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攻破梵蒂冈 教宗:感到恐惧和迷失

绥靖中共 梵蒂冈感染率近1% 高于意大利全国均数

人气 9638

【大纪元2020年04月01日讯】(香港大纪元记者李思璐综合报导)3月30日星期一,梵蒂冈宣布红衣(枢机)主教安吉洛·德·多纳提斯(Angelo De Donatis)被确认感染了中共病毒。66岁的多纳提斯主教是罗马教区主教,他是梵蒂冈至今已被确珍的7名中共病毒感染者中,最高级别的神职人员。

66岁的罗马教区红衣主教安吉洛·德·多纳提斯(Angelo De Donatis,右)是梵蒂冈至今感染中共病毒的最高级别神职人员。(FILIPPO MONTEFORTE/AFP via Getty Images)

截至3月31日,意大利全国确诊感染中共病毒总人数已达10万5,792人,占6059万总人口的0.17%;死亡数字已经破万,达到1万2428,疾病死亡率11.75%。位于罗马城内的城中之国梵蒂冈,共有830名常驻人员,出现7人感染中共病毒,感染率0.84%,已远远高于意大利全国的平均数字。

梵蒂冈近年来与中共签了绥靖协议。2019年持续半年多的香港反送中运动被认为是对全世界良心的考验,梵蒂冈选择沉默。梵蒂冈还为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洗白,更留污名。

3月27日星期五晚,罗马天主教教宗方济各(Pope Francis)主持一个只有他一个人参加的、为结束中共病毒肆虐的特别祈祷降福仪式,他在祈祷时说“我们感到恐惧和迷失”。

中共病毒的爆发地——武汉,对教宗和梵蒂冈的红衣主教们不是陌生的地方。60多年前,宣导无神论的中共与梵蒂冈的关系就是在武汉开始决裂的。60年后,当梵蒂冈和北京的关系变得越来越亲密的时候,武汉已经不像当年教宗庇护十二世所坚持的天主教圣统时那样重要了。

教宗:我们感到恐惧和迷失

3月27日晚上,教宗方济各一个人站在超过六个足球场大的圣彼得广场上祈祷:“最近几周,仿佛黑夜降临。我们的广场、街道和城市一片漆黑,黑暗笼罩着我们的生活,使一切悄然无声,四处荒凉而空荡。黑夜所经之处,万事俱休:空气中嗅到、举止间警觉到、眼神里诉说着这一切。”教宗接着说,“我们变得恐惧又迷惘。如同《福音》里的门徒那样,出人意料之外的狂风暴雨突如其来,令我们措手不及。我们意识到大家同在一艘船上……”

3月27日教宗方济各抵达圣彼得广场做只有一个人的祈祷,他表示:我们感到恐惧和迷失。(Handout / VATICAN MEDIA / AFP)

意大利是中共病毒的全球重灾区。而国际社会对教宗身体的关注,在3月初已是个敏感话题了。当时他在一次公开活动中出现咳嗽和流鼻涕症状,被外界怀疑是感染了中共病毒。梵蒂冈否认了这个猜疑,声明教宗只是感冒。

其后不到一周时间,梵蒂冈发言人宣布在梵蒂冈城发现第一宗感染案例。梵蒂冈随后进行了全面消毒,并取消了一些公众活动以及4月份复活节所有的公开活动。

《纽约时报》3月27日在一篇题为“We Find Ourselves Afraid. The Pope Confronts Coronavirus”的报导中提到,住在梵蒂冈城内的246名居民中,除了100名年轻的瑞士卫队成员外,剩下的人包括教宗、一些年长的红衣主教、工作人员及其家庭成员,这个结构很像脆弱的养老院,病毒一旦传开,对老人是致命的打击。

据America网新闻报导,那位被送到医院治疗的病人是梵蒂冈内一名主教。尽管他和教宗没有直接接触,因均住在Santa Marta公寓,也存在着传播的风险。

《纽约时报》的文章透露,Santa Marta共有130间公寓,即使各个公寓都是独立的单元,但走廊、电梯和餐厅这些地方都是公众场所。自从出现感染的病例后,年老的红衣主教们都尽可能待在房间里,减少外出。

85岁的红衣主教、梵蒂冈城的名誉主席乔万尼·拉约洛(Giovanni Lajolo)承认,像他这个年龄的老人是病毒袭击的“第一人选”,并戏谑道,对梵蒂冈的老人来说,“更安静的地方就是墓地了”。

