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疫情压力测算 中共政权还能挺多久

文/何坚

人气 19606

【大纪元2020年03月29日讯】由于中共隐瞒疫情并封锁真相,导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蔓延全球,已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虽然中共大力宣传“疫情已退”来强推复工,但医学界最新研究显示,中共病毒不会轻易退场,第二次疫情高峰已逼近。在“中共肺炎”的重击下,中共还能撑多久?疫情压力测试或能给出一些提示。

从美国的2万亿美元纾困方案到中共的“特别国债”,各国政府日前都推出很多刺激经济的政策,以期消减中共病毒对经济的冲击,但能否奏效,终究还得看疫情的发展。而国际医学界的最新研究以及大纪元的独家调查,都已预示,下一波疫情高峰正在逼近,可能更猛烈。

中共病毒未退场 疫情新高峰正逼近

截至3月底,全球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确诊患者人数已逾70万,死亡逾3万,每天新增的死亡和确诊病例数都是成千上万。被中共的隐瞒和放纵、释放出的病毒,已酿成世界百年来最大的公共健康危机。

3月20日,世界顶尖学术期刊《自然(Nature)》发表文章“新冠病毒(中共病毒)隐形感染或引发疫情新爆发”(点击可阅读原文),指医学界通过对武汉市的中共肺炎病例的研究,发现轻症或者无症状感染者可能占所有中共病毒感染者人数的60%。而这类隐性感染者的传染性并不弱,可能正在引发新一轮疫情大爆发。

包括广东省疾控中心在内的大陆多个医学团队早前也都发表研究,称无症状感染者携带的中共病毒量并不少。

3月22日,港媒《南华早报》引用中共机密数据报导说,截至2月底,大陆有超过43,000人的中共肺炎检测呈阳性,但没有出现症状。不过中共数据被认为是中共内部层层瞒报和造假的结果,真实数字应更高。

值得一提的是,与国际常规做法不同,中共规定,无症状感染者不被列入确诊病例,也不对外公布相关数据。

这里暂不讨论中共实施的以牺牲千万人生命健康为代价的,“封户”“封口”的隔离维稳措施,能有多大的抗疫效果。仅是医学界披露出的隐性感染,就足以掀起新一波的疫情高峰。而在各国经济、文化交流密不可分的全球化背景下,中国大陆的疫情如果不受控制,必然会再次殃及全球。

大纪元发布的多篇独家报导,例如《一天烧百具尸体 殡仪馆员怒斥狗官》、《山东内部文件:确诊数是公布的数倍》、《武汉新增确诊是中共公布的22倍》等,披露了大量中共内部文件和检测数据,揭示出真实疫情远超中共公布的数据,中共病毒实际感染和死亡病患至少是中共数字的十倍,甚至数十倍。

医学界的研究其实已表明,无症状感染构成了所有防疫措施的致命漏洞,使得中共病毒在被人类真正认清前,消灭或阻止其传播几乎成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大纪元的报导更证明了,中国大陆的疫情远超外界想像,中共的统治为中共病毒提供了潜伏和蔓延的土壤,中国和世界因此正迎来新一轮中共病毒冲击波。

中共财政破产 进入倒计时

面对中共病毒的巨大威胁,各国都在竭力自救。从民主国家的限制聚集活动和居家避疫,到极权国家的极端隔离措施,都已令经济遭受重创,却只能延缓中共病毒的扩散,而无法阻止病毒的传播,以及疫情的再度爆发。

美国川普政府出台规模空前的2万亿美元财政刺激和无限量化宽松方案,来帮助美国民众和企业渡过危机。

而在疫情中心地、经济近乎停摆的中国,中共仅挤出2000亿人民币用于抗疫和刺激经济,更多的资源依然被投入维稳和加强对民众的控制。中共控制下的陆媒,甚至嘲笑美国的无限量化宽松是小题大做。

不过,这种局面或许维持不了多久。因为中共目前所采取的一切措施,显然都是基于疫情4月就结束的假设。

如果疫情继续,中国复工继续“难产”,全球经济步入衰退,多年来依赖债务拉动经济的中共政权,在全球金融风险大增的背景下,还能撑多久?

