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疫情下国际油价暴跌 冲击加拿大能源行业

显然,开车一族会节省不少钱。大多伦多地区的汽油价上周已降至每公升接近1元,预计还会继续降。(加通社)
人气: 925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20年03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周行多伦多报导)原油价格上周末下跌了22%,本周一仍在加大跌幅。消费者将看到多年未见的低价汽油,但加拿大的能源行业将受到重大打击。

1月份爆发的武汉肺炎疫情导致很多企业停产,航班停飞,使国际原油价格持续下降。因为石油输出国家组织(OPEC)未能达成减产协议,上周末有国家宣布减价抛售原油。

本周一,原油价继续下跌,美国西德克萨斯原油(WTI)下跌了约25%,每桶价格低于33美元。出于对油价全面价格战即将来临的担忧,股市大跌,道琼斯指数下跌了超过2,000点,跌幅约8%;加拿大的TSX指数下跌超过1,400点,跌幅约10%。加元兑美元则下跌了约1.5%。周二原油价回升至33.64美元,美国主要股票指数都回升了超过4%,加拿大的TSX指数回升3.06%,加元兑美元继续下滑至0.728美元。

汽油价将低于1加元

显然,开车一族会节省不少钱。大多伦多地区的汽油价上周已降至每公升接近1元,预计还会继续降。按汽油价专家麦克蒂格(Dan McTeague)的预计,到本周三,该地区的汽油价将降至每升93.9分。

麦克蒂格表示,在每年的这个时候,汽油价通常会上涨,因为供应商会开始提供用于夏季的、成本较高的油。上周汽油价下降了13分,要归罪于中共病毒(武汉新冠病毒)在全球流行带来的恐慌。

他对CTV说,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石油消费国,大陆广泛的旅行限制,意味着汽油消费减少。“当你想到在中国有多少工厂停工时……不管你有多大的供应量,事实上你没有买家。”

国际基准布伦特原油(Brent crude)的价格周一下午3点前已降至每桶低于35美元,美国跨国投资银行和金融服务公司高盛(Goldman Sachs)称,石油输出国家组织和俄罗斯发起的价格战,可能会将布伦特原油价格推低至每桶20美元。

由库瓦林(Damien Courvalin)领导的一组高盛分析师上周日写道,该公司将布伦特原油第二季度和第三季度的价格预测下调至每桶30美元;西德克萨斯原油价格第二季度的预测交易价为每桶29美元,第三季度降到每桶28美元。

GasBuddy的石油分析主管德汉(Patrick DeHaan)在一份声明中说:“对于驾车者,我敦促他们绝对不要急于加油……他们会看到从最小的城市到最大的都市,全国几乎每个角落的汽油价格都会下跌。”

麦克蒂格说,汽油价格可能会降至每升90分以下。

亚省经济受害最大

原油降价对加拿大的能源行业冲击会很大。亚伯塔省的原油开采成本比较高,如果油价低迷持续,可能会威胁该省的金融稳定。

据《赫芬顿邮报》报导,加拿大西部出产的原油通常以低于全球的价格交易,上周末的价格约为每桶26美元,低于近期的每桶35美元,比过去一年的价格则下降了一半以上。

卡尔加里大学经济学与公共政策学助理教授谢弗(Blake Shaffer)表示,油价下跌对亚省影响特别大,因为原油价每下跌1美元,政府的收入会减少3.5亿美元。亚省最近公布的预算中,假设美国今年的基准油价平均每桶58美元,远高于目前的价格,这会是政府预计的收入下降大约70亿美元。

满地可银行经济学家雷茨(Benjamin Reitzes)本周一在一份客户报告中写道,原油已经受到与中共病毒相关的需求下降压力,此时的基础经济表现也不强。“从加拿大的角度来看,显然没有比这时机更糟的了。”

雷茨表示,联邦政府正在做2020-21年度预算,加拿大经济现在需要刺激,这是政府需要增加支出的时候,“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一直主张各级政府在经济好景时,应改善其财政状况的原因” 。

沙特争市场 加拿大产油商危险

上周,石油输出国家组织与伙伴国(OPEC+)在维也纳开会。OPEC曾在周四建议,从4月开始每天减产150万桶,直至今年年底。但是,OPEC的盟友俄罗斯拒绝了该建议。

石油输出国家组织一直是通过协议,联合控制石油产量,稳定市场价格,尤其是在源自武汉的中共病毒已经使需求下降,油价下跌的时候。这次谈判破裂后,该组织没提目前已经实施、但按计划在本月底到期的减产指令。此举被解读为,相关各国将很快按自己的需要,自行决定石油产量。

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Alexander Novak)上周五在维也纳对记者说:“从4月1日起,我们开始不用考虑先前的配额或削减量。”

据路透社报导,沙特阿拉伯上周六宣布,该国正准备将其石油日产量提高到1,000万桶以上,并从4月份开始,每桶石油减价6至8美元。沙特目前的日产量是970万桶石油,但有能力提升到1,250万桶。

据CNBC报导,CIBC银行个人财富管理高级股票交易员巴宾(Rebecca Babin)女士表示,武汉中共病毒、以及石油输出国家组织与伙伴国的谈判破裂,在一个月前,行业的分析都没有把它们考虑在内。未来需要关注的关键问题,是沙特和俄罗斯是否能达成新的协议。如果没有协议达成,美国的石油生产能维持多久都成问题。

当油价暴跌时,高成本生产商的利润率下降幅度最大,加拿大的油砂矿就是世界上石油生产成本最高的设施之一。

相反,沙特的石油生产成本是全球最低的。沙特政府知道,大幅降价会对高成本的生产商构成威胁。

据《赫芬顿邮报》报导,沙特石油部艾-纳伊米(Ali Al-Naimi)在2016年曾明确表示,他的国家更愿意在油价下跌时让廉价石油充斥市场,而不是减产,“低效率的生产者必须离开(市场)。”

责任编辑:岳怡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