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繁盛江户的男人(上)

家康、江戸を建てる
作者:门井庆喜(日本) 译者:叶廷昭

日本川越市的江户传统建筑──藏造风情。(容乃加/大纪元)

  人气: 2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东京如何从荒芜之地蜕变为今日的模样? 跟著作者穿越到江户城,看一个独特的领导者与一群骄傲的职人, 如何形塑出一座伟大的城市!

 

第一话 迁河道

天正十八年(一五九○年)夏天,丰臣秀吉爬到相州石垣山的山顶上解手。

除了秀吉以外,当世第一大名当属德川家康。秀吉俯视着下方的小田原城,对一旁的家康说道:

“你看看下面。”

听得出来,秀吉的语气很欢快。

“那座城就快打下来了。遥想战国枭雄伊势新九郎(北条早云)叱咤风云,北条家五代基业将近百年历史,如今就要屈服在我军之下了,痛快、痛快啊。”

在一旁跟着解手的家康也附和道:

“是啊,痛快。”

“家康大人,这场战事一结束,我把北条家的关东八国都给你吧。相模、武藏、上野、下野、上总、下总、安房、常陆这几个地方,生产力高达两百四十万石,这可是天下第一广大的领土,你就收下吧。”

“承蒙大人厚爱,在下就心怀感激地收下了。”

据说,家康二话不说就接受了。这个故事,后来演变成关东孩童传唱的一则典故——关东解手定江山。

当然,这是后世的说书人编造的故事。事实上,秀吉在攻打小田原的时候,的确有意把关八州让给家康。不过,家康当下不知该如何回答。

“……”

聪明如家康,也没办法马上答复这个问题。

他先回到骏府城,跟自己的家臣商量。家臣异口同声地表示:

“主公,一定要严正拒绝才行。”

每个人都强烈反对,还有人盘坐在地上,用力敲打地板。

“要是平白给我们也就罢了,竟然要我们交出现在治理的骏河、远江、三河、甲斐、信浓地区,关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还有家臣气到哭。

“表面上这是赏赐我们征伐小田原有功,其实真正的用意是剥夺主公的领地,肯定是这样错不了。领地里的武士和百姓,从父执辈那一代就对主公心悦诚服,现在关白大人要夺走那些领地,无非是要削弱主公的势力。果然狡猾,真是不怀好意的臭猴子。”

家康认真听完每一个人的意见。

“唔嗯,你们说得都有道理。”

可是,他做出了一个很果断的决定。

“我打算答应关白大人的要求。”

“主公!”

家臣都被这个决定吓到了,家康倒是面露微笑,仿佛看到什么很好笑的东西一样。

“毕竟是关白大人的要求,拒绝的后果不堪设想。况且,关东确实颇有发展性。”

“关东哪有发展性可言?”

另一位家臣否决了家康的说法。

“确实,关八州幅员辽阔,生产力自然不在话下。问题是,安房的里见氏、上野的佐野氏、下野的宇都宫氏、常陆的佐竹氏都尚未归顺。”

“主公马上能拿到的,只有余下四国而已。”

“而余下的这四国,长年来臣服于北条家,我等举着德川的大旗进驻,别说他们不肯听从号令了,甚至还有可能激起民变啊,经营起来绝非易事。”

这种时候,家康懂得以退为进。

“诸位的忧虑,我很清楚。”

他先赞扬家臣的劳苦与忠义,接着说道:

“不过,还是按照我的意思来吧。我再说一次,关东前途不可限量。”

――主公失心疯了。

每个家臣都认为家康疯了。当年家康已经四十九岁,一般来说,这个年纪的人应该回顾以往的生涯,把该清算的事情清算完,并且准备好自己的身后事,以保子孙安泰。

所谓的放眼未来,不过是年轻人用来逃避现实的借口。

“唉、德川家大势已去。”

最后,此事就这么拍板定案。

家康决定独断乾坤。

他回到石垣山的军阵中,对秀吉表明心意。

“替换领地一事,在下就心怀感激地接受了。”

“此话当真?”

“在下岂敢虚言。关白大人赐予这个千载难逢的良机,在下只有感恩戴德的分。”

秀吉也五十五了,听到家康的答复,他开心得手舞足蹈。把碍眼的家伙赶到边陲之地,就是让他这么愉快。

“既然都说定了,那么家康大人,你就尽快动身吧,趁这个月你看怎么样?”

“在下正有此意。”

“那好,你要在哪里安顿?”

