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阮民安:选择良知 舍弃中国市场

人气 1328

【大纪元2020年03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叶依帆、梁珍香港报导)参与反送中运动的香港知名歌手阮民安(Tommy)接受《珍言真语》主持人梁珍专访时表示,反送中与疫情爆发成为香港艺人的一面“照妖镜”,“那就洗牌吧,让观众是知道谁站在香港一边。”

阮民安为前男子组合E-kids成员,独立创作歌曲,包括《七日之痒》、《乱世起舞》、以及反送中歌曲《煲底之约》等。

阮民安表示,受疫情波及,香港艺人大多靠储蓄维持日常开销,“疫情对他们的影响非常大,据我所知有些电影制作也会停止,很多工作组的人都没有工作。”

另外,他提到,表态支持反送中运动的艺人几乎失去发展机会,他也曾遭遇“政治审查”,差点租不到演唱会场地。他说:“不会在电台听到我们的歌,在电视台看见我们,不会在一些正常的电影看到我们。”只能藉由独立创作寻求生存,他呼吁港人像支持“黄色经济圈”一般,支持他们。

日前网上传出多条片段,“晨曦明星队晚宴”上,港星成龙、谭咏麟(阿伦)、曾志伟等人与出席的香港警务处长邓炳强,称兄道弟,对此阮民安说,这帮人下命令暴打与拘捕香港年轻人,“这些艺人由这班市民去支持的,却与我们敌对的警队的头头,关系这么友好,这最让人气愤和恐怖的!”

阮民安曾到大陆发展,亲身经历中共限制大陆娱乐圈言论与思想,并在(要求艺人在)必要时刻为中共发声。他披露2016年期间,中韩因“萨德”系统的部署,关系恶劣,中共随后下达“限韩令”;南海仲裁案公布前,发动在微博发布图片《中国一点都不能少》,“那一刻他们要拿我的微博出一个Post,他们打了字、给了照片,照发就可以了。”阮民安拒绝后,遭到剧组刁难,“他们的制度就是这样,就是要和他们同党:‘你要将我们的思想,透过你的频道去说给别人听’。”

他也提醒以良知、个人意志,交换利益、附和中共的香港艺人,中国娱乐圈会突然来个“限韩令”,限制韩国艺人,怎料哪天不会来个“限港令”呢?“你怎么办?你到时候返回来香港,你觉得我们(香港民众)还能不能容纳你?到时候两边都不是人的时候,你就会后悔了。”

遭遇“政治审查” 演唱会租不到场地

记者:你算是香港娱乐界中罕有的敢言的明星之一,请问这次疫情对娱乐界有什么影响?

阮民安:我有很多的工作、很多的秀,因为这个疫情改期或者取消,据我所知道我刚巧算是幸运的,也不能说幸运,因为没人希望疫情爆发得那么厉害。刚巧我在过年之前就已经完成自己的一场演唱会,疫情对我的影响不是很大,因为原本9月开始预订场地,大家都知道有些“政治审查”,很多场地都不租给我们。

记者:他有说什么理由呢?

阮民安:其实有,例如突然间说内部要维修,我问之前有档期,到问的时候突然间说这几天要维修,又有些突然间要加一些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条款,令大家觉得是因为我去申请而特意出现这个情况。其实不只是我,我知道有些比较“黄色”(支持反送中运动)一点的歌手都申请不到场地,这些事大家都很头痛。

终于在去年12月底我找到一块私人场地,有人跟我说不如过了年(中国新年)再做秀,多些时间做准备,我说不好。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想过年前完成那件事。

疫情波及 演唱会取消 电影停止制作

记者:庆幸当时有感应?

阮民安:我觉得日子可以挑选的,不如1月23日做吧。

记者:那天很多事情发生,武汉就是那天封关。

阮民安:是。我记得所有人都戴口罩来看,起码大家都还敢上街,那天就顺利完成了那个演出。如果我过完年以后再开演唱会,疫情对我影响就非常大了。因为筹备一个秀不是今天说明天就去做的,要预备很久,又要排练,很多工作人员的档期都要安排,要去改就可能又要转、又要重新安排。我知道现在很多秀、红馆的秀,很多世界的歌手取消来香港或者去不同地方,这个决定其实很难的,我见到那些到最后一刻还在决定取消还是不取消,因为排练了很久,我很明白,疫情对他们的影响非常大,据我所知可能有些电影制作也会停止,很多工作组的人都没有工作。

艺人生活靠积蓄 衣食住行行业影响大

记者:艺人的生计会不会受到影响?他们怎样生活下去?

