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其正:记实搭邮轮被中共病毒随后紧追之旅

作者:许其正

图为五星级邮轮造访高雄港。(陈柏州/大纪元)

  人气: 83
【字号】    
   标签: tags: , , ,

春节后,我和内人蜜子、儿子杰杰及媳妇慧霞,搭挪威翡翠号邮轮,从香港到越南、新加坡作了一次旅游。正是中共病毒(俗称冠状病毒)肺炎即将流行前夕,可说是大难来临前的冒险之旅。我们是被中共肺炎(俗称新冠肺炎)紧追着完成这趟旅游的。

没办法。这是我儿子杰杰从美国回来前向邮轮公司订好的。我因此戏称这是命定的。他在美国俄亥俄州立Toledo大学任教。该校有一法规,明订在该校任教授七年可以请休假半年。正好他太太于去年八月起,回来担任台中宏光科技大学医疗健康学院院长,他便趁此时,请休假回来。回来前就为我们订好了这趟邮轮之游。他订前虽曾征得我们同意;但那是去年八月的事;我们没能预知会有这中共肺炎(俗称新冠肺炎)发生。就这样,我们误上了这趟惊险之旅的“贼船”。

是春节后的一月三十日出发的。我们从桃园机场乘华航飞机前往香港,然后转搭邮轮,二月一日到越南,先游下龙湾,次日游蚬港,再次日游胡志明市;然后就到新加坡了。那已是二月六日下午,在那里过了一夜,七日一早就搭华航飞机飞回来了。

这趟旅游,其实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要说,只有下龙湾比较可看。那地方像桂林、贵州、广西,属喀斯特地形,山水比较可玩赏,新加坡的港湾区也可回味一下以前去时的印象,其他都和一般的旅游差不多,总是看一个古迹又一个古迹,一个景点又一个景点,很有制式的感觉。没去过的地方看看,熟悉一下陌生的事物而已。

比较特殊的是,我们好像被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追着跑。

出发前就传出该病可能来袭。我们一直耽心着;果不其然,它来了。

曾经想取消这趟旅游;但是想到儿子这一片孝心,只好把话吞回肚里。他从取得博士学位,在美国的大学任教,我们是离多聚少。我很清楚他的一片心意,一直找机会想“报答”我们的养育栽培之恩,不知有多少次邀我和蜜子前去他那边,我们尽可能让他心愿得偿。那是纯粹的一片孝心。最近一次是去年六月,他获美国傅尔布来特基金会推荐成为他所学那一领域的专家海外学人,回来到几个大学里讲学,就曾邀我们在他讲学结束时,跟他一起去他那边住半年,等他休假一起回来。我以太久而且不适应那边的寒冷天气婉拒。

这次如果因为这疫情而取消,我于心不忍,只好勉强忍着。没想到疫情真会这么严重,来得简直有点秋风扫落叶之势。

在船上,虽该邮轮各方面设备都觉得不错,吃、住样样都好,尤其吃的方面,船中各层楼早中晚餐都有中西餐免费供应,任人挑选,出入也方便,也有各种娱乐场供游乐,有健身房供运动,晚上每每有剧院演唱或作表演,最特别的是,进任何场所,门口都有人拿消毒水(酒精?)帮人喷洒双手,似乎过的是被奉为上宾的日子;但心里常觉不安。

都是因为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消息在作怪!更甚的是,到最后几天,不利消息此起彼落,台湾这边亲友也一直报来不好的消息,我家长女静静还说我们回来可能要被居家隔离,而邮轮更随时在做消毒和防疫的工作,让我但觉好像我们是被中共病毒(俗称新型冠状病毒)在后面紧追着,总觉得不自在,总想能够马上回来该有多好。

当七日回来,在机场就觉得气氛非比寻常,好像进入一个备战状态了。现在更觉得好像进入战争状态了。哦,战就战吧!大家齐力来把病毒驱走吧!赶快走!我们人类不欢迎你这坏蛋!

虽然搭上贼船;但幸运的是,台湾的管制措施从我们回来的次日开始实施,我们也算逃过一劫。那叫千钧一发吧!再晚回来一步,我们可能也被当成带原者管制了。显然是我们回来后疫情才真的严重起来。

喔,一次该愉快而觉压力相当大的旅游!说惊险是相当惊险了。平生少遇的。增添几许回忆的。@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船航行着,在海上。 是船就必须在海上航行。 它从此岸航行到彼岸,从一个港口航行到另一个港口
  • 我来了。我到海边看海浪来了。 海浪正汹涌着。 是的。海上常常有海浪汹涌。
  • 有一个梦,在海上。当海波荡漾,它便随着海波飘荡而去,去向远方…
  • 常常,我在海边,看见许多有着各种形象的海岩,在向人们展示造物者的神雕,尤其是在岩岸的海边,像佳乐水,像野柳,那些形象更是显明突出
  • 听到海涛的声音了。 是从海那边传来的。 大概是海上又将有什么浩劫了吧!
  • 整个地球,水域占绝大部分地区,乃有许多岛的出现。海中小岛固然是岛,大的陆地,即使是亚洲、非洲、澳洲或大洋洲,又何尝不是岛?岛和洲本来就是可以互相发明的。
  • 风平浪静。
    那夜,在海边,我们拥有许多美好的时刻,享受着沉醉,过得非常愉快。 到海边去!
  • 再没有比“共同海损”这个海商法上的名词,更能适切阐释“同舟共济”的真义了。
  • 为了得以就近亲自尝味清晨弄潮的乐趣,我们昨夜来到了海滨,住在海滨的旅社里
  • 海祭正进行着。就在海边沙滩上。 此刻,天色阴霾,微显燥热,苍穹有着大块大块乌云,展布四面八方,虽然无雨,却给人一种悲愁、忧郁和不快之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