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孝文帝崇尚中华文化 力推鲜卑族汉化

文/周晓辉

正史中记载的事例,可让人一览孝文帝的宽仁和雅量。图为北魏孝文帝像。(公有领域)

  人气: 578
【字号】    
   标签: tags: , , ,

魏孝文帝拓跋宏是南北朝时北魏的第七个皇帝。他在历史上留下的最为引人注目的事迹就是推行汉化,学习汉民族的礼仪制度。

北魏是由鲜卑族的拓跋部落建立的。拓跋部最初在东北大兴安岭北端东麓一带活动,过着游牧生活。西晋末年,拓跋部分为三部。其后猗卢统摄三部,最终由什翼犍的孙子拓跋珪建国,并在两代帝王拓跋嗣、拓跋焘的努力下,统一了北方。虽然在孝文帝之前,北魏皇帝推行了一些汉化政策,但真正在政治、经济、文化方面进行大刀阔斧改革的还是孝文帝。

精通儒家经义、史传百家的孝文帝十分崇尚汉族文化。为此,他亲政后,带头模仿汉民族的礼仪,作明堂、建太庙、正祀典、迎春东郊、亲耕藉田,祭祀舜、禹、周公、孔子,养国老、庶老,允许群臣守三年之丧等。其汉化的初衷是希望变更胡人的旧风俗,而学习和改用华夏礼仪。虽然孝文帝的汉化政策受到了一些鲜卑贵族的反对,但孝文帝还是排除各种阻力,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都城从平城迁到洛阳,随后推行的汉化措施包括:

第一,改官制。魏初,鲜卑、汉官号杂用。迁都后,改定官制,完全依照魏晋南朝的制度。

第二,禁北语,推行汉语。鲜卑人原使用本族语言,北魏军中也用鲜卑语。朝廷上则鲜卑、汉语杂用。孝文帝在迁都后的第二年六月正式下诏:“不得以北俗之语言于朝廷,若有违者,免所居官。”在具体实行上,因为三十岁以上者不能一下改变,尚不强求;三十岁以下者,在朝廷上必须使用汉语。

第三,禁胡服,改穿汉服。鲜卑旧俗披发左衽;妇人冠帽着夹领小袖短袄。迁都之同年,孝文帝下令禁胡服,服装改为汉制。

第四,改姓氏。鲜卑人多是二三字的复姓,如拓跋、独孤、步六孤等。迁都的第三年,孝文帝下令把鲜卑族的复姓改为单音汉姓,如拓跋氏改姓元氏、独孤氏改姓刘氏、步六孤氏改姓陆氏、丘穆陵氏改姓穆氏等。

上述举措无疑促进了鲜卑民族与汉民族的融合。向汉民族学习正统中华文化,应该是上天赋予孝文帝的使命,而他之所以能够完成这个使命,除了他在政治军事方面的才干外,还与上天赋予他宽仁的秉性和他喜好佛法有关。

鲜卑人(Qiushufang/维基百科

史书记载拓跋宏出生时就有异象。当时“神光照于室内,天地氛氲,和气充塞”。而且刚出生的他也长得不同凡响,“生而洁白,有异姿”。公元469年,魏献文帝拓跋弘立三岁的皇长子拓跋宏为太子。

拓跋宏四岁时,献文帝患上了恶疮,他亲自为父亲吮吸脓疮,仁孝之心无以言表。一年后,献文帝将帝位禅让给了只有五岁的儿子,是为孝文帝,但作为太上皇的拓跋弘仍总揽朝政。受禅时,孝文帝悲泣不能自胜。献文帝问其原因,孝文帝回答说:“代亲之感,内切于心。”献文帝深以为异。

从小,孝文帝就喜好读书,常常手不释卷。他通晓《五经》之义,史传百家更是无不涉及,尤为精通老庄思想。博览群书的孝文帝是才藻富赡、好为文章,诗赋铭颂,任兴而作,而且出口成章,不用改一个字。史书上说,太和十年后的诏书,都出自于其手笔。他另外还留下了上百篇文章。