阮民安:多多少少都会有影响的,但是大部分艺人都有些积蓄,用些积蓄先去继续维持着。反而有些明星发廊跟我说他生意额不足,因为大家都不用开工,根本没有人去理发。变成入不敷支,跟业主说租金只会拖迟不会积欠,还要求减租,要不然都要倒闭了,类似这样。反而一些在生活上衣食住行(相关)的商铺影响是非常非常的大。

港人怒捧出的明星:香港也需要打气

记者:香港相当出名的明星最近唱一些抗疫歌曲,还配合大陆的明星一齐去唱,怎样看这个现象呢?

阮民安:我觉得很难看的,我们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来说,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有这个决定?以他们的地位其实可以选择唱与不唱的,是不是真是这么爱国呢?我不知道了。

但是可能他们忘记了香港的医护或者香港的市民都是很需要他们打气的,哪怕你不唱歌,你有没有实际行动去帮香港人?好像没有。偏偏听到捐了多少钱回大陆,帮他们唱了多少首歌去打气,做了很多事。但是对香港他们好像没有做,就好像与林郑月娥一样。我想大家为什么会那么生气、反应这么大,就是因为他们是一班由香港人捧出来的明星,他们是因为有香港,才有今时今日的地位。

我2002年入行,第二年(2003年)发生萨斯疫情,其实是一呼百应的,以前有很多不同的天灾人祸,每一次香港我们有一班明星就突然会收到通告,你们明天什么什么时间,通常都是港台录音,在港台录一首打气歌,帮香港人打气,什么香港心啊、We shall overcome(我们会克服的),很多这类歌,我参与了其中几首歌。

当年我们各个自己去做,当官的就会到各个区去处理一些卫生之类的事,打打气,那时没想到艺人要去帮忙找口罩,当年不会有这样的问题,当今就不是了。当时我们唱歌能起一个打气的作用,但是今天有人会说,你不要唱歌了,你下来派些口罩给我们吧,现在混乱了工作,因为政府说买不到口罩,你们自己想办法吧。

香港歌手大洗牌:谁站香港这边

记者:古天乐帮香港人买口罩。

阮民安:是的,古天乐、诚哥、王维基、亚泽等等都很努力去帮忙。

但我们偏偏看到有一帮我们曾经陪着他长大的艺人,在为武汉加油,让人觉得很讽刺、愤怒。我觉得不要紧,那就洗牌吧,今年香港的歌手,观众是知道谁站在香港一边,把娱乐、力量带给大家,希望这边的力量能强大些,能弥补他们的离开。

记者:他们去唱这些歌,是否接到一些“政治任务”?

阮民安:会吗?我想会有一点,应该是有压力下去完成的,因为以他们今天的地位完全可以选择唱与不唱,但他们选择了唱。也不排除他们确实是爱国的,可能觉得武汉的市民很苦,也确实是苦,可能觉得武汉人比香港人更需要他们,至于背后是否有政治因素,我不知道,不知道就不去说、也不去猜了。

记者:过去半年多的反送中运动,他们完全没有发声,好像香港没有这个事发生一样?

阮民安:你想一想,其实是很厉害的,让自己看不见这些画面,不知道有这件事的发生或不发表任何东西,继续日常生活,是很难的。

记者:我知道有些明星住在市中心,楼下在发射催泪弹,不可能看不到,加上全世界(包括)《时代》杂志等都在报导这事情。

阮民安:不知道是不可能的,偏偏有一帮艺人,很大一帮人,恰恰他们好像活在另一个世界,在另一平行时空里生活。

与香港黑警头头称兄道弟 令人作呕

记者:怎么看香港艺人这个选择?

阮民安:我当然觉得是很不知所谓。他们那次的饭局,我在脸书上写帖子说,因为我很小就入行,那时候刚好和他们阿叻(陈百祥)、阿伦(谭咏麟)、(曾)志伟在同一个公司,他们那时候开了一个Star East公司,还有一个audition(试镜),那时试镜明星现在全部都靠拢了大陆(中共),当时我入行,与他们一起长大的,99年一起开演唱会,校长谭咏麟签了我们三个,他开演唱会到后台换衣服,我们就上去唱首歌。所以他们的饭局、明星队,我一早就在里面了,我早就是明星足球队的成员之一。

记者:你也参与了他们的饭局?

