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248) 降天罪-桃节之梦4

作者:云简

明代仇英《桃花源图》局部。(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218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十章 桃节之梦(4)

话说步沙尘心下惶恐,奔回玄沙,祸王大怒之下,又赏了其几掌。其人立身不稳,蜷缩于墙角。祸王道:“右丞追杀玉瑶瑛,即将功成,尔等却无丝毫功绩!”

“祸王息怒。”金山拱手道,“老臣请战。”

祸王喝道:“尔也会如其一般废物么!”手指步沙尘,语声愤恨。

金山心下一凛,心思转了几转,拱手道:“若是姥姥肯助阵,必定大获全胜。”

“嗯。”祸王思索之时,却见步沙尘缓缓起身,行至其前,跪地抽剑。

“大胆奴才,尔在作甚?”金山神色惊恐。岂料步沙尘横剑于颈,勉力道:“吾已失败两次,如若再败,甘愿引颈就戮。”

“哈哈哈……”堂内弥漫祸王冷笑之声,阴森可怖,三阶臣毛骨悚然,战栗不已。

“好!”祸王手指步沙尘,道:“失败两次,对于杀手来说,已经是死。此番战斗,尔若不胜,就将命也押在战场吧。”

“是。”步沙尘拱手道。

“你、你!”祸王挨个点过,道:“三阶臣,如若失败,尔等便不必回来了。”

三人战战兢兢,奔赴山野。便至战场,毒姥姥取出一封锦卷。金山眼尖,即刻看出邵奕字迹,冷嘲热讽道:“姥姥还须右丞出策?”

“能得胜就行,管他谁人之策。”毒姥姥道。

金山转转眼珠,道:“只怕是那右丞……此番围剿梦境,也没成功……”

毒姥姥不以为意,转向步沙尘道:“尔可见过一人,样貌年轻,却武力甚高。”

步沙尘道:“寒山集,吾便是被其人所伤。”说话间,手扶心口,压下伤势。

毒姥姥道:“果真是放虎归山,疑惑无穷。一年前未杀之,如今却成大患。”

金山道:“私仇暂放,先解决皇甫。”

毒姥姥点了点头,排布大军。三人从小路上山,只用半日,已到得山脉另一侧。金山勒马走上山坡,抬首瞭望,果然见到树林之中,人群成队而行。

“来了,姥姥!”金山兴奋道,马蹄一滑,险些滚将下来。

皇甫一行人等,走了数日,心中向往,怀揣热忱,翻山越岭。不曾想未见桃源,又被玄沙大军劫道。

“众人随吾迎战。”皇甫大喝一声,却喊出昔日之臣:“毒姥姥、金山、步沙尘!尔等当真欺人太甚!”眼见大军拦路,皇甫怒不可遏,又恨自己曾经,有眼无珠,养虎为患。

皇甫早是瓮中之鳖,毒姥姥懒得搭理,却对着一个白袍少年,嘿嘿一乐,道:“你二人退下,休要与吾抢功。”

金山一乐,道:“上次剿灭凝碧宇,姥姥居功至伟,吃了大鱼。此次也便留些虾米,令吾等也活动筋骨。”

寒山集闻之一惊,却又心下犹疑,想来凝碧宇已为师父封印,众师兄弟也非易与,岂能教此等人得手,恐是骗人。

步沙尘不满道:“你二人真不要脸,若非祸王亲自出手,凝碧宇岂会如琼林一般,一夕即灭。”

听闻此言,寒山集再忍不住,他便是亲眼见过琼林惨象,深知祸王之能,又恐其人诈计,于此心生动摇。

听闻此三人,一唱一和,皇甫身感受辱,喝道:“尔等既无意相杀,速速退去!”

便在此时,毒姥姥神情傲慢,道:“那又如何,此前右丞扮作邵奕之时,为挑动百年之竞,下毒于逸超尘,令其疯癫。这毒,还是姥姥吾亲自配的。”

“什么!”寒山集闻之大惊,瞬间已至其前:“尔说什么!吾师之毒,出自尔手!”