给中共财政做一个,针对疫情的抗风险能力的压力测试,就能看清中共能否熬过这次的危机,或者说,还能撑多久。

疫情压力测试的三种场景

压力测试,常被用于检测金融机构承受风险的能力,可以使用情景测试等方法,通过假设发生某些极端不利事件,来分析各种风险因素对受检对象的影响。

疫情,是当前给中共带来最大压力的极端不利事件;可以将疫情设置为轻度、中度和重度三个压力情景。

轻度情景,可以参照中共的宣传。

中共之前反复预报“2月是疫情高峰、4月疫情将结束”,而且其随后发布的疫情数据也“遵循”了党的预告。不过,这种可能性已被包括中共专家在内的医学界否定。

中度情景,是假定疫情在今年6月份,即第二季度末结束,这也是钟南山等中共医学专家最新的预测。

钟南山之前曾多次预测过疫情高峰和结束时间,尽管他的预测跟党的宣传保持了一致,但却被现实证伪。而且,这一可能性在国际医学界并不被看好。

重度情景,则是假定疫情至少持续到明年。实际上,欧美医学界普遍认为,疫情将持续蔓延,甚至可能长期流行。

要检测中共财政在不同疫情情景下的抗压能力,需要预先设定各种疫情的冲击,对中共财政指标的影响。

首先回顾2019年中共财政情况(数据源自中共官方)。

2019年中共财政收支

中共财政收入(一般公共预算收入) 财政支出(一般公共预算支出) 财政缺口(实际财政赤字)=财政收入-财政支出
19万亿(人民币) 23.9万亿 4.9万亿

2019年中共政府债务

中央财政债务余额 地方债(包括一般债务+专项债)余额 中共债务余额(不考虑地方政府隐形负债)=中央债务+地方债
16.6万亿(人民币) 24.1万亿 40.7万亿

2019年中国GDP(国内生产总值)约99万亿元,不过中共发布的GDP数据真实性存疑。

然后,检视今年中共财政和中国经济运行情况。

依据中共数据,可侧面反映中国消费和生产状况的两个经济指标——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与发电量,2020年前两月同比下降20.5%、8.2%。

考虑到1月份因为中共隐瞒疫情,中国大陆的消费和生产活动尚属正常,由此可推断,2月份的经济活动受疫情冲击较大。

2020年前两月,中共财政收入3.5万亿元、同比下降10%,财政支出3.2万亿元、同比下降3%。

假定1月财政收支同比无变化,可以设定2月疫情冲击经济,导致财政收入同比减少20%,财政支出减少6%。

最后,综合中国各地的防疫和复工情况以及国际机构的调查,可以发现,无论中共如何宣传疫情消退并强推复工,各地外松内紧的抗疫措施、民众缺乏真相产生的群体性恐慌,尤其是现实中重新出现越来越多的感染者,这些因素都严重制约了复工复产和消费复苏,并直接阻碍了中共获取财政收入。

衡量财政风险的指标,通常用赤字率(=财政赤字/GDP)。由于中共发布的GDP真实度极低,而且其发布的财政赤字也是经过特别调整的数值,可信度不高。所以本文使用最直接的指标——财政收支缺口(=财政支出-财政收入),来评估中共的财政风险。

轻度场景:疫情4月结束或是中共承压底线

假设轻度场景下,3月份大部分消费和生产活动,如同中共宣传那样都恢复;设定3月财政收入降幅为10%、财政支出降幅3%,4月起全国恢复正常。

在轻度场景下,中共财政的损失有多大?按照3月减幅比2月减半、4月其恢复正常来估测,今年财政收入至少减少5600亿元,扣减财政支出全年缩减月1600亿元,今年中共财政至少额外损失4000亿元。

另外在抗疫支出上,虽然中共并未像美国那样,为了帮助民众和企业而开出2万亿元美元的天价账单,但截至3月21日,中共为了疫情防控和保障地方政府的运作,已投入逾2000亿元人民币。

