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阳:警惕另一种瘟疫的蔓延

——中共透过孔子学院对教育、社区、企业的渗透

人气 968

【大纪元2020年03月31日讯】自2004年中共在韩国揭幕了首家孔子学院(以下称孔院)之后,孔院便以语言教学、文化交流的名义在世界160多个国家迅速蔓延开来,对美国各州的高校更是展开了大规模的合作攻势。据报导,目前美国有100多所孔子学院、500多家孔子课堂,是世界上拥有孔子学院最多的国家,虽然目前已有29所孔院遭关闭,但仍有更多的孔院在美国的国土上不断拓展着自己的疆域、织就着自己的隐形王国。

然而随着孔子学院不断渗入各国的教育系统时,孔院的各种问题渐露端倪。据媒体报导,奥地利孔院宣讲马列主义,美国马里兰大学孔院粉饰西藏问题,俄罗斯、以色列孔院阻碍受中共迫害的信仰团体举办活动,孔院总部总干事徐琳在2014年葡萄牙举办的欧洲汉学会上,公开抢夺所有宣传册、并撕下有关有台湾内容的页面,成为当时一大丑闻。届时,各国政府和民间才开始重新审视孔院给教育和文化系统带来了什么。我们会逐一进行评述。第一部分,我们先来看看号称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州级别的华盛顿州孔子学院的情况。

华盛顿州孔院:巨额订单背后的附加条件?

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在2006年4月19日以《华州享受着与中国的独特关系》为题,在网站上发表了对当时华州州长克里斯汀·葛瑞格尔(Christine Gregoire)的采访。当时华盛顿州是全美唯一与中国贸易顺差的州。葛瑞格尔在采访中提到她与中共主席胡锦涛在比尔·盖茨家里会面,并与他提起了教育方面的合作,特别是建立孔子学院的事情。

据汉办和孔子学院的规定,所有建立孔院的要求必须由外方主动提出。据悉,通常会有一个中间人,先行联系邀请方,谈可能和条件,再由邀请方正式向中方提出要求。据博文网称,在2006年胡锦涛访美之前,已明确放话,将签订数十亿美元订单,订购大豆、电脑软件和80架飞机。截止2005前底,波音飞机在中国的市场份额达到60%。中国向美购买飞机总额累计400亿美元。中国已然成为波音商用飞机的最大客户。在胡锦涛访美之前,波音公司最新机种787收到的最大订单就是中国6家航空公司2005年60架的购买合同。据公司员工透露,该型飞机原有它名,但为了迎合中文 “八”谐音“发”的美意,特意改为七八七。

在如此优厚的订单背后,除了胡锦涛需要缓和与美关系,还有什么其他附加条件呢?《经济学家》援引中共中央常委李长春的讲话:“孔子学院是中国海外宣传的重要组成部分。” 2006年胡锦涛到访前,正是孔院刚刚走进第一家美国高校——马里兰大学之后不久,孔院正积极寻求在美高校的更多机会。

揭开教育文化面纱之下的孔院

孔子学院隶属中共教育部的国际汉语协会办公室(简称汉办)。汉办由12位来自中共外交部、宣传部等中共部委成员组成。中共把孔院当作重要的软实力输出海外。多年来被指控透过文化交流的手段实施对海外文化教育界的渗透。近些年,FBI、美国国会、学术界、人权机构都对孔院提出了对国家安全、学术自由、知识产权保护、监控在校师生等方面的质疑和担忧。

参议员贾序·霍利(Josh Hawley)说:中国政府正在利用孔子学院控制美国校园的话语权。合作的大学都须签署合同,禁止他们“破坏汉办的声誉”;而汉办从中国派遣教师和教科书,旨在提升中国的“良好形象”,并压制对西藏、台湾、天安门事件的任何讨论。

据 BBC中文网2018年发表题为《美国继续关闭更多孔子学院:软实力变锐实力背后》的文章指出,中共在孔院问题上凸显“锐实力”,例如要求与美国学府签署合同时有保密协议,不透露资助金额;教材只能依照中共的说法。另据汉办与华大的原合同,老师须“遵守中国法律”。

美国国家学者协会(NSA)政策总监瑞韶·皮特森(Rachel Peterson)在2017年的调查报告《外包给中国:高等教育中的孔子学院与软实力》中提到,中共统战部多年致力于在海外为中共打造实力、扩大影响。统战部原则之一就是要“让外国为中国服务”。报告中还提到,“孔子学院在美提供的语言和文化课程都是经过中共审查的,中国政府负责孔子学院师资和教科书的选用和费用。”