文采卓绝的孝文帝,在武功上也是出类拔萃。他年少时就有膂力,善骑射,十几岁时,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射中禽兽。

孝文帝年少时就有膂力,善骑射,十几岁时,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射中禽兽。图为九岗原北朝墓壁画局部。(公有领域)

长大后的孝文帝,性情宽宏,绰然有君人之表。对待自己的祖母冯太皇太后,孝文帝非常孝敬,在太后临朝专政期间,他事无大小,都要秉承其旨意。曾有宦官在冯太后面前说孝文帝的坏话,太皇太后大怒,打了孝文帝数十杖。孝文帝默然承受,并不申辩。太皇太后死后,文帝也没有报复进谗言的宦官,其胸襟气度确实非同一般。

此外,孝文帝对待兄弟族人、大臣乃至下人,都非常宽和仁慈。一次,侍者进奉饮食时,不小心将热汤洒到了孝文帝的手上,孝文帝不以为意,并未责备。还有一次,在食物中发现了小虫子等脏物,孝文帝同样是一笑了之。

对于自己的生活,孝文帝不追求奢华,反而崇尚俭朴,常穿旧衣服,骑马的鞍子也只是铁木制的而已。

亲政后,孝文帝听览政事,莫不从善如流。处理政务时,他思虑并关心百姓的疾苦,对手下的大小百官则留心观察任用,对于贤能之士,根据才能的大小加以任用。他常说:“人君怕的是不能处心公平,推诚待人。能做到这两点,则胡、越之人都可以变得如亲兄弟。”对于天地、五郊、宗庙的祭祀之礼,他也常必躬亲,不以寒暑为倦。几次遇到旱灾时,孝文帝都亲自向上天祈祷,很快大雨就下来了。

几次遇到旱灾时,孝文帝都亲自向上天祈祷,很快大雨就下来了。示意图。(志清制图/大纪元)

一次,在其南北征巡时,有官员上奏请求整治道路。孝文帝说,只要简单地修桥梁可以通过马车就行了,不用铲草令土地平整。是凡所修造的,都是不得已而为之,不为不急之事损民力也。在孝文帝巡幸淮南时,如果需要砍伐老百姓的树的,一定要留下银两,而百姓的田地则从不践踏。

孝文帝曾对史官说:“直书时事,无讳国恶。人君威福自己,史复不书,将何所惧?”大意是史官大可以秉笔直书,不必隐晦国君的罪恶。如果史官因为惧怕君王而不写,君王就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了。

孝文帝十五岁时,就不再杀生,也不再打猎了,这应该与其信奉佛法有关。北魏拓跋氏从道武帝拓跋珪开始就信奉佛教。道武帝本人喜欢看佛经,每次见到沙门都要行礼。明元帝拓跋嗣则在都城的四方建立佛像,并令沙门开导民俗。不过魏太武帝拓跋焘却听信崔浩谗言,掀起了中国历史上的首次灭佛运动,而拓跋焘因为灭佛而不得善终,45岁时为宦官所害。

文成帝时,下令重兴佛教,准许诸州城郡县于众居处各建寺一所,并允许平民出家,寺塔经像渐渐修复。献文帝继位后,在宫中建寺习禅。到孝文帝太和元年,平城即有僧尼二千余人,各地僧尼达七万七千二百五十八人。到北魏末年,各地僧尼多达二百万余人;而位于平城的佛寺约有100所,各地合共6478 所,洛阳中已有1376所,各地寺庙达三万余所。

在孝文帝的改革和治理下,北魏出现了欣欣向荣的局面。北魏宣武帝时期裴延儁评价孝文帝是“五经治世之模,六籍轨俗之本”,后世一致认为其是一代贤主。

孝文帝实施汉化政策,他本身还广泛涉猎百家史传,尊崇佛门。图为北魏太和十九年间建造的云冈石窟。(TAOZIlovewiki/维基百科

参考资料:

《魏书‧高祖纪》
《北史‧高祖本纪》
《洛阳伽蓝记》

责任编辑:李婧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永乐六年(1408年),动用文人儒臣三千余人,辑古今图书八千余种,谓“纂集四库之书,及购天下遗籍,上自古初,迄于当世”,即囊括前代关于政治、历史、伦理、地理等方面所有重要著作的一套丛书问世,明成祖十分满意,赐名《永乐大典》。
  • 明成祖敕谕皇太子监国之时,将这部亲编的《圣学心法》郑重地赐给皇太子,嘱其铭记古圣先贤治国格言。显然,成祖是通过《圣学心法》把圣人之道传达给继位君主...
  • 若有精诚,天地动容。明朝大臣王阳明,就拥有感天动地的至诚。在他传奇的一生中,不是武将,却能多次率军平叛;不是出家人,依然修行有素;一生为官,能够祈风祈雨,以血禳灾,力济天下苍生。
  • 到了北宋徽宗年间,宋朝新巧精致的“点茶”发挥到了极致,成了全民的茶游戏。这其中,建盏扮演着什么关键角色?美在何处?
  • 牛树梅(1791~1875),字雪樵,号省斋,甘肃通渭人,道光二十一年进士。道光二十八年,牛树梅任宁远府知府,宁远府属四川省,府治在西昌。
  • 纷繁乱象中,神的安排从未偏离,神掌管着一切,巨细无遗地查看着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对每个人是否公义的检验,在自救无效的当下,离神太远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归正对神的敬畏?我们是不是要真心忏悔:我们享乐纵欲的生活,是否早已背离神为我们做的安排?“政治正确”与道德相对主义是否让我们丧失了原则与道义?我们的文化艺术是否越来越不辨善恶美丑,越来越堕落变异?我们的商业贸易里有多少伤天害理、不可告人的秘密?在与伦理道德不符的科学领域里,我们是否扮演过反神的角色?我们是否迷信神灵,却从不遵守戒律?
  • 晚唐咸通十三年(872),帝国北方大草原的一户契丹贵族家诞生了一个将在历史上留下印记的婴儿。史载,他出生时,屋内有神光异香环绕,更让人惊异的是,他落地便能爬行,三个月便能行走,满百日便能说话,凡事能未卜先知,还自称左右好像有神人护卫。这样的异象注定了他为了完成上天赋予的使命,将拥有不平凡的一生。他就是辽国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
  • 大明熹宗朱由校是明朝第十五位皇帝,年号天启,16岁即位,在位七年。万历二十五年的皇城大火,使三大殿被付之一炬,熹宗在世二十三年,都伴随着三大殿的修复。熹宗一出生就生活在能工巧匠的氛围中,自己喜欢木作,凡是他所看过的木器用具、亭台楼榭,他都能够做出来,后人称他为“木匠皇帝”。 明熹宗天性极巧,癖爱木工,手操斧斫,营建栋宇,即大匠不能及。
  • 喜欢看戏和听评书的人大概都知晓《狸猫换太子》的故事,这故事部分借用了历史上真实的人物关系,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因此在民间流传甚广。史书上记载的其实没那么复杂:深得宋真宗喜爱的刘修仪(修仪,后宫嫔妃的封号)无子,曾是刘修仪侍女的司寝李氏为宋真宗生下一子,由宋真宗做主将孩子交给刘修仪抚养。李氏被封为崇阳县君,没有被陷害,之后她还为宋真宗生下一个女儿,晋封为才人,后来又晋封为婉仪。
  • 隋朝开国皇帝叫杨坚,谥号隋文帝。他的父亲杨忠因帮助宇文觉建立了北周政权,官爵升至柱国,封随国公。杨坚成年后,亦在北周掌握重权。
评论