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小说:末任书记(11)

作者:伍指
(Getty Images)
  人气: 582
【字号】    
   标签: tags: ,

十一、高人进京

江泽民的夺权五大方面如五座大山压向习进平,习进平与阿三、高僧商量,顺滕摸瓜,抓了周永康,提出“依法治国”的口号,他带着中央常委,举着拳头对宪法发誓“依法治国”,并要求全国各省市县学习和落实依法治国治省治市治县的精神和措施,效仿发誓。中国社会在这个时期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一方面,民众由于最高层提出恢复传统文化而欢欣鼓舞,大街小巷、城市乡村,渴望已久的不同阶层不同人群的民众自发开展各种传统文化运动:建庙拜佛、国学讲座、汉服走秀、诗书琴画乐礼……政治局常委笔杆子、三朝不倒翁王沪宁管辖的媒体天天报导:“英明领袖习进平带领全国全党走向新时代”、“党的第三代核心习进平思想万岁”、“习主席的话是社会主义新时期的指南”、“社会主义新时期形势一片大好”……这些令习高兴的话不会得罪习,从表面上到党内都说得通。另一方面,江泽民要把共产党和江派的原罪嫁祸给习中央,在全国兴起新一轮迫害法轮功的运动,同时在浙江、湖北、广东、福建等地不断引爆化工厂,在车站、广场杀人,以造成社会动乱。

曾庆红对江绵恒说:“如果用这一波制造杀人、自杀和淫乱新闻为由去镇压法轮功,恐世人不服。党员和官员自杀常有发生,反而证明法轮功自杀率低了。”

江绵恒反问他:“你平时不是计谋很多吗?”

曾庆红说:“内紧外松,不惊动社会,但对有名单的法轮功修炼者上门清查,发现还炼的就不给活路。”

中南海人大机构,有一个领导原来是炼法轮功的,后来不炼了,领导也被提前退休了。曾庆红派610的头目李东生和国安部的马建上门去那领导家中。由于领导家属还藏有几本书,他家保姆不想让610误会,就偷偷装到包里想藏到地下室去。不料在走廊上被李东生遇上,被查看了包,那保姆就被当成法轮功学员抓了起来。

那领导家人去要人:“往日大家都在一块场地办公,抬头不见低头见,就交由我们处理吧,再说,这样直接抓也没有法律依据啊。”李东生说:“江总书记的话就是法律,有事找上面要人去。”

保姆起初被关在武警总队所在的警队里。在那地方,保姆认识了一个外国人。那外国人到天安门来旅游,因为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盘腿休息,被当成了法轮功学员在炼功。为防止如2001年外国人集体来天安门上访那样的事件,那外国人被关起来。那外国人对保姆说:“我对警察说我不是炼法轮功的,我是信仰天主教的,他们就不信。因为太阳光照进天窗我用手遮在额头,他们说我炼法轮功抱轮动作,他们为什么这么害怕法轮功?”

保姆说:“法轮功能让人身体健康、道德提升,是修佛的。我家主人的一个孙子从小得癫痫病,经常口吐白沫、四肢抽搐,后来炼功后康复。”那外国人说:“我出去后也炼。”

由于受国际压力,中共后来释放了那名外国人,他出来后带着使馆的人找到公安部,控诉自己在关押期间被警察吊打,铐着手铐三天三夜在门杆上,不给饭吃,还被灌辣椒水,手腕被手铐勒出血,不给治疗。他要到国际法庭告他们。

那警察都是崇洋媚外,对本国公民欺压迫害,一听说外国人要去国际法庭控告他们,吓得连忙向上请示。

后来那名外国人获得了5万美金的赔偿,迫害他的几个警察都被下岗了。

曾庆红知道中纪委在暗中调查他,他豁出命联络了所有江派大佬到江泽民家里。曾对江说:“什么恢复传统文化,这是法轮功在说的一套话,我看习是被法轮功利用了,这是一场精神和信仰的和平演变,江总书记,你不能看着他胡来啊,你要管一管啊!我看党现在是变色了。”

刘云山说:“习阿斗提什么中国梦,我们让他成为南柯梦、黄梁梦。”

张德江说:“我们得赶紧邀请中南海所有退休领导,借他们的力揭批现在中央右倾现象,脱离了马克思主义,这是一场地地道道的颜色革命。”

于是,由江派提议,退休的李鹏、朱镕基、温家宝、胡锦滔等人被请到怀仁厅开会,他们坐在一边,另一边是江绵恒、江绵康、罗干、李岚清、曾庆红、张德江、刘云山等人。江派准备逼习进平自己辞职。

会上,江泽民直接向习进平发难:“现在国内股市崩盘、经济下滑、企业倒闭、宏观经济调控失利,失业工人成了社会不稳定因素,这一切,谁负责任?”