毒姥姥定睛一看,登时乐道:“眉清目秀,哪里来的娃娃?”

“给吾师下毒者,当真是为琼林邵奕!”寒山集手握剑柄,怒然喝问。毒姥姥不以为意,忽地剑光闪过,其马受惊狂奔。毒姥姥跃至崖边松树枝上,喝道:“小子有些本事,想知道的打赢姥姥再说!”说罢,攀岩而上,竟似猿猴一般。

寒山集怒火冲头,追击其人而去。

便在此时,金山喝道:“支开援手,便该尔等!”玄沙大军齐出,杀向皇甫一族。老弱残兵,尽皆倒地,皇甫身有受伤,救不得人,却连遭袭击。无奈之下,大将军联合会使拳脚者共七人,护着皇甫往密林中去,暂且藏身。

七人勉力奔逃,忽地林中走出一人,手摇金扇:“一年之前,剑圣山庄逼宫之时,尔便该下地府。多活四百余天,真是好运气。”

“不过此种好运,今日终结!”步沙尘抽剑而来。

两相夹击,七人凝神戒备。

金扇斜摇,立有四人,气绝倒地。余下之人大骇,皇甫仰目四望,枝叶繁茂,落着乌鸦数只,不见救命白衣。

金山冷笑一声,道:“尔杀其父母、师父,还指望其人来救?真是不要脸。”听闻此言,皇甫面色通红,却又不由自主,举头仰望。

大将军悄然道:“王上,吾等拦住,你快走。”另有一人,面相不甚熟悉,微微一笑,道:“王上,你逃出后,可一定替咱们……到桃源。”话音一落,三人且向金山、步沙尘杀去。岂料二人并未动手,三人却定立不动,宛如雕塑。金山举扇一挥,三人但如纸片,倒落黄土,啧啧叹道:“杀人于无形,真是高手。”

“真个废物,怎还没杀死。”毒姥姥身萦黑气,拄着黑金钢叉,步步逼近。

小忠眼见怪人,心下大骇,躲于皇甫身后,一双泪眼,簌簌不停。

“吾来!”步沙尘喝道,手持冷锋,愈近其前。

皇甫怒然拔剑,一手抱起小忠,一手劈开生路。一路奔逃,到得山脚之下,眼观骇人之景,尸横遍野,惨绝人寰,皇甫族人,无一生还。忽地,背后生痛,回身而视,但见金山,手持精致金弩,遗憾道:“射偏了,唉……”举起再射,一时之间,弓弩、冷剑、毒雾齐发,直取皇甫之命。

奔逃数十天,却未逃得一人性命,族人尽皆惨死,自己亦无生路。皇甫双目泛红,心至绝境,忽然长喝:“你们到底……杀够了没有啊……”岂料雄浑浩力,周身而出,源源不绝,如怒涛席卷,飓风过境,霎时之间,玄沙大军皆被卷入风中,飘散不知何方。

三阶臣难抵浩力,纷纷退逃。毒姥姥见势不妙,两指掷出毒镖,转身逃走。

玄沙大军并三阶臣,被这一股劲风逼退数里,不可靠近。半刻之后,劲风骤然停歇,山林复归平静。生死至劫,终消过往。皇甫气空力尽,倒落于地,勉力喘息。神识甫归,想起小忠,急忙回身:“安全,小忠,吾等安全了……”掀开残布,方始见得,弱小身躯,毒镖入骨,黑紫面色,形容僵硬。

“小忠……”皇甫心急如焚,无管伤势,不顾身痛,运使功力,灌入小小身躯。“孤既能逼退玄沙,孤也救得了你,孤救得了你。小忠醒来,你醒、醒来啊……”离魂残躯,怎可再行复归,无论皇甫如何施救,小忠也不会再醒来。