尽管教宗每天还继续跟一些红衣主教见面,但他的办公室内准备了很多洗手消毒液,并且教宗也不再去大家一起用餐的地方吃饭。

教宗3月27日祈福仪式的视频,通过网络传递给全世界超过1.2亿的天主教信徒,包括与死神挣扎的意大利国民,他们90%信奉天主教。

当天,意大利的死亡数字达到793人,是疫情在意大利传播一个月以来最高的一天。中共病毒侵入了他们的身体,夺走了他们的生命。盼望死后灵魂回归天国的信徒们极为重视神父在葬礼上的祷告,不幸的是,这最后的期盼也被政府的禁令粉碎了。教宗的祈祷传到信徒那里,带来安慰。

《纽约时报》3月16日的一篇文章报导了在意大利北部伦巴第(Lombardy)的贝加莫(Bergamo)省,棺材已经堆满了墓地和教堂。一位85岁的老人伦佐·卡罗·特斯塔(Renzo Carlo Testa)去世后,棺材在墓地里停放了5天还未被安葬。他的妻子和孩子甚至都不能给他举办一个传统的葬礼,因为意大利政府已经把葬礼的宗教仪式列为非法集会。

2020年3月26日,意大利处于封城时期。塞里特(Seriate)的圣朱塞佩(San Giuseppe)教堂里存放着感染中共病毒死亡者的棺材,等待被军车运走。神父站在其中一棺材旁祷告。(PIERO CRUCIATTI/AFP via Getty Images)

传统的由数百人参加的天主教葬礼仪式,变成了只有神父和几个家人参加的简短程序。因担心死后尸体也会传染病毒,有的家人甚至不得不放弃跟亲人做最后告别。伦佐·卡罗·特斯塔老人最后也是孤独地走了,他结发50年的妻子和孩子们也因为感染了病毒在被隔离中。

梵蒂冈曾与中共在武汉决裂

教宗方济各在1月份中共病毒爆发之后,曾经多次为中国和全球受病毒感染死去和患病的民众以及他们的家人祈祷,但他从来没有提到过武汉,即使在1月份下旬当中共病毒刚刚在武汉爆发之时。

1月26日星期日,教宗在圣彼得广场的祈福会上,面对成千上万聚集在圣彼得广场的信众赞赏中共为遏制病毒传播做出“巨大承诺”。

武汉这个城市对罗马教廷并不陌生,因梵蒂冈和中共关系就是从这里开始决裂。1958年3月,在中共武汉市委监督下,天主教的汉口总教区和武昌主教区分别选出了董光清和袁文华两位总主教和主教,但罗马教廷拒绝承认被中共控制的“爱国”天主教教会认可的两位主教,要求祝圣者和被祝圣者自科绝罚,即开除教籍之罚。

1958年,梵蒂冈拒绝承认由中共武汉市委监督汉口教区选出的总主教董光清(图),梵中关系因而决裂。(Wcam-bot/Wikimedia commons

尽管梵蒂冈在中共建政后还抱着能够允许罗马教廷继续任命主教的希望,但武汉的自选自圣事件之后,双方关系正式决裂。梵蒂冈随后把驻中国公使转移到台湾去,之后设立了大使,与台湾建立正式外交关系。

无论是归属了中共三自教会还是地下家庭教会的天主教徒们在中共60年代的四清运动、文化大革命中都没能逃过中共的迫害,即使中共认可的主教们,也被关进监狱。

80年代开始,中共为了美化国际形象,开始恢复所谓宗教自由,并开始与梵蒂冈接触互动,但双方就主教任命权的分歧一直存在。梵蒂冈坚持的由教宗任命和中共控制的“天主教爱国教会”的任命之间的矛盾,在教宗方济各2013年3月继位后,发生了变化。

现任教宗方济各是罗马教廷从公元六世纪以来首位非欧洲出生的教宗。出生于阿根廷意大利裔的方济各是在2013年3月,本笃十六世因病退位后继任的。

BBC中文网2016年2月发表的一篇报导说,教宗2016年在中国新年到来之际,对中国发表的一个赞扬性讲话令梵蒂冈观察家惊讶,称之为“现实主义政治走向极端的一个例证”。