张德江马上说:“全国安全事故不断发生,一个多月还查不出原因,引起社会动荡怎么得了?”

还没等习进平开口,刘云山说:“找回传统文化,这是法轮功在说的话,我党作为马克思世界大党,却随和封建迷信那一套,迟早亡党。”

习进平黑下脸,环视了一圈,说:“我党反腐打虎拍蝇还未取得胜利,经济领域,谁在操盘,谁作乱抓谁,社会治安方面,公安部、国安部会同纪委正在查,谁肇事谁担责。至于恢复传统文化,大家如果认为是法轮功的宣传说辞,那我们就停止。有人说我靠近法轮功,那是没有的事。不管党内外,下面有人妄议中央的,按十八大后的规定严肃处理,打虎没有铁帽子王,没有铁券丹书。”

曾庆红觉得这话在说他,按耐不住,站起来说:“抓了周永康、令计划、郭伯雄等同志,现在我就等着被当耙子打,等着算账。但是,我手头有海外的维基解密资料,是在媒体上曝光的,上面却没有我的名字,你们到我家去抄,也抄不出一万元钱来。”

说到激动处,他拍着桌子。

习进平的脸一阵红一阵紫,深吸一口气,他肚子大,西装上中间一粒钮扣崩掉了。习正想说话,不料江泽民敲下桌子对曾庆红说:“安静一点,不要激动。”然后,它环视了一圈,最后目光落在习进平身上,说:“我看啊,改革也好,反腐也好,步子是大了一些,要缓一缓,抓了永康、计划、苏荣等同志,他们对党都是有贡献的,我看就到此为止,不要再做不利团结的事,起码我活着时不能抓,我死了,你们爱抓谁抓谁。反正我眼不见为净。”

这时,朱镕基头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居然发出一声轻微的打鼾声,温家宝看了他一眼,站起身上厕所去了。李鹏可能是年纪大了,屁股挪动了几下,坐得有点不舒服,挪动时还放了一声屁。胡锦滔整个过程脸色铁青,表情凝重,一声不吭。

习进平看看阿三,阿三点了下头,就说:“这样吧,上午会议就到此吧。下午没有要事的同志我们继续聆听大家意见。”这提议立即得到胡锦滔和朱镕基的同意,李鹏打了个哈欠起身就走。江泽民本来想逼习进平说在十九大辞退,见大家都有散会的意思,只得暂搁,待以后时机。

习进平回到办公室,想起这次会议火药味十足,明显是冲着他来的。他有点疲倦,不知下一步怎么走。找阿三商量,阿三却只和他说些无关紧要的话。习一急,阿三说:“既然你如此心烦焦虑,我们不如到地方上去散下心。”习问:“散什么心?到哪去?”阿三说:“借视察名义,我们去河北走走。”阿三便提起了算命高僧,要习自己去请。习进平说:“是的,那人自称神算,我二次去找他,都得到他指点走出困境,越是厉害的人越是要自己去请。”于是,他想和阿三借去河北地方视察的名义去一下那个寺庙。

那时,河北正好遭遇一场暴雨,洪水使个别地方发生了泥石流,还淹了一座县城和几个乡村。滔滔洪水肆无忌惮地冲走了房屋、人、一些汽车和动植物。由于道路和救援工具的障碍,很多前来救援的人眼看着有人在水里漂远,甚至有救援的人也被水冲走。有一些躲到高处的人,由于突发的泥石流和山体崩塌而被瞬间活埋,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只留下一片空白给这白茫茫的天地和滔滔洪水。以至于有人发出警告,不准前去营救。