也就是说,在这种最小疫情冲击的假设下,今年中共财政的资金缺口,除了预算内的财政缺口外,还要加上疫情直接损失4000亿元、抗疫支出2000亿,合计至少6000亿元。

换言之,中共能接受的疫情损失的底线,可能就是它“预设” 4月疫情结束情形下的6000亿元新增财政缺口。

6000亿相对去年5万亿的财政缺口以及中共数十万亿的债务规模而言并不大,但却可能成为直接压垮经济的因素。

因为中共病毒的冲击并不仅限于政府财政,甚至不局限于中国一地,而是波及全世界的经济和社会危机。

即便在这种最乐观的疫情场景下,依照“中国褐皮书国际公司(CBB)”等国际机构的调查,中国一季度GDP可能萎缩10%。

而野村证券预测,未来一两个季度大陆的外需可能同比下降30%,造成约1,800万人失业。

这些后果,跟6000亿元额外财政损失一样,都是中共难以承受之重。

不过,这种轻度场景,已经被医学界证明几乎不可能发生,现实更严峻。

中度场景:政府债务率180% 远超警戒线

在中度压力场景下,假设疫情6月底结束,届时全国真正解除封锁和隔离,消费和生产逐步恢复。为简化数据分析过程,这里假定全年一半时间恢复生产、一半时间受疫情制约;中共财政收支受疫情影响的程度,可以参照今年前两月的减幅,设定为收入降幅10%,支出降幅3%。

在这种场景下,中共今年财政收入至少减少1.9万亿元,支出减少7000亿元,财政额外损失1.2万亿元。

在假定疫情结束之前的4-6月期间,中共应该至少投入同等规模的抗疫资金,即今年抗疫支出至少4000亿元。

财政额外损失1.2万亿元、加上抗疫支出0.4万亿元,这意味着,中共财政与去年相比,至少会增加1.6万亿元的资金缺口。

更何况,如果疫情持续至6月底,其对经济生产和政府财政的冲击,不会是均匀,只会是加速递增。

这意味着,中共实际财政收入降幅会更大;而且,GDP也可能不仅是一季度减少10%,而可能全年缩水10%、降至90万亿元人民币。

急速扩大的财政收支缺口,还不足以反映中共财政的高风险。衡量政府债务风险,通常用杠杆率(负债率)和债务率这两个指标。

负债率=债务余额/GDP,债务率=债务余额/综合财力(=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国有资本经营收入+社会保险基金收入)。

由于中共的GDP水分太大,导致杠杆率无法反映政府真实的债务风险。而债务率直接与政府收入挂钩,更能反映政府的偿债能力。因此下文使用债务率来评估中共的债务风险。

按中共财政部、人社部数据,中共2019年末政府(含中央和地方)债务余额约40万亿元;综合财力=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9万亿元)+政府性基金收入(8.45万亿元)+国有资本经营收入(0.4万亿元)+社会保险基金收入(5.8万亿元)=33.6万亿元。

结合中度疫情场景,估算2020年中共财政,假定各项收入降幅同为10%,2020年中共的综合财力约为33.6万亿元×(1-10%)=30万亿元。

又因为中共实际上早已无力偿债,政府债务一直在借新还旧,所以可以在去年政府债务余额的基础上,简单计算今年的政府债务。

2020年末中共的政府债务余额=去年政府债务余额+今年的国债(约等于财政收支缺口)+地方政府为了维持运作和新基建,而新增的地方债(一般债和专项债)+中共决定发行的特别国债。

今年财政缺口=去年财政缺口(4.9万亿)+今年额外损失(1.2万亿)+抗疫支出(4000亿)=6.5万亿

今年新增地方债额度已有1.8万亿元、大陆专家估计全年超过3.5万亿元,即新增地方债1.8~3.5万亿。

另外,3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针对疫情发行特别国债,体制内专家认为至少会发行3万亿元,这笔国债同样会构成2020年末的中共政府债务。

综上可知,中度压力情景下,今年中共的政府债务至少在52万亿~54万亿之间,债务率高达180%左右。

在这种场景下,今年中共的债务率将从去年的120%激增至180%,远超国际公认的100%警戒线。这还是只计算了中共政府的显性债务,还没考虑实际规模不亚于显性债务的地方隐形负债。

更何况,随之而来的经济衰退和数千万人口失业,都能掀起海啸般的经济或社会风暴。

由此可知,中共肺炎中度场景对中共财政的冲击,已超出了中共能够承受的底线。

疫情压力下 中共只剩一条路:无锚印钞

本已入不敷出的中共,在全球经济都遭疫情重创的大环境下,如何去填补急速扩大的财政缺口,以压低随时会爆发的债务风险?