未知日落月升,未知夜消天明,晨风清扬,凛冽入骨,发丝纷乱,一如内心。低眉怀中,身躯冰冷,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无法救下一人。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1]”长歌以喝,远声东来,林间小道,隐隐走至一个农夫,头戴斗笠,肩头挑担。行至山坡,但见满地尸骸,心下大骇,滚落下来。扑扑身上尘土,挑起担子,继续前行。

“喂,小伙子,这个娃娃不行了,你咋还抱着呢。”农夫发须皆白,捻着山羊胡子。

皇甫心空无物,唯一股隐痛:“吾答应过其兄长,要好好照顾他之小弟。可是……吾没做到……”

农夫躬著身子,皱皱眉头,转头看向旁边玄沙兵士,道:“你知道,这些兵是咋个死的?”

“是吾杀的。”皇甫漠然道。

农夫眨眨眼睛,眉头又皱起来:“你这么厉害,咋还救不活个小娃娃。”

“是啊,吾也不知,缘何吾如此厉害。”皇甫不由自主,抬起双手,黯然失魂道:“那又如何呢?吾纵有其能,却救不活一人。”

“嗯嗯。”农夫点了点头,一边挑上担子,一边自语道:“看来,救人远难于杀戮。然而,死亡,也并非生命之终结啊。”

听闻此言,皇甫猛然一醒,起身欲寻农夫,静寂山野,四下无人,唯一股歌声回响:

“可怜今后孑然身,呜呼哀哉生何欢。山林静寂埋义骨,百世轮回何日终。”(本卷完,全文待续)

[1] 语出:诗经《国风·王风·黍离》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暗战赤龙
    许青平知道这个部门很多人利用安全部门特殊的权力、保密的性质从事原油、食品油、高档红酒走私,倒卖国际上紧俏的物资。总之哪种商品有市场,他们就干什么。
  • 这是五六十年代中国人还在饿着肚子等死时运去支援越南的礼品,这证明共产党宁可把国内百姓饿死,也要把粮食送去越南抗美。越南人拿了中国送的武器、吃了中国送的粮食却反目成仇,反过来打中国人,中共做的事是何等荒唐可笑。
  • 暗战赤龙
    对于自己的命运,从出逃那天起就已经做了最坏打算。每天都是向死而生,不在乎遇到什么危险。可是牵扯到一位无辜女子,还是让吴伟光内心柔弱的地方感到刺痛。
  • 三中全会后,他们的冤案得到平反,那天在监狱的一间办公室里办理出狱手续,他们俩终于看清楚近在咫尺远在天边的人究竟是谁?二个昔日容光焕发,生气勃勃的一对青年,如今面容憔悴、又黑又廋、老态龙钟。
  • 暗战赤龙
    几年下来,吴伟光的思想轨迹的变化,让安妮预见到今天情形发生。吴伟光已经从笃信东亚集权模式优势的刻板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信徒,转变为新保守主义的追随者。
  • 暗战赤龙
    想到过去自己在中国时医院门口碰到的那些撕心裂肺的哭喊,时而在酒吧遇到那些辍学下海的年轻女子,吴伟光心情沉重起来。
  • 暗战赤龙
    这次捕隼行动起源于一年前,波音公司网路监控系统的一次警报。FBI监控人员发现波音公司内部有人员试图进入一个密级很高的资料库,经过追踪ID位址
  • 为达到日伪共三方共同打击国军目的,我们先向日伪提供国民党抗战能力,和我共产党矛盾冲突原因,以及国民党与美英情报人员在沦陷区香港重庆活动等情报。
  • 暗战赤龙
    许一所做的承诺看来也只是说说而已,这崔领事背后的势力也许就连许一也不敢伸张“正义”。几年下来,对这些尸位素餐的官宦子弟的所作所为,吴伟光早已经熟视无睹,不再纠结于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