习进平的车队一路上见到阴霾沙尘遮天,田野荒芜、河流枯涸,民生艰难,甚至看到石家庄西边的小城市里,好多乞丐追着一个外国人要钱,那外国人急眼了,大声驱赶乞丐们,还捡石块扔他们。面对城乡市面凋零、社会衰弱,哪里是“新时期社会主义形势大好”,完全是一副末世腐落亡败之相。

习进平问随车的陪同官员。官员说:“民政部已发了救灾物资,现在民心稳定,大家有房住、有饭吃、有药医病,百姓感谢党和政府关怀。”

习进平说:“我问的是救灾人力物力是否依法到位,有没有克扣现象?地方党政机关是否把依法治市治县落实到实处?”

那官员张大嘴巴:“什么依法治市治县?”

习进平又问:“你们省市县党政系统没有学习中央的依法治国文件?”

官员瞪着眼,又傻傻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我们怎么没收到通知?”

习进平黑下脸,头靠在椅子上,只有深呼吸,不再说话,衣服中间的钮扣差点又崩了。

还好,目的地在打一个盹的时间也到了。

那高僧在寺院后厢堂的密室里见了习进平和阿三。拿出一个高10公分、长7公分左右、宽约5公分的黄色铁盒子,打开,里面有一匹布,上面密密麻麻写着蝌蚪文字。高僧看了一小会儿,闭上眼说:“我知道你们为什么来,但是我不知道答案,这上面的影像告诉我,你们只能顺天意而做、依法而行,不忘年轻时的初心,治恶扬善,走中华传统道路,不能为别人背锅。”

高僧停顿不语。

习看看阿三,阿三摇摇头。习用眼神对阿三示意了一下,阿三拿出一叠钱,对高僧说:“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布施于寺庙,算是供养法师和寺院,只是我们凡人俗骨,听不懂您的机密,还望说明。”

高僧摇摇头说:“施主且收回,寺院不收为求而施舍的香火。”

习便说想请高僧去北京,已在自己家边上给落实了居所,平时有空请高僧到自己家里来聊聊天。

高僧说:“是的,你有你的历史使命,正信修道者有安全环境,你功德无量,不然,瘟疫会夺去很多人性命的……我天目不高,还望您纳请一些天目层次开得高的修炼人为智囊御用。”

习进平说:“什么天目高的人?在哪里?”

高僧便说:“以后有缘自会知道,这样,我随你到北京去住一段日子吧。”

那高人便住到了北京习为他准备的房子里。他对习说:“废除劳教、加大打虎,还要拍蝇。当今的共党官员阶层,已非社会精英,全是溜须上马或临时工转正的,维持政权,靠不了官员,一定要获民心支持。”

习想起自己年轻时对共党的痛恨,想起自己年轻时曾经说过从共党内部消灭共党,想起自己说过真正为中国人民做点好事。晚上回家,忽觉困意,便在休息间闭目养神,迷濛中,见有很多苍蝇和蜘蛛一样的东西在他面前张牙舞爪,忽然一个金甲神人出现,那些苍蝇蜘蛛逃的逃、死的死,消失了,金甲神人对他说:“你要释放所有对社会道德提高有好处的信仰者,你要打掉那只大老虎。”习进平正茫然,见金甲神人手指往远处一指,沿着他手指看去,习进平看到一场洪水淹掉了一方湖泊,只见湖水上逃出一条蛇,蛇背上停着一只大蛤蟆和一只螃蟹。金甲神人对习进平说:“吃掉背上的东西,打死那条蛇。”然后,一个掌手雷,金甲神人把那条蛇打死了。习进平惊吓醒,原来是一场梦。

于是,习进平似乎知道了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他决定这样做:把依法治国和打虎拍蝇结合起来、废除劳教、不忘初心,要求全国各省委书记带领班子成员对宪法发誓依法治省,并进行新闻直播。在经济与建国方面,提出“一带一路”(作者注:借投资他国基础设施,在对方无法还债的情况下取得资产控制权,进一步控制他国经济与政治)、2025中国制造。还提出迁都河北雄安,也要求北京市行政办迁到通州……

王沪宁为首的笔杆子立即著文向全国宣传:习主席是党的第三代核心,习思想是宪法的指导,习思想是全党的行动指南,是引领世界的方向。

为了让党内外不同派别的人听话,习只得默认王的说法。(待续)