这是在问家康,他要先入哪一座城。

“这个嘛……”

“来人啊,拿酒来。”

都还没入夜,秀吉就命人拿酒来喝,还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说到关东的中心,当然就是小田原了嘛。不管是城池或市镇的大小,还是通往京城的距离,从各个角度来看都非那里莫属。不然镰仓也不坏,那里现在虽是无城之地,过去可是幕府的根据地呢。号称源氏后裔的德川家,很适合那块地嘛,城池再盖就是了。”

不过,家康说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地名。

“江户。”

“啥?”

“在下打算迁往武州千代田的江户城。”

秀吉愣得张大眼睛,不再手舞足蹈。

“这样啊。”

周围的其他人也大感意外。

经家康一提,大家想起来确实有这么一座城。百年以前,扇谷上杉家的家宰太田道灌曾经以江户城为根据地,过去也被喻为关东名城。但现在顶多是小田原的旁支小城,说是乡下小城也绝不为过。

秀吉一脸狐疑,却也找不到反对的理由。

“家康大人都这么说了,那就按你的意思办吧。”

在小田原被攻陷还不到一个月的旧历八月初一,家康第一次踏上江户的土地。

一看到江户城,家康只说了一句:

“……天啊。”

他整个人傻住了。

(看来,我是真的失心疯了。)

江户城破败的程度,远超乎他的想像。

没错,江户城是有一道大手门,内部也有本丸8,本丸周围的双重防壁就像城郭一样。但防壁本身不是石材构成的,而是长了草皮的土堤,上面还有杂乱的树木和竹子。

“看上去就跟无人的破庙一样对吧?”

家康向背后的家臣搭话。

在他身后,约有三十名家臣。

其中包括榊原康政、本多忠胜、井伊直政这些心腹中的心腹。他们会聚在一起,大概是不想错过德川家史上最重大的事件吧。

本多忠胜率先开口。

“请命令在下修缮江户城吧。”

看他拍胸脯主动要求重任,家康不解地问道:

“修缮?”

“这座城不值得主公入住,应该先整顿好城内土地,建立坚固的石墙,重新打造主公的起居之所。那座形同废墟的东西要尽快拆除,最好盖一座有天守的豪华大城……”

“不,这份工作应该交给在下。”

土井利胜推开本多跳了出来,平常他的工作是照顾家康的世子•秀忠。

“主公,请命令在下修缮江户城吧。请给我半年的时间,不、三个月我就能完成大略的整修工作了。本多大人似乎没想到壕沟的问题呢。”

“小鬼头,别胡说八道。壕沟的问题我怎会没想到,只是这点小事不值一提……”

本多和土井的年纪差距有如父子,每次碰面却都要斗嘴。井伊直政也出来插一脚,他可是重臣中的重臣。

“我从十五岁就服侍主公,主公对屋宇的品味我比谁都清楚,修缮人选除我之外不做他想。”

家康劝众人稍安勿躁。

“修缮之事先不急。”

“咦?”

“当务之急不是整顿城内的土地,而是整片江户地区。城池嘛,晚点再说。”

“整顿江户地区……”

家臣们面面相觑,家康说:

“跟我来。”

说完,家康带领众人前进。

一行人走进大手门,爬上本丸。本丸位在小丘上,可以瞭望周围风景。

“这就是江户。”

放眼望去,尽是一片灰濛濛的土地。

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形容方式了。

江户城的东边和南边是大海,退潮露出的沙地,上面插着几十根竹棒,不晓得是用来挂网捕鱼还是收集海苔。沿岸有一些稻草搭成的民房,想必是渔民的小村落吧。

西边是苍茫的茅草原。

北边比较开阔一点,翠绿的台地座落着零星的农户,算是唯一心旷神怡的光景了。

不过,农户也才七、八十左右,不到百户的规模。跟骏府或小田原的城镇比起来,简直是落后了五、六百年的古代聚落。

“我要把这里打造成大坂。”

家康提出一个很不切实际的愿景。

家臣们一脸哭笑不得,大坂是丰臣政权实质上的首都,那里聚集了无数的财富、数十万的人民,因此有各种最新的技术和文物,堪称世界首屈一指的国际都市。要把江户打造成大坂,无疑是痴人说梦。

(怎么可能呢?)

家臣心里都是这么想的,但本多忠胜又抢着开口了:

“请主公下令,让在下完成主公的梦想吧。乍看之下,江户几乎都是低洼湿地,挖几座山来填地,整地之事可成。”

“夸口。”

这一次,土井利胜又打岔了,他用年轻世代常有的浮夸口吻说道:

“这一片土地岂有这么容易填成。你们看北边,有好几条河流向这里,一下雨肯定要淹大水,应该先建设堤防……”

“我已经有腹案了。”

家康打断土井利胜的发言,对众家臣发表他的决定。

“江户整地,我打算交给这个人来办。伊奈忠次,上前来。”

家臣们一时没有反应。

潮湿的风势吹拂着脚边的杂草,家臣们交头接耳:

“伊奈?”