教宗在这个讲话中赞扬中国的“伟大文化”和“无穷尽的智慧”,并表示世界无需对中国日益增长的权力感到担忧,同时避谈人权以及中国限制天主教徒自由等话题。

在谈到中共建政后残酷的近代政治运动史时,他几乎照搬了中共惯用的逻辑,说人们“有时会犯错误或者后退。有时会走上错误的道路,需要重新回到正确轨道”。

BBC的文章还提到,在教宗发表上述讲话之前,中共曾在2016年1月份派了一个代表团访问梵蒂冈。

梵蒂冈与中共签绥靖协议

在1958年因武汉自选自圣事件而导致关系决裂的60年后,梵蒂冈于2018年9月宣布与中共就主教任命权签署临时协议。梵蒂冈和中共都没有公开这份协议的内容,但协议签署后教宗承认了此前教廷一直拒绝承认的,由中共天主教爱国教会任命的7名主教。

香港退休前枢机主教陈日君痛批梵蒂冈与中共签订的绥靖协议,对中共人权迫害噤声。(ANTHONY WALLACE/AFP via Getty Images)

香港退休枢机主教陈日君痛批梵蒂冈与中共签定“主教任命协议”是彻底“向中共投降”,并将其比作当年梵蒂冈与纳粹德国的“梵德协定”。当时纳粹在签订协议后立刻就反悔。陈日君指责梵蒂冈不应为签订协议,对中共人权迫害噤声。

陈日君担心多年来一直忠诚于梵蒂冈的中国地下教会的天主教徒,该协议会让他们被迫加入中共的官方教会。他在2016年接受BBC记者采访时表示,“教宗对共产党并不了解”,“(地下教会)这么多年,就是因为知道地上的是不能接受的,所以他们在地下,现在过了这么多年了,要强迫他们进地上的教会,参加爱国会,这是很残忍的事。”

一位中国地下教会的信徒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中表示,教宗作为罗马天主教的代表,应该代表正义,与中共签协议的本身就是对天主教的背叛。

教宗方济各在多个场合表达出访中国的愿望,被认为是梵蒂冈急于和中共建立外交关系。2020年1月,在教宗公开称赞中共遏制中共肺炎付出巨大努力后,梵蒂冈外长保罗·加拉格尔大主教(Archbishop Paul Gallagher)在德国慕尼黑国际安全会议上与中共外长王毅见面。

2018年BBC中文网发表的一篇题为“中梵达成主教任命临时协议的背后盘算”的观点文章认为:梵蒂冈跟中共协议的考量之一是为了与基督教抢夺宗教市场。这篇文章分析,中国未来基督教信徒可能会呈现井喷式增长,梵蒂冈必须在这个前景到来之前,抢先进入中国市场,而为了进入中国的宗教市场,就必须和中共搞好关系。

2019年持续了半年多的香港反送中运动,被认为是对全世界良心的考验。梵蒂冈选择了沉默。陈日君主教去年12月6日在《华盛顿邮报》上发表文章,题为“梵蒂冈对香港沉默的背后原因是什么?”陈日君指出,香港年轻人经历了数月的被殴打、羞辱、逮捕和被起诉,而梵蒂冈面对这些香港人的痛楚,却对北京连一点微词都没有。

持续半年多的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大量的年轻被殴打、羞辱、逮捕和被起诉,梵蒂冈对中共暴行一直沉默。(ISAAC LAWRENCE / AFP via Getty Images)

陈日君提到自己去年6月份曾经飞到罗马,当面向教宗陈情,当时教宗表示要调查一下,但五个月后也没有等到梵蒂冈的任何声明。

他认为,教宗任命的教廷国务卿彼得罗·帕罗林(Pietro Parolin)枢机主教为了给自己建立政治遗产,早就开始有目的地把梵蒂冈的中国教务委员会悄悄给解散了。

他谴责梵蒂冈为向中共示好,居然在2019年发表了一个“教牧指南”,鼓励信徒加入被中共控制的中国天主教爱国教会。

为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洗白留污名

2018年9月,梵蒂冈在宣布与中共签订“主教任命临时协议”时表示,协议是与中共长期谈判的结果。为达成协议,梵蒂冈对中共的妥协并不限于对人权迫害的沉默,而且是为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一空前罪恶的国家罪行进行洗白和背书。

2017年2月,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公开发表了《追查国际给罗马教皇的一封信》,信中指出梵蒂冈宗座科学院(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s)即将举办的“反对器官贩卖峰会”,邀请严重涉嫌参与大陆活体摘取器官的外科医生黄洁夫和王海波作为嘉宾发言,是为中共活摘器官罪行洗白。

而主持这个峰会的哈佛大学教授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Francis Delmonico)曾担任器官移植学会的主席,是中共的亲密朋友。