点阅【末任书记】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江泽民一上台,就开始开展对自己的造神运动,企图像毛泽东一样搞绝对领导。那全国人民疯狂一样崇拜毛的场景,在年轻时,让江泽民艳羡不已,如今,自已有独裁大权的条件,能让全国人民膜拜了。因此,他企图否定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提出“市场经济也有姓资姓社的斗争”、“警惕资产阶级颜色革命”。1991年,苏联共产党由于专制压迫苏联人民而解体,江泽民如天塌般恐惧,大喊:“改革胆子太大、步子太快,坚决打击资产阶级复辟念头,把反对社会主义原则的因素消灭于萌芽状态。”
  • 气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源,是人体修炼的现代说法。包括儒、释、道都可以说是人体修炼,因此,在“文化大革命”时期,中共砸庙毁寺,那些被中共无神论的民政局和宗教局毁坏的场所,已变异了堕落了修炼的内涵,人对神佛的信仰被安排成以气功的形式保护下来。在文革的时候,毛泽东再怎么“反天反地反人”,也没有涉及气功。
  • 安康医院是中国司法部门直设的专门对犯人进行精神试验的医院,包括药物临床试验、人体精神控制、电波声波改变大脑思维、神经药物破坏试验等,全国各省都有,大量法轮功学员被当作精神病人在这儿作为科研试验品,很多健康的人出来都变成精神病患者。浙江安康医院设在浙江女子监狱与浙江莫干山女子劳教所之间的一个叫良渚的县城里,那地方是丘陵地带,林多树高,路曲地偏,医院用高墙和林木与外界隔开,外人很难知道那地方是个秘密研究人体精神的医院。
  • 上海是国际性大都市,位于长江入海口,南来北上西进东出的船只犹如江海巨鲨,铁路如蛛网四通八达,跨长江大桥,飞虹般沟通了南北中国大陆。每天,成千上万的国际国内商业大鳄,通过海陆空进出上海。上海每年向国家交的税款名列前茅。
  • 江泽民深深感到,法轮功学员对它的“威胁”超过中共历史上任何一个党魁感受到的压力,它常半夜被恶梦惊醒,浑身冒冷汗,总感到有一天,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一旦中国人都知道了天安自焚等假新闻和迫害的残酷,自己十八辈祖坟都可能被百姓掘掉鞭尸。因此,它绝对不能失去权力。
  • 习进平与北京通气后,连夜回到北京,从机场的车队回到中南海,已是凌晨1点多了。他决定先回家,早上就去见胡温。习进平遣散了无关人员,只带保镖和秘书回家。不料,车开到紫竹公园茶楼下,突然看到一股火光,随之一声枪响。他的车遇袭了。子弹打在车壳上溅起火光。司机敏捷地把车开到茶楼下,保镖还击,秘书护住习进平。茶室里的人听到枪声全出来了。那个开枪的人在黑夜中逃了。
  • 江泽民迫不及待地开门见山说:“十七大来,我们这些老同志也有责任,说的多,做的少,迁都通州也好,迁都雄安也好,一带一路也好,中国制造也好,经济调控也好,朝鲜核武也好,台湾和美国选举也好,哪件事做成功了?现在冒出香港问题,怎么向社会交待?”
  • 江泽民令儿子江绵恒把江派的核心几个人物叫到曾庆红家里开会。决定趁习进平在301医院做体检时,让自己安排在那的医生给习打毒针。“这个已经落后了,现在有最新的科技——声波震脑,用声波器远远向他发射,这种微波人耳听不到,经年累月的,就能神不知鬼不觉地破坏他的脑子的神经系统。”驻北京的一个武警头子说。
  • 首先,收拾阿三。因为习的打虎全是靠阿三打的。通过海外的特务及豢养的媒体,放消息说阿三有野心要取代习进平,想夺李克强手中的总理大印。与此同时,在大陆官媒上无休无止地赞美习进平。
  • “什么依法治国?”曾庆红把王沪宁叫到江泽民家里。“到底是党大还是法大?”“依法治国,那镇压法轮功怎么办?”“权在法律中的地位如何摆放?”曾庆红连珠炮地对江绵恒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