以往面临经济危机,中共主要是依靠欺骗、吸引外资输血来续命。但在中共肺炎已造成全球危机的背景下,外资续命的老套路,彻底失去了市场。

例如谷歌、三星、LG近期纷纷将产能从中国转移至越南;3月中旬北向资金(外资)持续撤离中国股市,连续多日流出近千亿资金。这些动向已表明,无论是长期投资或短期投机的外资,都在加紧逃离。

这意味着,中共除了扩大无锚印钞的规模外,别无出路。

中共会在缺乏美元等硬通货资产作为锚点支撑的情况下,用政府或国企发行的债券为锚、来印发海量的钞票。

事实上,中共正在这么做。

3月27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会议,推出了应对疫情的最新政策,其中最主要的经济措施就是增大财政赤字、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以及发行“特别国债”。

这些危机措施其实就一个目的——加大发行中央和地方政府债券,来填补中共巨大的财政缺口。实质就是一个办法——无锚印钞。

无论是填补财政缺口,还是发起新基建来刺激经济,中共如今只能依靠增发债券来无锚印钞,以图延缓财政破产、政府垮台的时间。

所谓“无锚印钞”,是指政府没有信用基础(锚点)来印发钞票。无锚印钞虽能暂时解决政府缺钱的危机,但会加重货币贬值和通货膨胀,加快金融危机的爆发,给民众带来更惨重的经济损失。

需要说明的是,美国也是以国债为锚来印美元。但与中共截然不同的是,美元的锚点其实不是国债,而是美国政府强大的公信力(政府信用),以及同样强大的市场(自由)经济。

而中共政权,既无政府信用,也无自由经济。所以无锚印钞对中共而言,就是依靠强权和谎言宣传来印发钞票,直接稀释了民众持有的财富,相当于从中国人民手中抢钱。

病毒直击中共 下半年中共或随时破产

其实,疫情6月结束的中度情景,已经是中共难以迈过的坎,更不用提疫情会一直持续的重度场景。

按照疫情持续时间与其造成的经济损失呈正相关的模式来推算,在重度情景下,GDP和中共财政收入的收缩很可能会超过30%。与此同时,中共对疫情防控以及维持政府、刺激经济等支出却不得不增加。在此场景中,中共财政缺口可能扩大至8.2万亿元,债务率升至240%。

现实中,疫情持续越久,其对经济和民生的冲击就越大。

一旦疫情持续到下半年,很可能中共发行的国债、地方债都无人问津,走投无路的中共可能会不惜摧毁金融系统,而肆意滥印钞票,以解决迫在眉睫的财政危机。

不用考虑其它的金融风险或社会政治危机,单单中共自己的财政危机和债务风险就足以压垮其政权。

综上可知,中共政权的财政情况,难以通过现实中的中共肺炎疫情压力测试。疫情只要持续到6月之后,中共政权随时可能崩溃。

责任编辑:张宪义 #

相关新闻
中共机密数据曝光 大量无症状者未列入官方统计
6万武汉人封城前外逃 路线与欧美疫情吻合?
外媒关注:无症状者或引第二波疫情大爆发
中共病毒肆虐 中国经济面临五大危机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川普冒险出白宫 美警如何化解暴力
【十字路口】六四屠城31周年 中共五大本质未变
【直播】6.3疫情追踪:拉美成新疫情中心
【直播】白宫简报会:抗议持续 暴力缓解
【珍言真语】从六四幸存 林洋鋐为反送中辩护
【有冇搞错】网传李克强检讨信 习李之争表面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