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见证”德国富商从中共地狱中幸存(中)

人气 20263

【大纪元2020年03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黄芩、莫凌德国波恩采访报导)镜头里的罗贝尔特·罗特先生显得轻松平和,他在波恩召开的国际人权组织(IGFM)年会上发言与接受采访过程中,谈起在中共东莞监狱的遭遇,看上去也很平和。

当笔者开始阅读他的新书《龙年——七年零七个月,我是如何在中国监狱幸存的》时,才惊觉,要有怎样的毅力和强大的内心信仰才能将此书完成。在他平和轻松的外表下,谁会轻易察觉那九死一生的经历、支离破碎的心和无数咽入肚中的愤怒与泪水。

3月14日,大纪元记者在德国波恩对罗特先生进行专访,以下是根据采访内容以及《龙年》一书部分内容整理成的。

警察、检察官和法官同乘一条船

在被非法关押了三年多之后,罗贝尔特·罗特(Robert Rother)才走上法庭。第一次庭审时,罗特终于见到了他的合伙人、前女友安吉丽娜,她苍白着脸,眼睛盯着地面,不跟他对视。

他们双方律师都为他们进行无罪辩护。罗特在书中写道,像我一样,安吉丽娜一再重申她的清白。审判过程中没有听到一个证人的证词,判决完全基于警方漏洞百出的调查结果。

当我的辩护律师对警方的调查提出怀疑和质问时,主审法官以正义凛然的架势大声咆哮,使当时厅里听审的人都吓得抖了一下。(他称)这种行为是对警方及检察官工作能力的污蔑,他不能允许。

我的律师杨谦武(Qianwu Yang,音译)强烈要求警方交出之前被没收​​的我的笔记本电脑。(警方)借口闻所未闻,例如调查人员因为没有苹果电脑充电器,所以无法对此评估。真的很荒诞。最后(我的律师)检查完所有电子邮件后得出结论,邮箱中没有任何我与据称受到合同欺诈者之间的联络。但是律师提出的质疑没有得到法庭的回复。”

尽管如此,法庭还是以“严重诈骗合同”罪判了罗特8年徒刑。“8年,该死的漫长时间”,他在书中写道,“但安吉丽娜该说什么呢,她被判了终身监禁。”

罗特对记者表示,幸亏合伙人安吉丽娜没有出卖他,也因为他是德国人,获刑8年。他也没有出卖安吉丽娜,可是身为同一案件中的中国人,她却要被终身监禁。

“在中国要判你刑很容易,因为有中国的‘法律’,不管你是加拿大人、美国人、哥伦比亚人还是哪国人,在那儿判你刑一定很‘合理’。”罗特说,“因为如果他们想判你的刑,总能找出点什么理由来。”

说到中国法律与德国的不同之处,罗特说:“根本无法进行比较,中国没有法律。警察、检察官和法官都坐在同一条船上。”

德国法律教授:在中国几乎没有无罪释放的

在《龙年》书中有张图片,被警察押送走出法庭的罗特笑容灿烂,令人不解。读过书之后才明白,罗特在一百多名记者面前始终抱持着这种笑脸,他在用表情和肢体语言传达这样一种讯息:整个审判过程就是一场滑稽闹剧。“除了信仰之外,还有一样东西他们不能夺走,就是我的高傲。”

第二天,很多报纸刊登了这张图片。“人们也许会觉得我是个疯子,他们看不出我刚因为‘严重的合同欺诈’被判了8年徒刑。”罗特写道。

在书中罗特写道,2018年罗特被释放回到德国后,他在研究中国法律时,找到一篇2017年初德国之声(DW)对科隆大学中国法律文化教授比约恩·阿尔(Björn Ahl)的采访。中国(中共)最高法院院长建议不要效仿三权分立和独立司法机构的原则,他要求所有法官“坚决与三权分立、宪政民主和具有西方特色的独立司法机构保持距离”。

书中还写道,阿尔教授讲述很多中国律师呼吁,刑事判决应更多以庭审为依据。教授提到,“到目前为止,辩护律师实际上没有能力为被告辩护,判刑主要根据警察记录和其它文件来决定。(要辩护)很难,因为中国拥有强大的警察机关,这个系统的影响力非常大,用法律来制约他们绝非易事。在刑事诉讼中,定罪率远远超过99%。几乎没有无罪释放的。要在中国进行公正刑事审判,还需要很长时间。”

“我意识到,我在审判前拘留期间犯的最大错误是:没有贿赂任何人。”罗特写道。

重新审视内心 人真的可以找到神

当谈到罗特先生是如何在中国坚持度过这漫长岁月,精神上没有被打垮,他说主要有两个方面。

“首先,我希望能讲述自己还有监狱中的朋友们的经历,能让全世界了解中国的真实情况。在监狱我跟各种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打交道,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彼此间进行非常深刻的交流。”罗特介绍说他被判刑8年还说是短的,别人还很羡慕。因为他们中很多人都被判无期或死刑。“我得安全地活着出去,才能讲述他们的故事。”

“第二是信仰。在监牢我已经阅读了所有有关道教、佛教的经文,还有《圣经》等方面的书籍。”罗特说,“我对人类价值观的看法改变了。”提到自己最大的改变,罗特说,“看世界的角度不同了,一切都不再一样,我真的找到了神。”

“人能非常清楚了解到,有一种更高的力量存在,引导并教导着我们,带领我们走上正路。”他说,“这是一种来自内心的生机,我由着祂引导。当人处于困境,例如监狱中时,就会深切体悟到这点,这种力量就在身边。”