阮民安:这样的饭局太多了,世界各地都有,我们去到不同的地方都有这些饭局。当年我小的时候,觉得这些饭局是没问题的,当年香港的环境也不是今天这样,可以说是歌舞升平,各自发展是很融洽的,你当然不会抗拒这些艺人,他们是明星。

但到今天我见到这个画面,我很想吐,因为与警队的一哥们去饭局,称兄道弟,唱《朋友》这些歌,而这帮人就是下命令去打年轻人、打香港人的。从去年6月开始,每天每秒都见到他们(港警)不停地滥拘捕,不停地用暴力,每一秒画面让我气愤得无法忘记。

偏偏这些艺人,大家都知道你很爱共产党、很爱大陆,为了钱你们离弃了我们,这我们都算了,但你不要让我们看到,与我们敌对的警队的头头做那么多亲密的动作,这么友好的关系。他们明知道而无视大家,这是最让人气愤和恐怖的,怎么可以这样。

第二天,大家很气愤,就到某明星的儿子那里留言,他太太说小孩是无辜的,不要去搞他。我们那么多年轻人被开枪、被打得头破血流,他们也很无辜,那天饭局邓炳强就在你身边,你怎么不叫他们不要这么做,不要这样去对待这些年轻人。如果这些年轻人中有你的儿子,被打得头破血流,你的反应会怎样?如果你很气愤,会与警察说这句话,打你儿子你就会生气,打别人的儿子你就不生气吗?

就是这样。所以那天大家为什么这么大反应,这么生气,又加上看到更多不同的艺人,或者大家熟悉的面孔在那里,想像不到的人在里面,对于香港市民来说,他们的梦想又破灭了,对于我们艺人的形象……其实我一早知道这一班人,从来都一直是Party(党)的脚。

记者:所以邓炳强说学成龙。

阮民安:学成龙作警察。

记者:他今天就解释说,这个是幽默的说法。

阮民安:搞笑,这样就好笑了,你觉得好笑就好笑了。

娱乐圈大佬联手警察大佬 控制香港传媒

记者:娱乐界和警察的关系,会不会影响他们在日后的选择、他们的立场?

阮民安:绝对影响。首先现在警察很明显就是要和香港的市民敌对,而这班艺人应该是由这班市民去支持的,但偏偏和我们的敌对头头这么友好,那么就是说,其实你不再需要这班市民的支持,在某程度上可不可以这么说?或者他们(香港市民)的支持我已经够了,现在就走向世界各地去赚钱,没有问题。但是其实那个(娱乐圈)传统的制度,也都是这班人在垄断着的,饭局里所有的大佬,即是娱乐圈的大佬和警察的大佬都在这里,其实他们也都控制着传统传媒的电影界、音乐界、电视界这样,除了大纪元、《苹果日报》的立场他们控制不了之外。

表态立场 失去发展机会

阮民安:幸好现在有网媒,他们的力度就没这么大,如果没有网媒的话,和他们不同意见的人基本上是没有工作了,就是我们这些,即是你还想拍曾志伟的戏,不用想;还想拍TVB的剧,不用想了;还想跟谭咏麟去唱歌,不用想了。因为已经表明了立场。

所以为什么会看见,有一堆不是很出名的明星都会在那里,就是需要了,因为他们依然在这个制度里面生存着。这反映了一个事实,所以为什么我说希望大家真的再多一些、再多一些支持我们这些表了态的艺人,不单只是我,比如阿泽(杜文泽)、何韵诗其实都艰难的,王喜、明哥(黄耀明),其实大家都很艰难的。我们表面很轻松、形象很洒脱、很有骨气,但是其实我们都很艰难,因为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在那个大方向里面发展了。

与港人同行 独立创作

记者:体制内就没有你们了。

阮民安:体制内已经没有可能了。不会在电台听到我们的歌,在电视台看见我们,不会在一些正常的电影看到我们,已经不会选择我们的了。惟有我们自己去生产一些东西,那么我们自己生产一些东西,就很需要大家的支持。

为什么阿泽(杜文泽)搞一个LateShow(喱骚),他很需要大家支持,没有钱怎么去运作?我们怎么捱,又碰到这个肺炎,比如阿诗(何韵诗)她作一首歌也需要钱,我们去作一首歌也要成本,我们要去搞一场show也要成本,其实是很难的。以前还觉得不要紧,可能我们去登台、回大陆唱几场秀,就可以继续运作自己的兴趣,或者自己的制作公司,现在已经没有了。

我们真是自负盈亏,赚多少就要用多少,其实是很艰难,尤其新人像庄正,我都很尊敬他,因为他本身与Sony Music(香港索尼音乐娱乐)签了约,但他依然去救手足,最后被人抓了,被控暴动,然后解约自己做独立歌手,可能梦想从此幻灭的。

所以我觉得,既然我们这么反感这一班艺人这么无赖去忽视我们民间的疾苦,那么我们要强大,这是一直在说“黄色经济圈”这件事情,不可以只是强大食市,或者一些手作业等等,其实音乐圈、电影圈、艺术圈大家都要疯狂去支持,希望大家都去做到,既然我们都肯和大家一起同行,舍弃了一个很大的环境。

那晚的饭局就是娱乐圈的一个大环境的缩影。和他们一起怎么样都有利益,埋推(靠拢)都可以找到CSI口罩戴,怎么样都有个口罩,好一点就有一个角色,再好一点就有一封大利市。他们经常有利市收的,他们吃饭很开心的,志伟经常派利市的,基本是一些很简单的福利。但是我们选择不要,因为我们就是做不到假装看不到每天发生的画面。

中国娱乐圈:限制思想 为政治发声

记者:对于那个曾经的体制里的一员,你有什么话和这些明星说?

