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纽约人】给医护送饭的大律师

人气 6331

【大纪元2020年03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2020年3月,大瘟疫攻入纽约市。市长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所有餐馆酒吧全部关停,只可提供外卖。

去年刚刚扩大营业的“甜蜜夏威夷生鱼色拉拌饭”(SweetCatch Poke)五家店面几乎全军覆没,生意量直掉90%。老板韦鲁西(Frank S Vellucci)非常着急。

他着急的不是自己的利益损失,而是员工的生计。他决定,五个店面一个也不关,缩短每个员工的工作时间,保住大家的饭碗。

从上周开始,韦鲁西又做出一个决定:给全市各个医院的医护人员免费送餐。

疫情来临,饭店关门,韦鲁西(Frank S Vellucci)很担心自己员工的生计。(Kevin Hogan)

27日,他坐在曼哈顿中城麦迪逊大道66号的店面中,跟记者说出他的想法。

“我们与所有的医院联系,想代表纽约人对他们道一声感谢:谢谢你们,请过来吃免费的拌饭。你知道,就是尽量给这些工作在第一线的人一些慰籍吧,感谢他们为纽约人所做的一切。”

来SweetCatch中城领取免费盒饭的附近医院的医生们。(Vellucci提供)

纽约市人口密度大,在来势凶猛的疫情下,医护人员每天要接触大量的人群,他们面临着最大的风险,韦鲁西说,他只想“给这些帮助他人的人一点回报”。

另一方面,也是他最想要解决的是员工的就业问题。

“现在对餐饮服务行业是个艰难的时期,大多数饭店和旅馆都关门了,人们在失去工作,这又不是他们的错,所以我们真的是想尽一切办法让门开着,为工人保证生意的运转,希望生意流会好转起来。”

所以,他做出了这个“既为我们团队着想也为纽约人着想”的决定,开门营业,免费给医院送饭。附近的医生过来吃饭,只需出示工作牌就可以;远处的他们派人送饭。

来SweetCatch中城领取免费盒饭的附近医院的医生。(Vellucci提供)

饭店老板是个大律师

那费用怎么办?租金、材料成本以及劳动力开销?“目前正在想办法解决这些问题。”韦鲁西说。其实韦鲁西本人是一名律师,并不出身于餐饮行业,现在他仍然有自己的专业工作。他说此时他更指望着政府的解困方案。

韦鲁西是土生土长的纽约人,从小在公立学校念书,大学是在纽约法律学院读法律,1997年毕业后就做律师,到现在已经有二十多年的从业经验了。目前他是一个总部位于伦敦、在全球拥有4000名律师的公司Norton Rose Fulbright US LLP在美国的合伙人之一。他自己是生命科学领域的公司中各种业务的法律专家。

韦鲁西(Vellucci)是土生土长的纽约人,做律师已经二十多年了。(Kevin Hogan/大纪元)

韦鲁西早在大学时候就和好朋友谈过开饭店的想法。上班的时候总去附近的SweetCatch Poke吃午餐,他们团队中的好几个律师把这个饭店看成是他们的最爱。

这个夏威夷风味饭店是由最近第三次登上全美名厨榜的夏威夷著名大厨李安妮(Lee Ann Wong)最早创办的。2018年,饭店的上一个主人资金出现问题,韦鲁西在几个好友的撺掇下盘下了这家中城的主店。2019年,他又开了四家分店,其中一个就坐落在世贸中心的奥库鲁斯(Oculus)大地铁站中。

“我原来有客人是饮食行业的,我们合作多年,我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他说,“我仍然做白天(律师)工作,然后让一个优秀的管理团队来操作饭店的生意,只有重大决定才要我来拍板。”

SweetCatch提供一系列海鲜蔬菜色拉拌饭。(Vellucci提供)

目前他雇用了一个叫岸田晃平(Kohei Kishida)的日本大厨,在保持原来腌制生鱼饭的基础上又开发出一整套新鲜的蔬菜海鲜拌饭系列。

 大瘟疫下的危机处理

当纽约市进入公共卫生紧急状态后,韦鲁西的第一念就是“我不能关门”。

“我跟我的管理团队说,我们得改革,有了教训,我们就要调整需求,让每个店开着,尽快把大家都找回来。”他说,“病毒期间我们不停地保持清洁卫生,让顾客们都放心,留住客人。”

“我们有个纽约市饭店老板的网络群组,我们互相分享主意。”他说,在危机来临时,大家首先想到的都是“如何保住员工的饭碗”。

“不是只有我为员工着想,群组里的人都是一样,没有说他们自己,‘哦,我有什么影响啊’,没有。实际上,作为老板,我们真的一直在谈如何保住员工的工作,我们怎么生存,留住工作,都在谈论员工的事情……”他说,“我们互相帮助,看大家怎么能协调渡过难关。”

同时饭店老板们也寄希望于议会和政府。

“国会正在做大量的工作,我也很高兴参议院通过了解困法案,可以帮助小企业留住我们的工人,他们正在不同的经济领域帮忙。”

还有房东们以及保险公司。

“一些保险公司允许我们拖欠60天的付款,他们真的很好心。……房东也在努力和我们合作,想找出目前以及未来生存的方法,因为现在很多生意都倒闭了。”

