护物资告急等一系列现象认为,武汉市的真实死亡数字被严重低估。

大纪元曾经通过暗访得知,仅2月3日一天,湖北两家殡仪馆火化的中共病毒死者遗体数量,就高达341人,是平时火化量的4~5倍。

据《南方周末》报导,约从1月20日开始,仅有汉口殡仪馆定点接收新冠病毒感染患者遗体。但后来随着死亡人数大增,当局2月1日发布《指引》,要求新冠肺炎患者遗体应当就近全部火化,不得采用埋葬或其它保存遗体方式,不得移运。

没有单位或社区陪同 不允许去领骨灰

死者家属3月23日在微信发帖指,现在死者家属被要求,必须有单位陪同或者社区陪同,要由负责单位分批报备预约安葬时间,不能全部一起。

这名家属愤怒地质问当局:“你们怕什么?你们心虚什么?分批一个个对付,上各种手段,公安也打电话,怕广大的受害者家属在一起了,找你们追凶?人为造成这次灾难的就是凶手,杀人的凶手。”

(截图)

也有家属讲述了自己在汉口殡仪馆的亲身经历,到处都是便衣,一抬手机就有人过来制止,没有哭声,也没有哀乐。

也有知情网友透露,自己整天接触的都是因为中共病毒去世的家属,他接待过一个老婆婆,来办女儿、女婿、儿子、儿媳,还有孙子的后事。

他还透露,很多人都不是直系亲属来办的,都是旁系亲属办一家子的后事。好多人都是拿着两三人的单子办手续。也有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来办父母的后事…..

(网络截图)

公墓人满为患 再敲诈一笔

在殡仪馆领骨灰盒要排长龙,到了公墓办理安葬同样也是人满为患。

《荷戟周刊》发表了一个死者家属3月24日的采访口述。这个家属说,现在扁担山公墓都需要排号,但前一天只放了70个,当天放了80个,结果早上七点半的时候就放完了。有的家属连续来了三天,才办成了手续。有的不是走一个,而是走几个,比如那个导演一家。

尽管针对中共病毒死者在殡仪馆领取骨灰盒免费,但墓地则早已经传出涨价的消息。

上述这名家属透露,现在选的墓地的价格是七万八千八百元,疫情期间去世的人可以打七折,算下来是五万四千五百元。

早在一周前,《南方周末》一篇已经被删除的文章中,记者采访到一位自称在武汉市殡葬行业做了两年的人士,“房子估计会降价,但墓地反而会涨。比如说九峰山48,800(元)的墓地,已经涨成58,800(元)了。”

责任编辑:孙芸#

相关新闻
网曝武汉一殡仪馆一天拉50个死人
武汉更多遗体视频曝光 殡仪馆尸体排长龙
武汉殡仪馆传急招搬尸工 要求“不怕鬼”惹议
中共急切扩大接种试验疫苗人群 被指是豪赌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介绍病毒新测试系统:快速简单
【直播预告】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薇羽看世间】一代奸相周恩来(下)
张爱玲的上海
【新闻看点】美大选辩论 川普2招或击拜登软肋
【时事纵横】蓬佩奥访梵蒂冈 聚焦中国宗教自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