阮民安:因为我自己早两三年,有在和大陆的一些电视台、一些制作公司合作,我接受不了他们的制度。我觉得其实有一班在那个饭局出现的人,他们不是很了解,只觉得一年有两、三场登台就很好了。但是到了真的要进他们电视台,到他们的制作公司里和他们合作,其实是两回事。

例如,一来就会拿你的微博密码,要帮你拿一个大V,他帮你拿加V,加完V之后,他就告诉你,定时定候他要你出一个Post。比如我记得那时候(2016年7月),“中国,一个都不能少”,总之就是要表态的。2016年8月中韩因“萨德”系统的部署,关系恶劣,中共下达“限韩令”……

那一刻他们就说可不可以拿你的微博出一个Post,他们打了字、给了照片,你照发可以了,那么我们就说不行,我们不同意,之后他们就整个剧组耍你,马上刁难你。他们的制度就是这样,就是要同党,“你要将我们的思想,透过你的频道去说给别人听”,其实是这样。大家看到,比如护旗手、国庆他们出这些Post,大家(香港民众)都在骂,其实他们一发都发给艺人公司:“到时候你们就发吧”。

“禁韩令”有先例 怎料哪天下“限港令”?

记者:怪不得差不多同一日。

阮民安:差不多同一日,同一个画面、同一些字差不多类似,就是因为他们都已经写好了,这就是他们的体制。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要进去他们那个世界,就是要做这样的事情,我就觉得是很、很、很神经的,就是你不可能完全有自己的想法,就算有也都不敢去说。如果你说了,就会遇到他们刁难你的事情,马上会删了你的Show,没有你的份,完全是这样的。我很直接地见过这样的事情,也都觉得,你没有理由的可以出一个“禁韩令”,突然间你可以出一个“限港令”?

2017年的时候我已经有危机感,我根本就不接受他们的一套。我其实由反国教开始,我一直都有留意着的,但是这么走出来都因为反送中,就算国教的时候、梁天琦参选的时候,到占中(雨伞运动),这些日子其实每一件事我都很支持的,我都很想大家会成功的。

当然每一个运动、每一次的革命都是有它的因素,就使大家一直在学习。这次反送中就是很大的一件事情,我一直很支持的,但是一直和大陆做着生意,又一直很不接受他们的那一套,其实是很痛苦的,要做大就要用他们的方法去做,很难的,就是你这个人良知也好,或者你讲的都要跟着它那一套。这件事是很分裂的,因为现在香港的娱乐圈,直接和他们挂钩着,你反的他的,其实就是说回来,和大围的环境反桌子,其实就是这样。老实讲上面的机会,会不会给香港大围的环境好很多,又不会越来越少了。据我所知,他们很恨香港的人,大陆人不喜欢香港人的。

为利益舍香港 一旦失大陆市场 后悔莫及

阮民安:可能这班大围的艺人都未必知道,他们还以为上面很美好,又或者他们真的觉得一年有两场登台就已经很美好了。我不知道,那么校长、阿叻,志伟、成龙他们当然不可能舍弃大陆,他们每个礼拜都开演唱会,都在拍电影,大哥在上海的铺、酒店很多,那么他们没有办法。其实还有很多艺人可以挑选(选择)的,但是你又选了归那一边。假设它(中共)突然出一个“限港令”,全部香港明星都不用,你怎么办?你到时候返回来香港,你觉得我们(香港民众)还能不能容纳你?你可以融入进来,没有的。到时候两边都不是人的时候,你就会后悔了。

记者:自由党曾经说要站在香港人这一边,我觉得艺人可能都希望站在香港人这一边,是不是?

阮民安:完全是这样。始终都觉得土生土长,我们在这里长大,我们在这里讲我们的语言,我们在这个社会环境长大的,只不过是你看见的事情,你不可以装作看不见,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他们能够装作看不见,我们几个不行,所以做回本土的事情。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珍言真语】萧若元:武汉疫情或令中共亡党
【珍言真语】梁家杰:抗疫关头拘人 乱中加乱
【珍言真语】何俊仁:港府抓名人 威吓港人
【珍言真语】佘继泉:港府预算案搔不着痒处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骚乱搅局 美中对抗会怎样?
【直播】6.2疫情追踪:美欧第1波高峰回落
【现场视频】六月的长白山漫天飞雪
【新闻第一现场】纽约宵禁 暴徒打砸抢袭警
【有冇搞错】中美决战已难免 国安法中共留余地
【现场视频】范木根获释 村民簇拥欢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