黄洁夫是中共前卫生部副部长、肝肾移植专家。“追查国际”对黄洁夫的调查发现,黄洁夫自述2012年他一个人完成了500余宗肝移植手术。

自从2006年中共活摘和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在国际社会被曝光后,中共为了掩盖罪恶多次改变器官来源的说法。从2015,中共开始对外使用统一的版本,那就是已经停止使用囚犯的器官,改为公民自愿捐献。

为欺骗国际,中共首先动用它在器官移植界的权威机构——世界器官移植学会TTS(The Transplant Society)里的力量为自己洗白。截至2016年,TTS前后三任主席都和中国的大学保持亲密的合作关系。

2016年在香港举办的TTS第26届年会,还为黄洁夫和一众涉嫌犯罪的中国医生设置了专场。中共在香港的喉舌《文汇报》在一篇相关报导中称,“此次大会开设中国器官移植专场,表明中国器官移植界真正被国际器官移植协会所接纳。”

2016年8月18日,被中共渗透的世界器官移植学会在香港的学术年会上为中共的活摘器官罪行洗白,黄洁夫在会议现场多次躲避记者提问。(余钢/大纪元)

这种为中共洗白的做法只有在中共能够控制的地方才能进行。TTS当年的年度会议本来早已定在泰国开,但在会议前几个月被TTS以泰国政局不稳定为由,改在中共更有把握控制的香港。

时间过去不到半年,当传来黄洁夫要到梵蒂冈做同样表演时,国际社会不得不审视梵蒂冈和中共在做何种交易。

黄洁夫从梵蒂冈返回后不久,在凤凰卫视接受采访时透露了很多内幕。黄洁夫在采访中披露的实情包括:宗座科学院长对他的邀请受到了澳洲、美国等多个国家共12名医学伦理学专家的抵制,这些专家联名给教宗写信,要求教宗停止让梵蒂冈变成为中共活摘器官罪恶洗白的场所。

黄洁夫用自豪的语气描述了教宗和宗座科学院院长索隆多主教(Marcelo Sanchez Sorondo)对他的支持。他透露说,在得知12名专家上书教宗之后,他也给教宗写了一封信。虽然没有得到教宗的回复,但后来发现教宗把他的信复印并分发给了所有与会者。

黄洁夫多次提到了与教宗同属阿根廷籍的宗座科学院院长索隆多主教。他表示自己跟索隆多主教达成了一种默契,后者表示欢迎黄到梵蒂冈,同时也盼望被邀请到中国。

索隆多主教的愿望当年8月就实现了。他从中国回来后,在接受“梵蒂冈内部通讯”采访时对中共大加赞美;教廷内部的反对声音认为,这种拍中共马屁的行径,将招致世人对教会的耻笑。

与教宗同属阿根廷籍的宗座科学院院长索隆多主教(Marcelo Sanchez Sorondo)2018年访问中国后发表赞美中共的言论,被批评为拍中共马屁,会招致世人对教会的耻笑。图为索隆多主教2013年资料照。(Ernesto Ruscio/Getty Images)

天主教亚洲新闻社社长贝纳德神父撰文表示,索隆多没有看见那个官方不向他展示的中国,“天真”得如同“爱丽丝梦游奇境”。

推动意大利在2016年11月通过禁止非法买卖人体器官的法律规定(No . 2937)的参议员毛里齐奥·罗曼尼(Maurizio Romani),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认为,神圣之地梵蒂冈给中共洗白罪恶的做法让历史蒙羞。他说,“一个曾在中国推动强摘器官的人(黄洁夫),不是政治罪犯就是宗教罪犯;邀请这样的人到梵蒂冈来,使我们的历史蒙羞;我宁愿希望这是罗马宗座科学院的疏忽。”

意大利参议员毛里齐奥·罗曼尼(Maurizio Romani)推动了意大利在2016年11月通过禁止非法买卖人体器官的法律规定,他表示,神圣之地梵蒂冈给中共洗白罪恶的做法,让历史蒙羞。(大纪元资料室)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容忍中共打压信仰强摘器官 梵中结盟引争议
教廷对中共示好 教友不满:方济各将羊群送给恶狼
学者:中梵协议异常 梵蒂冈失道德基点
与教宗同一住所 一名梵蒂冈神父确诊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港国安法 每个人都是“极少数”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军运村变方舱 业主抗议
【新闻看点】逾万港人抗议国安法 北京在豪赌?
【纪元播报】川普:不想和习通话 掌握武毒所不好信息
【纪元播报】内幕:两会内斗激烈 中共高级军官观望
【拍案惊奇】中共红爪紧逼 30万港人有望居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