在书中罗特写道,所有的一切都是神赐予的礼物。在被关押的最初,他曾经历了怨恨,心中充满愤怒,“我们每天都要忍受着不断的虐待和屈辱。(狱警)强迫你玩他们的可怜游戏(指强迫洗脑,侮辱人格、挑拨囚犯之间的关系等),对此你却无能为力。我们必须承受他们的改造措施,而他们本身才是全世界最厚颜无耻的罪犯。”

很多人自弃自暴,慢慢变得疯狂,像没有灵魂的生物被操控。罗特不想过这样的生活,仇恨会让他变得没有人性。

他开始反思,“为什么过去金钱、虚荣和荣耀,对我来说比世界上什么都重要?”他还反思自己,为什么那时为了引人注目不惜一切代价,而没有对自己那些轻浮的姿态、奢侈和炫耀的举动感到难堪。“我当时是多么愚蠢啊。当我在追求财富时,并没注意到曾在逐渐失去那些诸如仁善、正直、公义和尊重之类的价值观,并且对此变得无动于衷。我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看明白这点。”

罗特在书中描述了自己转变的过程,认为所有这一切完全是来自神的礼物。信仰将他从崩溃边缘拉了回来,成为仅剩的唯一所有。“甚至监狱里无所不能的国家权力也无法夺走我的信仰——神和我自己的信仰,因此我得以维护了自己的尊严。”

“在监狱中,不同种族人们都在祈祷,他们说除非杀了他们,否则就一定不会停止祈祷。”罗特说中国(中共)政府和警察都对此感到有些害怕,“他们意识到,如果人有宗教信仰,会获得非常强大的力量。因为信仰是控制和操控的障碍,这也是为什么维吾尔人要被消除的原因,法轮功学员也是一样。”

进口奴工产品伤害人的尊严 违背德国基本法

判刑之后,罗特松了一口气,以为就要离开被扣押的地狱了。到了东莞监狱他才明白,原来拘留所只是通往地狱的前厅。罗特在书中这么描述。

在东莞监狱,每天9小时、每周7天的奴工,在监狱生产各种产品。罗特告诉记者,“那时我们主要生产高频变压器,为一家美国公司进行批量生产,并将它们销往世界各地。”他说,“我们还生产带有德国车徽标的模型车,还为一家大型美国公司的行李箱制作转锁,还制作了各种语言的圣诞贺卡和新年贺卡。”

罗特告诉记者他们在东莞监狱里的作息时间:

7:0012:00干活,然后午餐和午睡;14:00~18:00干活,然后晚餐;19:00~21:00接受洗脑,观看《新闻联播》,听警察告诉你任何故事,或者必须看一些电影和有关共产中国的宣传,例如“一带一路”等项目。我们被告知这些都很好,因为……。你不能独立思考,否则他们就会剥夺你的一切。

如果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会带来什么后果呢?罗特说,“他们通常会给你找麻烦。例如让你跟不喜欢的人一起,或挪到厕所旁边睡,直到你闭上嘴。(他们)对你的朋友说你的坏话,让他们疏远你。他们有各种方法给你制造麻烦。”

强制劳动每月可挣22元人民币。“如果没有这笔钱,就不能额外的购买食物和打电话。”罗特告诉记者,如果有人因为生病不能干活,等待他的可能是惩罚:不让打电话,不让购买食品,要面壁而坐,不能参加娱乐活动,甚至被电击,或是罚坐带尖的铁椅子。

“受过这种惩罚的人身体会伤害非常大,会无法正常行动,变成没有生命的移动体一样,日后根本就无法恢复正常。”罗特说,中共警察经常使用这种惩罚,带尖的铁椅子随处都是,人人都能够看见。当有人坐在上面被惩罚时,更多的是为了震慑其他人。

那么在德国,如果不关注人权,只考虑从中国购买廉价商品,是否也在对德国人造成伤害呢?“当然”,罗特表示,“我们德国有《基本法》,第一条中说‘人的尊严不可侵犯’,德国人有责任在世界范围内遵守自己的法律。必须秉持人的尊严不可侵犯。”

“如果我们现在进口的商品来自于条件非常恶劣的奴役劳工,是违反自己的法律的。”罗特表示,“当人被用酷刑威胁去劳动,你无法说这种行为是有尊严的。这是我们现行政治中的错误,我们必须从自身认识到这一点。”

“德国是有法律的。”他说,“而我们是否遵守?这里有很多东西需要关注和改变。

(待续)

想了解罗贝尔特·罗特(Robert Rother)更多信息,可访问他的网站,https://robertrother.com,或阅读他的书《龙年Drachenjahre》,ISBN:978-3-8419-0699-1,书中描述他了在中国的经历。

责任编辑:高静#

“我是证据”德国富商从中共地狱中幸存(下)

相关新闻
美加强打击中共监狱奴工问题 寻目击证人
美国寻找中国监狱奴工目击证人的背后(2)
西方企业跟中国做生意可能卷入奴工犯罪
独家调查:劳教所秘拍视频揭中共奴工黑幕
最热视频
【直播】6.3疫情追踪:拉美成新疫情中心
【直播】白宫简报会:抗议持续 暴力缓解
【珍言真语】从六四幸存 林洋鋐为反送中辩护
【有冇搞错】网传李克强检讨信 习李之争表面化
【胡乃文开讲】牙不好原因在肾?中医2招保养 牙齿不松动
【新闻看点】美警港警六大不同 中共趁乱大外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