“哪个伊奈?”

家臣们感到意外又疑惑,家康又一次催促道:

“不必拘礼,快上前来。”

“遵、遵命。”

一位矮小的男子现身了,答话声跟蚊子一样小。他挤过重臣身边,来到家康面前。

“伊奈忠次,参见主公。”

“打造江户所需的基础建设,你可得办好了。这比单纯盖一座城池更加困难,也是一份相当光荣的差事,你就欣然领命吧。”

忠次低着头,非常没有自信地说:

“主公有命,在下无有不从。”

“且慢。”

井伊直政反对家康任命忠次。他自诩为首席家臣,其他人也认同他的地位,因此他不能谅解家康的安排,讲话丝毫不顾及礼节。

“伊奈大人至今有何功勋可言?他非但没有功勋,当初三河国一向宗的门徒煽动民变,他可是帮着叛军对付主公的。”

“那都二十年前的事了。”

家康不当一回事,井伊仍旧不肯罢休。

“那好,咱们不提这件事。伊奈大人只懂计数,没有征战沙场的经验。至今也只处理过田地测量和兵粮盘点的工作,我不认为他有足够的胆识担此大任。”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的看法。”

家康笑着回答。

“不过,我提拔他整顿江户,就是看上他的胆小怯懦,怯懦有时候比勇气更加管用。我说伊奈啊,说出你的想法给大家听听。”

伊奈忠次比家康小八岁。

四十一岁,照理说也是见过世面的年纪了,但他就像一个初上战场的年轻人,怯生生地说道:

“有数条河川从北边流入,使江户泛滥得遍地稀泥,连走路都有踩水的声音。不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江户永远谈不上文明发展……”

“这番话,在下刚才就说过了。”

土井利胜的语气颇为不屑,忠次的声音变得更小了。

“呃,是的……其实,用不着盖堤防。”

“你是说盖堤防没用?”

“是不至于没用,但盖几座小堤防,终究是治标不治本的做法。要从根本解决,还得看后方那块地。”

“后方那块地?”

“北边的广大原野。”

忠次指的是关东平原。土井不耐烦地问道:

“所以,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土井的催促下,伊奈忠次朗声说出一个比谁都有远见的看法:

“在河川流入江户之前,我要改变其流向。” ◇(待续)

——节录自《打造繁盛江户的男人》/ 圆神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那一年的冬雪让我乐歪了。雪可以支撑我的体重,就像水一样,只是更冰冷,感觉更畅快。我会站在外头的雪地,闭上眼睛,舒服到我觉得自己可能睡着了。
  • 你,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工作?以中小型企业为舞台的故事,陪着你直视那些假装看不见的职场丑态。
  • 父亲说的没错,自己的人生只能靠自己开拓。但到目前为止,原岛却从没有“开拓人生”的感觉。他只是搭上这班无趣的上班族列车,为了避免急转弯时翻车而不得不紧抓着不放。
  • 唐美云戏演得好不说,出身戏曲家庭,她对于自己的生命角色有深深的承担,更有深深的自觉。她成立戏班,培养后进,年年推出新戏,作可能的探索却永远不忘戏曲的立基,她将全副心力何只花在表演上,更直显一个演员在生命承担与文化重振上的可能角色。
  • 埼玉县行田市的“小钩屋”是家拥有百年历史的足袋制造商。“历史悠久”听起来很了不起,但说穿了,小钩屋不过是一家小型地方企业。在时代的冲刷下,业绩持续低迷,随时倒闭都不意外。
  • 同样是穿在脚上的产品,但业界不同,竟如此天差地远啊。宫泽感触良多,这时他看到跑鞋架上展示的一只鞋。
  • 日本足袋鞋。
    第四代社长宫泽纮一为了公司存续,开始盘算:以前做过的马拉松足袋,有可能成为逆转形势的热销商品吗?
  • 如果生活支离破碎,谁能陪你走过艰难时光?或许猫比我们,更懂人生……
  • 在许多人眼中,莎拉拥有完美的人生,有份体面的工作,有个相恋多年的男友,衣食无虞,未来一片光明。某天早晨,她遇见一只声称自己能够预言的猫,接着人生便如骨牌一一倒塌。
  • 一段追寻智慧、真心(爱)、勇气与家的奇幻旅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