华盛顿大学迫于州政府压力接纳孔院

华盛顿大学(简称华大)位于西雅图,是1861年建立的公立研究型大学,是美国西部最古老大学,也是美西北最大的高等学府。据2020美国新闻(US News)在世界大学排名位居第十,其中医学系排名全美第一、电脑科学系排名第六。华盛顿大学拥有20位诺贝尔奖、11位普利策奖得主,大学还培养了众多政商、文化界名流,是无数莘莘学子向往的修学殿堂。而孔子学院也早就觊觎这享负盛誉的美丽校园。

华盛顿大学亨利•杰克逊国际学院(Henry M. Jackson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一位教授说, “孔子学院本身充满了争议。华大让孔院进驻,提供办公地点,把自己的名声与孔院捆绑在一起,相当于华大在名誉上为孔院做了担保一样,确实对华大不利。但汉办看好的正是这一点。”

华大另一位教授提到:“华大基本都不同意让孔子学院进来,但后来迫于州政府的压力,别无选择。”而华大的多位教授均反映,孔院进驻华大对华大而言没有任何好处,华大教授非常注重独立研究,不愿向中方申请经费,而很多中共政府反对的课题,汉办更不会批准。

究竟是怎样的背后推手,能够趋势华州政府不顾华大教授的反对,一定要把“孔院必须开在华大的校园”这样的意志强加给这所大学呢?

皮特森在美国国家学者协会的报告中国提到,孔院开进高校,便利了中共通过孔院接触或监控美国教授,给予校方压力,教授也会出于资金、签证,甚至安全的考量,主动进行自我审查。

据华盛顿大学人权中心(Human Rights Center)主任透露,该中心近几年都不会做关于中国人权问题的的课题,因为所有课题都必须有一位教授带领。而所有杰克逊国际学院的中国问题专家都不愿意站出来,因为怕被中共盯上,或者无法获取去中国的签证。

孔院依托华大,目标锁定整个华州

华州孔院通过州政府的施压成功的进驻华盛顿大学。就像中共病毒找到了有价值的宿主,而狡猾的病毒并没有让华大出现感染症状,所以就能充分藉由华大传播给更多的机构和社区。

因为华大具有成熟的汉语言和文化系,不允许孔院提供任何学分制课程,只为教职员工和AP学生提供Workshop和讲座。为了不引起学术界的过多反感和各界的注意,孔院在华大一直非常低调,尤其当反孔院声音在北美渐起,华州孔院更加小心规避有可能被指控的问题。所以,华州孔院基本没有把柄可抓,华大和各界也就卸下警惕,这样孔院为自己在整个华州的战略部署赢得了时间。

华州孔子学院以华大为基地,藉由华大的声望,向华州各大中小学和社区进行渗透。据孔院中方某负责人透露,截至2019年初,“华州孔子学院已经与华州30多所大学,100多所K-12学校接触”。在悄然构建了庞大的系统网络后,约2017-2018年,才开始逐渐在华大校园活跃起来。孔院开始有选择性的公开赞助华大的各种讲座、学生活动,为中共国内在海外的文化巡演铺路搭桥。

孔院除了在学术教育界积极构建自己的庞大网路,还不间歇的深入到社区的各个文化层面,进行渗透。孔院与当地的华人银行、乐团和电视台合作,在西雅图交响乐音乐厅的经典殿堂班纳若亚厅(Benaroya Hall)举办大型音乐会,在中外古典名曲中穿插中共红色宣传曲目,如《牧民新歌》、《三门峡畅想曲》等,前者是创作于文化大革命时期,歌颂中共给牧民带来的美好生活和喜悦心情,后者则是歌颂社会主义建设给人民带来的干劲。

孔院课堂危害华州K-12学生

华州孔子学院除了与华大签署协议,还与K-12的学区合作,在中小学建立孔子课堂。把中国来的老师和课本直接安插到对中小学的中文教学中。中共国内的中小学科本都是带有强烈洗脑用意和为政治服务的内容,会对孩子造成巨大危害。

华大的多位教授同时表示,华州孔院对K-12学生提供语言教学,老师和教科书选取都需要由汉办来定,这种方式不适合美国的学校。“但西雅图的中小学缺乏师资,所以当孔院主动提供,他们基本就是全面接纳。从学术上来说,这种教学方式并未经由认真设计,教师基本一两年就换一拨人,没办法积累教学经验,教师也不知道美国学生需要什么。” 因为老师基本来自四川和重庆,华大教授还提出了这样的质疑:“学中文为什么要学带有四川口音的中文?为什么不学标准普通话?”

瑞韶•皮特森提出了对孔院渗透中小学教堂的极大担忧,她说:“这些孩子在这样的年龄,尚未形成判断力,听到什么就接受什么,也许将会对他们一声造成影响。这就非常危险。”而中共也深知,这些孩子就是美国未来的领导人,具有中共思维的这一代人将把美国带到哪里去?