纽约的商业租金一直是个大问题,特别是对利润率极薄的餐饮行业来说,是最让老板头疼的事情。韦鲁西希望这个时候房东们与政府合作,他们也要得到救助,这样他们才能帮助小生意主们,让饭店老板们承担得起所有的经营费用。

“让经济好起来的唯一办法是让小生意存活下来,为这些不能远程工作的但又是终生服务的行业职工们生存下来,他们是我们饭店以及其它所有饭店的支柱。要确保他们的工作,也是我们存活的希望,这是我所希望的。”

韦鲁西非常感谢他的员工们。

“我们知道员工们也是冒着风险来这里上班的,因为他们需要坐地铁嘛。但是食品服务是基础行业,必须要给人们提供食物。”

SweetCatch免费服务的医护人员。(Vellucci提供)

特别是医院的医护人员。

“昨天有一个女医护说她刚刚工作了20个小时,她可能过来拿个盒饭就回家休息去了。”他这里的团队昨天服务了几十个医护人员,“在工作了十几个小时后能来个休息,换一个不同于医院餐厅的不同口味,医生护士们非常高兴。”

在记者采访的时候进来两个纽约大学医疗中心以及表维医院的医生。

其中叫诺尔(Dr.Brianna Knoll)的医生说,在这个“艰难和让人害怕的时候”,很多饭店都站了出来,“让我们在做了一个艰苦的班次工作后,这种照顾可真帮了大忙。”

另一个内科住院医生娜吉帕尔(Dr. Neha Nagpal)说,人们的善举是“一天的亮点”。

“现在大家都感觉不知所措,好像生活在不真实的世界,不过至少对我们有这个照顾,意味着很多。”她说,虽然今天她休班,“我还是走过来买那些食物,听起来很傻,但是这是我今天盼望的事情。”

韦鲁西说,“我们的员工也很高兴,这让大家感觉我们在这里是有意义的。这是一件对每个人都好的事情。”他给记者看了好多大家拍的照片,“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好。”

面对疫情的思考

韦鲁西和妻子有两个儿子,平时他还照顾87岁的母亲和一个瘫痪的小姨妈,两人都需要24/7天的照顾。

瘟疫到来之后,他除了照顾自己的工作、生意以及在家上学的儿子外,他还要保证两位长辈的护工们的工作。

“我有时候要送他们回家,不能让他们坐地铁回去……是的,我可以在家工作,但是有老人,这是个担心,这是疫情对我冲击最大的地方。”他说,他希望看到更多的数据,让人们懂得自己的行为对家人是重要的。

“因为我们病了,是要影响到我们所爱的人的,我们的父母,我们的祖父母,我14岁的儿子去看奶奶的时候非常小心,戴手套戴口罩,他想去看奶奶,他太爱她了。”

韦鲁西说他现在最缺乏的就是睡眠。每天要做律师,要做饭店,很晚回到家,早晨5点就要起床工作。

“我努力工作的最大动力是我的家庭,我自己的家庭以及我的‘甜蜜拌饭’的大家庭,照顾好我的合作伙伴,照顾好我们的客户,这都激励着我每天用大量的时间来工作。”

韦鲁西对这场瘟疫抱着悲观但平静的态度。

“我已经强迫自己承认,我早晚也会染上这种病毒的,我的很多家人也会感染上,我们已经准备好尽量控制住对其他人的影响,我努力保持积极的态度,让事情向前走。”

“我总想,世界上每天都有很多压力,我要求自己尽量保持冷静,因为你冷静,其他人也会保持冷静。你要多想想同事们,做出正确的决定。”他笑了笑,说,“我们应该多给出一些善意来,无论是对同事、朋友还是陌生人,我一直这么要求自己,现在显得尤为重要,我们大家都要给别人鼓励,希望这早些过去,我们能活下来。”

他说,平时人们在政治上,在各种事情上各执己见,争论不休。当这么可怕的瘟疫发生的时候,他希望人们多意识到大家相同的地方,而不是分歧。

“无论作为一个社会,作为美国,还是其它国家,我们大家都是在一起的,我们有很多共同的地方。”他说,“希望大家能真正与他人对话,找出解决办法,希望我们都能走过去,变得更加坚强,更具有凝聚力。”

(Kevin Hogan对本文做出贡献。)

(如果您有故事想跟大家分享,请给以下邮箱写信:nyc_news@epochtimes.com)

责任编辑:杨亦慧# ◇

相关新闻
【疫情中的纽约人】游民和粥铺
【瘟疫与中共】纽约州为何成了重灾区?
【疫情中的纽约人】星巴克门外的华人女子
【疫情中的纽约人】为老人送餐的人
最热视频
【新闻第一现场】美暴徒讲中文 中领馆或参与
【有冇搞错】中央犹豫 港共急切 林郑北京碰壁
【珍言真语】白兵:国安法揽炒成功 香港才自由
【纪元播报】中共陷窘境 外交部发言人变软认怂
【新闻看点】美英制裁 专家:共产党如自由落体
【纪元播报】六四31周年 全球“遍地烛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