据国家汉办网站信息,截至2018年6月,华州孔子学院与华州的9所大学、8个学区的30所小学建立了合作关系,其中包括,华盛顿州立大学(WSU)、西华盛顿大学(WWU)、中华盛顿大学(CWU)、雪兰社区大学(Shoreline Community College)、贝尔维尤大学(Bellevue College)等。全年提供5596人次的中文教育,汉办网站上称:“基本建成了覆盖华州全境的汉语教学合作体系”。

中共透过孔院渗透当地企业和社区

孔院还向利用各种机会向华州企业进行渗透。致力于民主、政治自由及人权研究的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2019年发表一份调查报告称:孔院在网站和新闻通讯中刊登广告,为当地企业或跨国公司提供服务,其中包括提供语言、跨文化交流课程及翻译帮助,也提供涉及当代中国的实质性课程。 华州孔院与本地企业合作时提到 “我们很高兴为星巴克和微软员工准备商务汉语、法律汉语和跨文化交流课程。”

另外,报告中还提到,除了为本地企业提供服务外,当地企业及高管也为华州孔院提供在行政、管理、甚至财务方面的支持。微软华人协会理事会前主席、“千人计划”特聘专家的沈寓实,曾在2012-2013年在华州孔院董事会任职。

在美国国防部政策的压力下,2019年底到2020年初,未能如愿续约的华州孔院搬离了华大校园。华州孔院的官方网站也做了调整,改在华州国际联盟(International Education Washington)的网站上。而华州孔院已经找到了第二位宿主——位于塔卡马的私立太平洋路德大学(Pacific Lutheran University )。选择路德大学,可以看出孔院也是颇费了一番心思和规划:私立大学,本身不受华州纳税人意见的影响,二不受国防部资金的制约,三远离西雅图,不易被公众监督,更便利其发展。

据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网站信息,许多大学教授一再向人权观察反映,“孔子学院是对校园学术自由的侮辱”。大多数学者反对类似机构带来的中国国家审查制度,反对出于政治考量将某些特定主题和观点排除在课程材料之外,更不能接受雇用员工时,把政治忠诚度被纳入考量的做法。

美国参议院国土安全和政府事务委员会2019年报告指出:“中国教师与中共政府签订合同,承诺不会损害中国(中共)的国家利益。这些限制试图输出中共对政治言论的审查,阻止人们讨论潜在的政治敏感话题。”

参议院委员会的调查报告中明确指出孔子学院的存在是中共长远战略的一部分。美国大学与孔子学院合作的合同中还须明文规定,在美国的土地上遵守中共法律,而有关孔子学院的公开信息披露要尽可能少。如果美国校方泄露课程信息,合同和资金就将被收回。

华盛顿DC一家叫作“号角项目”的非营利组织从美国教育部的记录中发现,自2012-2019年,中共政府有达6.8亿美元的资金流入了87所美国大学;在中共政府向美国的学校捐赠的逾1.58亿美元的资金中,约有70%学校违反美国政府规定。

在瑞韶•皮特森近期的报告中提到,像美国学者协会这样的机构应该持续监督、审查美国的高校,包括那些已经关闭孔院的高校,还是需要监督,应该彻底杜绝孔院以其它形式再与这些高校缔结合作关系。她说:“孔子学院是伪托教育之名的政治宣传机器。司法部应该调查孔子学院是否违反了《外国代理人注册法案(FARA)》。该法案还应修正,更加明确学术追求的含义,明确在教育机构内进行的外国宣传不受豁免。”

中共将孔院蒙上美丽的面纱,送给了海外热爱中华文化的人们,当完全不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西人和新一代华人如获至宝的双手接下,殊不知那是比瘟疫还可怕的以“传统、文化”为包装的“中共党文化”。在疫病肆虐的今天,我们都闭户居家,谨慎与人接触的安全距离、反省对卫生健康的疏忽,杜绝不良饮食和生活习惯,提升自身的免疫系统;同时我们更应该警惕思想和精神层面病毒的传播,辨识中共意识形态透过教育、文化、艺术形式,进行更具迷惑性的腐蚀和渗透,从心灵、思想、身体上都彻底摆脱病毒的侵扰。

*注:文中孔院人员提到的“大学”应包括公、私立大学和社区大学等。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美德州A&M大学结束与孔子学院的关系
安全专家警告澳高校 对孔子学院不要太“天真”
明州41议员致函2大学 吁不与孔子学院合作
揭孔子学院内幕 《假孔子之名》导演秋旻专访
最热视频
【直播】龙飞船上太空 宇航员进驻太空站
港实业家:美发布“开战诏书” 势必灭共
【世事关心】川普中国讲话 未讲的有哪些
【思想领袖】章家敦:中共淡化疫情致国际传播
【新闻第一现场】中共公安部急称“指导”港警
【直播】6.1疫情追踪:亚美尼亚总理感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